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陈骏涛:《钱锺书先生的几封书信》   

2009-06-23 10:46:51|  分类: 钱锺书中文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1219日晨738分,当代大学者、大作家钱锺书先生辞世,享年八十八岁。先生遗嘱曰:“遗体只要两三个亲友送送,不举行任何仪式,恳辞花篮花圈,不留骨灰。”送别方式(不是仪式)完全按先生的遗嘱照办:没有花圈花篮,没有挽幛条幅,没有悼词哀乐,没有长长吊唁的人群。从先生停止呼吸到遗体火化完毕,前后仅用了五十七个小时。对于一代文化巨匠来说,这是一个没有先例的送别方式。先生的遗嘱和送别先生的方式,充分体现了先生生前的淡泊名利、甘于寂寞、谢绝喧闹、潜心治学的品格,也充分说明了先生是一个穿透人生的彻底唯物主义者!

  论年龄,我与先生是两代人;论学问,先生如高山大河,我充其量只是小丘小沟;论声望,先生饮誉海内外,远及五大洲,我更不可望其项背……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一个特殊的机遇却把我和先生“绑”在了一起: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下放河南“干校”的那些日子里,我与先生同室共处有一年多,从而也就有了更多地接近先生、了解先生、向先生学习的机会。19723月,先生作为“老弱病残”人员被先期遣送回京,从3月到7月的四个月时间里,我与先生有过较频繁的通信。如今重读这些书信,想到先生业已辞世,不免睹物生情!

  钱先生曾一再奉劝人们不要写关于他的文章,不要搞什么“钱学”研究,所以在先生生前我从未写过关于先生的片言只语。如今先生仙逝了,我不得不违拗先生的意愿,摘出先生给我数封信的片断,并略加按语,从中不难看出先生当年与“干校”诸同人的亲密关系,以及前辈对晚辈的关爱之情,同时也显现出先生的深厚的学养,以及一代文化巨匠的真性情和真人格。并以此吊唁先生的在

  1999513日记于北京避喧斋

  

  第×封信一一

  骏涛、德政、承乃、贵明同鉴:

  得书甚慰,不能分别作答,只如旧小说中所谓“唱个统喏”,希谅之者。淫雨凿井,极念劳瘁!天漏若悬河,而下有断水之忧,此乃文明社会中之矛盾现象,原始社会中生活者必大惑不解……行李前晚运到,方知身外累赘实多,踞天踏地,煞费安排,又处理或赠送了一部分。虽有人怂恿请求搬家,而我自忖待遇不高,退休有愿,殊不欲多此一举,故不添家具,不雇助理,因陋就简:半病不病身体,似通非通思想,得过且过生活,如此而已。解开箱子包裹时,尚忆及诸君亲手代捆情景。宣传队老张同志安排工作,已详前日致永品同志信中。每周一三五半天集体读书(包括业务书),二四六半天开会学习。我虽蒙准许休息,明日家务粗了,遽赴医院检查,下周便思到学习小组“亮相”,参见其芳、平伯诸公矣……

  (:先生于19723月从明港“干校”回京,此信写于是年三四月间无疑;中有“行李前晚运到”,即可证明。先生的所有信件均未标明年、月,只有日子。信是写给四个人的,均“干校”文学所连队队友。“德政”即许德政,又名沙子,我的同乡,古典文学研究家,现居澳洲。“承乃”即栾勋,古典文沦家,现居北京。“贵明”即栾贵明,古典文学研究家,现居北京。其时明港多雨,但我们仍在凿井,故有“淫雨凿井”之说。钱先生与杨绛先生平时生活简朴,书籍也多是些工具书、外文原版书之类,他生前最怕累赘,经常送人东西(包括书籍),故有“身外累赘实多”之类的感慨。先生回京后先住在单位的一间办公室里,生活多有不便,故有“有人怂恿请求搬家”一说。但先生当时并未提出此要求。其时“老弱病残”回京,工军宣队仍组织开会、学习,故有信中所述诸情。“其芳”即何其芳,“平伯”即俞平伯,著名文学家,均已去世,当年均曾同赴“干校”,后亦作为“老弱病残”人员提前回京。“永品”即陆永品,古典文学研究家,现居北京。)

  

  第×封信——

  骏涛同志:

