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白雲開:錢鍾書詩化語言研究【二】  

2009-07-24 08:28:34|  分类: 钱锺书学术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蘇文紈與方鴻漸

蘇文紈是《圍城》出場最早的女角, 可是卻得不到錢鍾書的鍾愛, 筆墨間盡是批評:

 

那個戴太陽眼鏡﹑身上攤本小說的女人, 衣服極斯文講究。皮膚在東方人裏, 要算得白, 可惜這白色不頂新鮮, 帶些乾滯。她去掉了黑眼鏡, 眉清目秀, 只是嘴唇嫌薄, 擦了口紅還不够豐厚。假使她從帆布躺椅上站起來, 會見得身段瘦削, 也許輪廓的綫條太硬, 像方頭鋼筆劃成的。……[1]

 

先說蘇文紈斯文講究, 皮膚算白, 但接著是「不頂新鮮, 帶些乾滯」; 再說她眉清目秀, 但唇薄, 不夠豐厚。這種先讚後彈, 帶著挑剔的筆鋒, 先聲奪人。相對而言, 用方頭鋼筆劃成的線修比喻過硬的身段輪廓, 雖然尖刻如故。但氣勢畢竟弱了。最後, 說到蘇的年齡, 雖然看似二十五六, 但事實上很難看出來, 用的是明喻:

 

年齡看上去有二十五六, 不過新派女人的年齡好比舊式女人合婚帖上的年庚, 需要考訂學家所謂外證據來斷定真確性, 本身是看不出的[2]

 

這裡「新派」和「舊式」相對, 錢氏對文字遊戲可謂樂此不疲。接著寫蘇文紈的神情, 在申論中用上隱喻, 將蘇等同來賓和少女, 間接批評蘇的孤芳自賞﹑落落難合的神情, 是沒被理睬和過時未嫁的結果:

 

那女人平日就有一種孤芳自賞﹑落落難合的神情--大宴會上沒人敷衍的來賓或喜酒席上過時未嫁的少女所常有的神情……[3]

 

就是因為過時未嫁這個緣故, 蘇文紈的心態改變了。她以往看不起方鴻漸, 到現在卻願意接受他, 文中借蘇的愛情觀如好衣服來加以說明:

 

那時蘇小姐把自己的愛情看得太名貴了, 不肯隨便施與。現在呢, 宛如做了好衣服, 捨不得穿, 鎖在箱裏, 過一兩年忽然發見這衣服的樣子和花色都不時髦了, 有些自悵自悔[4]

 

接著文本以「冰淇淋」來暗喻蘇文紈「艶如桃李, 冷若冰霜」的形象。事實上, 「艷如桃李」和「冷若冰霜」都是明喻。後者用的是「關係是天氣」的隱喻概念, 供天氣的冷來比喻對人尤其是男人的態度。但是蘇卻用這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 嘗試吸引方鴻漸, 使他自願地「卑遜地仰慕而後屈伏地求愛」[5]。至於「冰淇淋」, 表意指冰棍兒, 屬消暑妙品。但日常語言中, 「冰淇淋」借喻為令人賞心悅目的物事。因此有「眼睛吃冰淇淋」的說法。原用來比擬看電影的視覺享受, 後來的用法卻多與女性有關, 指的是樣貌娟好或身裁出眾的女性, 給男性帶來的視覺感官享受。

按道理, 如果蘇文紈有著「冰淇淋」的效果, 應不難吸引方鴻漸。正是因為蘇的「冰淇淋」是「冷若冰霜」, 所以即使在華氏一百度的酷熱天氣下, 蘇的「冰淇淋作風」仍起不了作用, 方反讓鮑小姐吸引去了。

如果「冷」是蘇的特點, 那麼與方鴻漸有過一夜情的鮑小姐便是「熱」了。文中對鮑小姐衣著的形容正好說明這點:

 

[小姐]祇穿緋霞色抹胸, 海藍色貼肉短褲, 漏空白皮鞋裏露出塗紅的指甲。在熱帶熱天, 也說這是最合理的妝束, 船上有一兩個外國女人就這樣打扮。可是蘇小姐覺得鮑小姐赤身露體, 傷害及中國國體。那些男學生看得心頭起火。口角流水, 背著鮑小姐說笑個不了。有人叫她「熟食鋪子」(charcuterie), 因爲祇有熟食店會把那許多顔色暖熱的肉公開陳列; 又有人叫她「真理」, 因爲據說「真理是赤裸裸的」。鮑小姐並未一絲不掛, 所以他們修正爲「局部的真理」[6]

 

這段文字附加了兩個比喻, 分別用動物的肉和真理來比擬鮑小姐的肉感。其中由於「真理是赤裸裸的」, 所以赤身露體的鮑小姐便成真理, 再因鮑並非全裸, 便修正成「局部的真理」。這裡巧用隱喻, 推演也合邏輯, 得出的結論叫人拍案叫絕。

小姐的「熱」除表現在她的衣著外, 還表現在她對方的開放態度上。這方面, 蘇文紈的「冷」給比下去了:

 

小姐笑說: 「方先生, 你教我想起了我的fiancé, 你相貌和他像極了!」[……]一個可愛的女人說你像她的未婚夫, 等於表示假使她沒訂婚, 你有資格得她的愛。刻薄鬼也許要這樣解釋, 她已經另有未婚夫了, 你可以享受她未婚夫的權利而不必履行跟她結婚的義務。無論如何, 從此他們倆的交情像熱帶植物那樣飛快地生長, ……[7]

 

這裡用上明喻「像她的未婚夫」, 也用上隱喻來進一步闡釋這樣說的含義。最後文本再用另一明喻, 借熱帶植物生長極快來形容兩人感情發展速度。

方鮑二人熱烈的感情急速降溫, 很快便告一段落。其後, 蘇文紈還是給了方親近的機會, 兩人關係變得異常親熱:

 

據說「女朋友」就是「情人」的學名, 說起來莊嚴些, 正像玫瑰花在生物學上叫「薔薇科木本複葉植物」, 或者休妻的法律術語是「協議離婚」。方鴻漸陪蘇小姐在香港玩了兩天, 纔明白女朋友跟情人事實上絕然不同。蘇小姐是最理想的女朋友, 有頭腦, 有身份, 態度相貌算得上大家閨秀, 和她同上飯館戲院並不失自己的面子。他們倆雖然十分親密, 方鴻漸自信對她的情誼到此而止, 好比兩條平行的直綫, 無論彼此距離怎麽近, 拉得怎麽長, 終合不攏來成爲一體[8]

 

這段文字先以作者名義加插了「女朋友是情人」的隱喻, 並加兩個隱喻「玫瑰花」和「休妻」加以說明。可是方只覺得蘇是理想的女朋友, 但不是他的情人。這裡用上「平行直線」的明喻, 可算是「人生是一旅程」隱喻概念的延伸。兩人的人生道路如屬平行的話, 他們的關係便無法再進一步, 戀愛自然無從發生。

