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钱锺书与复旦中文系学者  

2011-04-08 20:36:05|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锺书与复旦中文系学者

 

中文系      张劲草

指导教师    傅杰

 

摘要:本文探究钱锺书与郭绍虞、刘大杰与赵景深这几位复旦学者的学术过从,从中可以看出各位学者的治学风格和文学观念的异同。

关键词:“复古” 《诗经·七月》  《红楼梦》

 

Abstract: This paper illustrate the academic arguments between Qian Zhongshu and Guo Shaoyu,plus Liu Dajie and Zhao Jingshen.

Keywords: Shi Jing (the Classic of Poetry) ,   the history of Chinese classic literature

前言

不少学者已经研究了钱锺书与许多著名学人之间的学术论争,如刘衍文所作的《钱周之争平议》,该文研究了钱锺书和周作人就《中国新文学的源流》发生的学术论争,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钱锺书与中文系的郭绍虞、刘大杰和赵景深等学者都有文字过从,这些学术活动既是钱锺书研究中不可或缺的内容,也是研究复旦中文系学者学术活动重要的部分,可以丰富中国现代学术史的内容,丰富复旦校史。

由于钱锺书在现代学术史上的特殊地位,他与学人的交往已有不少记录与研究。前者如杨绛及钱氏友人和学生等人的回忆,后者如多种传记与专著。

以抉文心穷道窍,期回末俗破陈言。钱锺书先生二十五岁时所作旧诗中的这两句,颇能道出他在学术研究上的刻意追求。

钱锺书与郭绍虞的学术过从

一、“复古”之辩

在中国社会百年的现代化进程中,文学乃至整个文化观念似总难摆脱“荣今虐古”与“荣古虐今”之二元对立,这在中国文论研究中表现为一直没有很好地解决二者融合的问题。而古与今、中与西等不同文化视野之间不断的良性的深度融合,乃是超越这种对立的必要途径,同时也是中国文论走向融会贯通并且形成一种开放的理论视域的重要途径。

 

1934年,24岁的钱锺书以中书君的笔名在《大公报·文艺副刊》发表评论文章,对41岁的燕京大学国文系教授郭绍虞的新作《中国文学批评史》(上册)提出了犀利的批评。 七日之后,郭绍虞作了回应文章《谈复古》载于同一副刊(十月二十四日)。

 

《朱自清日记》(十月二十日《日记》):“郭绍虞来访,给我看一篇他回答

[1]

钱锺书批评的短文(《谈复古》),颇感情用事。我为之删去一些有伤感情的词句。

有一点得注意,钱在选择批评的例子时是抱有成见的,这些例子或多或少曲解了作者的本意。”

 

郭先生早年是“文学研究会”成员,也是一位古典文学研究家,他的上下两册《中国文学批评史》在当时很有权威,是一位硕学厚德的大学者。郭绍虞认为文学批评的转变,恒随文学上的演变为转移,而有时文学上的演化,又每因文学批评之影响而改变,且文学批评又常与学术思想发生相互联带的关系,这却是关于文学批评本体论的探本之论。郭氏将上述观念贯彻到他的批评史著作的写作之中,以文学观念的演变为准的书写了中国文学批评从演进、复古到完成的历史过程。

 

《论复古》一文虽然是钱锺书早期的文章,但是已经体现了他的行文风格。钱氏剑锋,有一瓣出众之芒,是其固有的文章手法的一个特点。语气有时不留余地,批评时也是援引作者的话来批评作者,步步为营。

 

从现在郭先生主张魏晋的文学观念说来,唐宋的“复古”论自然是“逆流”或者“退化”了;但是,假使有一天古典主义翻过身来(像在现代英国文学中一样),那末,郭先生主张魏晋的文学观念似乎也有被评为“逆流”的希望。在无穷尽、难捉摸的历史演变里,依照自己的好恶来定“顺流”、“逆流”的标准——这也许是顶好的个人主义,不过,无论如何,不能算是历史观。①

