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刘悠扬:这十年的钱锺书   

2009-07-11 07:49:40|  分类: 相关讯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少有人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被人记取。他分明已经离开整整十年,却又以各种形式如影随形地“复活”在人间。他是钱锺书,我们这个年代的一个传奇。

 1998年12月19日上午7时38分,钱锺书安静地走完了88岁的人生,在北京阖然长逝。他的去世,惊动了国内外媒体、文化界和政要,“钱学”也随之退潮。评论家认为,学贯中西、才通古今的钱锺书,是跟王国维、陈寅恪同个时代的大师序列中的最后一人,他的逝去,也标志着中国文化大师时代的结束。

 今天,是这位“文化昆仑”逝世十周年的纪念日。在这个日子来临之前,我们才恍然惊觉,几乎所有人对他的离去都“浑然不觉”,因为他的书还在,他的传说还在,他的话题还在,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灵魂伴侣杨绛先生也还在。正如《谁人读懂钱锺书》一文的开头所言,“锺”停止了,但他的“书”已完全留给了我们。这十年,说不尽的钱锺书,仍然诱惑着众家解读。

  1

 新版本:看“钱著”出版风潮

 经典著述重排新印,散佚旧作再现世间。用这句话来形容十年间“钱著”的出版风潮,恐怕再恰当不过。

 钱锺书逝世不久,三联书店开始重新编辑出版《钱锺书集》。经过长达六年时间的整理、编辑、修订和补正,2001年,十种十三册的典藏版《钱锺书集》终于编定出版,在当年就引起了钱学专家和钱迷们的广泛关注。这是钱锺书先生首次授权编辑出版他的个人著述总集,汇辑了他的几乎全部重要作品,内中除却人们所熟知的《谈艺录》、《管锥编》、《围城》、《宋诗选注》、《七缀集》、《槐聚诗存》、《石语》和《人·兽·鬼》、《写在人生边上》以外,还有第一次面世的散文集《写在人生边上的边上》。这本散文集也由三联书店在2002年出版了单行本。

 《钱锺书集》可谓“钱迷”的福音。16开本的文集由香港著名图书装帧家整体设计,内文繁体横排,采用典雅的日本米黄纸印,分精装本和精装典藏本两种。尤其是印数仅500套的限量典藏本,配有特制的红木书匣,蓝色布面精装,烫银书脊,还包含一枚由不会公开签名售书的杨绛先生签名的藏书票。

  在三联版的《钱锺书集》推出以前,钱锺书的作品分别由不同出版社出版,其中影响最大的无疑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小说《围城》。从1980年到现在,人民文学版《围城》的印数总和已经达到120万册以上,钱锺书去世后,《围城》又陆续出版了英文版、汉英对照本,据钱锺书研究专家范旭仑粗略统计,至今已有40余个不同版本的《围城》,而在许多“钱学”专家看来,《围城》最好的本子尚未出现。

 这十年间,关于钱锺书的重大出版计划还有商务印书馆的《钱锺书手稿集》与辽宁人民出版社、辽海出版社的《宋诗纪事补正》。两部书都出版于2003年,前者收录了钱锺书从上个世纪30年代至90年代的手稿,计划出版四十册,至今已发行三册;后者是钱锺书投入十几年精力的又一部煌煌巨著,全书十二册三百万字,对厉鄂的《宋诗纪事》做了广泛深入的纠正和补充,面世后在学术界引发了大量争鸣。

  2

 新传奇:听“钱学”涛声再起

 和钱锺书一起逝去的,还有“钱学”。从90年代初开始,随着《围城》的流行,“钱学”一下子成了一门时兴的学问。海内外共出版过几十种“钱学”书籍,其中一些还具有相当的学术价值。有意思的是,这些书大都出版于1995年之前,包括三联书店出版、陆文虎主持的《钱锺书研究采辑》也在1996年出版了第二辑之后停止。

 “钱学”逐渐黯淡下去,与钱锺书有关的各类新的“传奇”却在不断诞生。钱锺书一生行事低调,然而fans却极多,横跨各个年龄段。余英时认为钱的逝世“象征了中国古典文化和20世纪同时终结”,谢有顺称他为“20世纪最智慧的头颅”。许多人靠研究他度日,因悲世和性格郁闷而自尽的文学博士胡河清在生前就从生命体验的角度切入研究过钱锺书小说的精神世界。其他像郑朝宗、陈丹晨、舒展、陆文虎、许国璋、黄雨石、何其芳、胡乔木等,无不对钱锺书抱有景仰追慕之心。国外许多学者正是因为仰慕钱锺书而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人们提起遥远的先贤,喜欢说自己“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与钱锺书同时代的我们,惟有从与他相关的研究资料、传记文字中遥望大师的丰姿。钱锺书辞世刚刚四个月,一部由辽海出版社出版、近四十万言,题为《一寸千思》的纪念集便已面世。此书选录了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唁电、唁函、挽词和缅怀文章一百多篇。不少执笔者是钱先生的好友或门生,有的交往已逾半个世纪,是第一部关于钱锺书的纪念集,也是一部让写书人、编书人、印刷装订制作书的人及看书人均感上乘的精品。

纪念集以不一样的记忆丰富着“钱锺书”这特别的符号,传记亦如是。2005年,上海文艺与上海人民出版社同时出版了两部“钱传”,分别是吴泰昌的《我认识的钱锺书》与汤晏的《一代才子钱锺书》。近年出版的研究钱锺书的著作,还有一本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的陈子谦著《论钱锺书》。“钱传”成为一个热门题材,然而,要在坊间找一本权威的、真实的钱锺书传记仍是一件困难的事。

