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范旭仑:《人-兽-鬼》中国华侨出版社本勘误   

2009-05-23 21:48:36|  分类: 范旭仑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性格决定命运,也决定其著作的命运。钱先生秉性高傲,自负“知希则贵”,厌恶俗人——由傻瓜组成的“大多数”,拒斥“普及”,绝不抗尘走俗。他洁身自爱,律己克欲,严持文德,抗拒“多文为富”的诱惑,谢绝与藉风雅为媚势牟利之资者合作,从不为几张钞票而将一本书四处嫁人。钱先生更是个非常讲究的艺术家,高雅华贵的完美主义者,对自己用心血结撰的著作特别珍爱,选择出版者最严刻。美食必用美器,纸张、版式、字体、字号、封面,钱先生都讲究。单篇文章的发表也往往如此。有一个例外——有例外正因为有公例,那就是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人·兽·鬼》和《写在人生边上》,后又由它的副牌海峡文艺出版社将二种合刊——未经作者同意。二书是收入《上海抗战时期文学丛书》里的,而这套丛书开始定在有名的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后生变故,不得已另谋出版地。这当然不由钱先生自做主。

    命运讽刺,物极必反,在钱先生重病后,即一九九五年以后,这种局面遭到破坏。以前根本没有资格的出版社也可以出版钱著了。一九九七年,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编出了《钱锺书杨绛散文》,浙江文艺出版社编出了《钱锺书散文》;后者欺负钱先生不能自己校读,差错率高达千分之二的,使热爱钱著者心痛齿冷。如今钱先生离开人世了,我们指望谁遵守钱先生的意愿并按照钱著本真面目来出版呢!一家俺们头回听说的名叫“中国华侨出版社”的出版社新来居然排印了《人·兽·鬼》,开机数即达五万册,藉口是“有鉴于盗本横行市场”。

    打开书,“序一”、“序二”直刺眼。钱先生原本只有一“序”,那个新编造的“序二”,不过是序后追添的几句客套的志谢,最初它只出现在“目次”下面,福建本排它在“序”的下面,怎么就可以冒充为“序二”了呢?“两本小书也不值得各有一序”,一本小书的新印倒有两序!《谈艺录》、《管锥编》的初版也都有这类“又记”,都没被当作“序二”。假使这个中国华侨出版社再找口实翻版《围城》,那就不止“序二”了,非弄到“序四”不解!而钱先生自记本书翻译情况的几行文字(其中“1985”孤雁入群,应作“一九八五”),本来应该排在“重印本序”的下面,福建本即如此;这块儿倒好,竟然弄到了目录页的后面去了——倒不如来个“重印本序二”!更加令人气恼的是,是为了省纸吧,“重印本序”居然破例地改变行间距离,密密麻麻,孤零零,真难看!

    原序日期是这样的:“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四月一日”;《围城》亦然,《谈艺录》则仍然依从原有的民国纪元,却遭出版者无端改易为“一九四四年四月一日”。

    书出得好坏,看它的“出版说明”就可推想。这书几百字的“出版说明”,口气忸怩,语句蹇吃,恰可借书中“那不生效力的机关枪声对天格格不能达意”来形容比方。顺序鉴赏。

    “一时影响颇大但印数不多”,“但”前该顿一下吧?

    “经过三十六七年的沉寂,福建人民出版社合并《写在人生边上》以‘上海抗战时期文学丛书’的名义,在一九八三年再版了这本书”。错了,一九四九年书还在印行呢,到一九八三年,也不是“经过三十六七年”。出版社并不是假借《上海抗战时期文学丛书》“的名义”,是《人·兽·鬼》作为《上海抗战时期文学丛书》的一种,是福建人民出版社承接了《上海抗战时期文学丛书》的出版任务。《人·兽·鬼》《写在人生边上》各自成书,“合并”啥意思?

    多说一句。《人·兽·鬼》最好的一篇是《纪念》,《纪念》最好的本子是发表在一九八三年一月号《广州文艺》里的——钱先生在福建本付排后又曾修改一下这篇的文字。《联合文学》一九八九年四月号上的《纪念》号称“现经作者修正”,其实用的本子和《广州文艺》一般不二,只“磨办公室里比花岗石更耐久的台角”一句仍沿用开明本作“磨办公室里与天地齐寿的台角”(作“台”即可,实在不必在“台”旁添加个木字边儿)。然而,这个新版并未采用它。会校集成,以臻善本,犹有待焉。

    “一九八九年初,台湾书林出版有限公司,在《钱锺书作品》中也收入了本书。”好好一句“一九八九年又被台湾书林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钱锺书作品集》收入”给说得如此疙疙瘩瘩,也值得佩服——集字哪好抛弃!