 

在这里,钱锺书认为郭一味反对“复古”带入了自己主观的评判和个人主义的论断,这是很犀利的。郭绍虞曾强调:“对于古人的文学理论,重在说明而不重在批评”,“是叙述而不是表彰,是文学批评史而不是文学批评”,要“保存古人的面目”,他努力保持客观的历史主义的历史观。但他却也指出自己的《中国文学批评史》“固然重在材料的论述,然亦多加以论断的地方”,“论断”则必融入他自己的时代的视野,可见纯客观的历史主义是很难行得通的,比如他把古文论史从北宋与南宋之间划做两大阶段,这一点在是否保存了古人的面目上面就是个问题。再如胡适在审查郭著时指出,在材料方面,郭用《礼记·表记》孔子“情欲信,辞欲巧”而不用“辞达而已矣”,“未免被主观的见解影响到材料的去取了”,可知即使不进行诠释,在材料的去取上也会无可避免地要融入研究者的视野。

 

即使退一步专就“历史事实”而论,对于“进化”两字也得斟酌。“进化”包含着目标;除非我们能确定知道事物所趋向的最后目标,我们不能仓促地把一切转变认为“进化”有“历史观念”的人“当然能知文学的进化”;但是,因为他有“历史观念”,他也爱恋着过去,他能了解过去的现在性,他知道过去并不跟随撕完的日历簿而一同消逝。②

 

线性的进化论历史观认为后起的文学思想总要比前于此的文学思想更接近真理,这种历史观假设历史是朝着一个绝对正确的惟一的真理而发展的,但历史发展的合目的性也许在于人类文学思想丰富性的不断展示,而不在于接近某种惟一正确的一元化的文学思想——作为“得时所厚”的历史后来人的我们,比前[2]

 

 

更清楚地看到,任何一种文学思想都有其合理性也都有其局限性,因此以历史上一种文学思想为惟一正确而其他文学思想一无是处,或者发明一种全新的文学思想而以为惟一正确进而可以取代历史上其他所有“落后”的文学思想,其失恐怕还不在狂妄,而在对不起我们的时代,当然也对不起历史。我们历史后来人在文学思想上确有“进步”,但这种“进步”恐怕不是发现了什么更正确的惟一真理,而是在于发现了文学思想无限丰富的潜能。

 

(一)文学革命只是一种作用,跟内容和目的无关;因此(二)复古本身就是一种革新或革命;而(三)一切成功的文学革命都多少带些复古——推到一个古代而另抬出旁一个古代;(四)若是不顾民族的保守性,历史的连续性而把一个决然全新的思想或作风介绍进来,这个革新定不会成功。日月无休息地进行,把我们最新的人物也推排成古老陈腐的东西;世界推陈出新,把我们一批一批地淘汰。易卜生说的好:“年轻的人在外面敲着门呢!”这样看来,“必死不朽”的人就没有重见天日的希望么?不然!《新约全书》没有说过么?“为什么向死人堆中去找活人呢? ——他不死了,他已在坟墓里站起来”。①

 

在中国古代学术史上,宋学是对当时延伸着的汉学历史传统的断裂,而清代之朴学又对当时延伸着的宋学历史进行了再断裂,要跳过宋学,回归到汉学传统;从中国古代文学史来看,唐人标榜汉魏是为了与当时延伸着的齐梁文学传统拉开距离,明人标榜唐诗则是对当时延伸着的宋诗传统的断裂,如此等等。由此来看,中西历史似乎都表明:“复古”恰恰是对历史的一种“断裂”,而断裂是为了创造,这就是钱锺书所谓的“一切成功的文学革命都多少带些复古——推倒一个古代而另抬出旁一个古代”——而通常的情况是所推倒的古代往往是离自己时代最近的那个“古代”,也即依旧在当时延伸着的历史传统,如朱明前之赵宋等等。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复古之中也有进步的成分,不能将古今完全割裂,形成二元对立,而应当以更加开放的视野进行对古代文学的批评活动。须知文学领域内的复古与政治领域的复古不可相提并论。伽达默尔强调指出“实际上,并不是历史属于我们,而是我们属于历史”。