這裡還交代方發現蘇竟有小孩子脾氣, 並認為跟她品格不相符合, 用的是一個明喻:

 

譬如小猫打圈兒追自己的尾巴, 我們看著好玩兒, 而小狗也追尋過去地回頭跟著那短尾巴橛亂轉, 就風趣减少了[9]

 

如果「圍城」這一中心隱喻是一困人的束縛, 鳥籠如是, 訂婚戒指也如是, 連紐扣也可作如是觀:

 

假使訂婚戒指是落入圈套的象徵, 鈕扣也是扣留不放的預兆。自己得留點兒神!幸而明後天就到上海, 以後便沒有這樣接近的機會, 危險可以減少。可是這一兩天內, 他和蘇小姐在一起, 不是怕襪子忽然磨穿了洞, 就是擔心什麽地方的鈕子脫了綫。他知道蘇小姐的效勞是不好隨便領情的; 她每釘一個鈕扣或補一個洞, 自己良心上就增一分向她求婚的責任[10]

 

錢鍾書在這裡建立起一個概念隱喻「結婚是束縛」, 內裡圍城﹑鳥籠﹑戒指﹑鈕扣, 甚至補洞都有隱喻的效果。因此, 方鴻漸跟蘇一起時, 戰戰兢兢, 怕的是一個個如圍城般圈套在等著他。

到了上海後, 方跟蘇斷了交往, 再見面時, 兩者關係還是用上「關係是天氣」這個隱喻概念, 關係密切是溫度高, 所以熱; 關係疏遠是溫度低, 所以冷:

 

小姐纔出來。她冷淡的笑容, 像陰寒欲雪天的淡日, 拉拉手, : 「方先生好久不見, 今天怎麽會來?」鴻漸想去年分別時拉手, 何等親熱; 今天握她的手像捏著冷血的魚翅。分別時還是好好的, 爲什麽重見面變得這樣生分? 這時候他的心理, 彷彿臨考抱佛腳的學生睡了一晚, 發現自以爲溫熟的功課, 還是生的, ……[11]

 

小姐的冷淡分別用兩個比喻來交代, 淡如陰寒欲雪天的淡日, 冷如冷血的魚翅。當然「冷血」並不冷, 卻隱約暗示蘇小姐是冷血, 不近人情的, 或如鯊魚(以魚翅來借代)般凶殘的意思。這裡還添上與「關係是天氣」相關的隱喻概念: 以生熟來比擬關係的疏密。方鴻漸以為與蘇文紈的關係很熟絡, 現在卻發現生疏得很, 好比考生以為已將功課溫習得純熟極了, 到試場後才發覺陌生得很。用這個「關係如功課」的比喻來描寫方當時的心理, 雖然奇怪, 但很妥貼。

其後, 蘇文紈對方鴻漸的攻勢一浪接一浪, 仍如圍城般的圈套一個接一個, 這次用的是女性固有的魅力。方嘗試如出了水的魚般掙扎, 結果還是徒勞: 

 

她一下來, 鴻漸先聞著剛纔沒聞到的香味, 發現她不但換了衣服, 並且臉上唇上都加了修飾。蘇小姐領他到六角小亭子裏, 兩人靠欄杆坐了。他忽然省悟這情勢太危險, 今天不該自投羅網, 後悔無及。[……]鴻漸偷看蘇小姐的臉, 光潔得像月光潑上去就會滑下來, 眼睛裏也閃活著月亮, 嘴唇上月華洗不淡的紅色變爲滋潤的深暗。蘇小姐知道他在看自己, 回臉對他微笑, 鴻漸要抵抗這媚力的決心, 像出水的魚, 頭尾在地上拍動, 可是掙扎不起[12]

 

感情關係密切程度也有用深淺來比擬的。方因抵抗不了蘇的媚攻, 輕輕的吻了她一下:

 

這吻的分量很輕, 範圍很小, 祇彷彿清朝官場端茶送客時的把嘴唇抹一抹茶碗邊, 或者從前西洋法庭見證人宣誓時的把嘴唇碰一碰《聖經》, 至多像那些信女們吻西藏活佛或羅馬教皇的大腳指, 一種敬而遠之的親近。[……]

鴻漸一溜煙跑出門, 還以爲剛纔唇上的吻, 輕鬆得很, 不當作自己愛她的證據。好像接吻也等於體格檢驗, 要有一定斤兩, 纔算合格似的。[……]

聽見女傭人回來了, 便站起來, 本能地掏手帕在嘴上抹了抹, 彷彿接吻會留下痕迹的。覺得剩餘的今夜祇像海水浴的跳板, 自己站在板的極端, 會一跳衝進明天的快樂裏, 又興奮, 又戰慄[13]

 

這裡用大量比喻, 一方面寫方鴻漸單方面認為這吻的輕量, 以暗喻兩人關係並不深, 只屬「淺愛」; 另一方面, 又寫蘇文紈感覺這吻十分深刻, 竟似留下痕跡般, 暗喻兩人關係甚深, 屬「深情」。這裡將比喻用得出神入化。曲盡其妙。

事隔一年後, 方蘇趙重逢於香港, 蘇已嫁給曹元朗, 變成走私貨﹑到處鑽營的俗物, 方則剛娶了孫柔嘉。蘇對方追求不成的怨恨, 藉故一股腦兒地還報給方孫二人:

 

蘇文紈比去年更時髦了, 臉也豐腴得多。旗袍攙合西式, 緊俏伶俐, 袍上的花紋是淡紅淺綠橫條子間著白條子, 花得像歐洲大陸上小國的國旗。手邊茶几上擱一頂闊邊大草帽, 當然是她的, 襯得柔嘉手裏的小陽傘落伍了一個時代。鴻漸一進門, 老遠就深深鞠躬。趙老太太站起來招呼, 文紈安坐著輕快地說: 「方先生, 好久不見, 你好啊?」辛楣說: 「這位是方太太。」文紈早看見柔嘉, 這時候仿佛聽了辛楣的話纔發現她似的, 對她點頭時, 眼光從頭到腳瞥過。柔嘉經不起她這樣看一遍, 侷促不安。文紈問辛楣道: 「這位方太太是不是還是那家什麽銀行? 錢莊? 唉!我記性真壞——經理的小姐?」鴻漸夫婦全聽清了, 臉同時發紅, 可是不便駁答, 因爲文紈問的聲音低得似乎不準備給他們聽見。辛楣一時候不明白, 祇說: 「這是我一位同事的小姐, 上禮拜在香港結婚的。」文紈如夢方覺, 自驚自歎道: 「原來又是一位——太太, 你一向在香港的, 還是這一次從外國回來經過香港?」鴻漸緊握椅子的靠手, 防自己跳起來。辛楣暗暗搖頭。柔嘉祇能承認, 並非從外國進口, 而是從內地出口。文紈對她的興趣頓時消滅, 跟趙老太太繼續談她們的話。[……]辛楣瞧鴻漸夫婦站著, 防她無禮不理他們, : 「方先生方太太也在招呼你呢,」文紈纔對鴻漸點點頭, 伸手讓柔嘉拉一拉, 姿態就仿佛伸指頭到熱水裏去試試燙不燙, 臉上的神情仿佛跟比柔嘉高出一個頭的人拉手, 眼光超越柔嘉頭上。然後她親熱地說: 「伯母再見,」對辛楣似喜似嗔望一眼, 辛楣忙抱了那個盒子跟她出去[14]

