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冒怀科:父亲冒效鲁的苏联往事  

2011-05-23 16:13:08|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23年夏天,我的父亲冒效鲁考入扬州圣公会的美汉中学,他数学成绩不好,校长韩思明看他中英文都不错,就录取了他。父亲在美汉就读两年,扬州是文人荟萃之地,同学中不乏风雅之士,父亲也学会哼哼唧唧,吟诗作赋。1925年爆发了“五卅”运动,学生冲出校门,美汉学校只得提前放假,停办一年。父亲离开教会学校,即转入外交部办俄文专修馆学习,校中有老白俄任苏籍教师,最重头的翻译课由一个当过外交次长的白俄卜朗特讲授,此人写过《汉语津梁》,一上手叫学生们翻译《今古奇观》。五年后,父亲以第一名毕业,一代名流樊樊山当即写信给祖父表示祝贺。1933年国民政府与苏联复交后,经胡汉民向外长罗文干引荐,父亲被派为驻苏使馆额外随员,成了颜惠庆大使的秘书。父亲和胡汉民也算得常有唱和的诗友。

    1933年父亲搭乘大兴轮到达海参崴,踏上苏联国土,赶上五一节。五四以后,每个青年都读了些进步的书刊,尤其是十月革命后的俄苏文学,以及卢那察尔斯基的原文书。父亲赴苏前在哈尔滨中东铁路工务段当翻译,接触到一些俄罗斯的路工,有许多是老布尔什维克,受到一些影响。父亲参加被日本宪兵迫害致死的工务段长布里斯基丧礼的游行示威,在前面走的俄国工人高举斧头镰刀的大红旗,父亲也行走在队列里。此时父亲风华正茂,热血沸腾,可谓豪情满怀。

    从海参崴到莫斯科走了十天十夜,旅途中天天吃兔子肉和又酸又咸的罗宋汤,吃倒了胃口。偶尔过小站有农民卖白煮鸡蛋,还有卖烧鸡、熏鱼的。父亲讲,一个人乍到异国,既兴奋也寂寞,到了莫斯科看到城市建筑雄伟壮观,特别是“五一”刚过街上的牌楼彩饰还未拆除,光彩照人。父亲到职后每天忙于翻译《真理报》《消息报》,以及塔斯社油印的新闻稿。下班后父亲最感兴趣的是去大戏院、小戏院、艺术戏院、梅耶霍德戏院,看芭蕾舞,听歌剧,看话剧。他看过《天鹅湖》《高加索俘虏》,以及东方背景的《红罂粟花》。

    1934年欧阳予倩到苏联,考察戏剧情况,在民族饭店,苏官方为他举行茶话招待会,有戏剧界、艺术界、文艺界的名人到场。欧阳第一句开场白说:“我是一个普通的被人瞧不起的戏子……今天来向你们学习。”父亲讲起民国初欧阳和梅兰芳一起在南通演出,张季直(张謇)特地建造了“欧梅阁”作为纪念的往事,欧阳笑说这是过去的胡闹。1938年父亲回国路经香港,欧阳晚上到旅馆看父亲,两人谈到半夜,还谈到延安的情况。这一别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相见,直至欧阳去世。

    1934年徐悲鸿偕其前妻蒋碧薇来苏联举办画展,父亲是义不容辞的生活翻译。徐在使馆当场画了一幅竹马,画后要求父亲题诗,戈公振先生连诗和画一起寄到国内报上发表。徐画马驰名中外,有一次布琼尼元帅(1883-1973)对父亲说,他想要画,徐可肯给?结果徐满口答应,布琼尼连声致谢。徐回国后另画一张叫父亲转给布琼尼元帅,还谦逊地说:“上次那幅草草落笔,不成样子,故再画一幅以补缺憾……”徐临走前把画展中最得意的一幅马送给了父亲,并题“孝鲁贤兄诗人鉴存弟悲鸿时同客莫斯科”。父亲曾说,徐悲鸿早年留学法国,在巴黎生活很贫苦,常常饿着肚子作画,从早到晚没吃一片面包,更谈不上坐咖啡馆吃法国大菜了。徐先生画师打扮,黑色西服上装打个黑绸大蝴蝶领结,身材比较矮,毫无名人架势。父亲1962年在合肥住院时,看到了徐的女儿徐静文相貌和徐很像,但自己和徐一别,再未重逢。

