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钱之俊:钱锺书与合众图书馆  

2009-09-21 19:12:19|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上海私立合众图书馆创办七十周年,上海图书馆王世伟先生特撰文告诉我们不该忘记当初创馆的三位重要学者:叶景葵、张元济和顾廷龙(《合众图书馆的三位主要创办人》,刊本报2009424)。文中,王先生两次提及钱锺书先生:“在读者服务方面,为各大学及各界之研究文史学者服务,如顾颉刚、郭绍虞、钱锺书、李平心、周谷城、钱南扬、蔡尚思、郑振铎、周予同、黄永年等……”“合众图书馆的创办发展过程中,除了以上三位主要创办人外,我们同样也应当记住以下人物的姓名:担任过首任董事长的陈陶遗……担任过名誉顾问的顾颉刚、钱锺书、潘承弼……”查看所有关于钱先生的传记,对默存先生与合众图书馆之间的史实都鲜有提及,笔者仅就所见资料对钱先生与“合众”之联系略作梳理,以作钱氏传记之补充。

    钱锺书先生自1941年夏从国立师范学院回上海后,一直到上海解放,都困居此地。他在上海经历了几个重要的历史时期,包括上海沦陷的孤岛时期,抗战胜利以及上海解放时期。从刚沦陷上海到抗战胜利,他没有固定工作,生活状况甚是窘迫。在教会学校震旦女子文理学院几个锺点的课还是他岳父杨荫杭给的。到抗战胜利他也只出版了《写在人生边上》,发表的文章也很少。抗战胜利后,他在上海的社会兼职才开始多起来,在学界的声望也渐高。社会兼职多,加之声名在外,社交应酬也开始多起来。李洪岩先生说:“在此期间,钱锺书时常与一些老辈文人交往”,“与‘现代中国文学界’以及现代学人发生了大概他一生中最广泛的联系与交往。在此之前与之后,他似乎再没有集中见过这么多中国文化界的知名人士。”(《钱锺书与近代学人》)这些文化界名人的出现,此前我们从《郑振铎日记》、夏承焘《天风阁学词日记》、《叶圣陶日记》等文献的记载已可看出,《顾廷龙年谱》出版后,又增补了不少我们对钱先生在上海时期生活的了解。因为顾廷龙先生与合众图书馆的特殊关系(他是总干事),加之顾老有记日记的习惯,所以《顾廷龙年谱》(年谱中相关内容多采自顾老的日记)是我们了解默存先生与“合众”关系的一个重要窗口。《年谱》所记涉及钱锺书者,横跨年代不短(1943年到1952),不仅能看出钱先生与合众图书馆以及顾廷龙之间的联系与交往,还能对先生与近代学人的交往情况略窥一二。

    钱先生第一次出现在《顾廷龙年谱》或日记中,时间为1943219日,正是旧历年的正月十五。这天过节,李宣龚请人吃午餐,多人参加。《年谱》云:“李宣龚招午餐,座有陈灨一、夏敬观剑丞、陈伯治、沈剑知、钱锺书、朱象甫诸人。”这是否是钱先生与顾廷龙先生第一次见面不可知。第二次钱顾见面仍是因李宣龚请客。老辈学人中,李宣龚(字拔可)是比较赏识钱锺书的一位,在上海时期,钱是李家的常客,两人还时有诗作往来。纪健生《吴孟复心目中的钱氏父子》:“拔可先生诗名远播,人格可敬,‘主持海上坛坫四十年,爱惜朋友,奖励后进,不树宗派’,(陈声聪《兼于阁诗话》)所以时贤乐与交往。常于家中置酒高会,宾朋满座,飞觞吟诗,为一时文坛佳话。尤其每逢重九,必聚客酬唱。……钱锺书先生对拔可先生也十分推崇,并早成为硕果亭中的座上客。”(范旭仑、李洪岩编《钱锺书评论》)实际上李宣龚也是合众图书馆的董事,也算始创者之一,他对图书馆的贡献也很大。对于合众图书馆的创办,钱锺书应该早就耳闻(“合众”的好几位董事和钱都私交甚密)。“合众”从19395月始,图书馆的筹备处、最初馆址就在辣斐德路614号,而钱先生到上海后就一直住在辣斐德路钱家(避乱从无锡搬来);新馆1941年在法租界蒲石路746号初落成,其后很长时间图书馆都在陆陆续续的搬迁(1949年钱锺书一家也搬至蒲石路蒲园租的房子)。所以钱先生对“合众”的情况肯定不会陌生。