 

先來明喻寫蘇的衣著, 顯示她趨時但俗艷的品質, 接著寫她對方鴻漸新任妻子視若無睹, 繼而刻意輕視, 並肆意踐踏。上文提及蘇冷血且鯊魚般的性格, 也許在這裡可以窺見一斑。

() 趙辛楣與蘇文紈

蘇文紈方鴻漸這一對可說是「神女有心, 襄王無夢」, 那邊廂, 趙辛楣卻戀上蘇, 文本還是用比喻交代兩人關係無法再進一步:

 

她跟辛楣的長期認識並不會日積月累地成爲戀愛, 好比冬季每天的氣候罷, 你沒法把今天的溫度加在昨天的上面, 好等明天積成個和暖的春日[15]

 

正因為趙愛上蘇, 而蘇鍾情於方, 因此趙認定方為情敵。正如「情敵」一詞所示, 這兩位愛情競爭者便是敵人, 屬「愛情是戰爭」這概念隱喻的一種。《圍城》內也多次延伸並豐富這個隱喻概念的內容。

由於趙誤認方為情敵, 因此對方鴻漸的態度十分無禮, 文本是這樣紀錄的:

 

趙辛楣和鴻漸拉拉手, 傲兀地把他從頭到腳看一下, 好像鴻漸是頁一覽而盡的大字幼稚園讀本, [……]他的表情就彷彿鴻漸化爲稀淡的空氣, 眼睛裏沒有這人。假如蘇小姐也不跟他講話, 鴻漸真要覺得自己子虛烏有, 像五更雞啼時的鬼影, 或道家「視之不見, 摶之不得」的真理了。[16]

 

將方鴻漸比喻成「大字幼稚園讀本」十分有趣。雖然這比喻從「人是書」這日常隱喻概念中來, 但錢鍾書大大豐富了這「讀本」的內涵, 達到他「一覽而盡」的效果。此外, 將方比喻成「空氣」﹑「鬼影」和「真理」都遠遠超出了日常比喻的範疇, 屬錢鍾書的創新, 而且形象地道出趙辛楣無視方存在的態度。

至於方鴻漸的態度則十分明確: 他自己不願做冤家, 讓趙愛蘇好了, 因此他「也許像這幾天報上戰事消息所說的, 『保持實力, 作戰略上的撤退。』」[17], 並自認是「老弱殘兵」﹑「拉來的伕子」﹑「戰敗者」和「弱小民族」, 這些全是「愛情是戰爭」隱喻概念中的隱喻[18]。不僅如此, 原以為方恨透趙的唐曉芙和蘇文紈自己, 當聽到方大讚「情敵」趙辛楣時, 錯愕得簡直難以置信:

 

小姐忽然問道: 「你看趙辛楣這人怎麽樣?

「他本領比我大, 儀表也很神氣, 將來一定得意。我看他倒是個理想的————人。」

假如上帝讚美魔鬼, 社會主義者歌頌小布爾喬亞, 小姐聽了也不會這樣驚奇。她準備鴻漸嘲笑辛楣, 自己主持公道, 爲辛楣辯護[19]

 

這裡用上了宗教及政治的「來源範疇」來比擬方對趙的讚譽之詞。

方蘇趙這個三角感情關係, 由於方並不投入, 以致引不起很大的波瀾。可是以三角形暗喻複雜的男女關係, 卻是日常語言一個十分重要隱喻概念。錢鍾書在另一敘事文本〈上帝的夢〉中將「三」跟男女關係的種種變化, 描述得繪形繪聲:

 

這發現就是: 每涉到男女關係的時侯, 「三」是個少不了而又要不得的數目。假使你是新來凑上的第三者, 你當然自以爲少不了, 那兩人中的一人也會覺得你少不了, 還有餘下的一人一定認爲你要不得, 你更以爲他或她要不得。假使你是原來的而退作第三者, 你依然覺得自己少不了, 那兩人卻都以爲你要不得, 你也許對兩人中的一人還以爲她或他少不了, 對餘下的一人當然以爲她或他要不得。據數學家說, 一隻三角形裏不能有兩隻鈍角。不過, 在男女三角形的關係裏, 總有一隻鈍角。上帝發現這鈍角並不是那粗坯的男人, 卻正是自己, 不知趣地監護著他倆[20]

 

這裡面, 借「少不了」和「要不得」兩詞, 將三角關係中其中一人對別人的看法, 描述得精闢入裏。

() 方鴻漸與唐曉芙

錢鍾書文本常批評女人, 女人給罵得體無完膚, 惟獨唐曉芙這角色得以倖免。有關這角色的描述, 全是正面的, 請看:

 

小姐嫵媚端正的圓臉, 有兩個淺酒渦。天生著一般女人要花錢費時﹑調脂和粉來仿造的好臉色, 新鮮得使人見了忘掉口渴而又覺嘴饞, 彷彿是好水。她眼睛並不頂大, 可是靈活溫柔, 反襯得許多女人的大眼睛祇像政治家講的大話, 大而無當。古典學者看她說笑時露出的好牙齒, 會詫異爲什麽古今中外詩人, 都甘心變成女人頭插的釵, 腰束的帶, 身體睡的蓆, 甚至腳下踐踏的鞋, 可是從沒想到化作她的牙刷。她頭髮沒燙, 眉毛不鑷, 口紅也沒有擦, 似乎安心遵守天生的限止, 不要彌補造化的缺陷。總而言之, 小姐是摩登文明社會裏那樁罕物——一個真正的女孩子。有許多都市女孩子已經是裝模做樣的早熟女人, 算不得孩子; 有許多女孩子祇是渾沌癡頑的無性別孩子, 還說不上女人[21]

 

這裡先說唐曉芙的臉, 她是「天生好臉色」, 跟一般女人的不同, ,即使她們費盡力氣模仿得跟她一樣, 還是高下立見, 因為唐是天然, 不是仿造的。接著用簡單不過的明喻, 借「好水果」來形容臉色的新鮮, 這裡還加上「使人見了忘掉口渴而又覺嘴饞」的評語, 寫的既是好臉色又是好水果。

接著寫唐的眼睛, 「不頂大」但「靈活溫柔」, 相比之下, 一般女人的大眼睛變得「大而無當」。這裡用了明喻, 巧妙地將不切實際的謊話, 放進體積大的眼睛去, 「大而無當」的形容變得更加豐富。至於唐曉芙的牙齒, 除了一個「好」字外, 便是一大堆文字, 表示中外詩人應願意化成唐的牙刷, 以印證她牙齒的好。

