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范旭仑批评傅璇琮  

2009-07-06 07:32:59|  分类: 范旭仑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恭维主人·序

        在序文这类唱和应酬的文字社交里,钱先生肯口角春风,将“良朋嘉惠”“敬志简端”;于正文则依“选择亲和势”(wahlverwandtschaften)的原理,“按照饭菜的质量而定”,待人遣词都有分寸,一点儿不含糊。在人家地盘登载文字,当然得恭维主人,在那家山头砍那家柴,吃盘中餐不忘农家。这种看人打发、相机行事的批评是《儒林外史》的资料,所谓“米汤大全”中物,不能算文学史的根据。

 

恭维主人·傅璇琮

        《谈艺录》第四二八页:“渔洋称道山谷语,详见傅君璇琮《黄庭坚与江西诗派卷》二六〇至三页。”傅璇琮乐坏了,津津乐道:“有一次在他家里,他就说:‘你的这本《江西诗派研究资料》,我是放在身边书架上的;我的《管锥编》说的都是古人,提到现代人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吕思勉,一个就是你的这本书。当时我听了脸突然红了起来,以为钱先生是故意开玩笑……又提到他曾在口头上说过的话:‘拙著四二八页借大著增重,又四一六页称吕诚之丈遗著,道及时贤,惟此两处。’此处的‘拙著’即《管锥编》,书中的第四二八页确实引了我的《黄庭坚与江西诗派研究资料汇编》。”(此据《记钱锺书先生的几封旧信》,《人民政协报》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宁波日报》一九九九年二月三日傅璇琮《缅怀钱锺书先生》则作“我一直放在身边书架上的”,“当时我以为是钱先生随便说说罢了,也只是笑着点点头”,“管锥编”已改正为“谈艺录”)。《管锥编增订之三》:王士祯《蚕尾续文》卷一九《跋〈严沧浪吟卷〉》:“仪卿诗实有刻舟之诮……大抵知及之而才不逮云。”(书林本作:王士祯《蚕尾续文》卷一九《跋严沧浪吟卷》:“仪卿诗……大抵知及之而才不逮云。”)按此乃赁目假手于一九九一年出版的王绍曾、杜泽逊辑《渔洋读书记》第二二二页:“然仪卿诗实有刻舟之诮,高新宁亦然。大抵知及之而才不逮云。(《蚕尾续文》卷十九《跋严沧浪吟卷》)。”同样是利用第二手资料,同样是转引时人所辑渔洋言论,一隆一默,“形成了惨酷的对照”。事实上,傅璇琮当时还是沾了中华书局编辑长的光。假如傅璇琮光是个学人而不也是个官,只编了《黄庭坚和江西诗派卷》而不曾高居总编辑,光是个副总编而不是出版《谈艺录》的中华书局的副总编,钱先生未必会特意齿及“傅君璇琮《黄庭坚与江西诗派卷》”。钱著常用《敦煌掇琐》、《全宋词》、《全金元词》,绝不道辑者刘复、唐圭璋之名。至于《听杨绛谈往事》强瓜皮以搭李皮,创作“傅璇琮主持排印出版《管锥编》”,不论是文艺里的虚构还是伦理上的撒谎,顺藤摸瓜,好像和傅璇琮的“缅怀”有点儿瓜葛。

(见范旭仑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45c1220100dzjb.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