古文论研究中一直存在一个突出的流弊“虐古荣今”,一方面是无视我们今人对历史传统的归属性,另一方面又是无视诠释者自身的局限性和片面性。今天我们反对“虐古荣今”绝非旨在复古,我们的落脚点不是“古”而同样也是“今”。“虐古荣今”者之迷失不在对“今”之重视,而在对“今”之封闭,重视传统文论的价值不是了复古,而恰是为了“今”之发展,因为传统中蕴涵着“今”之发展源源不断的文化精神力量。

 

二、《沧浪诗话》

㈠《管锥编》1362页:《宋诗话辑佚》(郭绍虞1937年燕京学社排印本)上册有《潜溪诗眼》一卷,搜撷《渔隐丛话》等得廿八则,皆鳞爪之而已,当以《大典》此则补益之。②[3]

郭绍虞《宋诗话辑佚》1980年版增订:按此条转录自钱锺书《管锥编》,并据《永乐大典》校补。

 

严羽为南宋文学家,论诗颇有识见,而其以禅喻诗之说颇遭诟病,至清冯班竟著专书批驳。后来上庠师宿,囿于冯说,视沧浪蔑如也,钱先生则力排众议,亟称沧浪别开生面。于是,物论顿移,郭绍虞先生亦据以一改旧议。①(陆文虎)

 

三、交往逸事 
19471219  森老、默存、以中、克槮、起潜、健吾、绍虞、济川诸人在此晚餐。谈笑甚欢,十时散。②(摘自郑振铎的日记)

 

             

钱锺书与刘大杰的学术过从

 

一、《诗经·七月》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
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迟迟,
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

 

刘大杰在著作中讲到《诗经》时代的社会形态时,提到

“《七月》等篇诗文,都有农事记载。或记农民生活,或记祭祀,或说明农业与国家的重要关系。比起卜辞时代的情形来,这时候真可算是农业的茂盛时期。”

《七月》虽不是变《风》,但在作品中所反映出来的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其中所表现的农夫生活,表面上似乎是安乐和平,内面却是很苦痛的。“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这明明是写那些贵族公子,在春光明媚之下,看中了年青貌美的采桑女子,就准备抢夺回去的情形。由这种真实描写的诗句,将当日奴隶生活的悲惨和精神上的苦痛,表现的非常明白。《诗序》说《七月》为周公陈王业之作,自然是后人的附会。这显然是一首描写西周中叶时代的奴隶生活的诗篇。③30页)

 

这是当时一部分学者的观点,如郭沫若先生的《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甚至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来论证这个观点。然而阶级分析的方法也有很多自身克服不了[4]

《管锥篇》中把这一段解释为少女怀春。他借用了《淮南子》中 “春女感阳则思,秋士怀阴则悲”的说法。金性尧先生在《闲坐说诗经》中也持“少女怀春——闺思”的观点。这是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钱锺书认为女子伤春男子悲秋同是中国古代文学中典型的抒情模式。他在《管锥编》中解说这两句诗,用了大量例证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钱锺书在批驳旧说之后有长长的一段引申发挥:
        
毛、郑于《诗》之言怀春、伤春者,依文作解,质直无隐。宋儒张皇其词,疾厉其色,目为“淫诗”,虽令人笑来,然固“晓得伤个春”而知“人欲”之“险”者,故伤严过正。清儒申汉细宋,力驳“淫诗”之说,或谓并非伤春,或谓即是伤春而大异于六朝,唐人《春闺》、《春怨》之伤春;则实亦深恶“伤春”之非美名,乃曲说遁词,遂若不晓得伤春为底情事者,更令人笔来耳……故戟手怒目,动辄指曰“淫诗”,宋儒也;摇手闭目,不敢言有“淫诗”,清儒为汉学者也;同归于腐而已。 (《管锥编》第一册,第132--133)


