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李钦业:大师风范启后人  

2011-12-09 10:54:10|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师风范启后人 - 李钦业 - 李钦业的博客

大师风范启后人 - 李钦业 - 李钦业的博客

 

     大学者钱钟书先生仙逝后,我一直在想写点什么寄托哀思。钱先生生前给我很多关怀、教诲、支持,还两次与我晤面,与我畅谈文学,咳唾珠玉,我真是三生有幸啊!

       八十年代初,我一遍又一遍读《围城》,并将《围城》里的许多妙语抄录下来背熟了。我的同学采诗也是一个“钱迷”,我们两人天天谈“钱”。1986年下半年,我到四川大学进修现代文学,在川大的台港阅览室我第一次读到了夏志清先生的《中国现代小说史》,那里面专列钱钟书一章,我将这一章全文复印了。夏志清先生所写的《重会钱钟书纪实》一文我也复印了。我还读了台湾周锦的《《围城》研究》一书。在川大我还买了钱钟书的《管锥编》《宋诗选注》《七缀集》《谈艺录》,并复印了一本港版的《写在人生边上》,天天研读这些著作。一天我突生奇思异想,提笔给钱钟书先生写信,说我想写篇关于他小说创作的论文,请他提供点关于他个人经历的资料。信寄走后我后悔极了,后悔自己太幼稚了。谁想到十多天后,我却收到了钱先生的亲笔回信,我真是太高兴了。这封信是用毛笔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信笺上竖写的,我把原信读过几遍后,赶紧去复印了一份,原件珍藏在书箱里。钱先生在信中说“拙作不值得费心研究”,他说几年来向他提出同样问题的人不少。他信上告诉我杨绛写了《记钱钟书与《围城》》,“也许可供资料。遗憾的是手边已无余本,不能奉赠,请直接函寄长沙该社邮购,价四毛。”我赶紧请我的同学采诗在西安帮我买上《记钱钟书与《围城》》,他很快就寄来了。这本独特的小书写的太精彩了,前言仅二百五十多个字,言简意赅,引用钱钟书先生的一句话更是幽默极了:“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杨绛先生在这本书中写了一个“痴气”旺盛的钱钟书,一个“忧世伤生”的钱钟书,一个好学深思的钱钟书。杨先生文笔优美,真不愧冰心老人称赞钱杨二人是“现在中国作家中最美满幸福的一对,学者才人,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我从此对杨先生的作品也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是后话。接着我又给钱先生写信,问他对“幽默”的看法,这当然又是一个幼稚的问题,钱先生在他的作品中不是早就表明了对“幽默”的看法了吗?但钱先生还是不厌其烦地很快给我写来了回信,这封信也是毛笔竖写,钱先生写道:

           文艺的特征,正像生活的情味,不是概念和定义总结得了或把捉得住的。这所以

     文艺理论讲来头头是道,而应用到具体作品上,就不免削足适履。“幽默”也是 

     这样,抽象的概念 是众所共知的 ,但各个幽默家体现出来时,有的是捧腹大笑,有的

    是蕴藉微笑,有的是苦笑,有的是冷笑。人物也是这样,假如凭职业、凭阶级成分就可

    以概括一个角色(例如“政客”“家庭妇女”等等),那个角色就不值得研究了。

     钱先生的信,让我研究问题不要只从定义和概念出发,而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他给我指明了路径。我在1987年上半年写成了一篇论文《论钱钟书小说的幽默风格》,文章写好后,正当我们学校学报创刊(内刊),学报准备发表我这篇论文,编者提出要在封里刊印钱先生给我的回信的复印件。我当即表示若要发表这信要等我给钱先生写信得到许可才行。于是我将我的论文寄钱先生,请他在我文中批改,并问愿否发表信件。钱先生依然很快回信,信仍是毛笔竖写。他说“大作已细读了。我对中外一切评论我的文章,不论赞或骂,都不表示意见,请原谅我不破此例。我只向你表示感谢。”关于发表信件,他说“私人通信若和学术文章一起发表,迹近拉扯吹捧,是一种庸俗的作风。你的文章本身站得住脚,无须乎依傍外来力量。请将此意告贵学报同人。原稿特挂号寄还,以示尊重。”钱先生的回信使我看到了大家风范,令我感动不已。他多么尊重别人的劳动啊,他把我这个无名小卒的习作竟“细读”了。钱先生的意见非常正确,我读信后深受教益,便将钱先生的信让学报编辑看,他同我一样对钱先生充满了钦敬之情。我的论文在学报上发表了。遵照钱先生的意见,他的信没有发表。我的这篇论文后来在《名作欣赏》发表(1990年第一期)。之后我又写了《论钱钟书的个性及其小说创作》也发表了。1989年9月,我和采诗想编一本《文人笔下的钱钟书》,我写信跟钱先生商量,钱先生回信说“所言三事,皆非我愿,屡次反对未生效力。‘研究’一项,尤所憎恶,拒不合作。”“研究”指我信上所说的北京搞起的“钱钟书研究”一事。钱先生当然不同意我们编那本书。针对我说自己身处陕南,学习研究的条件不好产生苦恼,钱先生在信中教导我说“想通看明,苦恼便焕释矣。”我读了钱先生的信后深受启发,决心勤奋学习,努力上进,不怨天忧人,消除苦恼。

