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吴小如:读钱钟书《写在人生边上》  

2010-12-08 21:13:20|  分类: 文艺作品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从“五四”运动到今天,新文学的历史进程已过了27年。所谓新文学,盖具“推陈出新”与“革新”两种意义。如新小说之异于章回体,新诗之打破格律,新戏剧之易象征为现实,由原始形式的野台子戏变而为合于现代舞台条件的艺术品,皆所谓彻头彻尾“革新”了一下。而新的散文独不然,乃兼有推陈出新与革新两义。所谓推陈出新,指承袭旧有的散文形式与思路而别具一种新风格新姿态,说起来与晚明小品隐约有着内在联系(这是周作人的观点,参见他的《中国新文学的源流》);后者则系全盘接受西方散文或散文诗的影响,直接将外国语法与西洋思想糅入文中,即所谓“革新”是已。前者若周作人、俞平伯、冯文炳、朱自清、郁达夫、沈从文等人的散文大抵皆属之;他如鲁迅的杂文,梁任公、胡适之、刘半农、顾颉刚等人的学术性散文,亦不妨称之为“旧瓶装新酒”。后者则徐志摩最先高树一帜,卓然成家,江绍原、梁遇春、卞之琳、李健吾(刘西渭)咸属之。当然前者也受到新思潮的鼓盪和西文风格的洗礼;后者国学造诣也已相当成熟。但论到文章流别,这样区分大概不算太错,虽然笼统则不免也。

(二)

我第一次读到钱钟书先生的文章,是在1937年由商务印书馆发行的 《文学杂志》上——那是由朱光潜先生主编的。如无“七?七”国变,这刊物恐怕要算有新文学运动以来一颗最丰硕最甘美的果实了。其后又在几种西文杂志上读过他的少量英文作品。再有,即本书是已。读钱先生的散文,无疑地要把他归于后一派,因其风格是彻头彻尾的“西方化”。更有几个特长应该提出:第一,他有极似苏东坡、徐志摩两人充沛的文章气势;第二,他有王安石、龚自珍和培根(Bacon)的老到洗练、挺拔波峭的文风。至于引经据典,翻空出奇以渲染文章的色泽,犹其余事。武断地说:钱先生一支笔诚足以震撼今后的文坛,而于当前“才难”的情形下,他真称得起一支生力军了。

钱先生于西学造诣极深,因而文字风格近之,此自不成问题。但我们不要忘记,他是著名国学大师基博先生的哲嗣,而钱穆先生之从弟也。夫“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家学渊源,自然不同凡响。因而我们能体会到他之所以能有驾驭本国文字的力量,使之矫然不群;却又俨然絜矩,实由国学基础深厚所致。“根深”则“叶茂”,诚不诬也。

曾在清华读书的师友每向我谈及,钱钟书很狂傲,非常自大。则知非狂傲固不能有那种磊砢不平的气势,所以我说他像王荆公、龚定庵,也并非无根之谈了。

因而我联想到往时听燕大吴兴华先生谈,想要走新文学这条路,不念西洋原著,不读中国古书,只看看现代新文学作品,恐怕是徒劳。然则“五四”时期一班前辈的论调,把旧的一笔抹杀,似乎近于偏激。真要使新文学的前途更灿烂更夷旷,非疏浚古的泉源,发掘旧的宝藏,吸收先哲的遗产,再加上新的土壤和肥料——科学化的缜密构思,世界先进思想的洗礼,是不会有希望的。只呫哔于线装书,固然贻人以“穷年没世,不免为陋儒”之讥;若但斤斤于西文,而无统驭本国文字能力,其结果亦难免“事倍功半”,斯为半个洋人而已。至于读了鲁迅杂文便想作骂人文章,读几本茅盾、老舍的小说就想描写现实的黑暗,或唱两句徐志摩、朱湘的诗,看两出曹禺的戏,也就妄拟于诗人编剧者之林,则将不仅见笑于一二人而已矣。

(三)

最后,应该说几句关于《写在人生边上》的话。

这是一本包括十篇散文的集子。前有小序,谓人生是一本大书,这里的文字不过是写在人生这本书旁边的空白上而已。每一篇文章都浓烈地带有西方小品的隽永风趣。主要的作法是将窄题宽作,或宽题窄说,或衍及旁义,或故作翻案。看去醒目,想来醒脾,却又有至理在内,并非故作惊人之笔。至于缺点,则嫌于西洋文献征引过于繁富,对不懂西文的人来说则近于卖弄,而看过原文的人又难免认为贻笑方家。然而大醇小疵,瑕不掩瑜。如《一个偏见》、《论快乐》、《谈教训》三篇都极精辟。《谈<伊索寓言>》及《魔鬼夜访钱钟书》则纯系借题发挥。而《说笑》、《吃饭》等篇,又未免近于流俗。最好的一篇鄙意应推《窗》,明快清新,正如当窗小眺。而文锋虽似偏激,却含浑不露锋芒,且绵密精致。所谓风人之旨,殆近之焉。如以小品正格绳之,此其是矣。

最末两篇曰《释文盲》、《论文人》。因为笔者自己即是个一无足取的文人,故特别对它们认真阅读了一下。窃以为现在的文人“盲”者甚多,而“一为文人便无足观”的废料又充斥社会。像这样的文章真嫌作者不多,读者无几。作者最后的一句话:“我们应当毁灭文学而奖励文人——奖励他们不做文人,不干文学。”看上去殆如态度虚矫偏激的人在大声疾呼,其实说这话的背后却正存在着多少无名的悲哀,和不知对谁倾吐才好的难言之隐。

于是使我这样忝列于文人之林的人,真要“掩卷而泣”了。

1946年五四节写讫。

注:《写在人生边上》,1941年出版《开明文学新刊》。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