以上種種美態, 加上不刻意加以修飾, 保持天然狀態。因此得出以下的隱喻: 小姐是摩登文明社會裏那樁罕物——一個真正的女孩子。

錢鍾書再以都市女孩子跟她比較, 用上兩個隱喻, 分別批評她們不是「孩子」, 已是裝模做樣的早熟女人; 和不是「女子」, 只是渾沌癡頑的無性別孩子。

為了突出唐曉芙的形象, 錢鍾書藉方鴻漸的眼, 寫唐笑後的笑意, 用的是平常的明喻「裊裊餘音」, 但這裡寫不笑的笑, 比單寫笑時美態又是另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接著再用其他女人不自然的笑來襯托: 先是用面部肌肉柔軟操來暗喻他們的笑, 然後設一明喻, 平添一位教授在喊口令, 喊「一」便忽然堆笑, 喊「二」便「忽然笑不知去向, 祇餘個空臉」, 最後再用「電影開映前的布幕」來比喻這空臉, 強調它空洞無內涵。[22]

以上幾段都是借其他女人比唐曉芙, 以突顯唐的非凡氣質。

「心情是季節」是一日常的隱喻概念, 以春天這個季節的特點來比喻人的心情, 由於春天處處生意盎然, 因此人的心情也是生氣勃勃, 精神煥發的。至於「傷春」心情, 可謂「心情是季節」的變體。一般來說, 引發這種心情的原因是伴侶不在旁, 縱有春天美景, 只會惹來煩惱。方鴻漸的情況也如是, 他回到上海後, 工作未有著落, 百無聊賴, 又沒有女朋友, 結果決定找蘇文紈。雖然他不喜歡蘇, 也明知從此多事, 但也寧願冒險。文本用「安眠藥」為喻, 對於睡不著覺的人, 先圖眼前的舒服, 顧不得它的害處了。至於方的傷春心情, 錢鍾書用了三個明喻加一個隱喻來表達:

 

這幾天來, 方鴻漸白天昏昏想睡, 晚上倒又清醒。早晨方醒, 聽見窗外樹上鳥叫, 無理由地高興, 無目的地期待, 心似乎减輕重量, 直升上去。可是這歡喜是空的, 像小孩子放的氣球, 上去不到幾尺, 便爆裂歸於烏有, 祇留下忽忽若失的無名悵惘。他坐立不安地要活動, 却頽唐使不出勁來, 好比楊花在春風裏飄蕩, 而身輕無力, 終飛不遠。他自覺這種惺忪迷滯的心緒, 完全像填詞裏所寫幽閨傷春的情境[23]

 

首先用的是「心情是重量」的隱喻概念, 寫心「直升上去」; 又以「氣球」比喻這個空歡喜, 再用楊花比喻方鴻漸, 再後加上詞中傷春情境來總結這個大男人別扭的情緒。

到方鴻漸邂逅唐曉芙後, 傷春一變而為大好心情, 試比較一下前後兩段文字:

 

方鴻漸出了蘇家, 自覺已成春天的一部份, 沆瀣一氣, 不是兩小時前的春天門外漢了。走路時身體輕得好像地面在浮起來[24]

 

這段文字綜合運用了「心情是季節」和「心情是重量」兩個隱喻概念, 具體地概述方的興奮心情。

我們日常在描述失戀時, 常以肉體的痛苦來比擬精神和心靈上的傷痛, 所謂「心痛如肉痛」是「精神是肉體」的一種映象。當方和唐因誤會而分開時, 這個隱喻概念可謂大派用場:

 

把方鴻漸忘了就算了。可是[唐曉芙]心裏忘不了他, 好比牙齒鉗去了, 齒腔空著作痛, 更好比花盆裏種的小樹, 要連根拔它, 這花盆就得迸碎[25]

 

以牙齒比愛情, 以齒腔空著作痛來比擬心裡空空沒有了方鴻漸的痛, 可謂妥貼得很, 大大增加了原本隱喻概念的深度。接著文本以小樹比愛情, 要忘掉方這段感情, 代價很大, 拔掉小樹便得犧牲花盆。

至於方鴻漸, 他的傷痛並不比唐曉芙少:

 

方鴻漸把信還給唐小姐時, 癡鈍並無感覺。過些時, 他纔像從昏厥裏醒過來, 開始不住地心痛, 就像因蜷曲而麻木的四肢, 到伸直了血脈流通, 就覺得刺痛。昨天囫圇吞地忍受的整塊痛苦, 當時沒工夫辨別滋味, 現在, 牛反芻似的, 零星斷續, 細嚼出深深沒底的回味。[……]他個人的天地忽然從世人公共生活的天地裏分出來, 宛如與活人幽明隔絕的孤鬼, 瞧著陽世的樂事, 自己插不進, 瞧著陽世的太陽, 自己曬不到[26]

 

用麻痺後的刺痛來寫昏厥後的心痛, 整塊痛苦如牛反芻般細嚐, 強調的是方鴻漸後知後覺的傷痛, 這裡也延展了「心痛如肉痛」的內涵。接著寫方感到天愁地慘, 人如孤魂野鬼般沾不上人間的溫暖。

錢鍾書還將「心痛如肉痛」的比喻概念不斷複雜化, 以比擬不同人的心態:

 

有人失戀了, 會把他們的傷心立刻像叫化子的爛腿, 血淋淋地公開展覽, 博人憐憫, 或者事過境遷, 像戰士的金瘡舊斑, 脫衣指示, 使人驚佩。鴻漸祇希望能在心理的黑暗裏隱蔽著, 彷彿病的眼睛避光, 破碎的皮肉怕風。所以他本想做得若無其事, 不讓人看破自己的秘密, 瞞得過周太太, 便不會有旁人來管閑事了。可是, 心裏的痛苦不露在臉上, 是樁難事[27]

 

從叫化子的爛腿﹑戰士的金瘡舊斑, 到病眼避光, 破肉怕風, 都巧用病痛相關的情事來寫失戀者的心態。

趙辛楣跟方鴻漸談及他參加蘇文紈婚禮時, 踫見唐曉芙, 跟她聊了一回, 可是言談中沒提及方鴻漸。方的感覺是:

 

心裏彷彿黑牢裏的禁錮者摸索著一根火柴, 剛劃亮, 火柴就熄了, 眼前沒看清的一片又滑回黑暗裏。譬如黑夜裏兩條船相迎擦過, 一個在這條船上, 瞥見對面船艙的燈光裏正是自己夢寐不忘的臉, 沒來得及叫喚, 彼此早距離遠了。這一刹那的接近, 反見得暌隔的渺茫[28]

 

