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钱锺书手稿大规模面世 6月22日进行拍卖  

2013-05-22 23:31:09|  分类: 相关讯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稿

  为《广角镜》杂志创刊百期题词

 

   66封钱锺书书信和《也是集》手稿,12封杨绛书信和《干校六记》手稿,6封钱瑗书信以及沈从文、柯灵等人信件日前大规模面世,引起收藏界强烈关注。这批手稿主要为钱锺书上世纪80年代与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往来,其中涉及不少对历史和学人的评判,透露出钱锺书真实的思想心态。钱锺书手稿如此大规模公之于世尚属首次。

  据厦门大学教授谢泳介绍,这批手稿中最有价值的为书信,时间从1979年到1991年。当时李国强主编《广角镜》月刊,邀请钱锺书撰稿,并先后在香港出版杨绛的《干校六记》和钱锺书的《也是集》,因此存有钱锺书的大量书信手稿。

    通观这些钱锺书书信手稿,大致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体现出改革开放初期,钱锺书渴望获取西方学术资料,同时让外界了解中国学者研究状况的心态。在书信中,有大量内容是钱锺书将在香港刊发文章所得稿费,托存李国强处,用以购买书籍。如1980年一函中,谈到香港天地图书公司所付稿酬港币一万元:“弟即函刘,请其收该款交兄代存。如渠已照办,望便中赐字,弟又可讬购较昂贵之西籍数种矣。”在香港出版《也是集》前夕,钱锺书于1984年的一封信中写到:“今适逢‘统一战线’、‘国共合作’之时,未可示人以不广,拟亦请兄于《也是集》出版后,代送一册(此处指送给余光中——编者注)。许君礼平处亦须送一册(中文大学:宋淇、陈方正、余光中、许礼平;港大:陈耀南、杜维运、黎活仁;其他:饶宗颐、高继标、冯女士及贵社黄先生)。”

  二是透露出钱锺书对历史和学人的一些真实态度。如当时《广角镜》刊登了秦德君回忆茅盾的文章,钱锺书看到后很感叹,于1985年的信中写道:“历史从来出于胜利者手笔,后死即胜利之一种方式。三年前鲁迅纪念时出版之传记,即出敝所人撰著(应指社科院文学所刘再复、林非所著《鲁迅传》——编者注),中间只字不道其原配夫人,国内外皆有私议而无声言者。”1981年的信中谈到《红楼梦》的英译本,曾写道:“因思及Hawkes近以其新出译本第三册相赠,乃细读之,文笔远胜杨氏夫妇(杨宪益与戴乃迭——编者注),然而此老实话亦不能公开说,可笑可叹。”在为《广角镜》杂志推荐采访对象时,在信中写道:“先暂定五人:俞平伯、吕叔湘、朱光潜、杨荫浏(中国音乐史创始者)、夏承焘;皆海外闻名而报导不多者,且‘江湖气’较少。”

  三是信中字里行间表露出钱锺书的一些价值判断。如在1984年的一封信中谈到清末著名的《点石斋画报》:“顷奉惠寄《点石斋画报》重印本,惊喜交集。尚忆儿时阅石印线装本,至废寝食,后于镝木清方《日本风俗画大成》第八册中睹月岡芳年、小林永清所画,乃识吴友如辈渊源。”同样是在1984年,钱锺书听说“香港文化代表团”来京,后来知道都是影剧界人士,便在信中写道:“为之废然扫兴,而复哑然失笑,浩然长叹。Culture(文化——编者注)遂与Performing arts(表演艺术——编者注)是一是二,可谓世风不古,雅道沦夷矣。”

  四是书信中钱锺书幽默诙谐的语言特点尽显。1980年收到李国强寄来的双方合影,钱锺书在回信中写道:“愚夫妇头颅如许,面目可憎,与兄嫂一双璧人并列,借光增势,而愈自惭形秽矣!”在1982年的一封信中,钱锺书谈及自己重订《谈艺录》、《人兽鬼》等旧作时说:“村婆子鹤发鸡皮被强作新嫁娘充命妇,不待人笑齿欲冷,己亦笑脸如靴皮也!!!”同年他托友人马力给李国强带去手书,在信中说:“马兄五月初腰缠十万贯坐铁鸟回港时必托其带上。”

  除以上这些特点外,由于这些书信都用毛笔书写,笔迹灵动潇洒,从中也可窥见钱锺书的书法造诣。钱锺书的书法落笔奇伟,姿态百变。在《管锥编》中,将书法艺术研究和学术探讨融为一体,对书法源流、书家品评、世风政俗对书法界的影响、文学和书法的细节考辨等等,都有极其精辟的论述。

  据悉,这批手稿将于61日在现代文学馆展出,622日将委托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专场拍卖。

 