    钱锺书在顾廷龙日记中头两次出现以后,到是年8月份,他出现的次数略多起来。8月、9月、10月份都有出现,钱先生主要是到合众图书馆阅书、借书(日记中多以“钱锺书来”简记),但也有顾先生去访问钱先生的记录。如815:“还单镇《杨子卓诗稿》等两种,便道视钱锺书,并以《匏庐诗话》借之,畅谈。”想来两人已相当熟识了,而且有共同语可谈。屏溪(沈立人)在《记钱锺书》一文中说:“去年春天我在上海读书,偶或到合众图书馆去游玩,常遇到一个风趣极颠的学者态型的中年人,大约三十余岁,在书林里埋首工作,不时跟周遭的读者说笑话,那就是梁溪名国学家钱基博老先生的郎公忠恕先生,得过英国的博士学位,是一中西兼长的通人。”(:钱先生没有得过英国的博士学位)“他在合众图书馆三年,对管理员讲话向来不嵌洋话,他人自然不知道他就是精通英法德的语言家……他现在除了替中央图书馆编辑英文书刊外,还担任好几座大学的讲席。”这说明钱锺书确实是从此时开始和合众图书馆联系起来的,并且可能还帮忙整理古籍。

    1944年除5月、11月、12月外,钱先生都有到合众图书馆的记录,他到“合众”不仅借书、看书,还多次赠书(有时帮别人赠)。如是年21日,始有钱锺书向“合众”捐书的记录:“钱锺书来阅书,并赠《苓泉年谱》。”75:“钱锺书来赠《吴董卿集》。”927:“钱锺书来,为金天翮见赠所著《皖志列传稿》及《天放楼文言续》,并谓函中‘询及鄙况,因念睽违函丈,忽将十年,尺素未通,转承垂念,为之惶媿。’”钱锺书还常带人来图书馆参观。如是年43:“钱锺书偕其友周君来参观‘合众’。”除此次带周君来“合众”外,在以后他还几次带人来参观过,颇有推荐之意。“合众”的工作人员很少,除去几位董事外,十几年中实际工作的人员只有三四人左右,皆因经费紧张,所以很多事必由实际操作者顾廷龙亲历亲为。有人来馆看书,顾廷龙在馆时大多由他接待,帮助读者查书和到书库取书、还书,外出才由他人接待。(王煦华《顾廷龙年谱·序二》)因而合众图书馆是不对外开放的(抗战期间一般只开后门不开大门),一般人不易进去,除非有单位介绍信或者专家学者的绍介。如是年617日,震旦大学图书馆主任熊秉辰来参观合众,还是拿着李宣龚的介绍信才进去的。而有些人想进去,如无人介绍,还得自我推介。如46日,李芳馥来,“自介现任沪江大学图书馆长,欲一参观。余知其原任平馆事,近以生计兼职,因许之,导其周览。适锺书在此阅书,遂同谈。”

    19451月、4月、9月、11月、12月都有钱先生去“合众”的记载。顾先生记日记有时也会中断,如是年9月末至11月初,有一个多月未记,盖因“日本投降前后,观局势之浑沌,意趣索然,遂不能日日作记。然经过诸事,每感健忘,姑仍约略识之”。所以顾先生日记中未记载到钱锺书的,并不一定说明他就没去(而且顾的日记也不是每天都记的)。也正是因为顾先生的怕健忘,才有了其后钱先生的继续出现。其中918日,顾廷龙致信顾颉刚,提及钱锺书:“足下归来,尚祈领导后学从事建设,事务方面,龙当努力为公臂助。敝馆筹备以来,杜门校理,罕与外接,读者皆系熟识之士,若秉农山、王以中、钱锺书,其他老辈及商界中人,中幸未遭日军检查,地方上亦未经麻烦。虽偶有调查,尚易应付。今后进展,将俟币制折定,基金筹妥,俟台驾来沪,尚祈代为策划。龙略有计划,将来面求教益也。”顾廷龙与顾颉刚在辈分上是叔侄关系,但顾廷龙要比顾颉刚小十来岁。从《年谱》记载的信息来看,顾廷龙很是推崇甚至尊敬这位族侄,他们之间的书信往来很多,家长里短少,而谈学论道多。此前两人因战争之故,三年多未联系,此番顾颉刚说将来上海,顾廷龙极为高兴,以后请其做顾问就不难理解。此信说的很清楚,钱锺书是不多的“合众”常客之一。

