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容安館日札·第六百二十一則  

2011-01-31 12:52:21|  分类: 《容安馆札记》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後村千家詩》二十二卷。學識庸陋,雖洪容齋集《萬首唐人絕句》,自序謂舊集以王涯詩入王維集、許渾詩入杜牧序等等,“今之所編亦不能免”云云。其書亦舛訛淆亂,都無持擇(參觀《古夫于亭雜錄》卷三又《四朝聞見錄》乙集:容齋大言對孝宗云有五千首,歸乃括而湊之。明陳懋仁《泉南雜誌》卷上已補容齋所遺),又截律為絕(如羅鄴《春過白遙嶺》七律,邁取前四為絕句),尚不若是之甚。多選宋季俚纖之什。潘紫岩、白玉蟾、朱淑真、朴季謙輩所作連篇累牘,必不出後村手。舊日學塾必讀此書,故尋常作詩者皆濡染惡俗之調。胡元任撰《漁隱叢話》道及己詩,遂遭詬病(見《桐江集》卷七《詩海遺珠考》、《漁隱叢話考》)。此書選後村詩最夥,後村所決不為,而又以後村之作嫁名他人。例如《除夜》詩“憶昔都城值歲除”云云,後村詩也(《大全集》卷一);《除夕》“除夕陰寒怕捲簾”云云,亦後村詩也(《大全集》卷二),而皆屬之王臞軒(卷四)。使後村果操選政斷不爾。後村談藝于有宋最推放翁、誠齋,此書所采不過二三篇;且後村稱賞之什未嘗入選,而偏取其棄餘。例如石曼卿《牡丹》詩“獨步世無吳苑豔,渾身天與漢宮香”,後村之所讚歎(《大全集》卷一百七十七),此書不收,乃錄曼卿《白牡丹》絕句(卷九)。乖牾若是,而謂後村所定乎?況入選者往往年輩後於後村乎!尚有三病。一則擅立題目,以就門類。如杜耒“寒夜客來茶當酒”一絕題曰“梅花”(卷七);若非《詩家鼎臠》(卷七)、《前賢小集拾遺》(卷二)可徵,知題之為《寒夜》,便覺詩語與題不稱。林季謙“燒燈城市又新年”一絕明是《元夕》詩,而題曰“燈”(卷十七)。華岳“畫角梅花吸曉寒”一絕(卷十八),題曰“角”,與詩不稱,檢之《翠微南征錄》(卷十),乃知為《枕上吟》。王伯大“曾向南昌覓隱仙”一律,陳敬叟“鳳簫一去幾經年”一律,皆遊覽懷古之什,而一題曰“隱逸”,一題曰“金丹”(皆見卷二十一)。二則擅割句什,改律為絕。如華岳《暮春》絕句“買春無計托花神”云云(卷一),《秋》絕句“滿目秋容拂畫圖”云云(卷二),徵之《翠微南征錄》(卷五、卷四),皆七律也,而各刪其後四句。又《暮春》絕句“風暖杏花天”云云(卷一),徵之《翠微南征錄》(卷九),則五律也,題為“宣城道中”,而此刪其後四句,又改易首句“恰到”為“風暖”。又《池亭即事》、《二月二日即事》(卷一),皆七律而截為七絕。卷五劉克莊《暑》七絕,乃《乍暑》七律前半。舒通道《梅花》二絕句(卷七),徵之《瀛奎律髓》卷二十東坡《歧亭道上見梅花》方批,則通道《和石尉早梅》七律二首,此各刪其後四句。卷八林逋《杏花》絕句,乃七律之前半。羅隱《桃花》亦然。石敏若《詠雪》二絕句(卷十三),其第一首見《錦繡萬花谷》卷二,凡六句,蓋七律去其一二兩句,合之《菊坡詩話》所引,遂成全首;則其第二首亦必如是。卷十三闕名《雪》七絕,乃山谷《雪》詩截去首尾。卷十九歐陽脩《貓》七絕,亦山谷《乞貓》詩。蔡襄《山村》絕句(卷十四),乃陸放翁《遊山西村》七律刪其後四句,改首句“莫笑農家臘酒渾”為“莫笑農家勝酒尊”。卷十九闕名《砧》七絕,乃劉希夷《擣衣篇》第一、二、五、六句,而改字諧律。三則主名混淆,張冠李戴。其犖犖大者,舍後村《除夕》、放翁《遊山西村》而外,如趙信菴《初夏》絕句“梅子留酸濺齒牙”云云(卷二),乃范石湖《春日田園雜興》詩。高適《重陽》七律(卷四),乃程北山《九日寫懷》詩。卷四黃庭堅《中秋》七律(“灝氣才中兔魄圓”),詞意鄙俗,必非山谷詩。《內》《外集》亦無。嚴伯復《歎花》七絕“春光冉冉歸何處,更向花前把一杯。盡日問花花不語,為誰零落為誰開”(卷七),乃嚴子重《落花》詩,見皮襲美《傷進士嚴子重詩自序》所引;伯復名山,子重名惲,《全唐詩》存子重詩僅此首(即歐公《蝶戀花》詞“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東坡《吉祥賞花寄陳述古》:“太守問花花不語,為誰零落為誰開”所本)。卷八杜甫《芭蕉》五絕,乃路德延詩。卷十一黃庭堅《東湖》七律,乃放翁《東湖新竹》。卷十二張俞《夏雨》七絕,乃放翁《芒種後經旬無日不雨偶得長句》七律。張俞《秋雨》七律“點的行雲覆苑牆”云云(卷十三),乃晏元獻《賦得秋雨》詩。劉夔《宮詞》:“壁門金闕倚天開”(卷十六),乃劉貢父《題館壁》詩。潘紫岩《相士》七律“許負遺書果是非”云云(卷二十二),乃陸放翁《贈徐相師》詩。張耒《夏》:“桑間葚熟麥齊腰”云云(卷二),亦放翁《初夏道中》絕句。至於小家別子,葛龔莫辨,不可究詰矣。故遺篇零什,雖賴此書得以保存,四庫輯集,陸、厲《紀事》,皆采摭未盡,而亦每為所誤。如王臞軒《除夕》詩是也。

    卷一范鎮《春》:“春入長安百里家,湖邊無日不香車。一林柳色吾無分,看殺庭前薺菜花。”按樂天《春風》云:“春風先發苑中梅,櫻杏桃梨次第開。薺花榆莢深村裡,亦道春風為我來”(《白氏文集》卷二十七),蓋所本也。稼軒詞《鷓鴣天》云:“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又云“春入平原薺菜花”;《宋詩紀事》卷七十七張偉《馬塍》:“春風自謂專桃李,也有工夫到菜花”。

卷七鄭碩《早梅》:“紛紛蜂蝶莫教知,竹外疏花一兩枝。待得枝頭春爛熳,便如詩到晚唐時。”按《陽春白雪》卷七無名氏《阮郎歸》:“銷金字,晚唐詩,夾紗團扇兒”;曹秉章重輯曹爾堪《杜鵑亭殘詩》卷一《題霜菊卷》:“晚花晚唐詩,許渾與薛能。”

(转自范旭仑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45c1220100ouq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