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刘桂秋:钱锺书桃坞中学读书作文史迹补遗  

2017-02-22 18:12:09|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二三年,十三岁的钱锺书考入苏州桃坞中学,在这所学校由初一一直读到高一。一九二七年,北伐军占领江浙沪一带,新政权规定不准把基督教《圣经》作为学校必修课,美国教会宣布停办学校,以示抗议,桃坞中学也停办了(不过停办一年之后又恢复了上课);学校停办后,钱锺书便转入无锡辅仁中学就读。

二〇〇四年,笔者的《无锡时期的钱基博与钱锺书》一书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其中的下卷第四章“从桃坞到辅仁”,对钱锺书在桃坞中学的学习生活作了相对较为完整的介绍。此后,又有钱之俊《钱锺书少年时期的读书与作文》、《钱锺书与〈桃坞学期报〉》和张剑华《钱锺书与他就读的桃坞中学》等文章,披露介绍了一些新发现的钱锺书桃坞中学读书生活史迹。在此基础上,笔者最近又有了一些新的发见,于是再作补遗如下。

 

  另两位先后到桃坞读书的亲友:高昌运和钱锺英

 

据杨绛《记钱锺书与〈围城〉》中记载,钱锺书在桃坞中学就学四年,始终和他伴随在一起的,是他的堂弟钱锺韩,后来所有的钱锺书传记和其他相关文献中也都是这样记载的,并已经为人所熟知。但不为人所知的是,在此期间,先后也曾来桃坞就读、并与钱锺书这四年读书生活有过交集的,还有两位与他关系密切的人:一是他的姻亲高昌运,一是他的亲弟弟钱锺英。

据《锡山高氏宗谱》载,高昌运,字子毂,一九〇九年生,比钱锺书大一岁。说起这位高昌运,很早就有人注意到他和钱锺书的关系。《吴宓日记》一九二九年九月十日记:“北大学生高昌运、张秉礼偕清华新生钱锺书(默存,无锡)来。”所以李洪岩《钱锺书与近代学人》一书中说:“他是钱锺书的老乡,至少上大学时即有来往。”此后,高昌运还有于抗日战争时期和钱基博、钱锺书父子同时任教于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的经历。据吴忠匡《记钱锺书先生》一文记,一九三八年钱基博由上海启程去湖南蓝田时,“结伴湘行的,还有周哲肫、汪封梧、高子毂三位先生”;高昌运到国立师范学院就职后,与钱锺书又同在英语系任教。

实际上,高昌运与包括钱锺书在内的无锡钱家的关系,可以往前追溯得更远、更深。

在一九二六年一月出版的《桃坞学期报》第九卷第一号上,刊有高昌运的两篇文字:一为《自叙》,一为《顾子仁博士演说词》(这是一篇演讲记录稿),可知他此时也在桃坞读书。他在《自叙》一文中说:“运自六岁入学,十岁小学毕业,十三岁毕业于高小,今行年十七,中学尚有二载……”。高昌运此文或当写于一九二五年下半年,结合《自叙》来推测,此时他大概是在桃坞中学开始读高中二年级,应该是比钱锺书高出两级。

再往前追溯,高昌运和钱锺书其实是姻亲。一九〇九年,钱基博的孪生兄弟、钱锺书的叔叔钱基厚(字孙卿)娶邑中名士高汝琳之女高珍为妻。后来钱基博写的《高映川先生传》里有这样一段记载:

 

(高映川先生)已娶吴夫人,有女曰珍,余娣也,实归余季孙卿。继丁夫人,生二子,曰昌炜、昌运,女曰琬……而昌运则毕业国立北京大学西洋文学系,先生尝使受业于博,执弟子礼,博愧无以益之,而末命之日,犹谆诰曰:“吾以汝委子泉先生。”昌运为博言之如此,博感其意,勿固却也。

 

这一段文字清楚地说明了:高昌运是高珍的弟弟,是钱基厚的内弟,又遵父命师事钱基博。抗日战争爆发前,高昌运、钱锺韩曾随钱基博一起任教于浙江大学。据钱基厚《孙庵私乘》载,到了一九三八年七月,“叔兄子泉(笔者按:即钱基博)自江西泰和由妻弟高君昌运相陪,绕由湖南取道粤汉路至香港,乘轮来沪”;不久之后便又有上文提到的高昌运随钱基博同赴国立师范学院任教之事。