這裡用了「希望是燈火」的隱喻概念, 但加以轉化, 變成火柴微弱的光, 以及擦身而過的船上的燈光; 將相近反覺渺茫不可親的感覺形象地表現出來。

由於想念唐曉芙, 方的心緒給攪動了, 一時不能平伏, 隨之而來的心痛也在蠢蠢欲動。文本用上「心和痛在賽跑」的比喻, 更供「不相干的話」比擬「障礙物」以阻擋痛的追趕:

 

鴻漸這時候, 心像和心裏的痛在賽跑, 要跑得快, 不讓這痛趕上, 胡扯些不相干的話, 彷彿抛擲些障礙物, 能暫時攔阻這痛的追趕, 所以講了一大堆出洋船上的光景[29]

 

當晚方鴻漸失眠是必然的, 理由當然是想念唐曉芙了。可是這裡卻用唐曉芙作睡眠的喻體, 比擬睡眠不可追求。可謂倒果為因的妙用。至於痛苦蠶食他的心, 則仍屬「心痛如肉痛」的範圍:

 

鴻漸知道今天的睡眠像唐曉芙那樣的不可追求, 想著這難度的長夜, 感到一種深宵曠野獨行者的恐怯。他竭力尋出話來跟辛楣說, 辛楣不理他, 鴻漸無抵抗﹑無救援地讓痛苦蠶食蟲蝕著他的心[30]

 

() 范小姐與趙辛楣

汪處厚太太有意促成范小姐和趙辛楣的婚事, 因此安排飯局, 邀請方趙和范小姐﹑劉小姐到會, 便中作媒。

趙辛楣無意走近這座圍城, 小姐卻十分賣力, 她刻意打扮, 還編造自己追求者眾, 但從未戀愛的謊話, 還因為女掌櫃以為她仍是學生的一句話, 小姐開心了半天:

 

這一問減輕了她心理上的年齡負擔六七歲, 她高興得走路像腳心裝置了彈簧[31]

 

這個明喻也是「心情是重量」隱喻概念的一種變化。跟趙辛楣見面後, 小姐抓緊機會以談話築成圍城, 將趙圈在裏面, 暗合了圍城隱喻概念的情況:

 

小姐像畫了個無形的圈子, 把自己跟辛楣圍在裏面, 談話密切得潑水不入。辛楣先說這兒悶得很, 沒有玩兒的地方。范小姐說: 「可不是麽? 我也覺得很少談得來的人, 待在這兒真悶!」辛楣問她怎樣消遣, 她說愛看話劇, 問辛楣愛看不愛看。辛楣說: 「我很喜歡話劇, 可惜我沒有看過————多少。」范小姐問曹禺如何。辛楣瞎猜道: 「我認爲他是最————最偉大的戲劇家。」范小姐快樂地拍手掌道: 「趙先生, 我真高興, 你的意見跟我完全相同。你覺得他什麽一個戲最好?」辛楣沒料到畢業考試以後, 會有這一次的考試, 十幾年小考大考訓練成一套虛虛實實﹑模棱兩可的回答本領, 現在全荒疏了, [……]驚駭像牙醫生用的口撑, 教她張著嘴, 好一會上下顎合不攏來。假使丈夫這樣愚昧無知, 豈不活活氣死人!幸虧離結婚還遠, 有時間來教導他。她在天然的驚駭表情裏, 立刻放些藝術[32]

 

小姐的發問步步進迫, 為的是開發她跟趙的共同話題, 以及鋪墊未來互借劇本, 繼續發展感情的道路。這裡以「考試」來暗喻范小姐的發問, 正好反映情況的嚴重性。

以「口撐」來比喻驚駭時不合攏的嘴, 似乎既誇張也沒有必要。可是當文本繼續交代范小姐已當趙為未來丈夫, 對他期望甚殷的情況, 小姐的如口撐的驚駭表情也不怎麼過分了。

除唐曉芙外, 錢鍾書對任何女角都不留情面, 以墻壁來比喻范小姐的粉臉, 然後再用描寫鮑小姐的「動物是人」的隱喻概念, 將范小姐酒後泛紅的臉比作陳列著的小牛肉, 實在尖刻了一點:

 

女人塗脂抹粉的臉, 經不起酒飯蒸出來的汗氣, 和咬嚼運動的震掀, 不免像黃梅時節的墻壁。范小姐雖然斯文, 精緻得恨不能吃肉都吐渣, 但多喝了半杯酒, 臉上沒塗胭脂的地方都作粉紅色, 彷彿外國肉莊裏陳列的小牛肉[33]

 

() 孫柔嘉與方鴻漸

方鴻漸自從失去唐曉芙後, 並沒有注意身旁的女子, 只有趙辛楣旁觀者清, 早看出孫柔嘉暗地裡將方套進圍城裡, 他曾明言孫就是吃掉方這艘船的鯨:

 

「……孫小姐——唉!這女孩子刁滑得很, 我帶她來, 上了大當——小姐就像那條鯨魚, 張開了口, 你這糊塗蟲就像送上門去的那條船。」

鴻漸笑得打滾道: 「神經過敏!神經過敏!」真笑完了, 繼以假笑, 好把心裏的痛嚇退[34]

 

雖然方鴻漸因唐曉芙而有的「心與痛的賽跑」還未結束, 但卻慢慢步進孫柔嘉設的圍城中去。

趙辛楣常開玩笑的將孫柔嘉和方連在一起, 給方心理上造成影響, 有意無意間視孫為女朋友:

 

小姐的臉紅忽然使他想起在法國時飯桌上沖酒的涼水; [方鴻漸]自己不會喝酒, 祇在水裏沖一點點紅酒, 常看這紅液體在白液體裏泛佈靉靆, 做出雲霧狀態, 頓刻間整杯的水變成淡紅色。他想也許女孩子第一次有男朋友的心境也像白水沖了紅酒, 說不上愛情, 祇是一種溫淡的興奮[35]

 

當趙辛楣著方陪著孫柔嘉, 孫因此臉紅時, 方有如上的聯想。害羞所以臉紅, 「白水沖了紅酒」暗喻「臉紅」, 也比喻第一次有男友的心境。而孫的「男友」就是方鴻漸自己。此外, 當知道孫跟陸子瀟要好的消息後, 方竟有刺心感覺:

 

鴻漸情感像個漩渦。自己沒牽到, 可以放心。但聽說孫小姐和旁人好, 又刺心難受。自己並未愛上孫小姐, 何以不願她跟陸子瀟要好? 小姐有她的可愛, 不過她嫵媚得不穩固, 嫵媚得勉强, 不是真實的美麗[36]

 

其後, 方鴻漸對陸竟生嫉妒:

 

一句話的意義, 在聽者心裏, 常像一隻陌生的猫到屋裏來, 聲息全無, 過一會兒「喵」一叫, 你才發覺它的存在。孫小姐最初說有事到教授宿舍來, 鴻漸聽了並未留意。這時候, 這句話在他意識裏如睡方醒。也許她是看陸子瀟來的, 帶便到自己這兒坐下。心裏一陣嫉妒, 像火上烤的栗子, 熱極要迸破了殼[37]

