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张宪光:钱锺书致龙榆生的四通手札  

2013-11-27 09:55:30|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钱锺书和龙榆生诗札往还,音问频通。忍寒所作诗词见于《忍寒诗词歌词集》,钱先生的手札则不多见。近读张寿平辑释《近代词人手札墨迹》(“中研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编印,2005年版),中有钱先生致忍寒手札四通,是了解二人交谊的史料。这里先录释文,后附案语,略作介绍。

第一函

 

    忍寒仁丈吟几:奉手书并新什,快慰积想。“玉液”一联,若为方虚谷所见,当击节取入著题类也。晚奉西谛先生之命选宋诗,尚未举事。篇什虽多,不似唐诗之易入彀。属词命意,每不合时,殊有食前方丈无下箸处之叹。不识高贤将何以教我。森翁去冬堕车,今已平复否?念念。晤面望代请安。专此即颂暑褀!

    晚钱锺书再拜

君已痊可。承注意,谢谢。上月书来,云被推为武汉人民政府常委,因老病免其开会。并闻。

 

    今案:此札邮封题“上海巨鹿路3935号,龙忍寒同志,北京大学钱缄。”一九五三年院系调整,钱锺书被调到文学研究所,该所当时隶属于北京大学,故信笺有“北京大学”题头。张寿平云:“此一九五五年六月二十一日默存自北京寄榆师上海札。时榆师仍任职于上海博物馆。去年夏,市长陈毅嘱‘文管会’转知‘上博’,许榆师专心撰述,不必随例上班。因是,榆师篇章日富。本札所云‘新什’及‘玉液一联’,即榆师新作《沪上食荔支诗》。《沪上食荔支戏用山谷戎州诗韵寄陈寅恪教授广州》:‘增城挂绿知何似,我亦年年啖荔支。玉液饱含思马乳,绛襦初解且冰肌。太真意态应难画,双井风怀彼一时。寄语天南陈教授,满江烟雨可无诗?’……”忍寒诗题所谓戎州诗,即黄山谷《廖致平送绿荔枝为戎州第一,王公权荔枝绿酒亦为戎州第一》,中有“拨醅蒲萄未足数,堆盘马乳不同时”句。忍寒此诗,实从前人诗中化来。钱先生认为宜入《瀛奎律髓》“着题类”,有婉讽。此时钱锺书已接受选注宋诗的任务,但尚未着手,已生“不合时”之忧虑。

第二函

 

    忍寒仁丈道席:奉手教,拜读新词,叹息弥襟。李拔翁得意句云:“不经风雨连番劫,争得池塘尽日阴。”当以此法观之。幸无悒悒也。垂询两事,甚愧寡陋。第一句窃疑乃将曲中之小单于与渊明无絃琴事牵搭而成。第二句则不知出处,奈何。小诗二章,录纸尾呈政。匆匆即颂吟祉不一一

    晚学钱锺书再拜 十五日

    置水仙种于瓦盆中覆之以泥花放甚盛赋此赏之

    玉润金明绝世妆,参差顾影画屏傍。重帷曲室温黁火,不假风来自送香。

    枕泉漱石都无分,带水拖泥也合休。好向凌波图里认,浊流原不异清流。

   

    今案:此札有邮封,同前。张寿平云:“此一九五六年一月十五日札,翌日自北京寄榆师上海。榆师于一九四九年冬,任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编纂,一九五一年下调上海市博物馆研究员,翌年改任资料室主任。至一九五四年夏,陈毅市长嘱‘文管会’转知‘上博’,许榆师不必随例上班,以便专心撰述。自此,榆师投闲散置,而诗词之作遂多。但以闲中常忆往昔,翻增於悒。默存引李拔可佳句慰之,恰合当时情况。”拔可《春尽遣怀》后四句云:“牖下劳生成玩世,车中物役即安心。诗家刻意终何补,未抵行歌一往深。”钱先生引拔可诗,确为宽慰忍寒。又《容安馆札记》第一百七十八则:“李拔可丈《春尽遣怀》云:‘不经风雨连番劫,争得池塘尽日阴。’对仗动荡,语意蕴藉,余最赏之。《晚晴簃诗汇》卷七十云:‘熊文泰,字退中,潜山人。有《四十贤人集》。’盖取唐刘得仁语。诗专学唐,仅存五律一体。其子象垣记其逸句《落花》云:‘不是五更风雨恶,池塘争得绿成阴。’用心相似,而出语佻薄,风致远不如矣。此意古诗中亦数见之。如北宋程琳《冬近》云:‘世间剥复每相寻,此理几几唤得应。万木冻僵梅有信,黄河冰合井如蒸。’要以拔丈一联为后来居上。炎蒸裸卧,盼雨甚切,忽忆斯篇,不胜感怆。”(257)函后所附二诗,第一首有孤芳自赏意,第二首尾句则极沉痛。唐哀帝天祐二年(905),李振唆使权臣朱全忠在白马驿杀害了士大夫三十余人,云:“此辈自谓清流,宜投于黄河,永为浊流。”将他们投入黄河,史称“白马之祸”。钱诗用此典,或谓当时情形颇类晚唐乱局,清流、浊流皆被投入历史洪流而不能自拔。