    1935年,京剧大师梅兰芳应苏联之请,赴苏演出。梅剧团在莫斯科剧目及生活安排,均由梅委托戈公振和冒效鲁操办,并与苏联国家音乐舞台演奏协会商定剧目。父亲是梅兰芳的全程陪同和翻译,两人形影不离,一起去列宁墓瞻仰,献花圈。梅吊一段《探母》的快板,还拉着父亲给他配四郎,可谓“赶鸭子上架”,当时使馆传为佳话。梅演《白蛇传》,在断桥水漫金山时有“腹痛”的动作,暗示娘娘临产,频频摸腹,父亲进言说这不好,使人联想起分娩的镜头,总是不美。梅后在舞台上把腹痛的动作淡化了。在苏期间父亲建议梅写回忆录,梅说自己文笔不行,父亲愿意当梅的秘书,记录下他的话。上世纪50年代梅写回忆录时,曾要父亲帮他回忆在苏时的经历。许姬传写的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俄译本就是请冒效鲁和戈宝权校勘,然后定稿的。梅在苏演出期间,要送照片给大使颜惠庆,请父亲代笔签名,父说:“我写的六朝魏碑体,颜大使会认出来的,还是您自己写吧。”梅在苏最后一场演出是在大剧院,经父亲交涉,在正式演出后加了一场《刺虎》和《霸王别姬》的“夜深舞剑”。梅提出,临别这场要有人送花。这可是个难题,当時苏联戏剧界没有这一风俗,认为是革命前贵族资产阶级的“腐朽”表现。父亲总算通过梅剧爱好者李维诺夫夫人和她女儿,以及几位歌舞演员,给舞台上送了鲜花。梅很高兴,连连拍着父亲肩膀说:“你真行,真行!”这可真是十月革命后鲜见的场面。一天梅到父亲寓所,想吃炸酱面,但难处是没有黄面酱和码子,母亲只好用面粉酱油充数,做了一顿炸酱打卤面。为此,梅高兴地打电报回国,当时上海大小报竞相登载,作为花边新闻。此后我父母亲回国,梅在友人家设宴致谢,并送了他一幅自画的《梅花图》扇面,背面是程砚秋的字。

    1935年父亲和戈宝权由其叔戈公振介绍认识,1936年戈公振回囯前,来到父亲寓所,又郑重托付我父母多多关照宝权。那时戈宝权才二十多岁,爱书成癖,他常常在父母面前朗诵普希金的诗(普绰号“蟋蟀”),去莫斯科大剧院听演奏柴可夫斯基作曲的《天鹅湖》(曾译为《鸿池》)。父亲和苏联戏剧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梅耶霍德都有交往。戈宝权常陪父亲和耿济之到旧书店淘购俄囯文学书籍。父亲说:那时买书要爬到天花板下的书架搜寻,有时又要趴在地上在书架底下搜罗,真可谓“上穷碧落下黄泉”。莫斯科天寒地冻,他们常拖着两大包书滑行,以防跌倒,颇有点“牛借力”的意味,恨不得有谁拉一把。戈先生是牛年(1913)生人,父亲只好借他一臂之力了。

    父亲在苏五年送往迎来不少过客,如国民党官场的杨杰、毛邦初,学者丁文江、冯友兰、胡秋原……进步记者邹韬奋、马彦祥,还有从莫斯科过路到欧洲留学的黄佐临、姚克……与父亲关系密切的王统照,由父亲介绍参加了高尔基主持的苏联作家代表大会。1938年王统照去苏北参加革命前夕,约父亲到复兴公园后门锦江茶叙,把一位名为仲弘的诗给父亲看,后来才知仲弘就是陈毅的别号。王和陈毅是同学,王去世后陈毅曾在诗刊上发表《哭剑三》长诗哀悼他。那年,王很恳切地问父今后打算,愿否去苏北,还送了几首诗给父亲。后来父写长诗《追忆生平复缀数绝以记相知之雅》追忆亡友。在苏期间,正逢维辛斯基审讯布哈林,父亲曾列席旁听,目睹布哈林从容不迫,侃侃申辩。他还曾参加高尔基主持的全苏作家会议。当时的汉学家阿列克谢耶夫院士(郭沫若在《苏联游记》中称之阿翰林)对父亲的中囯文学和俄罗斯文学修养极为推崇,把自己翻译的《司空图诗品》《聊斋志异》赠送给父亲,并说冒效鲁是他所见到的华人中不可多得的“通品”。

    在红场阅兵时父亲见到过斯大林,并在乔治宫听过他做时事报告。最早的五个苏联元帅,父亲见过四个,除布琼尼外,还有布柳赫尔、叶戈罗夫和图哈切夫斯基,父亲都与他们交谈过。

    在苏俄作家中,父亲见过高尔基外,还陪徐悲鸿参加过理定的茶话会,父亲告䜣理定他的那篇《竖琴》是鲁迅先生翻译的,他感到很荣幸。另一个作家C.特列基亚科夫,就是《怒吼吧,中国!》和《邓惜华》的作者,他来过中国,并在北大和俄专教过课,因此与父亲有师生之谊。在苏联作家会议上父亲见过《彼得一世》《苦难的历程》的作者A.托尔斯泰。

    1938年父亲从苏回国,取道欧洲,在马赛舟中结识了同船的钱锺书,两人一见如故,纵谈诗文,乐此不疲。在几十年的生活中两人酬唱不断,结成亲密的友谊,钱的《槐聚诗存》和父亲的《叔子诗稿》都分别收进两人唱和的诗,各20首。

日期:2011-05-17 来源:文汇报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