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柴立中:《槐聚诗存》注(一)  

2011-02-16 21:45:23|  分类: 钱锺书诗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三四年

              还乡杂诗①

   昏黄落日恋孤城,嘈杂啼鸦乱市声②。

   乍别暂归情味似,一般如梦欠分明③。

 

注释:

1934年秋,作者将自己的诗编成一集,定名《中书君诗》,自费付梓,分赠亲旧(参见孔庆茂著《钱钟书传》第三章,江苏文艺出版社)。中有诗如《壬申年秋杪杂诗》:“著甚由来又黯然,灯昏茶冷绪相牵。春阳歌曲秋声赋,光景无多复一年。”“海客谈瀛路渺漫,罡风弱水到应难。巫山已似神山远,青鸟殷勤枉探看。”“不觉前贤畏后生,人伦诗品擅讥评。判将壮悔题全集,尽许文章老更成。”“良宵苦被睡相谩,猎猎清风测测寒。如此星辰如此月,与谁指点与谁看?”“峥嵘万象付雕搜,呕出心肝方教休。春有春愁秋有病,等闲白了少年头。”(见1933121日《国风半月刊》311期,收入《中书君诗》)等,此集皆删去。他的老师吴宓题诗赞曰:“才情学识谁兼具?新旧中西子竟通。大器能成由早慧,人谋有补赖天功。源深顾赵传家业,气胜苏黄振国风。悲剧终场吾事了,交期两世许心同。”(《赋赠钱君钟书即题〈中书君诗〉初刊》,见《吴宓诗集》卷十三)陈衍《石遗室诗话续编》叹其什为“缘情凄婉之作”。是年4月,作者从上海北行至北京看望未婚妻杨绛,写了二十多首诗,总名《北游纪事诗》,此集未录。十数日后返乡,故诗中云“乍别暂归”。

②昏黄句:宋周邦彦《瑞鹤仙》:“斜阳映山落,敛余红、犹恋孤城阑角。”清叶申芗《本事词》:“未几,方腊乱起,欲还杭州旧居,而道路干戈已遍,仅得脱免。将入钱塘门,见杭人仓皇奔避,视落日在鼓角楼檐间,恍悟词中所谓‘斜阳映落。敛馀红,犹恋孤城阑角’者应矣。”   嘈杂句:宋吕渭老《早梅芳近》:“风声约雨,暝色啼鸦暮天杳。”纳兰容若《菩萨蛮》:“惊飚掠地冬将半,解鞍正值昏鸦乱。”宋刘克庄《生查子·元夕戏陈敬叟》:“人散市声收,渐入愁时节。”清姚承绪《阊门》:“市声远近闻庞杂,转眼兴亡一喟中。”

③乍别句:唐司空曙《云阳馆与韩绅宿别》:“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杜甫《羌村三首》:“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谓“乍别暂归”的“情味”,似梦中相见,影像模糊,故曰“欠分明”。钱氏以学人作诗,喜用典故,善化意境,翻新立奇。如前引《壬申年秋杪杂诗》,及《北游纪事诗》中“泰山如砺河如带,凭轼临观又一回。”“干卿底事一池水,送我深情千尺潭。”皆是。他后来谈自己学诗的经历说:“十九岁始学韵语,好义山、仲则风华绮丽之体,为才子诗,全恃才华为之,曾刻一小册子(注者按:即《中书君诗》)。其后游欧洲,涉少陵、遗山之庭,眷怀家国,所作亦往往似之。归国以来,一变旧格,炼意炼格,尤所经意。字字有出处而不尚运典,人遂以宋诗目我。实则予与古今诗家,初无偏嗜,所作亦与为同光体以入西江者迥异。倘于宋贤有几微之似,毋亦曰唯其有之耳。自谓于少陵、东野、柳州、东坡、荆公、山谷、简斋、遗山、仲则诸集,用力较劬。少所作诗,惹人爱怜,今则用思渐细入,运笔稍老到,或者病吾诗一‘紧’字,是亦知言。”(转引自吴忠匡《记钱钟书先生》)其谓“字字有出处而不尚运典”,非不用典也,乃善化前人诗境,“恰如其分”(杨绛代序《钱钟书对〈钱钟书集〉的态度》)地写出眼前景与心中情,与夫徒事堆砌者有霄壤之隔也。

 

   盘餐随例且充肠,不羡侯鲭入馔尝①。

   知为鲈鱼归亦得②,底须远作水曹郎③。

 

注释:

①随例:即按常规之意。秦观《春日五首》:“蜻蜓蛱蝶无情思,随例颠忙过一春。”  侯鲭:指美食。晋葛洪《西京杂记》云:“娄护丰辩,传食五侯间,各得其欢心。竞致奇膳,护乃合以为鲭,世称‘五侯鲭’,以为奇味焉。”

②知为句:《世说·识鉴》云:“张季鹰(名翰)辟齐王东曹彖,在洛,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菰菜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俄而齐王败,时人皆谓见机。”(亦见《晋书·文苑传》)徐铉《送礼部潘尚书致仕还建安》:“名遂功成累复轻,鲈鱼因起旧乡情。”句与李白诗《秋下荆门》:“此行不爱鲈鱼美,自爱名山入剡中”则相反。“亦得”,亦可也。

③底须句原注曰:“谈坡诗,因戏作。” “底须”犹“何须、何必”,如宋赵必《华胥引·舟中万安用美成韵》:“年少飘零,鬓未霜、底须轻镊。”  水曹郎:《杜工部集》卷十一《北邻》:“爱酒晋山简,能诗何水曹。”东坡《初到黄州》:“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苏轼集》卷十一)

 

   浅梦深帷人未醒,街声呼彻睡忪惺①。

   高腔低韵天然籁,也当晨窗唤起听②。

 

注释:

①“帷”幕可以“深”(藏于深院),“梦”则不可以深浅论,而作者偏以“浅梦”与“深帷”相对,即虚与实相生,语新而意豁,刻绘如画。“须既比竹,故堪起风;蚁既善战,故应飞血;蜂窠既号‘房’,故亦‘开户’。均就现成典故比喻字面上,更生新意;将错而遽认真,坐实以为凿空”的“曲喻”(中华书局84年补订版《谈艺录》第22页,下同)。而此法肇自《诗经》,如《召南·行露》:“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以屋墉之“穿”,反而坐实雀鼠之有“角”“牙”。《小雅·大东》:“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古诗十九首》:“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杜甫《别赞上人》:“是身如浮云,安可限南北。”《秋兴八首》:“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水槛遣心》之二:“浅把涓涓酒,深凭送此生。”《八月十五夜月二首》:“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孟郊《去妇》:“君心匣中镜,一破不复全;妾心藕中丝,虽断犹牵连。”黄庭坚《弈棋二首呈任公渐》:“心似蛛丝游碧落,身如蜩甲化枯枝。”陈与义《十月》:“欲诣热官忧冷语,且求浊酒寄清欢。”明人陈鹤《夜坐寄朱仲开张瓯江》:“客愁初到鬓,乡梦不离家。”清人黄仲则《绮怀诗》:“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等均是;至孟郊《闲怨》:“妾恨比斑竹,下盘烦冤根;有笋未出土,中已含泪痕。”则通篇用之,枯涩瘦寒,又属“引喻取分而不可充类至全也”(中华书局86年版《管锥编》第一册第153页,以后只注书名、页数)。作者深知“比喻有两柄而复具多边”,谓“一物之体,可面面观,立喻者各取所需,每举一而不及馀;读者倘见喻起意,横出旁申,苏轼《日喻》所嘲盲者扣磐得声、扪烛得形,无以异尔。”(见《管锥编》40页)又说:“不同处愈多愈大,则相同处愈有烘托;分得愈远,则合得愈出人意表,比喻就愈新颖。”(《读〈拉奥孔〉》)又说:“字法愈崭新奇特,产生的印象愈深,读者愈容易注意到它的重见复出,作者就愈得对描摹的那个事物形态不断的增加体会,新上翻新,奇外出奇,跟自己来个竞赛,免得人家以为他技穷才尽。”(见《韩昌黎诗系年集释》),虽是说韩愈,其实乃夫子自道。钱氏“才子诗”大率如此。作者于此等理论烂熟于心,诗作特其实践尔。此集中多有。  街声句:陆游《春近》:“檐角鸟声呼醉梦,室中花气袭衣巾。”清王彦起《临江仙》:“罗帏闲捣处,不梦也忪惺。”(清杜文澜《憩园词话》卷六引)

