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钱之俊:钱锺书与《桃坞学期报》  

2010-09-24 19:01:16|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 《桃坞学期报》是钱锺书中学时代参与编辑的最早的报刊,也是他早期文章发表的重要刊物,在钱氏所有传记中都没有提及。本文根据新发现的资料,抉发补充了钱锺书早年的这段重要经历,也充实了钱氏佚文的目录。

[关键词] 钱锺书 桃坞学期报 编辑 桃坞中学

 

1923年,十三岁的钱锺书从东林小学毕业,考入美国圣公会办的苏州桃坞中学。桃坞中学是一所英文教学极为严谨的教会学校,师生在校内皆用英文会话交流。校长是教会派来的外国传教士,外语由外籍教师任课,其他课也是全用英语讲课,学校设初、高中部。桃坞中学的师资力量很强,不仅外教老师多,而且国内教师也多是名牌大学毕业。学校每学期都会举行中英文竞赛,季报部(《桃坞学期报》编辑部)经常还举行征文比赛。学校有学生会、青年会、演剧团、数理研究社、桃坞艺术社等学生团体,课外活动频繁。以青年会为例,它主要是为了救济失学儿童,彰显服务精神,因而特设义务夜校,教员多由高中学生自由分任;每隔两星期还分请海内外名人来校演讲,拿19259月到1926年元月这学期来讲,青年会共计组织了8场演讲。除学生团体外,学校自身每学期也会组织很多活动,请人来做演讲,组织体育活动等都是常事。如192510月时任上海《时事新报》的主笔张东荪就曾应邀来校演讲,题为《读书与做人》;学校有足球队、网球队等,不仅在校内搞比赛,和校外学校打友谊赛、联赛也很频繁,这也许是值得我们今天的中学学习的。学校藏书丰富,每年都会新增大量中外书籍,如1925年就新增有《曾文正公集》、《东方文库》、《少年百科丛书》、《哈佛丛书》(Havard Classics)及《列德白氏图书馆之文学》(Ridpaths Library of Literature)等书。学校虽为教会学校,但在管理上很人性化,会兼顾到中西文化上的差异,相互尊重,灵活处理。中秋节,学校会放假一天,有时高中部学生在得到校长特许的情况下,月夜还可出外玩赏,学生们三五成群结伴赏月,吟诗作对,到深夜才回校就寝;十月十日的国庆日也会放假,而国庆日之后的孔子圣诞,晚上又会有庆祝,表演,演说,看影片。因为是教会学校,所以也不可避免过洋节。感恩节会放假一天,学生上午去做礼拜,然后捐款捐物;圣诞节晚上学校举行庆祝活动,唱歌演戏,很热闹,第二天开始放假四天。

作为教会学校,桃坞中学的中英文课程分班上课,钱锺书刚入学时,因为国学有根基,国文、中国历史等课都是直接跳到初中二年级上课,而英文、数理等课程则在初中一年级。在这些课程中,他国文是强项,数理等课却不太理想(小学时算术就不行)。有关钱锺书在桃坞中学的学习和生活,所有的传记都着墨不多,而且所述内容也多有雷同,比如他在校期间参加作文竞赛事。桃坞中学每年都要举行中文和英文作文竞赛,不论高中、初中各年级学生,都可以平等参加,公平评选,并公开发榜。据说钱锺书入校不久,第一次参加了竞赛,就得了中文竞赛全校第七名。这个成绩,对一个刚入校的初中新生来说,已属不易,在以往的桃坞是没有的。而到后来,每次作文竞赛,钱锺书总是排名第一,直至一个叫朱光辉的出现才改变现状,夺去了他的第一,只得屈居第二。钱锺书不服,要求单独比试,校方特先出两题让他们竞争,而钱锺书又提出须在两小时内当场交卷,但朱光辉说他下笔没钱锺书快,这又不是正式的作文考试,文有二题,是否允许他次日交卷,校方同意了。结果朱光辉还是第一。以钱锺书的少年意气,这事不是没有可能。他好拿第一的个性与能拿第一的才气一直保持到了大学。在清华大学读书时,许振德和钱锺书是同系同班同学,他和钱锺书同学之前,经常是名列第一,后来钱锺书夺了他的第一,开始他还曾想揍他一顿出气,后来钱锺书偶然替他解决了一道问题,他们遂成好友。钱锺书曾说过:“一个人二十不狂没志气,三十犹狂是无识妄人。”他是引用桐城先辈的话:“子弟二十不狂没出息,三十犹狂没出息”,杨绛说这是“夫子自道”(杨绛:《我们仨》,第121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年版)。这则被广泛流传的“佳话”,说明了他当时在文章写作上的本事。因为英文好,他还当过班长,但上体育课时用英文喊口号,两脚左右不分,只当了两个星期的班长就被罢官,“他也如释重负”(杨绛《记钱锺书与〈围城〉》)。