  延伸阅读

  中国书信的传统文化内涵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以书信代替著作的传统,文人士子将信件的来往看作是一种表达思想、讨论学术的重要方式。所以信件不是闲聊家常,而是严格地按照著作的形式去传达学术理念。此外,作者对于事物的看法,对于他人的评价往往在自己的正式著作中不曾提及,但是在书信中便可以直抒胸臆。因此书信蕴含着文化、思想、书法等多重价值。这批钱锺书书信手稿放在这种文化背景中,更具文化价值。(光明日报   记者 殷燕召)

 

 

 

 

钱钟书手稿拍卖遭质疑 赵丽宏、叶辛谈看法

20135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晏珵 选稿:单冉

  东方网记者周晏珵523日报道:日前,包括钱钟书66封书信和《也是集》手稿、12封杨绛书信和《干校六记》手稿、6封钱瑗书信等手稿将被集体拍卖的事件引起波澜。

    据早前媒体报道,即将由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的这批藏品主体是钱钟书上世纪80年代与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往来,涉及不少对历史和学人的评判。东方网记者采访多位作家学者,均表示未经其亲属同意即公开拍卖的做法并不妥当。

  “非公开”的内容被“公开”

  据了解,在此次拍卖的手稿中,有不少书信者认为“不便公开”的内容,如一封写于1981年的信中,钱先生谈到《红楼梦》的英译本:“因思及Hawkes近以其新出译本第三册相赠,乃细读之,文笔远胜杨氏夫妇(编者注:杨宪益与戴乃迭),然而此老实话亦不能公开说,可笑可叹。”

    对此,早前有媒体报道称,钱钟书遗孀杨绛先生表示“非常吃惊”,甚至致电书信收藏者李国强,请对方给自己一个解释。

  业界:不商量就公开有失妥当

  作家信件被公开的事件已发生过多次。此前,张爱玲生前好友夏志清曾推出张爱玲百余封信件出版,“堪称目前公之于世的张爱玲信件的集大成者”。信件涉及张爱玲的大量隐私,包括其晚年在美国的窘迫生活,此时曾引发大量张迷不满,认为其“践踏了张爱玲交付的情谊”。

    上海作协副主席、作家赵丽宏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也曾遇到过类似事件,早年一些个人书信未经本人允许就被公开,感到十分讶异。赵丽宏认为,社会应该对此类事件有所规范,他表示,如果信件内容所指的对象或家属依然在世的情况下,未经这些人允许,将书信内容公开十分不妥当,也是对书信作者的不尊重。拍卖行在执行拍卖之前,应该综合考虑影响。

    据此前报道称,杨绛当初将书稿赠予李国强,只是留作纪念。对此,上海作协副主席、作家叶辛表示,判定此事是否妥当,牵涉到当事人最初如何授意。

    叶辛告诉记者,国外不乏这种“赠与”情况,但当事人家属往往十分谨慎,会授意“是否允许公开”或“多少年后才可公开”,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内容中可能牵涉到的矛盾。

叶辛认为,就书信而言,任何一方想要公开,都需要征得另一方的同意,当某方离世,至少也该征得其家属同意,否则从道德层面而言,并不妥当。

 

 

拍卖钱钟书手稿遭杨绛反对:拍卖方称如期举行

20130523 来源:成都商报

杨绛先生十分钟爱英国诗人蓝德的一句诗:“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前半句说的是淡然的心境,后半句则描摹出那份文人的傲骨,恰恰是先生自己的写照。杨绛先生的内心是坚硬的,又是柔软的。

这一次,钱家一家三口的书信被公开,杨绛先生打电话表示“非常不妥当”,虽然不愿与人争,不屑于争,但杨绛先生每次说不,都在维护着自己心中的原则,坊间对文人的认真调侃为“文人是非多”,这就是文人心中的纯净,容不下一点“是非多”所以要对浮躁的“是非多说不,针对数家媒体于近日曝光“钱锺书杨绛手稿首次大规模面世并将于622日拍卖”一事,有媒体记者致电杨绛先生,杨先生认为此事不妥。她已于20日下午电话联系到收藏这些书信的李国强,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请给我一个答复。

事件起因  先生“不能公开说”的话被公开

据了解,即将由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的这批藏品包括66封钱锺书书信和《也是集》手稿,12封杨绛书信和《干校六记》手稿,6封钱瑗书信等,主体是钱锺书上世纪80年代与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往来,涉及不少对历史和学人的评判。在一封写于1981年的信中,钱先生谈到《红楼梦》的英译本:“因思及Hawkes近以其新出译本第三册相赠,乃细读之,文笔远胜杨氏夫妇(编者注:杨宪益与戴乃迭),然而此老实话亦不能公开说,可笑可叹。”钱先生谈不能公开说,的话,如今却已在诸媒体和网站上“被公开”了解,

杨绛反对“公开私人之间的事,不妥”

杨绛先生于20日得知拍卖消息时,很是吃惊,她立即给远在香港地区的李国强打去电话,表示“我当初给你书稿,只是留作纪念;通信往来是私人之间的事,你为什么要把它们公开?”“这件事情非常不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请给我一个答复。”李国强说:“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是我朋友做的。”他承诺要给杨绛一封书面答复。