 

以「貓」比喻說話的涵義, 完全超出日常隱喻概念的範圍, 但以貓叫才讓人意識它的存在, 來申論說話初聽不在意, 後卻猛然醒悟箇中涵義, 確實妥貼又生動。

因趙辛楣趕急離開三閭大學, 由於人地生疏, 弱女孫柔嘉自然由較年長的方鴻漸照顧。孫柔嘉便藉此處處示弱, 並故意假裝有人造他們的謠, 以製造環境, 讓方鴻漸自願走進圍城, 

 

鴻漸聽了, 像天塌下半邊, 同時聽背後有人叫: 「方先生, 先生!」轉身看是李梅亭陸子瀟趕來。孫小姐嚶然像醫院救護汽車的汽笛聲縮小了幾千倍, 伸手拉鴻漸的右臂, 彷彿求他保護。鴻漸知道李陸兩人的眼光全射在自己的右臂上, : 「完了, 完了。反正謠言造到孫家都知道了, 隨它去罷。」

[……]

小姐把鴻漸勾得更緊, 不回答。那兩人直嚷: 「恭喜, 恭喜!孫小姐恭喜!是不是今天求婚的? 請客!」强逼握手, 還講了許多打趣的話。

鴻漸如在雲裏, 失掉自主, 儘他們拉手拍肩, 隨口答應了請客, 兩人纔肯走。孫小姐等他們去遠了, 道歉說: 「我看見他們兩個人, 心裏就慌了, 不知怎樣纔好。請方先生原諒--剛纔說的話, 不當真的。」

鴻漸忽覺身心疲倦, 沒精神對付, 攙著她手說: 「我可句句當真。也許正是我所要求的。」

小姐不作聲, 好一會, : 「希望你不至於懊悔,」仰面像等他吻, 可是他忘掉吻她, 祇說: 「希望你不懊悔。[38]

 

這段文字用了四個明喻(見有底線處), 雖然都是平常不過的比喻, 但卻將方孫二人的心理狀態表現得十分徹底。方因孫父聽到二人的謠言來信相問而塌天, 又因給誤會跟孫結婚, 而如在雲裡般不知所措。孫先「嚶然」以示弱, 再拉方右臂是一石二鳥之舉: 一方面好像要求方的保護, 另方面在旁人眼中好確認二人親密的關係。

 

念頭想到別處——辛楣很喜歡那個女孩子, 這一望而知的, 但是好像並非熱烈的愛, 否則, 他講她的語氣, 不會那樣幽默。他對她也許不過像自己對柔嘉, 可見結婚無需太偉大的愛情, 彼此不討厭已經够結婚資本了。是不是都因爲男女年齡的距離相去太遠? 但是去年對唐曉芙呢? 可能就爲了唐曉芙, 情感都消耗完了, 不會再擺布自己了。那種情感, 追想起來也可怕, 把人擾亂得做事吃飯睡覺都沒有心思, 一刻都不饒人, 簡直就是神經病, 真要不得!不過, 生這種病有它的快樂, 有時寧可再生一次病。鴻漸嘆口氣, 想一年來, 心境老了許多, 要心靈壯健的人才會生這種病, 譬如大胖子才會腦充血和中風, 貧血營養不足的瘦子是不配的。假如再大十幾歲, 到了回光返照的年齡, 也許又會愛得如傻如狂了, 老頭子戀愛聽說像老房子著了火, 燒起來沒有救的。像現在平平淡淡, 情感在心上不成爲負擔, 這也是頂好的, 至少是頂舒服的[39]

 

這段文字藉趙辛楣交上新女朋友, 以總結方鴻漸對感情和婚姻的看法。這裡沿用「愛情是疾病」這個日常隱喻概念, 以「神經病」來暗喻方對唐的感情。雖然要不得, 但也有它的快樂, 但只有「心靈壯健」的人才承受得起, 方心境已老, 再受不了這樣的煎熬。接著以「腦充血」和「中風」兩種疾病來比喻熱烈的愛情。以「大胖子」暗喻「心靈壯健的人」, 以「貧血營養不足的瘦子」來暗喻方自己, 雖然有點不倫不類, 但意思還是清楚明白的。

最後寫大齡人士的戀愛, 以「傻」和「狂」兩種神經病來比喻老人家的愛, 再配合「愛情是火」的隱喻概念並加以變化, 說老房子著火作譬, 得出「燒起來沒有救」的結論, 寫得既風趣又妥貼。

方孫二人的婚姻平淡得沒有負擔, 但又脆弱得好像沒有基礎似的, 加上雙方家人都不滿對方, 結果二人吵架是家常便飯:

 

鴻漸柔嘉兩人左右爲難, 受足了氣, 祇好在彼此身上出氣。鴻漸爲太太而受氣, 同時也發現受了氣而有個太太的方便。從前受了氣, 祇好悶在心裏, 不能隨意發泄, 誰都不是自己的出氣筒。現在可不同了; 對任何人發脾氣, 都不能够像對太太那樣痛快。父母兄弟不用說, 朋友要絕交, 傭人要罷工, 祇有太太像荷馬史詩裏風神的皮袋, 受氣的容量最大, 離婚畢竟不容易。柔嘉也發現對丈夫不必像對父母那樣有顧忌。但她比鴻漸有涵養, 每逢鴻漸動了真氣, 她就不再開口。她彷彿跟鴻漸搶一條繩子, 盡力各拉一頭, 繩子迸直欲斷的時候, 她就凑上幾步, 這繩子又鬆軟下來。氣頭上雖然以吵嘴爲快, 吵完了, 他們都覺得疲乏和空虛, 像戲散場和酒醒後的心理。回上海以前的吵架, 隨吵隨好, 宛如富人家的飯菜, 不留過夜的。漸漸的吵架的餘仇, 要隔一天纔會消釋, 甚至不了了之, 沒講和就講話[40]

 

這裡用上不少比喻, 先暗喻太太是「出氣筒」, 方因孫柔嘉而受氣, 也發現受氣而有太太出氣的方便, 這種有因而得果, 有果而重新發現因的, 辯證式的思辯過程, 給這一普通隱喻添了不少新意。寫吵嘴如搶繩子, 如看戲, 如喝酒, 如富人飯菜, 都別緻而生動, 充滿文學比喻的特色。