      
对于宋儒清儒的批评,以及钱氏解《诗》之诗学原则,大抵尽在于此:“清濡好夸‘以经解经’,实无妨以诗解《诗》耳。”(同上,第70)所谓“以诗解《诗》”,就是将《诗》当作文学作品来解读,不必本着见道卫教之“经学”眼光,于音韵训诂也不必拘于“小学”的原则范式。

    
     
思春之说,古已有之。(毛)《传》:春,女悲,秋,士悲;感其物化也;(郑)《笺》:春,女感阳气而思男;秋,士感阳(字误,应作)气而思女。是其物化,所以悲也。悲则始有与公子同归之志,欲嫁焉。《野有死麇》篇中也说有女怀春,吉士诱之。至于“殆”的原因,如果援引“女子有行,远父母兄弟”(《邶风·泉水》)这一句,离开自己的兄弟姐妹,离开自己熟悉的一切,可能很久都不能再回来,这样一来也很好理解了。

二、交往逸事

《刘大杰自沪寄诗问讯,和韵》

春申林际望漫漫,曩日诗盟未渠寒。
心事流萤光自照,才华残蜡泪将干。
忻闻利病摭千古,会见招邀并二难。
为道西山多爽气,何时杖策一来看。

来书言久罢文酒之集,方改订《中国文学史》

 

《大杰来京夜过有诗即饯其南还》
情如秉烛坐更阑 惜取劳生向晚闲
欲话初心同负负 已看新鬓各斑斑
感君鸡黍寻前约 使我鲈莼忆故山
预想迎门人一笑 好风吹送日边还

 

林子清《钱锺书先生在暨大》:1946年秋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刘大杰先生把钱先生请进教室,向我们介绍说:“我给你们请到了这样一位先生,你们真幸运!”①

 

郑振铎的日记:

47719 七时许至孙瑞璜宅,晤冰心、默存夫妇、健吾、大杰等,谈甚畅。十时许归。

48年七时许至孙宅,到者有大杰、默存夫妇及健吾等,谈颇畅。九时许散。②

 

 

 

 

参考文献:

陈平原《中国文学研究现代化进程二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4月第一版

傅璇琮《中国文学批评史研究》  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61月第一版

李洪岩 辛广伟《撩动缪斯之魂钱锺书的文学世界》 河北教育出版社

李洪岩《近代学人与钱锺书》百花文艺出版社  19982月的第一版

刘大杰 《中国文学发展史》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7

陆文虎《围城内外­——钱锺书的文学世界》    解放文学出版社

钱锺书《钱锺书散文》,浙江文艺出版社,1997年版,第502页、第505页。

钱锺书《管锥编》中华书局1986

钱锺书《槐聚诗存》  三联书店  20078月第二版

孙作云《诗经与周代社会研究》中华书局1966 
徐中玉《上古诗韵双葩》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
叶辉 周兴陆《复旦中国文学批评史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67

 

 

 

 

 

 

 

 

 

 

 

 

后记:感谢学校本科生学术研究资助计划

 

感谢中文系曦源工作组的老师和同学

 

[5]



[1]冯芝祥 编《钱锺书研究集刊》上海三联书店,2002

12钱锺书 《钱锺书散文》南海出版公司 20019月第一版

1钱锺书 《钱锺书散文》南海出版公司 20019月第一版

2钱锺书 管锥编》  1362  中华书局 1979

1  陆文虎 编《〈管锥编〉〈谈艺录〉索引》 中华书局 1994312

2 叶瘦秋 《钱默存先生交游录》 大连出版社 1995

3 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7

1林子清 《钱锺书先生在暨大》 大连出版社 1995年出版

2叶瘦秋 《钱默存先生交游录》 大连出版社 1995年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