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禹克坤:钱锺书先生一封未发表的书简   

2009-06-16 14:08:44|  分类: 钱锺书学术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八五年我读了新版的钱锺书先生《谈艺录(增订本)》,书中有几处论到清代蒙古族诗人法式善的《梧门诗话》。其时我因教学需要,正在研究法式善的诗文,知道他还有一部诗话著作,系钞本,到当时北京柏林寺的原国家图书馆古籍部也没寻觅到。钱先生既然在书中谈到这部“诗话”,心想他一定知道此书的下落,便冒昧地写信向钱先生求教。出乎意料,几天以后收到复函:

  

  尧坤同志教席:

  奉书敬悉。《梧门诗话》经眼者,忆亦是转钞本,三十余年前借阅之,不忆在何处。草草摘录数节即还,初未知至为难遘之罕籍,亦以鄙见于时帆之诗才诗学均不甚许与也。无以塞明问,歉歉,即颂

  近祉。

  锺书上 二十四夜

  

  据信封上邮戳,此信系一九八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夜写就,次日发出。或许是我原信中的姓名字迹潦草,或许是老先生灯下未能看清楚,故回信的信封写成“马尧坤”,信笺抬头也写成“尧坤”,好在地址写对了,我所在的学校系科只有我的姓名与此相近,故还能如期收阅,否则难免有“遗珠”之叹了,幸甚。

  法式善(一七五三—— 一八一三),清朝内务府蒙古正黄旗人,姓乌尔济氏,初名运昌,据《批本随园诗话批语》载:“因用国书(拼音满文?)书之,与‘云长’同,奉旨改今名。”字开文,号时帆,清乾隆四十五年进士,官至侍讲学士,国子监祭酒。著有《存素堂文集》、《清秘述闻》、《槐厅载笔》、《梧门诗话》(稿本)等,编辑或参编有《湖海诗》、《熙朝雅颂集》。

  《梧门诗话》钞本到底藏在何处呢?九十年代初,我供职的学校图书馆购进了台湾省文海出版社出版的《清代稿本百种汇刊》,中有藏于台湾“中央图书馆”的《梧门诗话》,我总算得见“庐山”真面貌。但是既然藏在台湾,钱锺书先生怎能借阅呢?其时我已不研究法式善了,就没有再深究,也不便再为此事写信打扰钱先生。近读张寅彭、强迪艺编校的《梧门诗话合校》一书,这个谜解开了。

  原来,据张、强二先生在该书“前言”中的考证,目前存世的《梧门诗话》钞本主要有两种:一是十二卷“进学斋藏钞本”,今藏国家图书馆,近年影印收入上海古籍出版社《续修四库全书》集部诗文评类;一是十六卷钞本兼修订本,今藏台湾“中央图书馆”。今有台湾广文书局《古今诗话续编》及文海出版社《清代稿本百种汇刊》两种影印本。据对勘,台湾本是在国图本基础上修订的。

  此外,存世的还有杨亨寿钞本,现藏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但是“除文字偶有订正外”,与国图藏本完全相同。杨亨寿在“钞本题记”中云:“《梧门诗话》十四卷,梧门先生手篡,藏之诗龛,未会剞劂。至其曾孙玉昭,尚能克保先泽。玉昭没,后人不能继绳武,又遭光绪庚子之乱,梧门所蓄菁华一朝尽矣。先生手定《诗话》原本归叶兰台枢部家,吾友高竹坪所得,是为副本,中间脱落数卷,且写本荒率,舛错颇多。余手钞一通,度已失必难剑合,乃正其误谬,定为四卷,并将先生自撰诗话例言补之卷首。”(转引自《梧门诗话合校》“前言”注释[]

  钱锺书先生信中提到三十年前借阅的《梧门诗话》是不是其所在的研究所的藏本呢?《谈艺录》572页中述及《梧门诗话》时,云:

  ……杨亨寿订本法时帆《梧门诗话》卷一、卷三各摘震亭两句,称其“颇得宋人三味”,“时有拔俗之致”,以示“随园不喜震亭诗”之非公道。……

  据《梧门诗话合校本》,钱先生所转引的两句在“国图”本《梧门诗话》的卷二、卷六而非他所说的卷一、卷三。蒋寅先生在《杨亨寿重编本法式善梧门诗话跋》(载《差异》杂志第一辑,河南大学出版社二○○三年九月)一文中说此本四册,分题四卷,今与国图本逐卷对勘,知其册一即国图本卷一、卷二,册二,即国图本卷三、四……(转引自《梧门诗话合校》“前言”注释[]),从钱先生引文中的卷数标号,可见钱先生所借阅的当是此杨亨寿本。

  另,《管锥编》一九七九年版第四册第1532页中说到“洪亮吉《北江诗话》卷二、杨亨寿录本法式善《梧门诗话》卷三皆称英梦堂《咏雪》:‘填平世上崎岖路,冷到人间富贵家’”。《北江诗话》卷二确有此引诗,但是遍查《梧门诗话合校》却无,不知何故,尚祈方家有以教我。

   钱先生在给我的信中说:“鄙见于时帆之诗才诗学均不甚许与”,确为高见。但是《梧门诗话》仍在诗学史上有一定价值。书中记载了作者所见所闻的数百位诗人及其诗作,摘引了一些名句,特别是录存了许多“边省”少数民族的诗人,正如其《梧门诗话例言》中所说:“余近年从北中故家大族寻求,于残觚破箧中者,率皆吉光片羽。故是编于边省人所录较宽”云云,有意别于袁枚的《随园诗话》“虽搜考极博,而地限南北,终亦未能赅备”。从这个角度看,此书有助于更全面了解清乾隆时期的诗坛状况,包括诗人交往及诗学思潮。现存的两种钞本反映了作者从初稿到修定,传钞者佚失、校补的过程,有同有异,有增有减,不便细读。张寅彭、强迪艺二先生花了很大工夫,以台湾所藏十六卷本为底本,校以北京所藏十二卷本,整理出一个较为完整的文本,无论对于阅读还是研究都是有益的。

(《梧门诗话合校》,[清]法式善著,张寅彭、强迪艺编校, 凤凰出版社二○○五年版,35.00元)

(《读书》2009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