四﹑結語

總括來說, 錢鍾書的比喻不僅數量多, 容易掛一漏萬, 而且結構複雜, 分析起來倍感吃力, 容易變成一堆流水賬。筆者所見, 西方兩篇以錢鍾書為題的博士論文中, 赫特斯(Theodore David Huters, 1946- )的主要寫作品的故事情節, 結構以及與社會的關係, 少有提及文學技巧, 更沒有專論比喻的[41]; 另一位胡氏(Hu, Ting-pong, 1947- )雖用相對大量篇幅討論錢氏的比喻, 但只停留在語言學層面作分析, 寫得片面[42]。新近中國內地學者討論錢鍾書的兩篇文章, 都選了諷刺為題, 洪耀輝(1966- )一文浮泛地寫諷刺, 談比喻的地方也不多, 論述搔不著癢處[43]。余海樂(1965- )一文寫錢鍾書的幽默, 余氏認為錢的是「冷嘲」, 比喻雖是其中一種表現幽默的方法, 但所論太簡短, 內容也無新意[44]。論比喻能夠做到田建民般的深入分析已經很不簡單[45], 他於書前以短文交代錢氏比喻的特點, 然後分述不同的比喻。可惜的是, 這種流水賬式的分析成不了系統, 主要原因在於將比喻僅視為修辭手段看待, 這種局限便難以避免。

錢鍾書的比喻結構複雜, 往往在一個比喻裡, 嵌上比喻或其他修辭成分, 造成套中有套的複雜局面。正因為此, 我們必須借助一高於語言層面的架構來整理, 才能有把握錢鍾書比喻全局的機會。筆者認為, 概念隱喻理論便是這樣一個平台, 因為它從人類認知慣例和組織出發, 容易歸納成如「事件結構隱喻」般的架構來。可是, 我們必須認清它的局限, 由於它的概念從日常語言處歸納出來, 很容易流於機械化, 又或概念系統過於簡單, 很難解釋豐富多姿的文學比喻。因此, 筆者認為概念隱喻理論只宜作分析文學比喻的起點, 不應停留於認知語言學的範圍, 否則便是本末倒置, 變成文學比喻為認知語言學服務, 失去我們藉它來增加認識文學比喻的意義。本文引用概念隱喻理論分析錢鍾書的比喻也正為此﹕以它作引子, 強調錢鍾書的文學比喻如何突破﹑引伸﹑改造﹑豐富原有的概念隱喻, 製造出令人嘆服的「陌生化」效果。

參考文獻目錄

CHEN

陳登: 〈試論比興與metaphor在中西詩學意義上的差異〉, 《外國語》19955, 19959, 23-26

CHENG

成傳鈞﹑唐仲揚﹑向宏業: 《修辭通鑒》, 北京: 中國青年出版社, 1991

FANG

方珊: 《形式主義文論》, 濟南: 山東教育出版社, 1999

GENG

耿占春: 《隱喻》, 北京: 東方出版社, 1993

HAN

韓荔華﹑侯敏: 〈修辭手法與文學表現手法關係初論〉, 《修辭學論文集》第3, 福州: 福建人民出版社, 1985, 312-322

HE

何開四: 〈錢鍾書比喻論及其文藝美學思想〉, 《文化崑崙: 錢鍾書其人其文》,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9, 448-463

HUANG

黃維樑: 〈與錢鍾書論比喻—─《管錐編》管窺〉, 《錢鍾書研究》第2, 北京: 文化藝術出版社, 1990, 121-131

HUNG

洪耀輝: 〈論《圍城》的諷刺藝術創新〉, 《長春師範學院學報》20021, 20023, 70-72

HUO

特倫斯?霍克斯著, 瞿鐵鵬譯: 《結構主義和符號學》, 上海: 上海譯文出版社, 1987

LIN

林書武: 〈國外隱喻研究綜述〉, 《外語教學與研究》19971, 1997, 月份不詳, 11-19

QIAN

錢鍾書: 《錢鍾書集: 圍城﹑人?獸?鬼》, 北京: 三聯書店, 2001

──: 《錢鍾書集: 寫在人生邊上﹑寫在人生邊上的邊上﹑石語》, 北京: 三聯書店, 2001

SHI

維克托.什克洛夫斯基: 〈作為手法的藝術〉, 《俄國形式主義文論述》, 方珊譯, 香港: 三聯書店, 1989, 1-10

SHU

束定芳: 〈試論現代隱喻學的研究目標﹑方法和任務〉, 《外國語》19962, 19963, 9-16

TANG

唐松波﹑黃建霖: 《漢語修辭格大辭典》, 北京: 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 1989

TIAN

田建民: 《錢鍾書作品妙喻百例》, 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2

YA

亞里士多德: 《詩學》, 羅念生譯, 北京: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62

YAN

嚴世清: 《隱喻論》, 蘇州: 蘇州大學出版社, 2000

──: 〈隱喻理論史探〉, 《外國語》19955, 19959, 27-31

YU

余海樂: 〈冷嘲與熱諷〉, 《廣西師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21, 20021, 54-120

 

Adler, Hans and Sabine Gross. “Adjusting the Frame: Comments on Cognitivism and Literature.” Poetics Today 23.2 (Summer 2002), pp.195-220.

Allbritton, David W. “When Metaphors Function as Schemas: Some Cognitive Effects of Conceptual Metaphors.” Metaphor and Symbolic Activity 10.1 (1995), pp.33-46.

Aristotle. On Poetry and Style. Trans. G.M.A. Grube.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 Co., 1989.

---. Aristotle’s Poetics. Trans. Kenneth A Telford. London,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61.

Barcelona, Antonio, ed. Metaphor and Metonymy at the Crossroads. Berlin; New York: Mouton de Gruyter GmbH & Co., 2000.

Black, Max. “Metaphor.” 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s on Metaphor, pp.63-82.

Eichenbaum, Boris. “The Theory of the ‘Formal Method’.” Russian Formalist Criticism. Trans. Lee Lemon and Marion Reis. Lincoln: U of Nebraska P, 1965, pp.99-139.

Èjxenbaum, Boris M. “Literary Environment.” Reading in Russian Poetics: Formalist and Structuralist Views. Michigan: Michigan Slavic Publications, 1978, pp. 56-65.

Eubanks, Philip. “The Story of Conceptual Metaphor: What Motivates Metaphoric Mappings?” Poetics Today 20.3 (Fall 1999), pp.419-442.

Fass, Dan. Processing Metonymy and Metaphor. London: Ablex Publishing Corporation, 1997.

Fludernik, Monika, Donald Freeman and Margaret Freeman.  “Metaphor and Beyond: An Introduction.” Poetics Today 20.3 (Fall 1999), pp.283-396.

Franke, William. “Metaphor and the Making of Sense: the Contemporary Metaphor Renaissance.” Philosophy and Rhetoric 33.2 (2000), pp.137-153.

Freeman, Donald C. “’The Rack Dislimns’: Schema and Metaphorical Pattern in Antony and Cleopatra” Poetics Today 20.3 (Fall 1999), pp.443-460.

Freeman, Margaret H. “Poetry and the Scope of Metaphor: Toward a Cognitive Theory of Literature.” Metaphor and Metonymy at the Crossroads. Ed. Anotonio Barcelona. New York: Mouton de Gruyter GmbH & Co., 2000, pp.253-281.

