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清夏燕居录之四: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2010-10-17 18:53:50|  分类: 钱基博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现在所接触的文学史及其文学史观受西方体系影响甚巨。这些文学史著对于中国传统学术文化的梳理虽有其贡献在,但其僵化统一的形式难免和传统学术体系有所抵牾,且读来毫无趣味——其实史学著作是可以写得很有趣的,比如钱穆先生之《国史大纲》、黄仁宇先生之《万历十五年》、曹聚仁先生之《中国学术思想史随笔》、吉川幸次郎之《中国诗史》等。而传统文化学术史如《汉书·儒林传》那样分经叙次、叙其流别,明则明矣,然难见整体原委及文学流变之大略。

    或许八、九十年前,那个中西学术激荡奔突的时代,钱基博先生正是如此考虑才写下“中西璧合、不偏不倚”的《中国文学史》和《现代中国文学史》两部皇皇巨著。这两本书放在现代文学史著中不管是其学术观点、构建体系还是文采辞藻都是极为另类的。钱基博在寂寞案头惨淡经营多年的苦心孤诣之作,亦因此具有了弥足珍贵的个性。这种特出的个性价值具有极其坚韧的生命力,假以年月,自出手眼之作终究会在平庸乏味的文学史教材中闪耀光芒。那些受意识形态和政治偏见所左右而摇摆不定的所谓历史,能够记下的恐怕只有自身的荒诞和可笑。钱基博先生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文学革命后中国学术的弊端“一曰执古,一曰骛外”,清夏燕居录之四: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他甚至批判胡适说:“崇效古人,斥曰‘奴性’,摹仿外国,独非‘奴性’耶? ”如此言论即便今日读来仍是振聋发聩。学术文化的盲目崇外和泥古不化,或者泯灭个性、崇拜权威,都会在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中种下苦不堪言的恶果,这果子还得自己一口口地吞咽。
    故而钱基博先生《现代中国文学史》不趋时,不媚俗,采用的是国学研究的方法、独创的体例和独特的观点。他说:“历史除了忠实记载外还须详人之所略,异人之所同,重人之所轻,而忽人之所谨,不拘泥既定历史标准、体例,而后方能独断于心。”此种特立独行的学术精神其实是民国学人的基本涵养,我们在陈寅恪、钱穆、梁漱溟诸大师身上皆可明见。记得钱穆先生在《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中,对钱基博的为人为学就推崇备至,甚为敬重。及至后来写作《国学概论》时,每写一章即寄送给钱基博过目,并请其作序。学者之间个性迥别而又互相欣赏,该是健康的学术氛围吧。

    钱基博先生治学却又不故意标新立异,他“树义必衷诸古,取材务考其信”,譬如《现代中国文学史》中,对近世各文学大家的学术演变和态势作了精辟的总结,在明确的时代环境中详次其来龙去脉。他在《四版增订识语》中说:

    “此次增订,有郑重申叙,而为原书所未及者三事:第一、疑古非圣,五十年来,学风之变,其机发自湘之王闿运;由湘而蜀(廖平),由蜀而粤(康有为,梁启超),而皖(胡适,陈独秀),以汇合于蜀(吴虞);其所由来者渐矣,非一朝一夕之故也。第二、桐城古文,久王而厌,自清末以逮民国初元,所谓桐城文者,皆承吴汝纶以衍湘乡曾文正公之一脉,暗以汉帜易赵帜,久矣;惟姚永概、永朴兄弟,恪守邑先正之法,载其清静,而能止节淫滥耳。第三、诗之同光体,实自桐城古文家之姚鼐嬗衍而来;则是桐城之文,在清末虽久王而厌,而桐城之诗,在民初颇极盛难继也。此三事,自来未经人道,特拈出之。”

    在清末民初那纷繁复杂的学术文化环境里,能如此洞悉源流,明确师承演变,非常人所能为。想来必须在博览群书的基础上,反复消化比较,对每个学者的学术传承和特点进行归纳,并置之大环境中方能明了其价值与作用。此种学术研究方法与其子钱钟书先生相类,只是钱基博胜在厚重扎实,而钱钟书则更为广博睿智。但学术的严谨与细致,他们则一脉相承,显然钱钟书的学术品格受其父影响甚深。二零零五年出版的汤晏所著《一代才子钱钟书》中就有如是记载:“钱锺书伯父去世后,由父亲钱基博直接管教……钱锺书在中学读书时,其父在无锡国学专门学校教书,每星期五晚上两节课,即跟他父亲到国专随堂听课。”正是父亲严谨的传统学术训练和广博的视野造就了钱钟书的大成就。

    而其父钱基博,这位严谨细致的国学大师,包括其学术个性与品格,却被我们遗忘了太久。清夏燕居录之四: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附:《现代中国文学史》内容简介

    此书题为“现代”,并不同于现在使用的“现代”的概念,实自晚清以迄民国前期,论述了1911年至1930年间文坛的活跃人物,以王闿运开篇,止于林语堂,论列百人之多,基本涵盖了民国纪元前后50年左右的时期。

    书前有《绪论》和《编首》。《绪论》论“文学”“文学史”“现代中国文学史”的基本内涵。《编首》略论自上古至近代中国文学。

    主体分上下两编:上编是“古文学”,下编是“新文学”。古文学分文、诗、词、曲,新文学分新民体、逻辑文、白话文。每节之中,各选几位大师以为代表。而其弟子朋从之有闻者,附着于篇。本书叙及的主要人物包括王闿运、章炳麟、苏玄英、刘师培、马其昶、郑孝胥、陈三立、陈衍、陈宝琛、朱祖谋、吴梅、严复、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林纾、王国维、章士钊、胡适、周树人、徐志摩等。

    书后附《跋》及《四版增订识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a80f60100l5f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