记者随后向李国强求证,他答:“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随即挂断电话。

拍卖方表态“拍卖将如期举行”

据此前媒体报道的消息称:“这批手稿将于61日在现代文学馆展出。”中国现代文学馆常务副馆长吴义勤否认此事,他告诉记者:“拍卖公司前两天来文学馆想要租场地,我们没有答应。

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市场部负责人胡小姐称,想要在现代文学馆展出是拍卖方的一个意向,现在改地方了,“具体地点还没确定,但61日展出那是肯定的,拍卖也将如期进行。”书信的著作权属于写信一方,拍卖行为需不需要对著作权方负责?对记者的这一疑问,胡小姐答:“我们只对委托人负责。

据《文汇报》

律师说法

如涉及隐私,应尊重杨先生意见

至于李国强是否有权拿出信件拍卖,成都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的黄春海分析,从物权的角度,受信人有钱锺书方面来信原件的物权,包括拍卖的方式处理物权。不过前提是书信内容不涉及钱锺书方面的隐私,书信内容里也未明确限制不得发表,则受信人也有发表权,并无违法侵权问题。但如果书信内容真的涉及到钱锺书或者杨绛先生方面的隐私,则受信人将其拍卖有侵权问题。

而拍卖公司坚持拍卖是否违法?黄春海认为,如果拍卖的书信涉及隐私了,应该停止。

 

 

杨绛不满钱锺书书信拍卖 质问收藏者:为何要公开

20130523 来源:钱江晚报

“通信是私人之间的事,为何要公开?”前天,久未露面的102岁的杨绛先生有些怒了。

让她这么不高兴的原因是,有消息称,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在下月拍卖一批藏品,包括66封钱锺书书信和《也是集》手稿,12封杨绛书信和《干校六记》手稿,6封钱瑗书信等,主体是钱锺书上世纪80年代与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往来,涉及不少对历史和学人的评判。

杨绛先生认为此事不妥,她在接受《文汇报》采访时称,自己已于20日下午电话联系到收藏这些书信的李国强,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请给我一个答复。”

而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方面则向记者表示,他们对杨绛先生非常尊敬,但拍卖还是会如期举行。

在这些将要被拍卖的手稿中,有很多小故事。

比如,在一封写于1981年的信中,钱锺书谈到《红楼梦》的英译本:“因思及Hawkes近以其新出译本第三册相赠,乃细读之,文笔远胜杨氏夫妇(编者注:杨宪益与戴乃迭),然而此老实话亦不能公开说,可笑可叹。”

先生“不能公开说”的话,如今却已在网站上“被公开”了。

20日,杨绛先生得知拍卖消息时,很是吃惊,她立即给在香港的李国强打去电话,表示:“我当初给你书稿,只是留作纪念;通信往来是私人之间的事,你为什么要把它们公开?这件事情非常不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请给我一个答复。”

在接到杨绛先生电话后,李国强承诺要给杨绛一封书面答复。

有消息称,这批手稿将于61日在现代文学馆展出。68日将在现代文学馆推出“《也是集》钱锺书书信手札专场”研讨会。但中国现代文学馆常务副馆长吴义勤否认此事:“拍卖公司前两天来文学馆想要租场地,我们没有答应。”

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市场部负责人胡小姐称,想要在现代文学馆展出是拍卖方的一个意向,现在改地方了,“具体地点还没确定,但61日展出是肯定的,拍卖也将如期进行。”

昨天,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中贸圣佳执行董事殷华杰,他表示公司方面并不清楚杨绛先生有不同的意见,“钱锺书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化巨匠,我们对他与杨绛先生充满敬意。但作为拍卖公司,名人的东西,只要有价值,我们不太会拒之门外。”

这批书信在没有得到杨绛先生同意的情况下能不能拍卖呢?记者昨天咨询了多位业内资深人士,著作权属于写信一方,至于手稿牵涉到的著作权问题,在艺术品拍卖中不常见,应当如何处理,大家还缺少经验。“拍卖公司拍卖的大部分都是去世五十年以上名人的东西,因此提出此类疑义的家属也不多,所以很难说。”一位相关人士说。

记者咨询了法律界人士,他们认为,书信属于作品,作品的著作权属于作者。所以,李国强的行为,侵犯了钱锺书、杨绛夫妇的著作权中的发表权。

杨绛先生将在7月迎来102周岁生日。“她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在做《红楼梦》的研究,会写一些有关《红楼梦》的随笔,可能会结集出版。”昨天, 三联书店总编辑李昕告诉记者,杨绛先生还在写《洗澡》续篇,但她自己不是很满意,所以还没同意出版,“她每天早晨都用毛笔练小楷,抄写钱锺书先生的《槐聚诗存》,一天写几行。练练字,也通过抄诗与钱先生的思想和诗情亲近亲近。”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