Havránek, Bohuslav. “The Functional Differentiation of the Standard Language.” A Prague School Reader on Esthetics, Literary Structure, and Style. Trans. Paul L.Garvin. Washington: Georgetown UP, 1964, pp.3-16.

Hawkes, Terence. Structuralism and Semiotics. California: U of California P, 1977.

Hawthorn, Jeremy. “Defamiliarization.” A Glossary of Contemporary Literary Theory. New York: OUP, 2000, pp.68-69.

---. “Literariness.” A Glossary of Contemporary Literary Theory. New York: OUP, 2000, pp.192-193.

Hu, Dennis Ting-pong. A Linguistic-Literary Study of Ch’ien Chung-Shu’s Three Creative Works. Madison: U of Wisconsin, 1977.

Huters, Theodore David. Traditional Innovation: Qian Zhong-Shu and Modern Chinese Letters. Michigan: Stanford U, 1977.

Jakobson, Roman. “Closing Statement: Linguistics and Poetics.” Style In Language. Ed. Thomas Sebeok. Cambridge: M.I.T. Press, 1960, pp. 350-377.

Johnson, Mark. 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s on Metaphor. Minneapolis: U of Minnesota P., 1981.

---. “Introduction: Metaphor in the Philosophical Tradition.” 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s on Metaphor. Minneapolis: U of Minnesota P, 1985, pp.3-47.

Katz, Albert N, Cristina Cacciari, Raymond Gibbs and Mark Turner. Figurative Language and Thought. New York; OUP, 1998.

Kövecses, Zoltán. “The Scope of Metaphor.” In Metaphor and Metonymy at the Crossroads. New York: Mouton de Gruyter GmbH & Co., 2000, pp.79-92.

Lakoff, Gerorge. “The Contemporary Theory of Metaphor.” Metaphor and Thought. Cambridge: Cambridge UP, 1993, pp.202-251.

Lakoff, George and Mark Turner. More Than Cool Reason: A Field Guide to Poetic Metaphor. Chicago: U of Chicago P, 1989.

Lakoff, George and Mark Johnson. “Conceptual Metaphor in Everyday Language.” 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s on Metaphor. Minneapolis: U of Minnesota P, 1985, pp.286-325.

Reddy, Michael J. “The Conduit Metaphor: A Case of Frame Conflict in Our Language about Language.” Metaphor and Thought.  Cambridge: Cambridge UP, 1994, pp.164-201.

Ricoeur, Paul. The Rule of Metaphor. Toronto: U. of Toronto P, 1977.

Richards, I. A. “The Philosophy of Rhetoric.” 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s on Metaphor, Minneapolis: U of Minnesota P, 1985, p.48-62.

Sacks, Sheldon. On Metaphor. Chicago: U. of Chicago P, 1979.

Shklovsky, Victor. “Art as Technique.” Russian Formalist Criticism. Trans. Lee Lemon and Marion Reis. Lincoln: U of Nebraska P, 1965, pp.3-24.

Steen, Gerard. Understanding Metaphor in Literature: An Empirical Approach. London: Longman, 1994.

---. “Analyzing Metaphor in Literature: With Examples from William Wordworth’s ‘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 Poetics Today 20.3 (Fall 1999), pp.499-522.

Stern, Josef. Metaphor in Context. London: MIT Press, 2000.

Yu, Ning. The Contemporary Theory of Metaphor: A Perspective from Chinese. Philadelphia: John Benjamins Pub Co., 1998.

論文重點

1.        俄國形式主義者重視文學本身的特質, 提出「文學性」﹑「陌生化」以及「詩學語言功能」等概念;

2.        錢鍾書的詩化語言尤其是比喻, 最能製造最能製造「陌生化」效果;

3.        西方隱喻理論可分三類: 語言學上的, 認知概念上的和文學或詩學上的;

4.        語言學上的隱喻理論有﹕比較說﹑取代說和互相作用說;

5.        認知概念上的隱喻是抽象的, 是人類認知過程的產物, 是日常語言不可或缺的元素;

6.        隱喻概念有不同層次, 最上層是「事件結構隱喻」, 其次是概念隱喻和它的映象, 最後是日常所見的隱喻;

7.        據萊考夫的分析, 文學或詩學上的隱喻從概念隱喻的基礎而來, 分別有四種情況﹕延伸﹑複雜化﹑疑問和合成;

8.        錢鍾書的語言是比喻式的, 思辯方式也是比喻式的;

9.        錢鍾書的比喻數量多, 結構複雜, 層層相扣, 套中有套。如單從修辭或語言學層面理解, 分析易流於表面;

10.    隱喻概念理論可幫助梳理, 對理解錢鍾書比喻系統的運作, 助力很大。

英文摘要(abstract)

Pak, Wan Hoi, “The Study of Poetic Language in Qian Zhongshu.”

Lecturer, Department of Chines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Education

 

The many innovative approaches into literary texts ranging from prose essays, short stories to novels, have been marked as distinguished features of Qian Zhongshu’s work. This essay employs the theory of metaphor to unravel the intricacies of his approaches, and subsequently sets out a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his use of word play.  (余麗文譯﹑陳德鴻教授審訂)

 



[1]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3

[2]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3

[3]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3

[4]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4

[5]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6

[6]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5-6

[7]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6

[8]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28

[9]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28-29

[10]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30-31

[11]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55-56

[12]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16

[13]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17-118

[14]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347-348, 350

[15]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64

[16]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61

[17]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63

[18]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72

[19]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98

[20]      錢鍾書: 〈上帝的夢〉, 《人?獸?鬼》, 載《圍城﹑ 人?獸?鬼》, 7-8

[21]      錢鍾書: 《圍城﹑ 人?獸?鬼》, 57-58

[22]      錢鍾書: 《圍城﹑ 人?獸?鬼》, 58-59

[23]      錢鍾書: 《圍城﹑ 人?獸?鬼》, 54-55

[24]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67

[25]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27

[26]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29

[27]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30

[28]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64-165

[29]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65

[30]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67

[31]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281

[32]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282-283

[33]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295

[34]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66

[35]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178

[36]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287

[37]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301

[38]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318-320

[39]      錢鍾書: 《圍城﹑人?獸?鬼》, 339-340

[40]      《錢鍾書集: 圍城 人?獸?鬼》, 371-372

[41]      Theodore David Huters: Traditional Innovation: Qian Zhong-Shu and Modern Chinese Letters (Michigan, Stanford U, 1977).

[42]      Dennis Ting-pong Hu: A Linguistic-Literary Study of Ch’ien Chung-Shu’s Three Creative Works (Madison: U of Wisconsin, 1977).

[43]      洪耀輝: 〈論《圍城》的諷刺藝術創新〉, 《長春師範學院學報》20021, 20023, 71

[44]      余海樂: 〈冷嘲與熱諷〉, 《廣西師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21, 20021, 56

[45]      田建民: 《錢鍾書作品妙喻百例》(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2)

 

(國際學術刊物《中國文學與文化研究學刊》, 2, 200211月)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