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乔纳森:钱锺书、杨绛家里收藏了哪些外文书?  

2017-02-21 10:18:56|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绛先生过世当日,友人打电话来,问能否写点什么。可惜得很,杨先生的学行、著作,我一无所知,愧无以应。转天,在网络上看到一组杨绛先生家居的照片,前所未见。照片显然是晚近拍摄的,尤其难得的是,相当清晰。其中一张专门拍了书柜,引起我的兴趣。当然,以往的照片中,钱、杨家的书柜也曾“偶露峥嵘”,约略看得出几种厚厚的书是什么,但像这回,能看得如此清楚的,却是头一遭。钱锺书先生不喜欢藏书是出了名的,我想,读者对钱锺书、杨绛家里究竟保留了哪些书没有扔,或许还有兴趣也说不定,因此,就凭借这张照片来说一说。

书柜顶上一排,摆着三联书店的《钱锺书集》、商务印书馆的《钱锺书手稿集·容安馆札记》《钱锺书手稿集·中文笔记》,这些都是钱先生身后出版的。前面相框里放的分别是钱锺书先生和钱瑗女士的照片。

书柜目前能看到两排,第二排仅露出上部一点点,只有一本关于诗人兰波(Rimbaud)的书能确定之外,其他的,如书脊上写着VisualArt And……,书名太普通了,没猜出是哪两部书。那么就谈书柜第一排好了。

这一排,无一例外,都是外文书,主要是英文的,也有几本法文的。

1、余国藩译《西游记》

我们从左到右依次看来。左边这一柜里,放的可能都是关于中国的。开首的一溜四册,白色书脊,这是余国藩(Anthony C. Yu1938-2015)先生翻译的《西游记》(The Journey to the West),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出版,与网上的图片比较,网上的版本只有第四册是白色书脊。不清楚钱先生的这一套是什么时间印的。

余国藩先生是有名的学者,芝加哥大学神学院教授,也在比较文学系、东亚系授课,他的《西游记》翻译、研究久负盛名。19794月底,钱锺书先生曾随团到芝加哥大学访问。不知是否在此时即与余国藩先生有了交往。

2、李克译《管子》

再过来一本,看不清。接着一本,书脊上印着Guanzi,很清楚。这是汉学家李克(W. Allyn Rickett)译著的《管子》。李克与钱先生的关系密切又复杂,感兴趣的读者可参考谢泳先生的文章《钱锺书与清华间谍案》(《二十一世纪》20098月号)和范旭仑先生的文章《钱默存因李克案遭受祸难》(《万象》20101月号)。下面节引范先生的文章,供读者参考:

Walter Allyn Rickett,华名李克,一九二一年十月生;其妻Adele Austin Rickett,华名李又安,一九一九年五月生。李氏夫妇一九四八年十月自费城抵北平,十一月应聘为国立清华大学外国语文学系讲师,同时在中国文学系注册为学生;一九五〇年七月为清华大学解聘,八月至私立燕京大学读书。一九五一年七月李克被拘捕,一九五二年九月李又安被拘捕;李又安一九五五年二月被审判并被释放(《人民日报》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两名刑期已满的美国间谍被我国驱逐出境》),李克一九五五年九月被审判并被提前释放(《人民日报》一九五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国释放的美国间谍承认他们所犯的罪行》)。返国后,李氏夫妇写作纪事录Prisoners of Liberation(《羁囚的解放》),一九五七年三月在纽约Cameron Associates出版公司出版。北京群众出版社一九五八年八月出版中文译本,《两个美国间谍的自述》。

……相识不几天,李克就和钱默存结为挚友(“We have become quite good-friends”),对钱默存的狂傲和才华大惊叹(“A more conceited man I have never met, but I have also not few more brilliant”……

……周一良一九九八年五月出版《毕竟是书生》,第七章云:……打倒四人帮以后,听说李克夫妇分别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和马里兰大学任教授,我国大使馆也为他们的间谍冤案平了反。他们多次来华,我们夫妇一九八二年和一九八九年两次访美,都在费城和他们会晤。……至今两人在学校内被目为左派教授。

既然李克夫妇曾“多次来华”,李克将自己的著作送给“挚友”,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3、霍克思译《石头记》

再往右,连着三本都看不清,只有书名用黑框框住的一册,看得出第一个词是Chinese。接下来,就是蓝色书脊的厚书了。这是霍克思(David Hawkes1923-2009)翻译的《石头记》,也就是《红楼梦》。或许是第一部。

霍克思是英国汉学家,中文造诣极深,他与女婿闵福德一起完成了《石头记》全书的翻译,是目前最好的译本。

宋以朗先生介绍,钱锺书先生在给宋淇先生的信中谈及霍克思及杨宪益夫妇的《红楼梦》译本,钱锺书认为前者文笔远在后者之上,并说:“其他《石头记》的译者——我没指名道姓——总是以‘石头’始,以‘砖头’终。”

