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黄维樑:刘勰与钱锺书:文学通论──兼谈钱锺书理论的潜体系  

2010-12-13 19:07:17|  分类: 钱锺书学术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世纪新批评学派喜用的象徵(symbol)一词,也与言外之意密切相关。涵义丰富、以少言多是文学语言的核心艺术,这正是言外之意的诗学价值。经济学(economics)研究的是怎样发挥最小资源的最大效能;文学语言之精美者,则能以最少的语言涵蕴最多的意义。就此而言,笔者可以这样「打通」:这就是文学的经济学。

刘勰重视比喻,与钱锺书不相上下。二人笔下比喻纷纷、对仗纭纭、典故频频,更可作一专题论述。〔刘、钱二人笔下辞釆斐然。其不同点为:刘较严肃而钱常见机智幽默。钱对诙谐文字常感兴趣。《钱锺书散文》中的《小说识小》一文所引笑话提神醒脑,此处聊举一二,以博此处拙文读者诸君一粲,也可见东方西方心同笑同。《笑林广记》谓南北二人均惯说谎,一次二人相遇,南人谓北人曰:「闻得贵处极冷,不知其冷如何?」北人曰:「北方冷时,道中小遗者需带棒,随溺随冻,随冻随击,不然人与墙冻在一处。闻尊处极热,不知其热何如?」南人曰:「南方热时,有赶猪道行者,行稍迟,猪成烧烤,人化灰尘。」钱氏又引英诗人《罗杰士语录》(Table Talk of Samuel Rogers, ed. by A. Dyce)第一百三十五页记印度天热而人化灰尘之事(pulverised by a coup de soleil),略谓一印度人请客,骄阳如灼,主妇渴甚,中席忽化为焦灰一堆;主人司空见惯,声色不动,唿侍者曰:「取箕帚来,将太太扫去(Sweep up the mistress)。」钱氏曰:较之《广记》云云,似更诙谐。〕《文心雕龙.比兴》篇论比(即比喻)和兴(相当于象徵),所说的「物虽胡越,合则肝胆」那样的比喻,更与上述的「曲喻」相通。《毛诗序》言诗艺,早就标举赋比兴三者;宋代陈骙在其《文则》宣称:「文之作也,可无喻乎?」近人秦牧则谓比喻是文学语言这只孔雀的彩屏。刘勰重视文采,钱锺书认为佳作必「精于修辞」。中外同理: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为悲剧下定义,在强调其情感作用之际,即指出悲剧所用的是「装饰」的语言(英译本相关语句中连用embellishedartistic二词)〔 S. H. Butcher tr. with Introduction by Francis Fergusson, Poetics N.Y., Hill and Wang, 1961, p.61.〕。比喻是语言艺术的核心。亚里士多德在《修辞学》中指出,比喻是修辞的三大技巧之一;其他重视比喻的言论,如「诗是韵语与比喻(Poetry is meter and metaphor)」之说,举不胜举。正因为如此,大作家通常也是创造比喻的大家,如荷马、但丁、莎士比亚、李白、苏轼、余光中。文学中的比与兴、秀与隐,相当于比喻与象徵,有如宗教伦理中儒家的仁、基督教的爱、佛教的慈悲,是「东海西海,心理攸同」的。

人类数千年歷史中,各种思想、宗教、文学、艺术,百家百花以至万家万花,多采多姿。愈是近代愈多样多元,简直千家争鸣、众声喧哗,心异理异者不能胜数。在《前赤壁赋》中苏轼从变者和不变者两个角度看宇宙人生,我们也可从异者和同者两个角度看宇宙、人生、文学。刘勰和钱锺书从异者也从同者看,而他们在「打通」之后,看到同心。刘勰之生也早,未接触西方(佛教所说的西天仍在东方),但他在博观圆览之后,发现「文心」就是「道心」。他在《灭惑论》一文中说:「至道宗极,理归乎一;妙法真境,本固无二。」又说:「故孔释教殊而道契。」这是刘勰「打通」后发现的核心、圆心,也正是钱锺书「东海西海,心理攸同」的那个核心、圆心。《谈艺录.序》在「东海西海,心理攸同」两句之后是「南学北学,道术未裂」,我们也可以说「古学今学,道术未裂」。

英国诗人吉卜林(Rudyard Kipling)有「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两者永远不会相遇」(East is East, and West is West, and never the twain shall meet)的「名言」;钱锺书把它彻底颠覆了。

