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罗天诚:钱锺书、《巴比特》、白璧德  

2012-03-06 10:07:55|  分类: 为钱锺书声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锺书(1910-1998)写过一篇英文小品文《关于所谓“上海人”》(“Apropos of the'Shanghai Man”),初刊于1934111日的《中国评论周报》(The China Critic;这份杂志近年出了影印本)第1076-1077页,后来收进《钱锺书英文文集》(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9月第一版,第34-36页)。这篇文章如果不是钱锺书写的,恐怕你我都不会浪费时间去看的。

  钱文里有这么一句话:

  In current Chinese literature, the term Shanghai Man has long been used as the synonym for a Babbitian sort of person, smart, efficient, self-complacent, with ever so slight a touch of vulgarity.

  可以硬译如下:

  在当下的中国文学中,“上海人”一词早被用作巴比特型人物的同义语,这类人精明,能干,自信满满,还总带着那么点儿庸俗的格调。

  常看外国小说的人,都会知道“巴比特型人物”(a Babbitian [似应作Babbittian ] sort of person),指的是美国作家辛克莱?刘易斯(Sinclair Lewis, 1885-1951)的著名小说《巴比特》(Babbitt, 1922)中的主人公巴比特(George F. Babbitt)。但是,最近偶然翻谢泳先生主编的《钱锺书和他的时代》(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7月第一版),发现里面第一篇由龚刚(现任澳门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写的《钱锺书对新人文主义的误读》,竟将钱文的“the synonym for a Babbittian sort of person”读成“白璧德主义者之代名词”,把小说人物巴比特当成了“新人文主义者”、哈佛大学教授白璧德(Irving Babbitt, 1865-1933)。

  龚刚因为误读钱文,当然觉得钱锺书竟把上海人比作“以理制欲”的“白璧德主义者”十分怪异,所以他会挖苦说“这顶帽子实在太高太大,倘若套在孙柔嘉、张吉民、范柳原、白流苏之类人物头上,恐怕会招来沐猴而冠之讥”,“钱锺书把‘新人文主义者’这顶高帽套到上海人头上,委实套错了地方”。问题是“套错”的人不是钱锺书,而是龚副教授自己,他大概觉得全世界姓Babbitt的只有白璧德一个人。给钱锺书老师(钱写这篇文章时正在上海光华大学教书)挑刺儿,龚副教授还嫌嫩了点儿。

  十分诡异的是,与龚刚把“巴比特”看成“白璧德”相反,以前还有人把“白璧德”看成“巴比特”。比如南星翻译温源宁Imperfect Understanding(《一知半解》)里的吴宓篇时,曾将“a Babbittian Humanist”译成“巴比特式的人道主义者”,且加注说“巴比特,美国作家辛克来?刘易士所著小说的题名和主角,是一个讲物质福利的实业家”(《一知半解及其他》,辽宁教育出版社,20012月第一版,第5页)。其实这里反倒应该译成“白璧德式的人文主义者”才是,这一点早经金克木指出来过。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