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郑培凯:钱锺书的信  

2013-12-23 08:36:21|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半年前,上海的友人告诉我,有一批钱锺书的信札及手稿要在北京拍卖,其中有两封信提到我的名字。他问说,你可不可以写篇文章,就这两封信的内容,讲讲你跟钱先生的交往?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禁大为错愕。现在想起来,那感觉像后来出现的斯诺登事件,公开的美国国家安全秘密档案,居然出现了我的名字,要我写一个交代,说清楚为什么会名列其中。到底是何时何地,经过何人引荐,参加了钱先生组织的地下工作网络,进行了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工作?

  我和钱先生的交往不多,主要是两次会面,一次是1978年夏天我到北京专程探访,请教关于文学理论及中国古典文学的一些疑惑。承他不弃,跟我谈了一个下午,从对我翻译的Terry Eagleton《马克思主义与文学批评》提出了一个关键性的建议,一直说到莎士比亚无韵体与汤显祖曲文韵律的差别,使我受益匪浅。另一次则是,1979年春天,他随中国社会科学访问团赴美,访问耶鲁大学的时候,我参加了接待。在学校举办的酒会之后,余英时先生亲自驾车,带钱先生与费孝通回家晚宴,我则随扈在旁,一路上听前辈的咳唾珠玉,潇洒风神,迄今仍感到余音袅袅,历历在目。其后与钱先生有一些书信往来,接获他写在八行笺上龙飞凤舞的书简,都属于前辈奖掖后进的勖勉。还有一幅他为我书写的七律旧作,叙述了他归国定居、潜心著述的心境。当时我都妥为保存,还把他的诗作墨宝裱了镜框。只是十几年前从美国搬到香港,书籍杂物与个人私档装箱打包,有些迄今还未整理,也不知道钱先生笔走龙蛇的书迹是否还躺在哪个箱子里,继续陈抟高卧。这次突然听说有两封钱先生写给别人的信中,出现了我的名字,还要拿去拍卖,不仅是受宠若惊,还有点心存惴惴,不知他老先生说了什么,是否有所褒贬。钱先生言辞精准犀利,武艺高深莫测,不经意间就能飞花伤人,凡是读过《围城》的人都该知道的。

  于是,就问友人,看到那两封信了吗?答曰,拍卖公司已经公布了,可以找到,找到以后寄来,就得写篇文章。之后,就出了杨绛先生反对拍卖私人书信的事,成了文化界的轩然大波,我也才弄清楚了这批信札出笼的前因后果。原来这批信札手稿,主要是钱锺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寄给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的李国强的,其中包括了六十六封钱先生的书信和《也是集》手稿,十二封杨绛书信和《干校六记》手稿,六封钱媛书信等,拟由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公开拍卖。杨先生认为,这些书信本来是朋友间私下的言语,涉及私隐,不适宜公开发表,更不应当作为商品来拍卖。假如拍卖公司坚持要拍卖,她老人家不惜亲自出马,维护自己与家人的合法权利,告上法庭。这一下闹大了,文化界、学术界、法律界也都站出来,支持杨先生的维权举动,要求拍卖行撤销拍卖活动。

  不但是文化舆论界谴责拍卖,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也就此事件涉及的著作权问题,发表了意见,指出,钱锺书信札的拍卖行为,可能涉及物权、著作权、隐私权、名誉权等多项权利。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也发表谈话说:“公开和出售别人的隐私,有悖于社会公德与人的文化良知。”最后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要求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不得实施侵害钱锺书、杨绛、钱媛写给李国强的涉案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拍卖公司这才迫于压力,发布声明,宣告停止拍卖钱锺书一家的信札与手稿。

  一场闹剧总算结束了,我却始终没收到那两封信的资料,无从得知钱先生的“私隐”,不知道钱先生到底说了我什么。不久前和一位朋友谈起,他说巧了,他刚好有这批资料,是当时拍卖行提供给他,希望他参与竞拍的。想知道其中两封信的内容,没问题,他回去找找,寄给我。过了一个星期,寄来了钱先生这两封信的复印件,清清楚楚,总算解决了我的心头疑惑。

  第一封信的日期是1982221日,说:“近得美国郑培凯君来信,云为文评《干校六记》,将刊《抖擞》一月号中。”第二封是两个星期之后,198238日写的:“郑君四年前返国求见,弟赴美时亦再晤面,十余日前来信云撰文评《六记》。渠治明史,马力兄似与相识。”原来两封信提到我,都跟当时我撰文评论杨绛《干校六记》有关,倒是埋藏在我记忆底层,已经忘却的往事。我当时参与《抖擞》编务,先是担任书评编辑,后来负责文史部分的编务,一向鼓励大家撰写书评,没人肯写的时候,只好自己动手。钱先生在信中说我“治明史”,是很准确的观察,因为我那时正在钻研明代经济社会变化如何影响了晚明的思想文化动向,还不曾涉足茶文化、昆曲,与陶瓷下西洋的研究领域。钱先生在第一封信中,似乎对有点张扬的马力颇有微词,同时却注意到马力办事能力很强。我跟后来成为民建联主席的马力并不太熟,记忆中只在1978年经过香港时见过一面,印象倒是深刻,觉得他英气逼人,典型的青年才俊。他当时刚从中文大学中文系毕业,对古典小说戏曲颇有兴趣,似乎在《抖擞》担任经理之类的职务,我记不清楚了。钱先生说,马力跟我“似与相识”,慧眼如炬,讲得也准确,因为我们的确相识,不过也就是“似与相识”。

  终于看到了钱先生两封信的内容,解了我心中的疑惑。

     (《东方早报》2013-12-22)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