    1946年前五个月都有钱先生去“合众”的记录(8月和12月份似没记日记)。是年124日,顾廷龙将“呈为设立合众图书馆申请立案事”之呈文送致上海市教育局。其中内容提及钱先生:

    (陶遗、景葵、元济)等当昔国军西移以后,每痛倭寇侵略之深,辄念典籍为文化所系,东南实荟萃之区,因谋国故之保存,用维民族之精神,爰于中华民国二十八年五月发起筹设合众图书馆于上海,拾遗补阙,为后来之征。命名合众者,取众擎易举之义,各出所藏为创。初设筹备处,赁屋辣斐德路六百十四号,从事布置,先后承蒋抑卮、叶恭绰、闽侯李氏、长乐高氏、杭州陈氏等加以赞助,捐书甚多。……赖有清高绩学若秉志、章鸿钊、马叙伦、郑振铎、陈聘丞、徐调孚、王庸、钱锺书等数十人以及社会潜修之士同情匡助,现在积存藏书纪十四万册,正事陆续整理,准备供众阅览。

    1946年的钱锺书已经开始忙起来了。他是国立中央图书馆总纂,英文馆刊《书林季刊》(Philobiblon)主编,还是国立暨南大学外文系教授,英国文化委员会顾问等。期间他除发表不少文章外,还出版了《人·兽·鬼》,《围城》也开始在杂志连载。《书林季刊》19466月创刊,钱先生几乎每期都在上面发表文章,还忙着约稿、编稿,常在南京、上海两地奔波,杨绛回忆说:“锺书每月要到南京汇报工作,早车去,晚上老晚回家”。(《我们仨》)没去“合众”也很正常。是年55日顾先生终与一别八年的顾颉刚见面,“相对欢然”。57日顾廷龙即请他吃饭,除了顾颉刚,还有洪业、郑振铎、张天泽、钱锺书、徐森玉、叶景葵、高君珊、雷洁琼。

    1947年钱锺书去合众图书馆的次数最频繁,除12月份无记录外,都有钱先生的出现。1月、4月和9月他还都向图书馆赠过书。本年钱锺书正式被聘为合众图书馆的顾问。57日下午四时,合众图书馆开董事会第六次临时会议。出席者张元济、陈叔通、李宣龚、叶景葵、徐森玉,主席张元济,书记顾廷龙。讨论事项三项:

    1、叶常务提根据董事会办事规则第十三条,关于组织大纲第二条第二项、第四项得由董事会聘专家审理之,拟聘专家若干人为本馆顾问,以资请益案。决议:聘专家三人为顾问。通过。

    2、叶常务提拟聘顾颉刚、钱锺书、潘景郑三先生为本馆顾问案。决议:由董事长函聘之。通过。

    3、叶常务提嗣后关于本馆对外日常例行文件,得由总干事签署行之。决议:通过。

    510日,在一次聚会上,顾廷龙“即将‘合众’顾问聘书面递之(钱锺书)”。“合众”的三位顾问中,当时年龄最长、名气最大的是顾颉刚。潘景郑先生长期从事图书馆古籍整理,专于明史、版本目录和金石学,又工词曲,擅书法,但为人低调谦虚。论关系,顾廷龙还是潘景郑的姐夫。潘景郑虽比钱锺书大几岁,名气却不及钱。但三位顾问中,只有潘景郑在“合众”做的实际工作最多,时间最长。他早在19408月就在顾廷龙的推荐之下到“合众”工作,已做了大量实务。