  良沛归,奉手书,并惠珍品,惟有感激。此物在明港,亦如熊猫之在我国,今到北京,更比之麝香牛矣!谢谢!我家中已绝无排场……来信所谓“钱府丰盛桌面”,盖亦兄才气横溢之流露,继“火箭”妙语而起之又一例证。昨晤余震同志,新戴眼镜,几不认识;自言来京汇报,我想探问“泡校”泡到几时,他当然口风甚紧,如未打开之食品罐头,我无“照胆之镜”、“开心之钥”等等法宝,无奈他何。我于星期一拔去两牙,尚有一牙待拔,以血压高,医嘱服降压药一周后再去。看来“无齿之徒,,已做定,见所惠花生尚赶得及吃,再过些时,上下齿空空如也,只能望洋兴叹,兄之盛意遂变为残酷的讽刺、恶作剧的引诱了!你探亲在“头批”,并非由于你的“抢”先,而实出于旁人的“拥戴”,只恨你当时“半推半就”,没有坚决谢绝。因此看来。谚语都是有两面性的:一方面是“先下手为强”,“棋先一着”,而另一方面是“后来居上”,“后起者胜”。处事做人之所以“困难也”……

  (:此信大致写于1972年四五月间。其时“干校”分批探亲,故有“良沛归”、“你探亲在“头批”之说,又引发出先生的一番诙谐之论。“良沛”,系濮良沛,即林非,现代文学研究家,当时连队队友。其时,我托林非带了一些花生给钱先生。花生是当地的土产,我们在农民那里不难买到,但带到北京就算是紧俏物品了,所以有先生的“珍品”、“熊猫”、“麝香牛”之类略带夸张的风趣说法。信中谈及先生“晤余震同志”,打探“泡校”之事,可见先生对“干校”队友关切之情。此种感情一直贯穿始终。“余震”,系当时军宣队的负责人。)

  

  第×封信——

  骏涛同志:

  得信甚喜。半月前栾勋同志来一信,正想作答,忽然有些事,遂被横风吹断,后海洋来,知其回家探亲,想已返明港矣。夏鼐同志亦参与信阳大会,返京后曾以概况略告,倾读尊函,益了然于事态之发展,同时逾代诸君乾着急。“学部挨扣”之耗,我等山野闲人无所知云,但从于震同志动员报告推测,似非言出无因。……闻打羽毛球,极好。又想见当年在复旦时演剧运动等活泼景象。陈郎未老也……(按:此信可能写于1972年五六月间,其时已传学部即将全部返京,但“信阳大会”上学部却挨了批评,似乎又使此事出现僵局。“栾勋”,如前信按。“海洋”即于海洋,又名于维洛,现当代文学研究家,已去世。先生当时与诸多晚辈皆有来往,栾勋、海洋、贵明、德政……均在其列。“夏鼐”,著名考古学家,已去世。因“信阳大会”上学部曾被“上面”批评,故有先生“逾代诸君乾着急”之说。“于震”即余震,如前信按。干校期间,我曾与先生谈及在复旦大学读书时曾参与演剧及其他活动之事,遂引发了先生此处的“陈郎未老也”的一番调侃。)

  

  第×封信——

  骏涛同志:

  三日前政工组负责人正式通知明港同人全体返京之喜讯,亦为欣慰。昨夕尊夫人及令嫒惠顾,并锡以珍品,却之不恭,而实在受之有愧,不知将何以为报,“中心藏之,何日忘之!”一周后想可晤面,君干才热心,搬场时必多所借重。未与人打赌否?老道输酒一瓶,打开时酒香远刺建外宿舍中人鼻孔,至有连打喷嚏者。真怪事可入笔记小说也……

  (:此信末署“六日”,当为197276日无疑,因信中有“一周后想可晤面”之说,也就是我们全体人马就要回京了。先生闻讯,于欣喜中写此一信。信中谈及“老道输酒一瓶”,乃当年“干校”一件趣事,经先生妙笔渲染,更显风趣。“老道”即曹道衡,古典文学研究家,现居北京。)

  

  第×封信——

  骏涛同志:

  来信奉悉。令嫒病,我与季康皆甚悬念。病后需营养,俾早复元。即抽空一来为盼……

  (:这是1977年岁末的一封信。其时我长女病后初愈,先生获悉,遂来此信,记得当时我和我爱人同去了,先生和师母一定要我们收下三十元钱,作为孩子的营养费,我们怎么推辞都不让。这使我们深为感动!三十元钱,这在二十一年前是一笔不算太小的数字,但其中所包含的前辈对晚辈的关切之情,却是难以用金钱的多寡来度量的!联想到在“干校”期间,先生为小女生病主动为我到邮局拍电报一事,以及其他许多先生和师母关心晚辈之事,说明这绝非偶然!)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