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王远峰:我与钱锺书先生的一次书信往来  

2013-09-24 11:28:06|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远峰:我与钱锺书先生的一次书信往来 - 钱锺书先生生平与学术研究 -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1981年初,我国文坛巨匠钱锺书先生的小说《围城》解禁后首次再版发行。正在内蒙古师范学院中文系上大学的我十分渴望一睹为快。恰巧同桌有幸购得一本,借来一阅,便立即被书中那个性鲜明的人物和幽默而又具哲理的语言所深深吸引。掩卷之后,在回味和沉浸于小说氛围之余,我也对小说中的一句描写产生了自己的想法。这句话出现在小说开始的时候。方鸿渐从欧洲留学归国,客轮在返国途中,方鸿渐觉得“白天越来越长了”。对于这一句描写,年少的我认为有误。因为,从欧洲经红海、马六甲海峡回国,客轮是逆地球自转方向行驶的。这样,客轮行驶的速度同地球自转的速度相加,必然要造成一天的时间要相对缩短的情形。从理论上讲,它给人的感觉应该是白天越来越短而不是越来越长。所以,我认为书中那句描写有悖地理常识。另外,我还看到了应该是“卖”而书中误排为“买”的一个错字。

   凭着这两点,年少的我竟提笔写信给钱锺书先生,将上述两点予以说明。信发出后,我也并未想得到回音,一则人微言轻,钱大师不见得在意;二则大师工作繁忙,也无暇予以答复。

    没想到过了不久,便收到钱锺书先生的亲笔回函(如图)。全文如下:

 

远峰同志:

顷由所(“所”系指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当时寄信时因不知钱锺书先生的通讯地址,便将信寄到社科院文研所转交。)内转来你的信,十分感谢。“买”字是排印之误,校样时校对者和我自己都没注意到。承你指出,可谓“目光如炬”。可惜这书初印十三万册在二月中旬已销完,重印二十万册已下印刷厂,来不及改正,只能留待第三次印刷时了。先向你致谢。

    太阳迟早问题,你提得很有道理。我当年在这条航线走过多次,当时印象确是觉得白天很长而黑夜很短。也许在科学上说不通,现在只能由它去。反正是“少年之作”,毛病还不少,不能追改。你提出来,也使我惊佩你的精细不苟。

    匆匆奉复,即致 敬礼!

锺 四月七日夜

 

当时看到钱锺书先生那遒劲的字体,我非常激动,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他老人家对一个错字所表现出的诚恳甚至让我有些惊愕。

更使我难以忘怀的是钱锺书先生对我提出问题所持的“不能追改”的态度。实际上我所提的问题并不算什么错误。以客轮的速度来看,即使同地球自转的速度相加,由于它每天的速度同地球每天的自转速度之比,相差到了近乎可以忽略的地步。再说书中描述的只是主人公的一种个人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所提的问题,实际上有吹毛求疵之嫌。但即使如此,他仍然从道理上肯定了我的说法。但是他认为“不能追改”,这种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态度非常可贵。建国后的许多文艺作品逢运动即改,全然不顾历史事实。如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创业史》,著名油画《开国大典》等,均是一改、二改,甚至三改,几乎面目全非。这样的例子在当时是不胜枚举的。以钱锺书先生对我所提出问题的肯定来说,若是只将一个“长”字改为“短”字,一字之改,将不存在这个问题。但是,他以“不能追改”的态度来对待,也就是说那时就是这样,即使错了,这是创作的原貌,是历史,“不能追改”。钱锺书先生在这里所表现的严谨认真,给我留下永难忘怀的记忆。

    后来,在《围城》第三版中,我看到的那个错字已经更正。钱锺书先生在“后记”中还提到“改了几个错字”的事。

钱锺书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大师风范将永远留在我的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