由上述可知,高昌运和钱家是姻亲,又是钱基博的弟子,和钱家有很深的关系。他由无锡而到苏州桃坞中学读书,就和钱锺书、钱锺韩兄弟一样,应该都是出于钱基博、钱基厚的谋划运作。

比钱锺书晚几年入桃坞中学读书的,还有他的弟弟钱锺英。钱锺英字幼慎,一九一三年生,是钱基博的三子。一九二七年一月出刊的《桃坞学期报》第十卷第一号的“课艺”一栏,刊有钱锺英的两篇短文:一为《约友重九登高小简》,一为《向友借书启》,两文皆于作者前面标明为“初中一年”,由此可知钱锺英应该是于一九二六年暑假后入桃坞就读,在一九二六至一九二七这一学年之内,他与长兄锺书、堂兄锺韩同在一校读书。一九二七年暑假后,桃坞中学停办,钱锺书和钱锺韩转入无锡辅仁中学就读,钱锺英转入无锡县立初级中学学习,一年以后也到辅仁中学就读。

这样,几年中先后至桃坞中学就读的有高昌运、钱锺书、钱锺韩和钱锺英。高昌运作为姻亲,虽然在辈分上比钱氏兄弟长一辈,但年岁相仿佛,彼此心目中仍应是“兄弟行”的关系。我们自不难想象,在就读于桃坞中学且彼此交集的时间段里,这几人在生活上互相照拂、学业上互相切磋的情景。

 

  钱锺书在桃坞中学的作文排名

 

    刘衍文先生《漫话钱锺书先生》一文中曾有一段文字,转述从别人那里听到的钱锺书读中学时的轶事:

 

吴戬毂兄见告,《围城》第一章写方鸿渐:“他国文曾得老子指授,在中学会考过第二,所以这信文绉绉,没把之乎者也用错。”为什么要说考第二,不说考第一呢?原来这也是有所本的,本事为钱公读中学时的作文评比。得第一名的是后来在吴兄就读的文治中学任教的朱光辉先生。据朱老师说,原先钱公在中学读书时,每次作文,总是排名第一,但至朱来插班后,就退居第二了。钱公不服,要求单独比试,校方特允出二题让他们竞争。钱公又提出大家要在两小时内当场交卷,朱说,我下笔没有钱锺书快,也不是上正式作文课,文有二题,是否允许我次日交卷,校方许之。次日有关老师经过认真评阅,评下来的结果,还是朱为第一。

 

笔者手头有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印的《私立辅仁中学校章程》,里面有钱锺书这一届及前后几届的辅仁中学学生的名录,其中并无朱光辉的名字。所以,可以认为,上文中“钱公在中学读书时”的“中学”,应该是指桃坞中学。但是,上述之事显然已经过前后几个人的辗转流传,而笔者至今也尚未查到朱光辉是桃坞中学学生的任何记载,所以,这仍然是一段有待进一步证实的“孤证”。

退一步说,即使上文中所述之事是真实无疑的,仍然还存在着一个需要进一步明确的问题,那就是:钱锺书和朱光辉作文的“第一”和“第二”之争,是在班级范围呢?还是在年级范围呢?抑或是全校范围呢?张剑华《钱锺书与他就读的桃坞中学》一文中说:“钱锺书入校不久,第一次参加了竞赛,就得了中文竞赛全校第七名。后来,每次作文竞赛,钱锺书总是排名第一,直至一个叫朱光辉的学生的出现才改变了这种状况。”看来是将其理解成全校性的作文竞赛了。但是细味《漫话钱锺书先生》一文的文意,是说由于有朱光辉的“插班”进来,才使得钱锺书的作文排名,由第一退居到第二,说的似乎还是在一个班级之内的事情。

关于这一点,在我们现在发现的新材料中,也能得到一定的佐证。《桃坞学期报》第九卷第二号的“本校春秋”一栏,第一条“前茅虑无”下记:

 