钱锺书文章写得好,并真正得到父亲的称赞,也是在上桃坞中学以后。杨绛说,钱锺书上桃坞以后的一年暑假(1926年),在清华任教的钱基博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命钱锺书和钱锺韩各做一篇文章,结果钱锺韩的一篇颇受夸赞,而钱锺书的一篇不文不白,用字庸俗,他父亲气得把他痛打一顿。“这顿打虽然没有起‘豁然开通’的作用,却也激起了发奋读书的志气。锺书从此用功读书,作文大有进步。他有时不按父亲教导的方法作古文,嵌些骈骊,倒也受到父亲赞许。他也开始学着作诗,只是并不请教父亲。……锺书考入清华之前,已不复挨打而是父亲得意的儿子了。”(《记钱锺书与〈围城〉》)他自己后来也回忆过这段经历:“余十六岁与从弟锺韩自苏州一美国教会中学返家度暑假,先君适自北京归,命同为文课,乃得知《古文辞类纂》、《骈体文钞》、《十八家诗钞》等书。”(钱锺书《谈艺录》,第346页,中华书局1984年版)19794月,他到美国访问,也“自言在中学期间,初不知用功,曾给父亲痛打一顿。十五岁才知发愤读书。”(夏志清《重会钱锺书纪实》)

也许正是因为国文成绩好,文章也写的好,在这期间,钱锺书担任了《桃坞学期报》的中文编辑。《桃坞学期报》以一半英文和一半中文的形式公开发行,每学期出一期,一年两期。当时上面也登广告,广告费以1926年为例,是“全页八元,半页四元,四分之一页二元”。编辑部分中文编辑部和英文编辑部,钱锺书在中文编辑部,其他成员还有顾鸿霖、张源、邵宗文等。中文总编辑王德文,顾问王彦孙。这是根据1926年的《桃坞学期报》版权页上的记载,编辑部成员应该不是固定的。这份刊物主要由学生来主办,当时上面发表的也主要是桃坞中学初高中学生的作品,钱锺书在上面发表了文言、白话、译作等不同形式的文章。苏州档案馆目前还存有当年的刊物,近年该馆整理出版了《馆藏名人少年时代作品选》(翟晓声主编,古吴轩出版社2005年发行),其中收录了钱锺书在《桃坞学期报》发表的三篇文章:《进化蠡见》(《桃坞学期报》1926年第9卷第1)、《天择与种变》(译作)(《桃坞学期报》1926年第9卷第2)与《获狐辩》(《桃坞学期报》1927年第10卷第1)。