②“天然籁”即“天籁”:作者论天籁、人籁之别,饶有情味:“人籁是寂静的致命伤,天籁是能和寂静溶为一片的。风声涛声之于寂静,正如风之于空气,涛之于海水,是一是二。每日东方乍白,我们梦已回而困未醒,会听到无数禽声,向早晨打招呼。那时夜未全消,寂静还逗留着,来庇荫未找清的睡梦。数不清的麻雀的鸣噪,琐碎得像要啄破了这个寂静;乌鹊的声音清利像把剪刀,老鹳鸟的声音滞涩而有刺像把锯子,都一声两声地向寂静来试锋口。但是寂静似乎太厚实了,又似乎太流动了,太富于弹性了,给禽鸟啼破的浮面,立刻就填满。雄鸡引吭悠扬的报晓,也并未在寂静上划下一道声迹。慢慢地,我们忘了鸟啭是在破坏寂静;似乎寂静已将鸟语吸收消化,变成一种有声音的寂静。此时只要有邻家小儿的啼哭,楼上睡人的咳嗽,或墙外早行者的脚步声,寂静就像宿雾见了朝阳,破裂分散得干净。人籁已起,人事复始,你休想更有安顿在更阑身倦,或苦思冥想时,忽闻人籁嘈杂,最博爱的人道主义者,也许有时杀心顿起,恨不能灭口以博耳根清净。”(《写在人生边上·一个偏见》)“高腔低韵”的“街声”人籁,自然可当报晓的鸡声来听。“高腔”是对戏曲声腔系统的总称,原称“弋阳腔”。  也当句:宋刘义庆《幽明录》:“晋兖州刺史沛国宋处宗,尝买(得)一长鸣鸡,爱养甚至,恒笼着窗间。鸡遂作人语,与处宗谈论,极有言智(致),终日不辍。处宗因此言功大进。”(亦见《艺文类聚》卷九一)唐罗隐《题袁溪张逸人所居》:“鸡窗夜静开书卷,鱼槛春深展钓丝。”本为“鸡窗”,此造为“晨窗”而下用“唤”字,用典而使人不觉。

 

   深浅枫如被酒红,杉松偃蹇翠浮空①。

   残秋景物秾春色,烘染丹青见化工②。

 

注释:

①酒红:唐李群玉《赠花》:“酒为看花酝,花须趁酒红。”东坡《纵笔三首》:“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陈与义《次韵乐文卿北园》:“梅花不是人间白,日色争如酒面红。”谓枫叶红如人酒醉貌。  杉松句:陆游《梦华山》:“古松偃蹇谷谽谺,太华峰前野老家。”陈与义《衡岳道中》:“世乱不妨松偃蹇,村空更觉水潺湲。”偃蹇,高耸貌。东坡《书王定国所藏〈烟雨叠嶂图〉》:“江上愁心千叠山,浮空积翠如云烟。”宋朱晞颜《访叠彩岩登越亭》:“江流寒泻玉,山色翠浮空。”王洧《两峰插云》:“浮图对立晓崔巍,积翠浮空霁蔼迷。”

②化工:唐权德舆《侍从游后湖宴坐》:“化工若有情,生植皆不如。”李贽《焚书·杂说》云:“《拜月》、《西厢》,化工也;《琵琶》,画工也。……要知造化无工,虽有神圣,亦不识知化工之所在,而其谁能得之?由此观之,画工虽巧,已落二义矣。”“丹青”乃画工所为,作者不用“画工”而用“化工”,以喻景致之美,真天地造化之工也。

 

   索笑来寻记几回,装成七宝炫楼台①。

   譬如禁体文章例,排比铺张未是才②。

 

注释:

①索笑:犹逗乐,取笑。杜甫《舍弟观赴蓝田取妻子到江陵喜寄三首》:“巡檐索共梅花笑,冷蕊疏枝半不禁。”陆游《剑南诗稿》卷三《梅花》:“相逢剩作灯前恨,索笑情怀老渐阑。”又《梅花绝句》:“如今莫索梅花笑,古驿灯前各自愁。”谢逸《采桑子》:“彩服巡檐,索共梅花笑语添。”  七宝:宋张炎《词源》:“吴梦窗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断。”佛经称七宝为金、银、水精、琉璃、赤珠、马瑙、车磲。《新唐书》卷七六《后妃传》上云则天武皇后:“自加号金轮圣神皇帝,置七宝于廷:曰金轮宝,曰白象宝,曰女宝,曰马宝,曰珠宝,曰主兵臣宝,曰主藏臣宝。率大朝会则陈之。”此以喻梅园建筑斧痕极重,脂粉太厚,不堪目睹。

②禁体文章:欧阳修《六一诗话》:“有进士许洞者,善为辞章,俊逸之士也。因会诸诗僧,分题出纸,约曰:‘不得犯此一字。’其字乃山水风云竹石花草雪霜星月禽鸟之类,于是诸僧皆搁笔。”(所谓禁体诗也。参见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二九)黄莘田(名任)诗:“老似婴儿防饮食,贫如禁体作文章。”(《随园诗话》卷十四引)  排比句原注曰:“梅园一。”麟按:梅园位于无锡西郊的东山和浒山南坡,距市区7公里,距太湖1.5公里,园内遍植梅树,是江南著名的赏梅胜地之一。1912年民族工商业者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创建。下首同咏。   元好问《论诗三十首》:“排比铺张特一途,藩篱如此亦区区。”二句以文章体裁、手法比喻梅园的工巧繁复。

