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宫立:钱锺书佚诗与潘伯鹰  

2013-07-28 22:53:58|  分类: 钱锺书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鹏程在《京沪周刊》上查找到了钱锺书署名槐聚的《且住楼诗十首》,为此写文作了考释,发现“钱锺书先生的《槐聚诗存》并无《且住楼诗十首》,对检《槐聚诗存》,发现作者编入《槐聚诗存》时,化整为零,且就题目、字句、用典作了较大修改”。诗前,还有一段别有风趣的“编者识”,现照录如下:

且主楼主人者,文坛大将,学贯中西,本社邀其著论,而先选诗十首见贻,盘马弯弓之将军必以笔名,“槐聚”出之,迨取义于元遗山“枯槐聚蚁无多地,秋水鸣蛙自一天”。作者虽欲隐其名字,而末首自注谓“时方订正谈艺录付梓”。凡文艺界皆知此渊博精深之论诗新作,及作者之为谁,神龙纵不见首而见尾矣。“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非君家豪杰能作风流语,而为坡公所低首者耶?

《且住楼诗十首》刊登在194919日《京沪周刊》第3卷第1期,笔者继续翻阅周刊,在1949123日第3卷第3期上看到一则署名“风”的小文章《诗话一则》,谈的还是钱锺书,全文如下:

钱默存先生即谈艺录著者本刊三卷一期之且主楼诗十首即钱氏所作。

顷又寄题其友人某君诗集两首见寄,其一为

不作磨牛践迹真能天马行空人道出奇因险吾知积健为雄

其二为

霹雳拓诗境界醍醐味道中边莫拘杜甫细律最爱扬雄太玄

某君诗本来有些野狐禅,然其豪纵处颇可喜,兹录其一如次:

手操时代錀,兀立洪潮头,读破万卷交古人,身无半亩忧九州。黄魂炎灵鉴汝,长河大岳为汝明双眸。开来继往在汝代,转捩乾坤迥万千。熊熊一冶烈,世界泥丸投,大同前奏曲,白骨齐山邱,炉余出威凰,金练锁黄虬。吁嗟乎,转捩乾坤迥万牛,时乎时乎风飕飕。

笔者查阅《槐聚诗存》,发现这两首题诗并未收入,当为集外佚诗。钱锺书在《槐聚诗存·序》中也说“他年必有搜集弃馀,矜诩创获,且凿空索隐,发为弘文,则拙集於若辈冷淡生活,亦不无小补云尔”。某君为谁?其诗集又是哪种?均待查。笔者也无意于(更确切地说是没有能力)解读钱锺书这两首题诗,只是想知道写那段有趣的“编者识”的人是谁?《诗话一则》的作者“风”又是谁?

由发刊词“员工工余需要读物,乘客车中消遣也需要读物,本周刊是为供这两种需要而设的”,可知《京沪周刊》是一份专为京沪铁路局员工及旅客打发时间而创办的休闲性刊物。周刊除了“重要时事的撰述,专题论文的选载”比较硬性的文字和发布京沪铁路局消息外,还刊登“兴趣文字”,有“文艺,科学,杂俎等等,不拘一格,不拘一式,行文不论体裁,范围无所不及。新旧皆收,庄谐并列”,只要“开卷有益”就好。

笔者注意到关于《京沪周刊》的两条材料。朱自清在给萧涤非的信中说“伯鹰先生颇愿人作论诗短稿,稿费尚优,大约须雅俗共赏者,盖将载诸京沪周刊供旅客途中浏览”。曹聚仁在《书记翩翩潘伯鹰》一文中也提到潘伯鹰:“写得一手好字,做得一手好诗,和沈尹默相处得很好……陈伯庄兄长两路局时,京沪周刊上的诗歌插页,都是他所手选,亲笔写出来的……书架上齐齐整整百来部精本诗词集……许多人送诗词集给他,很多就给他垫在砚底,或是给揩笔之用……”。《京沪周刊》的刊名即是由沈尹默题写,可见曹聚仁所言不虚。从这两则材料可以推知,潘伯鹰负责《京沪周刊》诗词方面的编辑。潘伯鹰与章士钊、沈尹默等创办饮河诗社,《京沪周刊》自第5期起至终刊,几乎每期都有饮河诗页,由诗社社长潘伯鹰负责编订。钱锺书自己也提到“《谈艺录》刊行后,偶与潘君伯鹰同文酒之集”。无论是“编者识”还是《诗话一则》,正好反复提到《谈艺录》。由此可以推知,“编者识”和“风”即是潘伯鹰。《且住楼诗十首》是由潘伯鹰约钱锺书“著论”的,何况同期还刊有潘伯鹰自己的题诗一首。

《中华读书报》2013072407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