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余光中、叶嘉莹谈钱锺书  

2010-03-31 19:5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光中、叶嘉莹谈钱锺书 - 钱锺书先生生平与学术研究 - 钱锺书先生生平与学术研究

(余光中、汪荣祖、《管锥编》英译者艾朗诺等合影)

 

      今年是钱锺书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以《史家陈寅恪》、《史传通说》等著述著称于世的史学家汪荣祖教授召集余光中、叶嘉莹、《管锥编》英译者艾朗诺、《围城》德译者莫宜佳等全球十五位学者,在台湾桃园共论钱锺书其人其学其文。

    是日寒风袭台,余先生头戴小帽,侃侃而谈,声音不高,语调不急,绝无扭捏作态的花腔,亦无洒狗血式的渲染,纯以内在的诙谐与机锋取胜,细听细品,极为过瘾。

    余光中在谈话中评论了钱锺书的小说《人·兽·鬼》和《围城》,认为他“以散文家的笔法加上戏剧家的对话来刻划人物,讽喻世情,活泼生动,堪比英国的费尔丁、王尔德,又像《唐璜》作者拜伦,夹叙夹议,就像引人入胜的说书人。”

     余先生又谈到,在二十世纪中国的文学家里,才学并高者,应推钱锺书第一。才气能与他相比的,倒有几位,学问能与他并胜的,就很难找了。他的渊博兼通古今中外:《管锥编》包罗了文、史、哲三门;《谈艺录》与《宋诗选注》于诗学探讨极深,前者尤其是中西逢源的比较文学,为传统诗话开拓了新疆。钱氏家学渊源,父亲是国学名家钱基博;加以西学不但深邃,更通数国语文,便于旁征博引。但是他对“新学”,对五四以来的新文学并不佩服,尤其不屑新诗,所以用白话来创作时,写了一部长篇小说,一本短篇小说集,和一本单薄的小品文集,却从不写新诗。这和民初的许多名家,包括胡适、周作人、冰心、朱自清、梁实秋等人,年轻时都写过新诗,很不相同。

   钱锺书年轻时和杨绛相恋,写给她的情诗竟是七言律诗,词句更从宋、明理学家的语录化出,足见他一早就深于旧诗而疎远了新诗。夏志清写《中国现代小说史》,一新耳目的就是为钱锺书与张爱玲各辟一章,与鲁迅、茅盾分庭抗礼。钱锺书不是左派鼓吹的“进步作家”,正如张爱玲不是现代派标榜的“前卫作家”。钱氏晚年名满天下,但早年的知音不是什么新文学家,而是旧诗的同好如“李丈拔可、徐丈森玉”、郑朝宗、吴宗匡等人。钱氏其实是积极意义的保守主义者,深心继承的是始于杜甫,辗转经过韩愈、李商隐、黄庭坚、元好问而集大成于陈散原的沉郁顿挫,苦涩回甘。所以他历论古诗罕提李白,偶及苏轼,更无论元、白。

    叶嘉莹先生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在海外与钱锺书夫妇见面,席间谈论诗歌,对他印象是“学问渊博、很认真”。因为钱锺书曾在诗作中赞美杨绛的肤色,她记得见到当时七十多岁的杨绛,“还能感觉她的肌肤之美!”

    叶先生评论说,钱锺书的《槐聚诗存》,皆其晚年审定之作,自谓“炼意炼格,尤所经意,字字有出处而不尚用典”,其师友中交游最密,酬唱最多者皆学宋,钱氏濡染既深,偏嗜宋诗当无疑。槐聚诗当跻名家之列,然若与其它大家名家论列,不啻澄湖曲涧之较碧海黄河也。然槐聚出其余绪以为诗,达此成就,谈何容易。《槐聚诗存》固可与《管锥编》、《谈艺录》、《围城》诸书,同存天壤矣。

        我也不揣浅陋,即席赋诗题钱锺书曰:

       睥睨士林遭众忌,求存以默岂初衷?

         英伦岛上曾观海,绳武堂中始发蒙。

         妙手织文兼韵散,灵心悟道贯西东。

         平生际遇同槐梦,达者逍遥不待风。”

     在当晚桃园一家餐厅的小聚中,余先生及叶先生即席吟唱诗词数首,颇为有味。至于席间吃了什么台湾美食,我却毫无印象。恐怕是因为当晚没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所以印象不深。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