正因为此,钱锺书夫人杨绛近年出版的几本回忆录,都作为另一种形式的“钱传”,对“钱学”的升温竟有着助推的迹象。从《我们仨》、《我们的钱瑗》到今秋刚刚面世的《听杨绛谈往事》,一位98岁老人的“杂忆与杂写”竟成为学术图书畅销的一枝奇葩。据了解,《我们仨》自2003年7月第一次出版印刷以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海内外多次印刷,一直是各大书店的畅销书。杨绛的命运是与大儒钱锺书联系在一起的,她的“忆旧”不期然成为研究钱锺书生平重要的一手参考资料,这也不失为又一个“传奇”。

3

新话题:网络时代的“钱锺书”

 1998年,钱锺书去世之际,互联网的大潮尚未涌来,网络作为一个阅读事件也远远不曾发生。2003年,当一篇名为《钱锺书瞧得起谁啊?》的长帖在天涯社区引发剧烈争论,人们才意识到一个事实:在互联网时代,围绕着钱锺书的种种争论才刚刚开始。

不过,这些争论似乎并非来自学理或者思想层面,而更多集中在诸如吴宓为什么要骂钱锺书之类文人的八卦。此前“钱学”热门时期的主将李洪岩和范旭仑还为此专门写了一本《为钱锺书声辩》(2000年),既批评吴宓骂钱锺书没有道理,也批评其他“钱学”著作的“学识”和“文德”问题。之后范旭仑在《万象》杂志上连载《容安馆品藻录》,从钱锺书手稿中钩沉出对现当代文人的种种议论,影响颇大,其中对钱仲联等人的议论还曾经引起相当的争议。这些议论,在学术史上当然都是有价值的材料,不过毕竟不是钱锺书作品的核心。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直接研究钱锺书学术和思想的论著越来越少,能形成巨大影响的就更加罕见。后来的人们,似乎有些无力驾驭钱锺书这样的主题了。

在学界,针对“如何评价钱锺书”的问题竟涌现了不少“反钱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蒋寅的《请还钱锺书以本来面目》很有代表性,该文登出后,被某报转摘,并设定在一个栏目里,叫做“刮垢篇”。“钱学家”和“反钱学家”的论争,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是否应该读大师读过的书?钱锺书有没有道义和责任感?钱锺书有没有开创新的学术范式?钱锺书的思想到底有没有原创性?《围城》到底算不算名著?等等。

话题在继续,与钱锺书有关的种种“怪现象”也让人啼笑皆非。有人未经杨绛授权,擅自出版钱锺书作品;有人打着“研究钱学”的旗号,任意曲解、歪曲钱锺书的原作;有人借口“诠释钱学”,硬把自己的观点,冒充钱锺书的原意;有人断章取义、摘取钱锺书的片言只语,为自己的观点造势;有人无中生有,或夸大事实,或故意“挑错”,极力企图贬损钱杨夫妇;借“钱”赚钱,借“杨”扬名的事件之多,更不胜枚举。

  4

 新发现:学术研究仍然“在路上”

 真正的学术研究仍然“在路上”。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是国内最早把钱锺书研究作为学科对象探讨的大学,在郑朝宗的引领下,开中国“钱学研究”先河,培养了国内最早一批专门研究钱锺书的学者,最早出版了以《管锥编研究论文集》为代表的学术专著,一时成为国内钱锺书研究的主要学术机构。就在上个月,在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举办的纪念钱锺书逝世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上,一批与钱锺书有关的英文史料被首次提交,“钱学”研究史料又有了新发现。

 澳门大学中文系龚刚在提交会议的论文《钱锺书对新人文主义的误读》中,利用英文《中国评论周报》中钱锺书一篇《关于上海人》的短信,重新解释了以往对钱锺书学术思想的评价,史料和视角均为钱锺书学术思想研究中第一次出现。

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泳在论文中首次引述了美国人李克两封早年和他老师卜德通信中涉及对钱锺书的评价,对于理解上世纪50年代初期钱锺书的交往很有帮助,论文集还影印了新发现的英文史料原件。

  厦门大学中文系贺昌盛、孙玲玲的论文《钱锺书早期的“异国形象”研究》中,利用钱锺书英国读书时期的学位论文,对钱锺书早期“异国形象”研究进行了评价。认为钱锺书的研究,深入揭示了十七、十八世纪英国“中国热”背后所蕴涵的乌托邦想像及其意识形态意味,以及此类想像所依据的由历史与文学合谋构筑起来的“知识与伪知识”基础。钱锺书的研究不仅开创了中国形象学研究的先河,其在外国文学研究中对于中国传统“考据”方法的复活与应用,也为重新审视中国学人对学术路向的选择提供了有意义的启发。

厦门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林建刚在论文《乔治·奥威尔在中国的传播历程》中,详细介绍了钱锺书夫妇较早对奥威尔及相关著作的关注。厦门大学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杨宁的论文《〈围城〉中的学位制度考察》,结合欧洲学位制度的演变及在中国的传播,从学位传播史角度解读了钱锺书对学位制度的态度。这些论文涉及的研究角度和史料,均为近年钱锺书研究中的新动向。

(《深圳商报》20081219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