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范旭仑:容安馆品藻录 赵景深  

2017-02-25 09:51:31|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八一年五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潘慎校注《何典》,附录刘复、鲁迅、赵景深等题跋。钱锺书先生札录原文,撮述注文,有补注,有纠正。第二回潘注“寿星游虎邱”为“老色迷”,钱先生识:“非也,老而好动”;第五回潘注“穷人大肚皮”为“器量大”,钱先生识:“非也,无饭吃者饭量愈大”;第十回潘注“随身一件宝贝名为熄火罐头”为“妇之不能生育者”,钱先生识:“非也,即妇阴耳。故下文‘臭花娘看这罐头时,宛如个小和尚帽模样’。”第一回“恰数着了鸭蛋头菩萨”,钱先生补注:“即寿星。参观《缀白裘》第十一集请师。”《缀白裘》笔记识:“‘鸭蛋头菩萨’亦见《何典》第一回,刘复、赵景深辈皆不知,故注释本无注。”潘慎是赵景深的学生。《秽乘》论《三教三蛮维扬佳话奇传》:“纯以扬州市语俗语缀成,如《何典》之以苏锡沪[原稿以下脱简]。又有《玄空经》,亦其类。又有《道俗情》一书,亦贯穿俗语为之;情事文笔皆支扯无聊,惟用语多与《何典》合者。乃知《何典》特此体中最特出者耳。”亦隐为鲁迅、刘复、赵景深辈发。

    赵景深《记钱锺书与杨绛》(《世界半月刊》第一卷第四期,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六日)略云:“我最早知道钱锺书这名字,是我在战时要编辑汉英对照的《现代中国文艺丛刊》,到震旦大学图书馆去翻阅英文刊物《天下》全份,在创刊号里就看到钱锺书的《中国古剧中的悲剧》。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下午四时,中华全国文艺协会上海分会开成立会,我第一次遇见了钱锺书和杨绛,到这时我才知道他俩是夫妇。锺书的豪情逸致,大声说话和纵声大笑,以及他那戴眼镜的瘦脸,都使我联想起施蛰存。最近我为北新编活叶文选,又匆匆地购买锺书的《写在人生边上》来读,选用了一篇《窗》。他的另一集子《人·兽·鬼》还不曾拜读,但他的《围城》却已经成为我们家中的favorite了。我因爱读锺书的《小说识小》,又听说将出单行本,大约存稿不少,恰好我为《大晚报》编《通俗文学周刊》,便写信给他索取此稿。”一九三五年一月《人间世》第十九期《一九三四年我所爱读的书籍》,作者中有赵景深,也有钱先生。钱先生一九四七年一月回复:“景深先生道席:去岁辛笛送示《世界》杂志,惊悉愚夫妇谬承齿及;刻画无盐,疏凿浑沌,曷胜悚惶!《人·兽·鬼》一册,容当奉呈指正。惠书为《青年界》索稿,枯肠实无一字也,奈何!书不尽意,即颂新年纳福。晚钱锺书顿首,山妇同叩。五日。”

    赵景深保存的钱先生手帖还有两通。一作于一九四六年六月:“景深先生著席:久未晤言,伏维起居万福。晚于重五前一日返里省亲,今午来沪,得读赐书。知大匠不弃散材,有取乎竹头木屑,感愧感愧。所恨《小说识小》一书已被西谛翁徵用,由《联合日报》文副发表,惟有诵‘还君明珠双泪坠’而已。幸恕之恕之。得间当造谈,先此奉复,诸维自珍摄不一一。晚钱锺书顿首,山妇同叩。八日夜。”一作于一九四八年四月:“景深先生道席:月前饬人奉上《书林》一册,当已达览。所言多谬误,幸教正之。公于吾国小说戏剧之精博,久所倾倒,意欲求大作一篇(考订性质而洋鬼子能懂者),约三四千字(不论新作抑旧稿),以光《书林》下期篇幅。由贵局同人译就并原稿交晚,自能斟酌润色文字(因敝助手任译务者有病也)。薄酬贰百万元一千字,酸寒幸勿见笑。望赐答为荷。尊寓地址及在府时间如见示,当再趋前面求也。匆布即叩暑安,晚钱锺书再拜。二十六日。”钱先生编辑Philobiblon第二卷第三期(一九四八年六月)刊登赵景 深“S o me R e ce n tS tudies in S h uiH uChuanor theStoryoftheWaterM argin”,稿费一千万。赵文即《水浒传简论》(《国文月刊》第七十三期,一九四八年十一月)。来而不往非礼也,钱先生还是刺取札记中涉稗官者五事报命(有略同于《小说识小》者),题名“读小说偶忆”,署名“全祖援”;赵景深为编入上海《中央日报》一九四八年九月二十四日第七版《俗文学周刊》第八十四期。

    赵景深还有几篇文章涉及钱先生。《上海文艺界的一个盛会》刊于《大晚报》,记中华文艺协会上海分会成立大会,中云:“后来又与钱锺书杨绛夫妇晤面。我盛称钱氏《谈中国诗》和《小说识小》。例如,他发现我国最早的译诗是《蕉窗杂录》中朗弗落的《人生颂》,他又发现刘克庄的诗中提到猴行者。我说他学问渊博,能懂得好些国文字,以他这样的资格来写比较文学的研究是最适当的,不像我只懂得英文。我又称赞杨绛的《称心如意》,这一个喜剧写得很好。我心里在想,可惜我错过机会,不曾看过她的《弄真成假》。”同于《记钱锺书与杨绛夫妇》。而《记上海文协成立大会》(《文艺复兴》第一卷第一期,一九四六年一月)只记“杨绛女士与葛一虹谈了一会,就早退了”。《一年来的文艺界》(《文潮月刊》第二卷第三期,一九四七年一月):“《文艺复兴》长篇连载有钱锺书的小说《围城》、李广田的小说《引力》、杨绛的四幕悲剧《风絮》以及曹禺的剧本《桥》。”《一年来的上海文坛》(《文坛月刊》第九卷第一期,一九四九年一月)提及《围城》和杨绛译《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散文作品》。赵景深译《论烤猪》(《论语》第一百十八期,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云:“厨放二字是根据钱锺书在开明《英文月刊》上的解释。”钱先生《兰姆散文烤猪说补注二则》,人罕能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0127      版次:AA15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