本校为激励生徒,研精(笔者按:当为“精研”)国粹起见,爰于正月十八号,举行中文竞赛,题为《为学无止境》。同学分坐纪念与自修两室,沉思力索,勾心斗角,乌丝撷宋班之艳香,麝墨泼韩苏之潮海。鸿篇佳制,定多巨观。

 

这次全校作文竞赛举办于一九二六年一月十八日(农历为乙丑年腊月初五,故下引文中说比赛时间是“乙丑冬”),当时钱锺书是在初中三年级。本期《桃坞学期报》报上,还特设“文章竞赛”一栏,前有导语云:

 

吾校为发扬同学之竞胜精神,爰有文章竞赛,玉尺量才,堪称盛举。乙丑冬,以“为学无止境”为题,命全校同学共作之。张君青莲以最优获全校第一及高三第一,王君凤炅、王君进生、曹君觐虞、房君鉴钊暨府君丙麐,各以优胜占一级鳌头之选,鸿章佳制,烂然可观。因请于张身立夫子,以高级中学三级之第一披露本报,以示精彩。身立夫子谓:曹、房二君虽列级初中,其竞赛成绩优入高中之选,当表而出之。因合之共五篇,依班次列之于左。

 

    在导语之后,分别刊载本次文章竞赛全校第一名及各年级第一名的同题作文,依次为:全校第一并高三第一张青莲,高二第一王凤炅,高一第一王隽生(导语中作“王进生”),初三第一曹觐虞,初二第一房鉴钊,初一第一的府丙麐之文则未刊。其时钱锺书和朱光辉(假如他是桃坞学生的话)正在读初三,但两人中的任何一人,既不是全校第一,也不是初三第一,可见在全校作文竞赛中,钱锺书或朱光辉“总是”排名第一的说法是不可信的。

 

  钱锺书桃坞中学时期作文补遗

 

桃坞中学的学生自办有校刊《桃坞学期报》。该刊创办于一九一八年。在钱锺书就读的那几年中,该刊每学期出一期,每期中文文章约占一大半,英文文章约占一小半。中、英文文章分设“中文编辑部”和“英文编辑部”分别编辑。自第九卷起,钱锺书担任该刊编辑,其中第九卷第一号和第二号为中文编辑,第十卷第一号为英文编辑。

在一九二六年和一九二七年两年中,钱锺书在《桃坞学期报》上共刊发了六篇文章和译作,分别是:

 

《喜雪》,《桃坞学期报》第八卷第一号(一九二五年一月);

《进化蠡见》,《桃坞学期报》第九卷第一号(一九二六年一月);

《天择与种变》(译作),《桃坞学期报》第九卷第二号(一九二六年七月);

新学生的第一夜跋》,《桃坞学期报》第九卷第二号(一九二六年七月);

《〈吴中招提记〉序》,《桃坞学期报》第十卷第一号(一九二七年一月);

《获狐辨》,《桃坞学期报》第十卷第一号(一九二七年一月)。

 

上列六文中,《进化蠡见》、《天择与种变》和《获狐辨》三篇,后来被收入苏州档案馆整理出版的《馆藏名人少年时代作文选》;钱之俊先生见到后,在他的《钱锺书少年时期的读书与作文》和《钱锺书与〈桃坞学期报〉》两文中进行了较为详细的介绍。这里介绍至今仍未经人披露的另外三篇。

第一篇《喜雪》:

 

北风如刀,卷地扬沙,时虽冬令,而老树婆娑,尚戴三数黄叶。然一夜之间,尽为封姨而秃头矣。白雪皑皑,弥漫六合,极目四望,尽是一片粉妆玉琢世界,犹如一夜春风,梨花缤纷于万树枝头;又似满腔愁怀,首为之白也。然散入珠帘,则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嫌薄,迥非春日气候矣。冒寒出门,则风烈若刃,面额如割;幕中草檄,则砚水冰凝,不成点画。无已,围炉饮酒,效党太尉赏雪故事耳。而从征塞外之客,铁衣当犹被身也。呜呼!战场白骨,纠缠草根;马毛带雪,汗气蒸腾。古来征战能几人还,况于冬日乎!噫嘻!哀我黎民,无罪无辜,鲜衣乏食,何以卒岁?安得使纷纷白雪,尽化为银,以拯其急而救其命哉!开窗四望,见一犬驰骋雪上,足印所在,犹以大地为画面,而绘梅花其上也。闻邻农啁啾相语曰:明年收获,当能丰盛矣。