《围城》英译本出版后,霍克思也曾著文评论。

4 、理察德·道森《民俗学论文集》

再看右边的书柜,这一柜放的都是关于西学的书。

第一种看不清,第二种是理察德·道森(Richard M. Dorson)著《民俗学论文集》(Folklore Selected Essays),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1972年版。道森是民俗学家,就美国、亚洲的民俗均有专著。

5、莫里斯·弗莱堡《欣快的十年》

右边书柜第三本是莫里斯·弗莱堡(Maurice Friedberg)的《欣快的十年:西方文学在斯大林去世后的俄罗斯,1954-1964》(A decade of euphoria: Western literature in post-Stalin Russia, 1954-64),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1977年版。钱先生跟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颇有关联,他的《围城》英译本就是由这家出版社推出的。

6、《萨特传》

第四本,蓝色书脊,上面还有张人像,那是穿大衣的萨特。这是法国女作家Annie Cohen-Solal写的《萨特传》(Sartre1905-1980),法文版,伽利玛出版社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版本。

钱锺书对萨特的著作很熟悉,《存在与虚伪》《想像》《境遇集》在《谈艺录》、《管锥编》里都引用过。没想到他还读萨特的传记。

7、《文学批评的诸门类》

第五本,是一本文学理论、文学解释与文学史评论集,书名叫《文学批评的诸门类》(The Disciplines of Criticism),由Peter DemetzThomas Greene等人主编,耶鲁大学1968年出版。

8、哈里·莱文《比较之基础》

第六本,是哈里·莱文(Harry Levin1912-1994)的文学批评集《比较之基础》(Grounds for Comparison ),哈佛大学出版社1972年版。

莱文为著名学者,高峰枫先生曾写道:“莱文是哈佛比较文学系的教授,治学范围极广,从文艺复兴到现代派研究都有著述,是美国上个世纪文学研究的巨擘。1960年,哈佛新设‘白壁德比较文学讲座教授’,莱文即为执掌这一教席的第一人。”

莱文与钱锺书的交往颇富戏剧性,也几乎创造了一个新的“神话”。具体可见朱虹的文章《两位文化巨人的相会》(已收入《钱锺书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文集》):

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哈佛大学英美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哈里·莱文(Harry Levin)按美中学术交流计划,应中国社会科学院邀请,来华访问讲学。具体接待事宜交给了外国文学研究所。当时在外国文学研究所英美室的我,做了接待计划,其中当然包括会见钱锺书先生。

见面那天,我陪莱文教授乘车前往。钱、杨二位住三里河一栋公寓楼的三层。我们上去敲门。钱先生亲自开门。他站在门口请我们进去,笑嘻嘻地对莱文说,“啊,你是来参观我这个神话动物(原话mythological animal)……中国的高级知识分子……哈哈!”

我们坐下后,他们二位不待寒暄,立刻在世界文化的版图上纵横交错地漫游,一会儿希腊罗马,一会儿法国意大利,一会儿绘画,一会儿诗歌,他们有那么多共同的话题……

我这不是见证着两位文化巨人思想碰撞的火花吗?可是为什么钱先生说自己作为高级知识分子是个“神话动物”呢?是他的谦虚吧?我心里琢磨着,不想时间已到,我们按时告辞出来。

莱文教授坐在车里一路闷闷的,一言不发。快到宾馆了,他突然冒出一句:“我自惭形秽!”(原话“I am humbled”)

我问:“为什么?”他说:“我所知道的一切,他都在行。可是他还有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我一无所知!”(原话He has another world that I know nothing about)他那口气,透着无限的遗憾。

见了钱锺书而“自惭形秽”,应该很正常吧。至于我自己,我见了30年前招进来的研究生都自惭形秽,根本谈不上跟钱老同日而语。可是莱文教授不同。

哈里·莱文,著作等身的哈佛顶级教授,据说Rudinsteine校长到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拜望他当年的老师。莱文教授,他的高傲是有名的……

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见了钱锺书,莱文教授谦卑了,自惭形秽啦。他终究不愧为誉满西方学坛的名家,他有学者的眼光,他一眼就把这个神话般的人物认出来啦——他发现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

9、韦勒克《现代文学批评史》第三卷

第七本看不清,第八本是著名的文学批评家勒内·韦勒克(Rene Wellek)的名著《现代文学批评史》(A History of Modern Criticism 1750-1950)的第三卷《转折的年代》(The Age of Transition)。

10、《格林童话全集》

第九本是通俗书了,《格林童话全集》(The Complete Grimm's Fairy Tales)英译本,Padraic Colum等编,Routledge & Kegan Paul出版社1975年版。

