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庞石帚:钱氏《谈艺录》补注山谷诗   

2009-07-18 15:47:44|  分类: 钱锺书学术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锺书君《谈艺录》补任注黄山谷诗:“《次韵文潜立春日三绝句》第一首云:‘渺然今日望欧梅,已发黄州首重回。试问淮南风月主,新年桃李为谁开?’天社谓是忆东坡。东坡谪于黄州,欧阳修、梅圣俞则坡举主也。按此诗乃崇宁元年十二月中作,时山谷已罢太平州。《外集》载崇宁元年六月《在太平州作》(二首之一)云:‘欧靓腰支柳一涡,小梅催拍大梅歌。’又《木兰花》词云:‘欧舞梅歌君更酌。’则是欧、梅皆太平官妓。太平州古置淮南郡,文潜淮阴人,贬黄州安置。黄州宋属淮南路,故曰淮南风月主。盖因今日春光而忆当时乐事,与庐陵、宛陵了无牵涉。南宋吴渊《退庵遗集》卷下《太平郡圃记》,自言作挥麈堂。卷上《挥麈堂诗》第二首云:‘欧梅歌舞怅新知。’亦其证验。天社附会巾帼为须眉矣。”今按钱说殊误。此诗见《内集》卷十七,必如天社所说,无可改易。涪翁用“渺然”字,本之王羲之帖,天社亦已注明。“人物渺然”,本谓耆旧之逝,山谷《内集》卷三《寄尉氏仓官王仲弓》云:“人物方渺然。”已用此典。任注引王帖较详。岂可施之妓女耶?此诗第二首云:“传得黄州新句法。”谓文潜传得东坡句法也。同时尚有七古一首,有云:“经行东坡眠食地,拂拭宝墨生楚怆。”亦忆坡之作也。此诗之意盖谓欧、梅既不可作,东坡复逝,则今日风月之主,惟有望之文潜而已。不然,当涂之妓,与文潜何相干涉?且二妓不在黄州,已发而为谁回首邪?涪翁之意,乃伤词林之荡摇,而非感青楼之薄幸。钱氏反疑子渊附会,此殆以不狂为狂也。(录自《养晴室笔记》)

 

原文:

〇(二十二) 《次韻文潛立春日》三絕句第一首云:“渺然今日望歐梅,已發黄州首重回。試問淮南風月主,新年桃李為誰開。”天社謂是憶東坡,東坡謫於黄州;歐陽修、梅聖俞,則坡舉主也。按此詩乃崇寧元年十二月中作,時山谷已罷太平州。《外集》載崇寧元年六月在太平州作二首之一云:“歐靚腰支柳一渦,小梅催拍大梅歌”;又《木蘭花令》云:“歐舞梅歌君更酌。”則是歐梅皆太平州官妓。太平州古置淮南郡,文潛淮隂人,隂者水之南;時方貶黄州安置,黄州宋屬淮南路。故曰“淮南風月主”。蓋因今日春光,而憶當時樂事,與廬陵、宛陵,了無牽涉。南宋吴淵《退菴遺集》卷下《太平郡圃記》自言作揮塵堂,卷上《揮塵堂詩》第二首云:“歐梅歌舞悵新知”,亦其證驗。

 

【補訂】

按李端叔與坡谷善,坐草範純仁遺表,編管太平州。其《姑溪居士前集》卷三十九《跋山谷二詞》,即《木蘭花令》也,尤資證驗。略云:“當塗自山谷留章句字畫,天下交口傳誦。如蘇小、真娘、念奴、阿買輩,偶偕文士,一時筆次夤緣,以至不朽。歐與梅者,又幸之甚者焉,皆當塗官妓也。”《能改齋漫錄》卷一七載山谷此詞有自批云:“歐梅當時二妓。”方虛谷《桐江集》卷一《送白廷玉如當塗詩序》亦謂:“黄魯直作郡九日罷,為大梅、小梅、歐靚賦風月詩。” 天社附會巾幗為鬚眉矣。

 

【補訂】

《談藝錄》刊行後,偶與潘君伯鷹同文酒之集。伯鷹盛歎黄詩之妙,渠夙負詩名,言下幾欲一瓣香為山谷道人,云將精選而詳註之。頗稱余補註中歐梅為官妓等數則,余雖忻感,然究心者固不屬此類爾。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