 

从此文的刊发时间推算,钱锺书其时应该是初中二年级生。他在写此文时,调动了此前学习阅读的积累,运用了不少和雪有关的典故,对雪中景象进行了多方面的描绘。但文章整体上略显堆砌,而较少作者自己的真情实感;又文中多半篇幅写的是雪中使人哀伤的景象,也似与文题“喜雪”有所不符。这些说明初二时的钱锺书,他的写作水准仍处在一个有待进一步提高的阶段。

第二篇是《新学生的第一夜跋》:

 

赵君颐年以其新作《新学生的第一夜》见示,中述一学生初离故土思家之状的,是知个中甘苦者语,非外人所能道。回忆儿时,亦尝读一与此相类之小说,名曰《相思》(Maladie du bays,作者已忘)者,内写一旅人,远戊不得归,念家成疾事。时余童骇,未知作客之苦,以为夫夫者,殊之须眉之气,家果何可恋哉?后游学斯校,因离家远,一年仅四度得归,夫然后始知家之可爱。而每睹床前明月之光,闻火车汽笛之响,辄油然勃然起莼鲈故乡之思,盖不知其来之何从焉。顾尤以假期后到校两三日为甚,固不只如赵君所云“新学生的第一夜”已也。揆之他人,谅亦如斯矣。赵君喜谈电影,嗜文艺,尤好作美国风之Free Verse,第颇有时下欧美之二分投稿家(Two-Cent Contributer)习气,是亦白壁之瑕也。

                        一九二六年五月二日夜钱锺书跋

 

细味文意,可以看出本文有一些排印上的明显错误,如“初离故土思家之状的”当作“初离故土的思家之状”;“远戊”当作“远戍”;“童骇”当作“童孩”;“固不只如赵君所云‘新学生的第一夜’已也”,“已”前似缺一“而”字;“白壁”当作“白璧”。又文中“以为夫夫者,殊之须眉之气”之句,也似有文字讹误之处。

钱锺书写此文时,已升入到初三年级。在《桃坞学期报》第九卷第二号的小说栏目上,刊载了赵颐年的《新学生的第一夜》,叙一去外地读书的学生,到新学堂后第一夜的思家念亲难以入眠之情状。钱锺书此跋,即附于原作之后。相较于第一篇文章而言,这篇跋文中更多地融入了自己的切身感受。还有一个可以注意的细节是,这篇跋文紧附于赵颐年《新学生的第一夜》之后,在此期目录中并未标示出来。钱锺书是这一期的中文编辑之一,此文或正是由他经手编辑,在此过程中,有所感而写下了这篇跋文。

第三篇是《〈吴中招提记〉序》:

 

王君君纲,劬学彊老,刚毅木讷,宣尼所谓近仁之器者,庶乎几之。然而豫逸篇章,从容文讽,同学多士,莫之或先也,又岂特斯人斯德,为吾党之良而已。尝读杨衒之《洛阳伽蓝记》,心焉慕之,故吴人也,仿作《吴中招提记》,第遣词用意,了不相似;吐言天拔,自成佳什,殆所谓谢朝华于已披,启夕秀于未振者耶?强矛序之,于戏,学愧子夏,何益葩经,识逊元凯,胡补左氏,将笔汗颜,匪遑底宁,殊难为地也。

 

钱锺书写此文时已是高中一年级,文中的“强矛序之”当为“强予序之”之误。此文刊于《桃坞学期报》第十卷第一号,此序之后,便是王君纲的《吴中招提记》。《吴中招提记》仿照北魏杨衒之《洛阳伽蓝记》的体例和写法,逐次介绍了苏州戒幢寺、报恩寺、寒山寺、虎邱寺、灵岩寺等五座寺庙的历史沿革和内外景色。而钱锺书为此记作序,称其“仿作《吴中招提记》,第遣词用意,了不相似;吐言天拔,自成佳什,殆所谓谢朝华于已披,启夕秀于未振者耶”,虽不无溢美之词,但整体上写得精炼老到,显示出作者的文字功夫已有了不小的进步。

(刊《书屋》20152期,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