 

未花梅树不多山,廊榭沉沉黯旧殷①。

匹似才人增阅历,少年客气半除删②。

 

注释:

①黯旧: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卷四:“将罢官前数日,画上仕女忽不见,惟隐隐留人影,纸色如新,余树石则仍黯旧,盖败征之先见也。”清李祖年《韦斋得灵璧奇石于沈氏耦园置梦墨亭忡道人赋诗张之余亦继作》:“剔藓扪萝访旧殷,壶中新驻一房云。”殷音烟,赤黑色。梅未开花,山又不多,故只馀黯旧廊榭也。

②少年句原注曰:“梅园二。”  《左·定公八年传》:“(冉)猛逐之,顾而无继,伪颠。(阳)虎曰:‘尽客气也。’”《近思录》五:“明道先生曰:‘义理与客气常相胜,只看消长分数多少,为君子小人之别。’”蔡锷《曾胡治兵语录·战守》:“一曰痛除客气,未经战阵之兵,每好言战,带兵者亦然。若稍有阅历,但觉我军处处瑕隙,无一可恃,不轻言战矣。”二句谓梅园虽见老成,仍未脱虚矫。

 

   未甘闾里竟浮沉,湖海飘姚有夙心①。

   一首移文惭列壑,故山如此负登临②。

 

注释:

①未甘句:韩愈《病中赠张十八》:“籍也处闾里,抱能未施邦。”东坡《百步洪二首》:“不学长安闾里侠,貂裘夜走胭脂坡。”  飘姚:飞扬貌。《汉书·外戚传上·孝武李夫人》:“的容与以猗靡兮,縹飘姚虖愈庄。”  夙心:《魏书·烈女传》:“人生如白驹过隙,死不足恨,但夙心往志,不闻于没世矣。”二句谓不甘心作闾里之侠,当仗剑横行江湖也。

②一首句:孔稚珪《北山移文》:“于是南岳献嘲,北陇腾笑;列壑争讥,攒峰竦诮。慨游子之我欺,悲无人以赴吊。故其林惭无尽,涧愧不歇。”写真山笑俗人,此借以解嘲。  故山句:杜甫《十二月一日三首》:“他日一杯难强进,重嗟筋力故山违。”东坡词《醉落魄》词:“故山犹负平生约,西望峨眉,长羡归飞鹤。”陈与义《衡岳道中》:“非无拄杖终伤老,负此名山四十年。”谓故山如斯之美,我仍浪迹江湖,追逐浮名,久不登临,有负之也。

 

            玉泉山同绛

欲息人天籁,都沉车马音。

风铃呶忽语,午塔鬜无阴①。

久坐槛生暖,忘言意转深②。

明朝即长路,惜取此时心③。

 

注释:

①风铃句:唐彦谦《过三山寺》:“遥听风铃语,兴亡话六朝。”清袁枚《随园诗话》卷二:“藜村《鸡鸣埭访友》云:‘欲辨六朝踪,风乱塔铃语。’”本此。元张昱《僧惠炬有悼黄溍太史偈次韵》:“闲情最是山前塔,日夜风铃语未穷。”呶,喧闹声。《柳宗元集》卷四三《游朝阳岩遂登西亭二十韵》:“逍遥屏幽昧,淡薄辞喧呶。”麟按:风铃本“无语”之物,此写其“忽语”。作者云:“按逻辑说来,‘反’包含先有‘正’,否定命题总预先假设着肯定命题。诗人常常运用这个道理。”(见《宋诗选注》王禹偁《村行》“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注)  午塔句:《说文解字》:“鬜,鬓秃也。苦闲切。”此以喻午时日光下的石塔,极为传神。麟按:玉泉山为北京名山之一。位于颐和园西。海拔百余米,孑然而立,历史上洞壑迂回,流泉密布,泉水甘冽,清碧如玉,故名玉泉池。清乾隆钦定为“天下第一泉”。山亦因此得名。山上有燕京八景之一“玉泉垂虹”。泉水东流,潴为西湖(今昆明湖前身)。历史上长期成为北京的主要水源。辽金始建行宫于此。元世祖建昭化寺。明英宗又建华严寺。清顺治初年重修旧宫古刹,改名澄心园。康熙年间增修园林建筑多处,改称静明园,为清代北京西郊“三山五园”之一。山上有塔,亭亭而立,引人注目,是颐和园的重要借景。今玉泉水虽枯竭,仍为市郊风景胜地。

