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熊铁基:再读《〈老子-道德经〉解题及读法》  

2010-04-12 20:14:19|  分类: 钱基博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195717日在上海的旧书店购得的一本旧书(1934年大华书局出版),虽封面封底均已破散,但十分珍贵。想当年钱先生正在给我的几位学友授课,我远在上海淘得此书,别有一份亲近。书仅44页,约一万六千字,我大约读过三遍,最近因深入研究老学问题,再读此文,读后印象最深,特论述如下。

《解题及读法》是书目提要的发展,类似今日之导读、题解,写得好,对初学、后学的人有很大帮助,但写得好并不容易,与作者的学养水平有很大关系,作者本人对所写的东西越熟悉,越深入,其所解之内容就越精深、越有启发性。大学问家如梁启超就有《要籍解题》之作。钱先生在这方面还有《周易》、《四书》及其他文史书籍等《解题及读法》多种(有些虽不以此命名,性质相同)。都是多年读某书之后的述作,如在《〈周易〉解题及其读法》的“绪论”中说:“余十年读易,未窥蕴奥,爰当启蒙而述是篇。”在《〈老子·道德经〉解题及读法》的最后写道:“余耽诵老言,十年于兹,粗写睹记,以备览观,傥有遗旨,待到它日。”当然,这两个十年大体是同时的,他同时还读了各种重要典籍,能更好地融会贯通,写出来的东西,自然是很深刻的。相比当今粗俗之风,令人叹息,也令人深思,年轻后学,寻找学问门径亦当谨慎,不要轻信了误导。

从《〈老子·道德经〉解题及读法》来看,其精深之处,可略述如下:

该书共四部分,前三部分分别题为“老子”、“老子《道德经》”、“《道德经》之本子”,是介绍性质的,有两个重要的特点:其一是言必有据,几乎每一句话都有载籍之文作根据,或者说全是原文的编纂。例如介绍“老子”,本着“无经不信”的原则,主要是依据《庄子》、《史记》的记载,所谓:“谨撰生书所纪,旁参史公之书,次其行事,以备读《老子》书者考览焉。”而介绍“老子道德经”,则是旁征博引,一是说明《道德经》书名如何产生;二是指出“今以书考,道德混说,无分上下”,“以道德分经无据也”,成一家之言;三是《老子》一书的中心“道德”二字之意义及其关系,他写道:“‘道’者,人之所共由;‘德’者,人之所自得也。然‘道’非有余于‘德’也,‘道’散而‘德’彰。‘德’非不足于‘道’也,‘德’成而‘道’隐。”作了自己理解“道德”的表达,也是较为确切的一种表述。其二是第三部分,从河上公注本谈起,论述了历代直至其当时的各主要版本及校核本,相当完备。

该书之第四部分“《道德经》之读法”,讲述“第一通其指意”、“第二审其篇章”、“第三旁籀诸子”、“第四会核众注”四个问题,从标题看,比较一般,一般人也会想到这几个问题,但其论述的内容及其深度,却非一般见识的人所能做到,请看其论述:

关于“通其指意”的论述,既体现其渊博的知识,又有至今仍值得进一步研究的深刻思想。他首先肯定《老子〈道德经〉》是“一干而众枝”的“自著之言”,即一部自成体系的著作,它是“立言有纪,错事有会。途虽殊,其归则同。虑虽百,其致不二。苟识其要,不在博求,一以贯之,不虑而尽矣”。该书之“要”、“一”何在呢?那就是“道德”。钱先生说:“老子言道德,世人所知也;而老子之所以言道德者,则或世人所未知”,指出两个方面:首先说“老子之观道,始于‘知常’终于‘斠玄’,两义一贯,斯通道纪”。什么是《老子》中的“常道”(“道可道,非常道”),清代学者俞樾说:“常与尚,古通。尚者,上也;常道犹之言上道也。”钱先生指出这种“通假”之法(清人用得较广的一种方法)是不对的,无法理解《道德经》之原意,而认为“常”是“绝对不变之称”,钱先生自注中表明是根据《韩非子·解老》之意而这样认为的。没有想到,钱先生去世十多年之后,马王堆出土帛书《老子》中的“常道”写作“恒道”就不存在“常”与“尚”通假的问题了。由此可见,考据学的文字问题也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以上这一问题关系到义理的两方面,一方面是整个《老子》中的“常”的意思,另一方面是充分注意前人的阐释(如《韩非子·解老》)