近日辞世的法国人类学者李维.史陀(Claude Levi-Strauss; 1908-2009.10.30)在其1955年出版的名着《忧郁的热带》(Tristes Tropiques)中,指出亚马逊雨林印第安部族的不同部落,骨子里有相同的深层结构;而原始部族的深层思想体系,跟文明的西方社会并无分别。〔 "Claude Lmvi-Strauss dies at 100".The New York Times. http://www.nytimes.com/2009/11/04/world/europe/04levistrauss.〕加拿大文学理论家弗莱(Northrop Frye)在其1957年出版的名着《批评的剖析》(The Anatomy of Criticism)〔此书在1957年由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出版。〕中,指出不同国家语言的文学中有其普遍存在的各种原型(或译为基型archetype)。史陀和弗莱之说也就是「心同理同」之意。二人的学说获普世重视,影响深远。钱锺书的《谈艺录》在1948年出版(其伸延性鉅着《管锥编》则在1979年),钱锺书视野之广大,大概超过史陀和弗莱二人。中华学者中仰钱、迷钱者众,其「东海西海,心同理同」说深得张隆溪等的认同,〔张隆溪在其《同工异曲》(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的《序》中,说此书「L调东西方文化和文学在各方面的契合与类同,而不是专注于极端的区别或根本的差异」,见页3;张氏又说「本书中有很多想法,都是受钱锺书先生着作典范的Y」,见页5。在向钱看者、在钱迷中有林耀椿,《钱锺书与书的世界》(台北: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7)一书,显示其景仰钱氏之甚;书中《钱锺书在台湾》一文,通过多方探索,记述了钱氏生平中少为人知的一个学术活动。〕钱学且已建立起来,但可惜的是其学说尚未有国际性地位。心理攸同,中西大同;人类应有民胞物与的心情,应尽量消弭争端,促进和谐。钱锺书中西打通后的发现,应该使他获得全球最高声誉的和平奖。当然,中西文化的异同是个极大的议题,涉及诸种学科诸多个角度既深且广的研探,议论纷纷是必然的。笔者绝无才学独力作全面的研讨与判断,对此所能说的只是比管更狭窄、比锥更尖小的一得之浅见而已,只是震服于钱锺书的海量式论据进而折服于他之高见而己,只是凭数十年的阅读、观察、体会认为东海西海事事物物的基本性质或核心价值相同而已。

六、结语:「潜」体系或「钱」体系;龙学和钱学

本文对刘、钱两人文学见解的介绍与比较,并不完整,甚至连体系中的(四)和(五)两大项都未触及;就此而言,本文是篇尚未完成的论文。即使如此,我们已发现刘、钱通论文学,虑周思精,多有心同理同处。一古一今二人都是文论大师。刘勰在中国文论史上,享誉最隆;可以和他相提并论的,大概只有钱锺书。刘勰其生也早,歷史与地域视野远不及钱锺书广阔,学科知识也不及钱氏丰富多元,所以《文心雕龙》的广度不及钱氏,对很多议题的析论也不及钱氏深入细緻。不过,高明而中庸的种种见解,使刘勰前无古人,后少来者;《文心雕龙》还胜在有明显的体系。钱锺书自有其「隐」体系,这需要锺钱锺书的学者努力把钱氏着述内容加以分析、分类、整理后建构了。《谈艺录》等论着的点点滴滴、片片段段、则则篇篇,有如「理格高」(Lego)积木块,有耐心的钱学学者可把这些片片篇篇堆砌成理论格局高华的体系──可以是参照上述韦礼克、华伦《文学理论》纲领而成的体系,可以是参照上述「情采通变」《文心雕龙》架构而成的体系,也可以是参照钱学学者如蔡田明的《管锥编述说》纲目而成的体系(我初步的看法是:《管锥编》和《谈艺录》的基本思想和写作方式是一脉相承的)。

其实,在1933年发表的《中国文学小史序论》中,正如笔者上面所说,钱氏已建立了一个体系。该文一论文学史与文学批评的体制;二论文章体制;三论体制与品类──体制定文学的得失,品类辨其尊卑;四论文学史之区划时期;五论文学与时代精神之表现;六论文学之价值端在其「行文之美」、「立言之妙」;七论文学狭义说之不当;八论虚实真伪之分辨与文学之评赏;九论由行文语体区分雅俗之理,十论文学佳作应有之功用,文末附论兼及八股文之理由。

钱氏在1945年发表的讲稿《谈中国诗》,是一篇中西诗歌比较的论文,层次井然地指出:

(一)西方先有史诗,中国不然,先有抒情诗。

(二)与西洋诗相比,中国的诗短小,「中国诗是文艺欣赏里的闪电战,中国诗人只能算是樱桃核跟两寸象牙方块的雕刻者」(钱氏以诗为论,在论文中常用比喻,这里提供了例证);诗短,所以诗贵有「悠远的意味」。

(三)「中国诗用疑问语气做结束的,比我所知道的西洋任何一诗来得多。」

(四)新式西洋标点往往不适合中国的旧诗词,因为诗意往往包含「浑沌含融的心理格式(Gestalt)」。

(五)「西洋读者觉得中国诗笔力轻淡、词气安和。」「西洋诗的音调像乐队合奏(orchestral),而中国诗的音调比较单薄,只像吹蚅的煄C

(六)「中国诗跟西洋诗在内容上无甚差异;中国社交诗(Vers d'occasion)特别多,宗教诗几乎没有,如是而已。」「中国诗并没有特特别别『中国』的地方。」钱氏继续指出:

每逢这类人讲到中国文艺或思想的特色等等,我们不可轻信,好比我们不上「本十大特色」那种商品广告的当一样。中国诗里有所谓「西洋的」品质,西洋诗哩,也有所谓「中国的」成分。〔钱锺书,《钱锺书散文》,页532-539。〕

在这里,钱锺书再一次表明他「东海西海,心理攸同」的思想。

刘勰与钱锺书学博思精,文心共通,且通于东海西海,其论点尽管有歧异之处(如上面论及的「为情造文」),基本上可构成大同诗学(Common Poetics);钱着之有异于刘书的,主要是所谓「缺乏」体系。笔者在上面指出,钱氏的一些论文,已呈现了体系,而他「不成体系」的「隐」体系则可以转变成为「理格高」的「显」体系。明显可见、纲张目举的体系,便于阅读、认识,且予人自成一家、自成格局的感觉。钱锺书的「隐」体系也许应称为「潜」体系,或者「钱」体系。锺钱锺书者不断研究,尝试建构其宏大的文论体系,从「潜」到「显」,而钱学更是显学了。龙学与钱学,併为当世显学。

时间:2010-11-07 06:42:38.0 来源:大公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