②久坐句:《佛说四十二章经》:“佛言:剃除须发,而为沙门,受道法者,去世资财,乞求取足。日中一食,树下一宿,慎勿再矣。使人愚蔽者,爱与欲也。”《后汉书·襄楷传》:“浮屠不三宿桑下,不欲久生恩爱,精之至也。”清李慈铭《同张琳论事谈诗有赠并送归省沅江》:“暂亲冰雪寒,久坐布帛暖。”盖以常识论,久坐仅所坐之处暖,非整个亭槛能生暖,此如《庄子》所谓“虚室生白”,在心不在物也。与下句合观,乃有味。忘言句:王弼《易略例·明象》:“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然则忘象者乃得意者也,忘言者乃得象者也。”陶渊明《饮酒》:“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以“忘言意转深”解之犹切。参看《管锥编》第12页。

③明朝句:曹植《赠白马王彪》:“收泪即长路,援笔从此辞。”《敦煌曲子词·菩萨蛮》:“唯念离别苦,努力登长路。”“即”字下得妙,以时间(“明朝”)连通空间(“长路”),意味深长,亦唐人王湾《次北固山下》“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之类。麟按:此诗在193531日的《国风半月刊》第六卷56合期中题为《和季康玉泉闻铃》,此二句作“颠风明日渡,珍取此时心”,则不如此二句能道出迷悟之境也。盖迷则看山是山,时空异质,物我皆隔;悟则平常即道,只须“惜取此时”,活在当下耳。

          

 当步出夏门行

      天上何所见?为君试一陈①:

      云深难觅处,河浅亦迷津②。

      鸡犬仙同举,真灵位久沦③。

      广寒居不易,都愿降红尘④。

 

注释:

①天上句:汉乐府《陇西行》:“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李白《秋夜板桥浦泛月独酌怀谢朓》:“天上何所有?迢迢白玉绳。”麟按:诗题乃自我作古者,与六朝人拟古乐府同意。他如“傍晚不适意行”“当子夜歌”等皆是。

②云深句:贾岛《寻隐者不遇》:“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迷津:敬播《大唐西游记序》:“廓群疑于性海,启妙觉于迷津。”孟浩然《南还舟中寄袁太祝》:“桃源何处是,游子正迷津。”谓银河虽浅,于人亦为迷津也。

③鸡犬句:王充《论衡·道虚》:“淮南王学道,招会天下有道之人,倾一国之尊下道术之士。是以道术之士,并会淮南,奇方异术,莫不争出。王遂得道,举家升天,畜产皆仙,犬吠于天上,鸡鸣于云中。此言仙约有余,犬鸡食之,并随王而升天也。”(亦见葛洪《神仙传》)。  真灵句:真灵指神仙。《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家有北斗经,本命降真灵。”《云笈七签》卷七九:“涤荡秽俗,许以更始,修心慎违,希企灵真。”南朝陶弘景著有《真灵位业图》。真灵位沦,故末句云“都愿降红尘”。

④广寒:汉郭宪《洞冥记》:“冬至后月养魄于广寒宫。”旧题柳宗元《龙城录》:“开元六年,上皇与申天师道士鸿都客八月望日夜,因天师作术,三人同在云上,游月中,过一大门,在玉光中飞浮,宫殿往来无定,寒气逼人,露濡衣袖皆湿,顷见一大宫府,榜曰‘广寒清虚之府’。其守门兵卫甚严,白刃粲然,望之如凝雪。”唐鲍溶《宿水亭》:“夜深星月伴芙蓉,如在广寒宫里宿。”  居不易:《唐语林》:“白居易应举,初至京,以诗谒顾著作况。况睹姓名,熟视之曰:‘米价方贵,居亦不易。’及披卷,首篇曰:‘咸阳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乃嗟赏曰:‘道得个语,居即易也。’因为之延誉,声名遂振。”此用其字面。  降红尘:《太平广记》卷七“白石生”:“不肯修升天之道,但取不死而已,不失人间之乐”。彭祖问之曰:“何不服升天之药?”答曰:“天上复能乐比人间乎?但莫使老死耳——天上多至尊,相奉事更苦于人间尔。”(亦见《神仙传》卷一)作者发明谓天宫无聊,神仙思凡,乃偷下人间。“一若脱去人间,长生不老即成虚度岁月”(参见《管锥编》第644页)。二句谓天宫不易居,故神仙都愿降居红尘。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