    “历次印数有限”。光福建本就印了接近二十万册。当然“数”都是“有限”的。

    “钱先生历来对书贾为谋求蝇头小利,不予理睬。”这不但背反事实,而且语法不通。

    “主办机关”。是“主管机关”吧?

    “盗本严重损害了读者”。受“严重损害”的该是作者。

    “本社向著作权所有人提出请求”。干吗不直提作者遗孀的姓名呢?

    “同时使这部辉煌的文学艺术钜制,传薪无绝。”书是四篇短小说的集子,钱先生自序说是“小书”,“辉煌”也,“钜制”也,语夸太矣。没见过“传薪无绝”这个词儿。

    “本书的书名是钱先生自己题写的”。该这样表示:本书题签沿用开明书店版,为作者自署。

    钱先生老爱念叨:“佛头着秽,罪过罪过!”出版商在钱著后面肆意倾倒垃圾,真是“罪过”。

    笑他人之未工,忘己事之亦拙,百步笑五十步之谓也。个体书贾的盗印固然可恶——《人·兽·鬼》好像没有盗印本,国营出版社的重版依然堪鄙。这本也照样“夺谬不一”。

    先看“夺”。第三二页“自己竟有这样滔滔汩汩口才”,口字前显然夺了个的字。第八一页“尾巴尖儿”的巴字给弄没了。第一一六页“正好比风骚对男人肉体的刺激”,对字前落了个重要的是字。第四三页“因为地位关系他不得不和李家的有名客人往来”,系字后脱一逗号。第八八页“仅能遮没夹肢窝的旗袍短袖不象男人大褂的袖子,可以补充应急”,不字前丢失了一个逗号。第一二二页“过几天来,过几天呢?”当作“‘过几天来’,过几天呢?”。“过几天来”是接引上文才叔“过几天他一定来”语。

    再瞧“谬”。刚翻几篇儿,就见就把“丛书”弄成“从书”(序第四页)。第四页“这祥大”望而知是“这样大”之谬。第一二页“乐的不得了”,的字当作得字;参看第一二四页“窘得不得了”。第二一页“颐谷满肚子蹩着怒气”,蹩字是憋字之讹;第四三页“憋着一肚子的愤怒”、第一二三页“憋住气遥望”则不误。第五二页“你肯上前钱去打么”,线字错成了钱字,没准儿下意识钻钱眼儿里了。第一二〇页“也许挨饿受罪委曲呢”,“委曲”是“委屈”之讹,第六九页“满肚子的委屈”、第一〇七页“受委屈可以”、第一三〇页“太委屈了你”、第一三六页“受了无限委屈”都无误。钱先生固曰“委曲与委屈邈若河汉”(《管锥编》第一七〇页)也。又按此句开明本作“也许还一肚子委屈”,福建本作“也许挨饿呢”,《广州文艺》月刊本作“也许还挨饿受罪呢”。第三九页“办不到摇尾讨好”句后的逗号是句号之讹。第九八页“过去几十年的生活”句后的句号是逗号之误。第四六页“获得精神上的休假”句后的顿号为逗号之谬。第七七页“建侯说是他的表侄女”句后的问号为逗号之误。此类谬误老鼻子,又如第四三页“假使”句前,第四四页“他有位父执”句前,第五三页“这个年头儿”句前,第七五页“清醒不来”句后,第一二二页“未必有工夫来”句后。不胜举。 “钱先生对标点字句讲究到家,偏偏碰上粗陋卤莽的编校者,那可算是出版商对著作家的小小嘲讽或挑衅了!”真不假!

    还有“衍”。第四三页“不便随时对往事作新鲜补充”,“新鲜补充”不辞,一看原本,鲜字是彼发誓“传薪无绝”者强加的!第四六页:“因为眼睛和牙齿都好,而颧骨稍高,她的脸宜笑,宜说话,宜变化表情。”细味文理,“的脸”实冗赘。“多宜”之义,详见《管锥编》第一〇三八页;“笑非口可得而专”之情,详见《管锥编》第六三四页、第九二页。福建本即无“的脸”二字,是也。第六〇页“入情入理——,”,破折号是从哪跑来的?第九五页“太监不就叫老公公么?。”,那个句号是如何混进去的?这书排字水平实在差劲儿,字间距动不动空半个格。看了大半辈子书,还头一遭看见逗号居然出现在一行之首——第一三六页!小学生常常被叮嘱,电脑也不能够,太奇诡怪诞了。

    整本书不足八万字。字号大大的,书价高高的,差错率当然不甘滞后,以配套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45c1220100df2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