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韦泱:与杨绛先生的书缘  

2010-09-21 21:56:13|  分类: 杨绛-家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杨绛先生虽缘悭一面,却不乏书缘,实属不期之喜。

  记得,几年前,上海女作家罗洪先生对我说:你喜欢书,可惜我书大都捐给家乡图书馆了,家中尚存零星数册,想送给孙儿看看。并嘱我有空去一下,若有需要的,先检了去。这样,我在罗洪家不多的一些剩书中,取出了两册,即杨绛先生的散文集《干校六记》,小说《倒影集》。令我欣喜的是,这两册均是题签钤章本,如《倒影集》上题:“朱雯学长、罗洪大姊俪正”,钤“杨绛”朱文方章。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杨绛的赠书。

  我知道,钱锺书、杨绛夫妇与朱雯、罗洪夫妇是文坛挚友。他们之间的友情,可追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那时,朱雯与杨绛是苏州东吴大学的同学。钱锺书与朱雯亦是外国文学教学与研究的同道,双方曾有“得了翻译稿费请客”的约定。朱雯翻译雷马克的《凯旋门》,由巴金主持的文化生活出版社于1948年出版后,便邀钱先生夫妇来家作客小酌。罗洪亲自下厨操瓢,令“好小吃”的钱锺书大快朵颐。以至数日后,钱先生还在信中赞不绝口:“嫂夫人洗手作羹,馀甘尚在口也。嫂夫人文字既妙,烹饪亦兼清腴之美,真奇才也!”

  建国后,两家虽分居京沪,却鱼雁往来,常相交流。即使1994年10月朱雯病逝后,友情依然如故。1998年12月,钱锺书先生去世,罗洪专门撰写了《纪念钱锺书先生》一文,回顾说每次去京,听钱锺书“风趣的言谈”,“四个人中间,数他谈得最多,有时还站起身来,再加发挥”。寥寥数语,凸显钱锺书先生性格中活泼的一面,亦透彻表现出两家融洽的情谊。

  所以,我通过罗洪之手,得到杨绛先生的两册题钤本,可谓意外的收获,亦见证了一代文人亲密无间的故实。这是我与杨绛先生的第一次书缘。

  2005年4月,上海师范大学编印了该校已故教授朱雯先生的纪念集《佳著不从俗》。那天,我去拜访罗洪,正巧他的儿子朱行健老师亦在。朱老师是北京航空学院教授,长相酷似其父朱雯。朱老师谈到,他过几日就要回北京,打算去杨绛家一次,送一册《佳著不从俗》,此书收有钱锺书致朱雯信六封,杨绛致朱雯信两封。我听后,觉得是一个请杨绛签名的好机会,就托朱老师带去《将饮茶》,朱老师亦无把握,说试试看吧,杨绛一般不轻易签名。因为他曾在母亲罗洪写杨绛的文章中见过“惜墨如金”的话。过了不多几日,我果然收到寄自北京的快件,杨绛的签名赫然在目,令我心花怒放:“韦泱先生存览杨绛”。朱老师还附有短笺,大意是跟杨说,我是罗洪的忘年交,帮他母亲做了不少事情。杨一边签名一边说,那就看在您母亲的份上吧。朱老师还写道:“此书很有纪念意义。”由此,我深感签名的来之不易,签名本的珍贵。亦深感自己的唐突,不该去打扰杨绛老人。无论如何,这是杨绛给我的签名本,亦算是我与杨绛的又一次书缘。

  一直到今年初,偶然听沪上书友谈起,他将杨绛的旧照寄她签名,如愿以偿。这让我颇有几分羡慕,也有所心动。看来杨绛喜欢怀旧。斋藏几册杨绛的旧著,不妨试试寄她签名。说干就干,四册书就寄出了。接着是难熬的等待。然而,等来的不是书,而是一封短札,杨绛说:“您要签名的那包书里,有一本《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散文作品》,我手边也没有,此书已绝版,所以我想再要一本。我想和您来个交换,可在下列书中,任择几本:《我们仨》《走到人生边上》《斐多》《听杨绛谈往事》,或由您点名要什么。您如不愿,决不勉强,我还是会为您签名的。等着您的回音。杨绛敬上”。

  我理解老人的心情,立即寄出回信,说“《英国散文作品》请您留用,不必交换的。这是您的译作,存您处是它最好的归宿。其它您的书我就不多要了”。我清楚,《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散文作品》是“英国文化丛书”之一种,由英国人约翰·黑瓦德著,杨绛译,商务印书馆1948年9月初版。时过六十多年,此书品相甚好。我藏有全套丛书,另两种是张骏祥译《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电影》,全增嘏译《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小说》,三册书抽去一册,除了译者杨绛,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这叫割爱相让。就如同我以往赠旧著给绿原、杨苡、曾敏之、黄宗江一样。这是我践行自己的一个想法:书再珍贵,应让最需要的人拥有。不久,杨绛寄回了另三册旧著,即五十年代初平明版的译著《小癞子》,七十年代末的散文《春泥集》,八十年代中期的散文集《回忆两篇》,扉页一律是“韦泱同志存览”,加签名、日期、钤章。杨绛还应我所邀,为我未来的书题写书名《纸墨寿于金石》。看来,以真心换真心,杨绛并非一概“惜墨如金”。我赠书一册,先后却获得杨绛在多册书上的慷慨签名。这是无价的书缘,亦是书林之佳话。

  杨绛本名杨季康,生于1911年7月。按中国人“庆九不庆十”的祝寿习俗,杨绛已跨进百岁之列。然而,她依然不服老。而且老当益勇,笔耕不辍。“淘书大吉”,杨绛先生在另一信中对我如是说。这是与书相伴一生的文化老人对后辈的期望与厚爱。因为,我珍藏的这些杨绛早年译著或创作集,都是从旧书店淘来的。而书缘,大多源于人缘,书与人,其缘分其命运,常常交织在一起,难分难解。记得钱锺书生前曾有名言,大意是:你食用鸡蛋,觉得鲜美,何必要去认识下蛋的鸡呢!一些爱读钱著的读者,想拜见钱先生而不得。近年我虽有多次赴京公干的机会,却未存去三里河拜访杨绛的念想。有人说,对老人最好的尊敬与爱护,是不去干扰她。斯言是也。故以此小文,谨向杨绛先生致以百岁期颐之贺。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