钱先生进而指出,“五千言之所反复阐明者,‘知常’之第一义谛也”。那么什么是“道之常”呢?是“有”还是“无”呢?“以‘有’为道之常耶?则‘无名天地之始’。以‘无’为‘道之常耶’?则‘有名万物之母’……滞‘常无’,活句翻成死句矣!道德经五千言,无一而非活句;老子所谓‘正言若反’也,不知此义,何能通五千言?”可以说这是真正懂得了老子的辩证法思想,必须用辩证的方法去读老子的辩证思想。这对我们读老子书岂非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再进一步说,“夫建‘常无’一义以观道妙而明‘有’之非真‘有’;又建‘常有’一谛以观道徼而明‘无’之非真‘无’;然后通摄有无而无所滞,斯之为‘玄’。然则‘玄’之一义,与佛所称‘涅槃’同为‘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是“理见极时”的一种境界。然而,佛老又是不同(大异)的:“盖一修般若以证涅槃;一弃知以求玄同,一明心见性,一归真返朴,故有异也。”这是“老子之观道”。

“其二,老子之体道。道之常曰‘玄’;而得道之常以体诸身者曰‘玄德’。德之证玄,极于致虚,竺于守静;而欲守静,必先为雌。”指出老子书的玄、虚、静、雌(阴性)特性之后,又“与周《易》之扶阳抑阴”相比,从而提出两个问题,一是说“老子著书好以阴性为喻”,“守雌”,“疑出《易归藏》义”;二是对魏晋之“三玄”提出疑问:“夫《易》观变,老知常。《易》见天下之动,故首乾。老守归根之静,故为雌。而魏晋士大夫之好谭玄者,乃以老与《易》联称,并庄子为三玄,宁必为知其类也乎!”我看,这个问题至今也不失其研究的意义。

以上关于“通其指意”的论述,足见其深刻性。

“第二审其篇章”,陈述了宋元、清代以及当时一些主要的变化,在今天有了帛书、竹简本《老子》之后,问题更为清晰。有些不同和变化,实际涉及对《老子》书中思想的理解问题,正如钱先生在本段的最后所言:“太史公曰:‘好学深思,心知其意’;仆所为不能无望于善读书者焉!”

第三旁籀诸子。原因是:“吾侪生老子之后,亦既数千年于兹;而欲籀明其指,要必藉乎《庄》、《列》诸子说《老》之书,何者?以其近古而俗变类,闻见亲而知真也。”“俗变类”值得注意,“俗”,“时俗”,“风俗”,一时一地各有不同,始终处于变化之中,相“近”的相同性就更大,这应该是思考、研究问题的一个重要方法。其所列诸子,有《文子》、《庄子》、《列子》、《慎子》、《韩非子》、《尹文子》、《吕氏春秋》、《淮南子》等,这些都是直接引用过《老子》的。今天看来,作为理解、研究《老子》还有相关的一些书也是值得参考的,例如《管子》、《鶡冠子》之类,更不消说新出土的东西了。

第四会核众注。历代注《老子》之作甚多,当然各有各自的理解,但后人读《老子》,要理解《老子》之意,也是必须参考的。钱先生在概述历代解老之作时,着重介绍了宋人苏辙、元人吴澄、明人焦竑以及后来杨文会等人的著作。

综上所述,如果不是因为该书以文言写作,今日重印也是有极大学习参考价值的。有些旧作会使人有“过时”之感,钱先生此书的内容,完全符合今天的需要,用今天的话说,它有原创性和前沿性。它言必有据,没有空话;它提出的问题,至今仍值得思考和研究,充分反映了钱基博先生的学养和见识。

这是我为纪念先生逝世50周年又结合自己的研究,再读此书的更为深切的体会,愿与诸君共勉。

(原载王玉德主编《钱基博学术研究》,华中师大出版社,20085月)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