这也是目前新披露的资料,在所有传记和相关文集中都没有收录或提及,这些文章对研究钱锺书早期思想的形成有现实的价值。据范旭仑先生告知,钱先生在《桃坞学期报》上还有一篇文章,但他请人复制还没结果(2007911日与笔者信)。已披露的这三篇文章是钱锺书在桃坞中学后期的作品,从时间上推算,当时他在读初三和高一,这几篇文章,看来是痛打之后的产物。《进化蠡见》是对有关进化论问题的澄清考辨。文章首先批判了赫胥黎(他被鲁迅称为“达尔文的斗犬”,是“进化论”的坚定支持者)等人误读真正之达尔文进化论的现象,而后进行校正,最后总结提出自己的认识。钱锺书认为,达尔文提倡的是“最适者能生存繁荣”,而不是他的门徒们理解的“最强者能生存繁荣”,两者有着根本区别;达尔文说“互助牺牲等美德常发见于生物界中”,而非其门徒所认为“实不可遇之事”。少年钱锺书最后辩证的总结说,生物界中实是“互助竞争相剂而进化”,而非只有“互助”或“竞争”。“互助”使“此社会之根本坚固”,“竞争”使“此社会进化”,而且他所说的“竞争”是种“策励式竞争”,而不是赫胥黎所谓的生物竞争。这则有关进化的“蠡见”(这是以后“管锥之见”的雏形),确能看出早年钱锺书思维方式的缜密,有着很强的逻辑性和辩证性。文章尾声说:

 

年来颇涉猎生物学,于进化论尤为注意。凡有所见,辄择要笔之。文既芜蔓,说复鄙肤,至无当也。第颇自爱惜,不忍毁弃,亦犹魏文帝所谓“家有敝帚享之千金”之意耳。日者季报记者索稿甚急,仓卒无以应,不得已遂择记中最有系统之一篇,加以今名而归之。其所以不自藏拙者,正欲效抛砖之引玉也。某虽不敏,请以砖视此文,连城夜光之赐,殊伫企以望之。

 

可以看出,当时他对生物学很感兴趣。孔庆茂《钱锺书传》:“钱锺书很聪明,但他的天赋在文学上,他喜欢随心所欲地自由发挥,特别不愿意按部就班地逻辑推理,因此,他对数、理、化等课程深恶痛绝。只是他的生物学成绩很好,但不是听课获得的,而是因为他爱读严复译的赫胥黎《天演论》,对严复非常佩服(他后来曾在赠友人的一首诗中赞扬‘子乡严又陵,才辩如炙輠。’)对严译的思辩精微、文词深奥、朴茂非常感兴趣,无意中获得了不少生物学知识。”“他在读中学时便阅读了《圣经》、《天演论》等不少的西方文学、哲学原著作品,英文成绩突飞猛进。”可以做个对照。尾声所言“季报”当指《桃坞学期报》。可见当时名气已在外,有人来约稿,慌忙之中只好整理自己的笔记。他这种理董笔记即成文章的本领,保持到了晚年《管锥编》的写作。年青时对自己的文字“不自藏拙”,和他成年后的态度截然不同。1983年《谈艺录·引言》:“自维少日轻心,浅尝易足,臆见衿高;即亿而偶中,终言之成理而未澈,持之有故而未周,词气通侻,亦非小眚。壮悔滋深,藏拙为幸。”

《天择与种变》是译述英国威尔斯(H.G.Wells)《世界史纲》中的一章。《世界史纲》1920年初版,1926年时国内还没有中译本。钱锺书译介《世界史纲》中的这一章,可能是他最早发表的翻译作品,也是当时国内发表出的该书最早的中文译版,但他还不是最早翻译此书的人。国内最早出的完整版《世界史纲》虽然迟至1927年才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但早在1921年夏梁思成兄弟就在父亲梁启超的指导下翻译此书了,到19222月基本完成是书草稿。商务印书馆得到草稿后,再请“向达、黄静渊、陈训恕、陈建民诸君依据最新版本(1923年版及1926年版之一部分),重加译订。译完后复将本书前半部与科学关系较密者请秉志、竺可桢、任鸿隽、徐则陵等人分校之。其余则由何炳松、程瀛章、朱经农诸君及不佞分任之。而总其成者实惟何炳松君。排印时并请向达君悉心校勘,以期无误。”(王云五1926930日作《世界史纲》译者序)近年国内《世界史纲》的中文版本开始渐多,但除了商务版《世界史纲》外,比较好的版本还是由吴文藻、冰心、费孝通等翻译的,这个版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翻译,八十年代初才出版,比第一个中文全版迟了半个多世纪。

