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刘梅竹:杨绛先生与刘梅竹的通信两封  

2010-03-06 11:14:26|  分类: 杨绛-家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学者刘梅竹于200412月及20056月两次通过信件采访了杨绛先生。其诚恳的态度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特别是回第一封信时,杨先生病体刚刚恢复,令我们非常感动。在此深表感谢。

承蒙杨先生同意,现将通信内容摘录如下,希望能为有意研究杨绛其人、其事、其作品的学人提供一些信息。

一、逆境是对人的锻炼

20041215日的信中,我们向杨先生提了18个问题。下面是所提问题及杨先生的回答。

:您早期的七篇散文,除《阴》及《收脚印》以外,其余五篇:《流浪儿》、《风》、《喝茶》、《听话的艺术》及《窗帘》在三四十年代是否曾发表过?

:我的散文都是先发表,后收入集。人民文学出版社最近出了《杨绛文集》八卷。前四册是创作,后四册是翻译。有我序文及《生平大纪事》,散文有补充,都可供你参考。创作按创作先后为次序,但也分门别类(最好买第三次印刷, 因有修改)

:孟实先生在1944510日第15卷第2期的《杂志》月刊上发表过一篇对您作品的评论文章。其中转引了李健吾先生在“某篇”文章中对您及您的《弄真成假》的评价。您能否提供李先生这篇文章的出处? (我曾翻阅过《咀华集》)

:好像李建吾曾说《弄真成假》是喜剧的里程碑。大约是广告性的吹嘘,不记得文章出处。

:据传您的《游戏人间》底稿丢失,请问后来是否找到?

:此剧是名导演姚克导演,但剧本无足取。所以我自己毁了,不要了,没有了。

:在您的作品中,您最喜欢哪一部?

:都不满意。

:您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未能在清华大学本科读外语系,却在东吴大学读政治系。

:您有否宗教信仰?

:我不是教徒,也不是无神论者,我信奉上帝

:我认为,您的作品更多的是对人、对道德的关注,而非对社会、政治或体制的批判。对此,您认可吗?

:对。

:我觉得,您不热衷英雄主义,反对狂热的理想主义,但同时却坚信人的力量。不过,这种力量不在于战胜别人、战胜环境。而在于面对各种人、各种环境均能调整自己,使自己适应环境而更好的生活下去,并力所能及为社会服务。对此,您同意吗?

:对。但主要不是适应社会要求,是战胜自己,做最应该做的事。逆境是对人的锻炼。

:您曾在两篇文学评论文章中提到“西方人文主义”。

:东方西方一样。那么您认为“西方人文主义”与“东方人文主义”的根本区别是什么?

:外国作家中的珍妮·奥斯丁()和中国作家中的凌叔华二位的作品风格和您的最相近。您能接受这种说法吗?

:不能接受。

:您虽精通多门外语,熟读外国文学,了解外国文化,但骨子里,您仍是一位纯粹的、现已不多得的中国传统文人,对吗?

:对。

:您对人生的见解更接近于老派传统哲人,(除钱先生外) :陈寅恪、林语堂等。甚或古代哲人苏东坡、陶渊明等。对此说法,您能接受吗?

:我爱苏东坡,最富有人情味。也爱陶(渊明)的风骨。对于你所提的前辈,我都不熟悉。

:我们知道钱先生曾上过私塾,跟大伯父也学过古文。那么您是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研习古文的?

:都是自习,所以功底不深。很差,很差。

:《我们仨》中,您提及三十年代曾在巴黎大学注册。您能否忆起当时您想做哪方面的论文,对哪门学科感兴趣?

:法国小说。

:您一生中,如果家庭与事业之间发生矛盾(一个女人很可能遇到这类问题) ,您会为事业牺牲家庭吗? 为什么?

:有幸生长在一个和爱的父母家,又成立了一个和爱的小家庭,从未想到背叛。家庭和事业从未有过矛盾。

:您认为人生的目的/意义是什么?

:尽力做一个稍有价值的人,不虚度此生。

:您最喜欢哪种人?

:各种人都喜欢。不论地位、年龄,各种人都可爱。

:您最讨厌哪种人?

:讨厌我的人,我也讨厌他们。

 

二、为人处世也是儒家思想

2005626日的信中,我们再次向杨先生提了若干补充问题。杨绛先生则在2005728日的信中做了回答。下面是这两封信的摘要。

我们写给杨先生的信:

 

尊敬的杨绛先生,您好!

……

我的论文进展顺利,目前仅剩最后一章的最后一节。该节将分析、论证形成您思想、性格的诸因素:天资聪慧(天生的,我认为是最主要的) 、人文环境(家庭、师友) 、个人经历、中西文化(特别是古典文化)的熏陶……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中国近现代著名学者、文人大都是学贯中西。而且他们中不少人自认为在国外学习、生活过几年后,反而对中国的传统思想、文化更有认同感了。不知您是否有此同感?

此外,上封信里您提及自己信奉上帝。请问从什么时候开始、受什么或受谁的影响? 是否与您上的教会学校有关?

经过几年的思考、研究,我最后为您的一生总结为:以儒家思想做人,以道家思想处世,以弘扬人文主义思想(人的自知、自爱、自尊及自我完善)为己任,以科学务实的精神工作(您文学评论文章中的注释都很精确) 。请指正。

对不起,杨先生。因本人未能从您作品中获得有关信息,只好请求您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略述一二。

最后祝您生日快乐,望保重身体。

晚辈刘梅竹

2005626日于波尔多

 

杨绛先生的回信:

 

刘梅竹女士

你好。

你问的问题让我一一回答。

“天资聪慧”我说不上。我是中上之资。有幸生在不重男轻女的家庭。我是父亲刻意栽培的女儿。他要我能独立思考、意志坚强(这话他从未说过)

我在国外读书,只是国内上学的继续。我们带出国的书箱里,主要是中国经典。我们夫妇每日读书,不荒疏本国经典。我中学时期,学校偏重数理英语,国文老师数受学生欺负。我的国文根基薄弱,至今还在补习。我发现不懂外文的人,思想往往偏激,或偏左、或迂腐泥古。

我的小学是天主教会办的,大学是基督教新教办的。但学校对我宗教信仰没有影响。我不是教徒。上帝是我自己信的,不受任何人影响。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信仰由经验、读书、思考的反复积累,逐渐坚定。

你对我的了解大致不错,但我认为我为人处世也是儒家思想。我最爱《论语》,孔子是最富有人性的人。

匆匆先寄此信,希望还不太晚。一片诚心祝你论文通过,获得学位,一切顺利。

……

杨绛2005728日于北京

 

刘梅竹女士:

你好!

来信奉悉,我给你的信原是私人信,不准备公开的,你既有急需,发表也无妨。只是我比你更怕出头露面,所以希望温教授能为你找个学术性高而销路不广的刊物,你和我都可以少招人注意。

第二页( )内的两句,可改为(最好买第三次印刷,因有修改) 《临水人家》作于一九九四年四月一日病中,忘了刊登哪个刊物上,待查明再奉告。另有一篇《记章太炎先生谈掌故》也是我病中写的,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日,病中不寐,记下那天我坐在大舞台记录席上一句也听不懂的出丑事,也曾发表,都忘了收入《文集》。

勿复,祝你谋事有成!

杨绛

二○○五年九月三十日晚

 

【原载《现当代文学评论》2006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