     1990年下半年,我到北京大学进修,从家走时,我就拟定了一个计划,准备拜访冰心、钱钟书、杨绛、季羡林、吴组缃等学界名人,因为我从事的是现代文学教学与研究,我总想亲眼看看这些文坛大家的风采,看看生活中的他们是什么样子,也为我更好地从事教学和研究准备第一手可靠资料,包括瞻仰名人在北京的故居。9月20日,我到北京三里河南沙沟,见到了我心仪已久的钱钟书、杨绛先生。我终于深入到他们生产精神美食的“作坊”里了。钱先生家的地面是水泥地面,没铺地毯,屋内没有装修,普通桌椅,椅子是硬板木椅。钱先生的桌子上放着一叠海内外的来信,杨先生的桌子上正铺着写了几行字的稿纸。我给钱先生递上我的名片,钱先生马上说:“钦业同志我记得,你给我们写过信,寄过照片,但那照片上你没戴眼镜。”我真佩服钱先生的记忆力。这次拜访将近两小时,我跟钱先生的话题是文学,当然我是听者。话题从台湾版的《围城》说起,说到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我说“我很喜欢您的作品。”钱先生说:“不必要不必要,不管是夏志清还是谁的文学史,你自己看,你自己有主见的。”钱先生还关切地问我在北大如何进修,鼓励我自己多看书,还应到北京图书馆看书。钱先生和杨先生虽说都是江苏人,但他二老的普通话非常地道,杨先生还说我的普通话方音较重,单凭他们的普通话这一点就足以令人钦佩了。他们属于“吴方言区”,普通话竟能说的这样好,而我属于“北方方言区”,我的普通话一听就是“老陕”。转而一想,漫说普通话,钱先生还精通数门外语呢。杨先生为了翻译《堂吉诃德》,四十七岁开始学西班牙语,硬是从西班牙语直接翻译出了这部世界文学名著。接着钱先生把他刚刚再版的散文集《写在人生边上》签名赠给我。他用毛笔在扉页上写着“钦业同志览存”,他的签名依然是把三个字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独特签名。我真太幸运了,我提出与他们合影,钱先生最后同意了。钱先生说过“你采访一个作家,未必因此更认识他的作品,他有一种不用文字写的,不可能出版的创作,你倒可以看到。”我看到了钱杨二先生的一种学者风度、风趣和风采。过了几天,我给他们送照片,我又和钱先生、杨先生在一起交谈。钱先生一再感谢我来看他们,嘱咐我“在北京愉快,能有收获。”我十分肯定地回答“收获一定有的。”钱先生笑了。

       过了不久,我写了一篇访问记,记述拜访钱杨之事,寄给钱先生过目,钱先生看后又寄还给我,还写了一封短信,信是钢笔写的:

      钦业同志:

             承惠顾两次,甚感!寓居一切,想都如意。大驾此次游学,必深有所得,但北地  寒冷,或冬衣未备足,请注意。大文谨读过,虽语语写实,而愚夫妇不值得大笔描述  ,惟有愧谢。

         信后面还写有“杨绛同候”。

      钱先生的这封信非常短又非常幽默,其中包含着对我的十分关怀之情,嘱我注意北地寒冷,令我心头一股暖流流遍全身。

     之后这几年我便很少给钱先生写信,我觉得我们敬爱他,学习他,还要减少他的劳累,使他把最宝贵的时间用到伟大的创新的学术研究上去。虽然北京和安康远隔千山万水,但通过报刊我还是经常了解钱先生的情况。通过读钱先生的书,我慢慢地对钱先生的人品和文品理解更深了,我又发表了《读《写在人生边上》》《钱钟书演讲艺术特色》等论文。后来报上登载钱先生住进北京医院的消息,我心中惴惴不安,默默地为他老人家祝福。1997年11月7日《羊城晚报》刊登了《钱钟书独女的悲剧》,这篇文章令我心头猛然一沉:钱钟书先生的爱女——北师大博导钱媛教授于1997年3月4日病逝,终年59岁。这对钱杨二老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啊!我恨不得立即插翅飞到北京,去医院照料照料钱先生,减轻一点杨先生的劳累。后来,钱先生到底还是安详地离开了人间。钱先生后事一切从简,按照钱先生的遗愿,遗体由二三亲人送别,不举行任何悼念仪式,不保留骨灰,并恳辞花篮、花圈。这就是钱先生的性格。“1998年12月19日”是钱钟书先生离世的日子,我在我的现代文学讲稿上,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一书有关钱钟书先生创作论述的章节上沉痛地写下了这个时间……

        对钱先生最好的怀念就是学习他的精神,读他的书。我虽然愚笨,虽然永远成不了大气候,成不了大学者,但我有决心在现有的基础上一步一步提高,一点一点前进。

     (本文原刊《香港文学》1999年11月,在此有删节。合影是2006年用数码相机翻拍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