11、卡尔维诺编著《意大利童话》

第十本又是童话,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编著的《意大利童话》(Italian Folktales)英译本,当然,译成《意大利民间故事集》可能更准确些,Pantheon出版公司1981年版。

12、《拉克洛传》

第十一本是本法文书《拉克洛传》(Choderlos de Laclos ou l'Obstination),作者为Georges Poisson,格拉塞出版社1985年版。

肖德洛·德·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1741-1803)是法国大作家,他的小说《危险的关系》为文学名著。

13、彼得·盖伊《柔情》

第十二本看不清,第十三本是美国著名的文化史家彼得·盖伊(Peter Gay)的大著《布尔乔亚经验》(The Bourgeois Experience: Victoria to Freud)系列的第二部《柔情》(The Tender Passion),牛津大学出版社1986年出版。彼得·盖伊的《布尔乔亚经验》,去年国内翻译出版了第一部《感官的教育》。

钱先生对彼得·盖伊的各种著作颇熟悉,每每引用。

14、《文学社会学与实用批评》

第十四本是《文学社会学与实用批评》(Literary Sociology and Practical Criticism),作者为Jeffrey L. Sammons,这本书也是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出的,1978年版。

15、哈里·莱文《现代派的备忘录》

第十五本又是哈里·莱文的文学批评集,书名叫《现代派的备忘录》(Memories of the Moderns),诺顿出版公司1980年版。恰好这本书我读过,知道它是对现代作家、诗人的评论集。

16、《秘密:论隐藏与揭示的伦理》

第十六本有些奇怪,似乎不应属于钱先生的阅读范围。书名是《秘密:论隐藏与揭示的伦理》(Secrets: On the Ethics of Concealment and Revelation),作者Sissela Bok,牛津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在网上没找到这一版本的图片,附上的是后来的平装本封面。

Sissela Bok父母都是诺贝尔奖得主,丈夫曾任哈佛校长。

17、沃尔海姆《论艺术与心》

第十七本是《论艺术与心》(On Art and the Mind),作者是有名的哲学家理查德·沃尔海姆(Richard Wollheim, 19232003),他的《艺术及其对象》一书有中译本。

18、埃德加·莫兰《社会学》

第十八本是法文书,作者埃德加·莫兰(Edgar Morin)为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这本书叫《社会学》(Sociologie),法亚尔出版社1984年版。

19、韦勒克《现代文学批评史》第四卷

第十九本是韦勒克《现代文学批评史》第四卷。就不多说了。

20、《维多利亚人与古希腊》

第二十本是文学论著,书名叫《维多利亚人与古希腊》(The Victorians and Ancient Greece Paperback),作者Richard JenkynsBlackwellL出版社1980年版。

21、《从萨特到福柯:〈新观察家〉名人访谈二十年》

第二十一本为法文书,这是法国杂志《新观察家》的访谈集,题目叫《从萨特到福柯:〈新观察家〉名人访谈二十年》(De Sartre à Foucault. Vingt ans de grands entretiens dans le Nouvel Observateur),Nicole Muchnik等著,Mona Ozouf写的序。Hachette出版社1984年版。

22、《解释学读本》

第二十二本为《解释学读本》(The Hermeneutics Reader),由Kurt Mueller-Vollmer编选。钱、杨所藏为平装本,我在网上只找到了精装本的图片。

23、《偏见集》

第二十三本为《偏见集:哲学辞典》(Prejudices: A Philosophical Dictionary),编著者为罗伯特·尼斯比特(Robert Nisbet),著名的保守主义思想家。钱、杨所藏似为平装本,我只找到了精装本的图片。

24

第二十四本为《德国浪漫派长篇小说》(The Novels of The German Romantics),作者为Eric A. Blackall,康奈尔大学1983年版。

25

第二十五本为《翻译教程》(A Textbook of Translation),著名的翻译学家纽马克(Peter Newmark)著,Prentice Hall出版公司1988年版。

很遗憾,最右边的两本,不甚清晰,没看出来是什么书。

总体来说,钱锺书先生(或许也包括杨绛先生)的这组藏书以文学、哲学著作为主,相信其中不少是由作者赠送的,否则,钱先生恐怕会拿它们当普通书,早就送掉了、处理掉了。这些书,有不少并未经钱锺书先生的著作引用。虽然兴许只是让我们多知道了一堆书名,但对钱锺书先生的阅读构成还是增进了些许了解的,至少对我来说,不为无益。

那么普通读者呢?最好别把这当成钱先生给大家开的书单,想方设法找来捧读。说到底,这不过是钱锺书先生读过的“书山”之一角罢了。

作者:乔纳森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本名刘铮,嗜读书,勤撰书评。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