钱锺书能够翻译这一章,说明当时他的英文水平已相当高,不仅可以读英文原著,还可以根据个人喜好来翻译原著。这和他当时所处的环境分不开。桃坞中学有着良好的外语学习环境,学校每年除了举行中文、英文竞赛,还有翻译等竞赛,对提高学生中、英文水平确有功效。他在译文前的“译余赘语”中,掩饰不住自己对该书的喜爱与推崇,也交待了翻译这一章的原因:

 

译余赘语  威尔斯(H.G.Wells),英人,现代之大科学家、大文学家,亦Guild社会主义者也。自其近著《世界史纲》出版以后,威氏声誉益隆,欧美史家靡不异口同声称为“自有世界史以来此为第一”。良以是书能:(一)批评公允,叙述扼要,详略得宜;(二)于文化及科学转变发达之关键,指示明白;(三)出以世界的目光,一洗从前人豪行述帝王家谱之弊也。抑威氏善为小说家言,职是此书文笔虽纯用白描(白描指其无Johnsonism之习气而言)而清丽异常,读之娓娓忘倦,其亦犹柏拉图(Plato)所谓“纯美如净水,无丝毫特别色味”(Labeaute parfaite est Comme Leau pur,Fuinaponit de saveur particuliere)者欤。且威氏于记载史事之前,先述地球与生物之演化方法及其证据,洋洋六千余言,透辟精警,得未曾有,此岂他种史书所能及乎?斯文为此六千余言中立部,原名《Natural Selection and Changes of Species》(改订本第三版之第三章),以其能与人以天择及种变之具体观念也,故译而出之。按威氏初主张“最优者生存”(Survial of the best)遂致世人诟病,乃易为“较适者(Fitter)生存”。以余观之,似较“达尔文(Charles Robert Darwin)‘最适者(Fittest)生存’”之说更见精警,而有一日之长也。因行文之便,故于无关紧要之辞句(指在英文内缺此则不成文法,而于中文内有之则反为蛇足之辞句),悉略而不译。知我、罪我,是在读者。

五月二十一日锺书识

 

他的评价从书的内容到书的文笔语言,都说到了点子上。比较达尔文的“最适者生存”,他更倾向于威尔斯的“较适者生存”。而他称赞威尔斯,使我们想到在《进化蠡见》里对他老师赫胥黎的批评。这是个有趣的现象。钱锺书的译文(译文不再摘示)一如他的“译余赘语”,用的是“不文不白”的语言,有他那个年龄段的“才子习气”。在译文中,他会随时加注按语,共有十一处之多,有些按语道出了他对进化论的认识与疑惑。如译至“夫使环境而长此不变者,则生物适应之能力,每经一裔纪,必更见发达,然设环境一旦改易”,钱锺书按:“环境固造人,然推本穷源环境为人所造,故环境之转变乃意中事耳。”

译文之后另有“补白”,共两节,第一节可作钱锺书早期翻译思想的注脚:

 

译者既译毕此文,有内疚者三:(一)因欲使读者明了之故,于原文词句颇有增损,次序(指原文词句之次序)亦稍更易,读者苟以失真见斥,无所逃罪。(二)原文为鸿篇巨著中之一章,与前后文皆有关系,不读前后文而骤读是文原作,必有数处不能明了。译者欲此文成为一独立之著作,故于与前后文相系属处悉略而不译。鲁莽割裂,主臣主臣。(三)原作文章佳妙,译者才浅,既不能保存原文风味,又不能使译文在国文中与原文在英文处有同等地位,至于死译式的保存原文风味法,译者不敏,殊未之学。