第三函

 

    忍翁教席:移居以来,久思奉闻。公私蝟集,遂尓因循。(晚仍脱产,每日外出办公,晚七时返)乃辱先施,不胜感愧。《文学史》中仅宋代概论及诗话两章出晚手。徇俗之作,卑无高论。挂名简端,弥益惶悚。《宋诗选》校样尚未来,出书后必呈郢政也。惠什工致似咸同间浙派名手(李蓴客、刘彦清、陶紫缜等),惜不敢当。晚藏书不满百册,家累亦少,迁居时已觉累赘,真所谓生平无长物者。宿世殆是云堂思过僧耶。一笑。即颂秋安

教晚钱锺书再拜 十月八日夜

 

    今案:此札邮封题:上海南昌路125105室龙忍寒教授收,北京干面胡同153301室钱。张寿平云:“此一九六二年十月八日谢榆师赠诗札。榆师赠诗如下:

    读《新编中国文学史》赋寄钱默存教授

    定见门多问字辈,文章藻鑑比何如?三长小试展知几,万卷移辉抱朴居。

    秋爽王城占笔健,露函朝旭孕花舒。淹留绝代輶轩语,宁上青编映石渠。

    诗题为‘读《新编中国文学史》赋寄钱默存教授’,此札以‘《文学史》中仅宋代概论及诗话两章出晚手’辨明之。诗及默存乔迁,有‘万卷移辉抱朴居’句,此札告以‘藏书不满百册’;且因‘生平无长物’而以“宿世殆是云堂思过僧”自嘲。此札夹注:‘晚仍脱产,每日外出办公,晚七时返。’此云‘脱产’,即放下自身平素工作而去从事另一事务之谓。此时默存尊当局命,已放下平素学术研究工作而去参加翻译毛泽东诗词为外文一工作。”另据《容安馆札记》第705条、719条,文研所所编《中国文学史》曾经钱锺书校改删订。又刘永翔先生《钱通》第三十八则:“文研所编《唐诗选》,子钱子与余冠英不咸,余之所是,钱必非之;余之所非,钱必是之。与其役者,颇觉处其间之难也。”

第四函

 

    闻叔子多病予亦衰微益著赋怀却寄

    蕉树徒参五蕴空,相怜那问患相同。眼如安障长看雾,心亦悬旌不待风。

    因病得闲争似健,以身试药恐将穷。与君人世推排倦,白发何须叹未公。

    忍寒仁丈吟教

槐聚未定稿

 

    今案:此札所用信笺有“北京大学”题头,与第一、二札同。此诗收入《槐聚诗存》,文字有异,诗题作《叔子书来自叹衰病迟暮余亦老形渐具寄慰》。范旭仑《容安馆品藻录·冒景璠》云:“《槐聚诗存》系于一九六六年,当是故意。参看《吴宓日记》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八日:‘接钱锺书(北大中关园二十六号)十一月一日复函,有“眼如安障长看雾,心亦悬旌不假风”之句。’在钱先生看来,‘这次运动’如同‘历次运动’(《干校六记小引》),始皇帝焚书坑儒的劫火一直‘星星未熄’(《阅世》)。钱先生洞明世故,初不如‘诸生皆说咸阳好,临到坑时始怨秦’(《日札》第二十七则录阎尔梅诗句)也。钱先生曾自释‘诗意’:‘冒和我都老而多病,但冒尚有“壮心”,我则甘居衰退。’”此诗当作于一九五五年或一九五六年。

    据张寿平言,忍寒与钱子泉有旧谊,故钱先生虽只比忍寒小八岁,仍以丈相称。不过忍寒心太热,故钱先生每劝其淡泊恬退,忘怀得失。今观此四札,多宽慰语,少虚辞,与忍寒《春晚杂诗》“悠悠众口中,相勉不相弃”的感受相合。

日期:[201362]  版次:[GB25]  版名:[在读]  稿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