    钱锺书曾笑谈,“顾问”就是不顾不问。1982年社科院要聘他为文学所顾问,他力辞得免后高兴地说:“无官一身轻,顾问虽小,也是个官。”但在“合众”期间,钱先生这个顾问似乎做得有名有实。除前引屏溪文说钱“在合众图书馆三年”“在书林里埋首工作”外,晚年其同乡加同窗孙克定老先生也回忆说,1949年上海解放,他是合众图书馆军管会的负责人,而钱先生还在该图书馆工作。他们分别二十多年,出于同窗之谊,钱先生请孙老到他家作客,吃的是点心,喝的是清茶。当时钱留给孙的印象是:他不愿趋时,也不求闻达,一派学者之风,没有一点儿请他“多加关照”之意。(严宽《钱锺书轶事新知》)也就是说,钱先生在合众图书馆不是挂虚名,还做一些实际工作,而且这份工作一直延续到上海解放。

    1948年开始,时局动荡,钱先生在顾的日记中出现次数越来越少。1948年只有2月份有去“合众”的记录。是年3月中旬到4月下旬钱先生随教育部组织的文化代表团访问台湾。1949823日,《年谱》载:“题《百尺楼诗集》。陈庆森撰。庆森为前京沪铁路局长陈伯庄之父。书为钱锺书赠。”不知此书是否为默存先生当日去赠送的?这大概是钱先生最后一次与合众图书馆的联系了。第二天(824),钱锺书即携妻带女登上火车,离开上海,26日抵达清华。此前他们夫妇已经得到清华的聘请,这一次钱先生接受了清华聘约,他说:“换换空气吧,也许换了地方,你的病就好了。”(《我们仨》)这段时间,杨绛的身体一直不好,查不出病因。钱先生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困居上海的八年,也结束了与合众图书馆之间的联系。离开上海后,钱锺书在《年谱》中只出现过三次,是几次书信往来的记录,和顾廷龙以及合众图书馆的关系似逐渐疏远。

    杨绛先生曾在《怀念陈衡哲》文中透露,在上海时,钱锺书常到“合众”查书,胡适因有好几箱书信寄存在“合众”,也常到图书馆来。所以在顾廷龙的介绍下钱锺书见过胡适。胡适还在一小方白纸上用铅笔写下了他的一首近作给钱,诗的后两句是:“几支无用笔,半打有心人。”杨绛把它保存到“文革”期间才毁掉。文中还说,他们夫妇到任鸿隽家,与胡适他们还聚谈形势和个人去留。胡适说不便不走,没过几天就去了美国。吴学昭的《听杨绛谈往事》同样引用了这一内容,而且在钱先生去“合众”的原因上还加了句:“锺书有段时间在读《宋诗纪事》,常到附近的合众图书馆去查书……”这段回忆是值得玩味的。胡适是否寄存好几箱书信在“合众”,至少在《顾廷龙年谱》里还看不出来。倒是胡适最后到合众图书馆的时间在胡适日记和《顾廷龙年谱》中都有记录。胡适因为一直在搞有关《水经注》的考据,要查相关文献,和“合众”之前就有联系,而且受到馆内同人的厚待和“种种帮助”。胡适19491月份到沪,即几次来“合众”(主要还是查有关《水经注》资料)。在胡适日记中,也有记录:222日,“到合众图书馆工作,拟写一跋,记馆中三种《全氏校〈水经〉》,未成。”224日,“在合众图(书馆)工作了一天。”225日,“在‘合众’工作一点锺。”(曹伯言整理《胡适日记全编》)《顾廷龙年谱》载3月份胡适也去了“合众”。46日,胡适乘威尔逊总统号轮船离沪赴美,《顾廷龙年谱》载临行前胡适特至合众图书馆向顾廷龙等道别,并写字数幅。这段时间钱胡也完全有见面的可能,虽然胡适晚年说他从未见过钱锺书。

    解放后,合众图书馆依然在发挥作用。但时隔不久,不仅董事有了变化,办馆方针也发生了改变。1951年,经董事会议决,确定了新的办馆方针,增加了“传播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新民主主义文化建设而努力”的内容。1953年,经董事会第十四次临时会议决定,将其捐献给了上海市人民政府,由市文化局接办,遂改名上海市合众图书馆。1954年,上海市合众图书馆又改名上海市历史文献图书馆,1958年,历史文献图书馆并入上海图书馆。而早在1949824日,钱默存就已离开上海,举家北上重新回到清华园,回首前尘往事,真有人去楼空、风流云散之叹。

(《文汇读书周报》2009-09-18)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