 

第二节是好学深思的钱锺书小学初学生物时(1922年)就横亘于心的三个问题。第一个是生命问题,见于注六:“生命问题,历来聚讼已久,然舍委之神造外,竟别无他种结果。”这个问题应该已经不成问题。《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国的文学情况》(1980年):“有了达尔文的物种演化论,创世论就变成古董。”后两个问题虽是生物进化问题,但实际上关联逻辑上的认识,今天看来就有可笑之处了。少年钱锺书很疑惑,既然高等生物是由低等生物进化而来,那么这些低等生物从何而来?并且按这种进化理论,现在世上除了较高等生物以外,应该没有较下等生物才是,但遍观整个世界无一处没下等生物!生物既能适应环境,就应该无所谓淘汰和优胜劣败,现代科学家既认为最适者或较适者生存,又主张生物能适应环境,既淘汰又怎么适应环境,既适应就不该被淘汰。他认为犯了逻辑矛盾律。二十年以后,人近中年的钱锺书在《上帝的梦》中用戏谑的口吻表达了他对进化论的认识:“进化的定律是后来者居上。时间空间演化出无机体;无机体进而为动植物;从固定的植物里变出了文静、纠缠住不放的女人;从活泼的动物里变出粗野、敢冒险的男人;男人女人创化出小孩子;小孩子推演出洋娃娃。所以,至高无上的上帝该是进化最后的产物。”补白结尾道,此三问题,“迄今仍未得圆满解答”。回过头看看,钱锺书当时似乎对达尔文、赫胥黎、威尔斯的书还没全看懂。

《获狐辩》一文很短,只五百字,是篇小论文,依然充满思辨色彩。文前有小记:“余以不才,而喜文事。至十三四,始粗有成。斯文即三年前作也。其事则详于篇中云。时方诵习国策,故语颇奔放,大异乎今。倘亦侯壮悔所谓泛驾之流兴,非所敢望也。丙寅十一月十五日写此呈君纲吾友,以应其求,锺书题。”“丙寅十一月十五日”,即19261115日,“三年前”当在1923年,可知,这文章还是他小学毕业那年的作品,现在朋友王君纲约稿,才拿出来发表(次年发表)。文章写得虽然不长,但不仅说得有理有据、“一本正经”,而且文言已相当流畅雅致。(详见拙文《钱锺书读小学时的一篇作文》,《书屋》2007年第10)

1927年,北伐军占领江浙沪一带,新政权规定不准把基督教《圣经》作为学校必修课,美国教会因此宣布停办桃坞中学,以示抗议。但一年后复课。学校一停办,钱锺书即转入无锡辅仁中学,结束了他的桃坞生活,也终止了与《桃坞学期报》的联系。今天的苏州第四中学前身就是桃坞中学,苏州四中为纪念这位优秀的校友,不仅在校内建有“锺书楼”,2006年的16日,在校园里又树起了一座钱锺书的雕像。钱先生在桃坞中学四年,后来在无锡辅仁中学二年,从他当时的中英文水平来看,他中学时代的文章应该不只《桃坞学期报》上这些,有关资料的开掘还很值得期待。他在《桃坞学期报》做编辑的这段经历,以及在上面发表的几篇少作,都是研究钱先生早期生平与著述的新材料,在以后的相关钱传修订或文集再版中当详细补入为好。钱先生早年的编辑经历,是对他早期写作能力的一种很好的说明。这些经历不仅锻炼了他语言文字上的功夫,也为其以后严谨治学,继续从事编辑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实际上钱先生从中学开始以后,就一直断断续续做着编辑(编委或主编)的工作,笔者有专文论述。

谨以此文纪念先生百年诞辰。

                                  刊于《图书馆工作》2010年第三期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