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傅宏星:《钱基博年谱》[1943-1945]  

2009-03-01 20:54:07|  分类: 钱基博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3  (民国三十二年 癸未)  57

11月,先生当选院务会议教授代表。

11月,本年度各种委员会委员聘定,先生仍担任“图书委员会”委员,但增聘“五周年纪念筹备委员会”委员一职。

12月,吴县张一麐亦病卒于重庆,先生为作《张仲仁先生轶事状》,见《心太平室集·附录》。

“苏人张一麐氏在渝疾卒。叔兄就其与吾兄弟之关系别撰轶事状,颇致慨于吾苏三十年政局之隐恫。而其弟一鹏在沪则为文以哭之,言下亦有余痛焉。”(《孙庵私乘》)

“维三十二年十又二月,吴县张仲仁以参事薨于行都,于是先生年七十几矣。宁啻州邑之良,抑为天下之志,民失具瞻,国恫殄瘁,懿德之好,秉彝攸同,兹不有述,后将安仰,而都人君子,以先生于博,有一日之知,属抒睹记之所及,以备史氏之攸采。”(《张仲仁先生轶事状》)

本年,邑老裘廷梁先生卒。先生所撰《中国文学史元代之部)》(即《元代文学史》)由湖南蓝田新中国书局出版。

1944  (民国三十三年 甲申)  58

45月间,中南战事吃紧,长沙、湘潭、湘乡、邵阳相继失守,日军长驱深入我腹地,风警频传,师范学院拟由安化蓝田镇西迁溆浦县马田坪。面对寇难日深,先生义愤填膺,一方面,痛感政府无能,人民苟安,所谓武人不知保家卫国、舍生取义,师者不思明耻教战、为人师表;另一方面,他“考于兵法,揆诸地理,推乎人事”,坚信日寇兵势已竭,我蓝田必无忧虑。他以一介书生,自请留守,欲以身殉明志。其后,湘西雪峰山之役大捷,寇退危解,先生才前往溆浦任教。

1944年,长沙、湘潭、湘乡、邵阳相继失守,寇军长驱深入我腹地,风警频传,师范学院由安化西迁溆浦。先生义愤填膺,自请留守,欲以身殉。他为当地的《湖南日报》连续撰写讨论战局的文字,他建议:倘在安化置一师兵,配合外围兵势以控制湘中,如曾涤生之驻祁门,只须按兵不动,则邵阳之敌,北进西上,皆受牵制,而地形阻绝,又一时无法取安化,扼吭拊背,看似呆着,其实活势。上说下教,强聒而不舍。当时驻在湘西的国民党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闻讯,驰书先生,劝其后撤,信上说:‘抗战军兴以来,先生播迁四方,逐逐无归,而悲天悯人之怀,于焉益笃,授徒著书,不求闻达,严词正义,以儆朝野。是以明智之士,咸仰风规。范文正秀才时以天下为己任,方之先生,何多让焉。往者曾文正有云,无饷不足深忧,无兵不足过虑,独人心不振,诚堪痛哭。今日之势,已复尔尔。幸先生揭举大义,在正气于两间,视屈子之赋《离骚》,贾生之徒有涕泪,卒无补于楚汉之乱,又未可同日而语也。惟是临危不去,至欲以身殉道,尚矣仁人智士之用心也。愚窃有说焉,伏生腹笥入山,非有爱于身也,为存古圣人之道,不得不求免于祸难也。愿以此为法,则所遗于天下后世者,不既多乎。’而先生不为动。犹记抗战初期,龙沐勋先生往候先生于上海寓庐,先生赠诗就有‘神州能有振,何爱不訾躯’之句。其后在浙大同仁刊物《国命旬刊》第二期,先生撰《吾人何以自处》,他就自身的去从写得极为深切,表明先生之欲以身殉国,绝非逞一时的意气,盖其素所蓄积者如是。时所谓其‘志操不待激劝切磋’,‘在浊世而愈鲜明者也’。先生当时曾给我信说:‘我自念赴院未必能为学院有所尽力,不如留此以慰各方父老之意,非寇退危解,不赴院召,亦使人知学府中人尚有人站得起也。’‘我留此岂能真有造于一方,不过藉此练胆练智以自验所学,无负余生而已矣。’其后,湘西雪峰山之役,我军大捷,寇退危解。先生又给我信说:‘此番坚持不动,亦欲动心忍性,自家作一试验,不意侥幸以免于难,从前读书有会,经此一番体验,乃更进一层认识。’这是先生生命史上最见肝胆、锐志献身,爱国意识强烈焕发的重要一页,表现了那个时代中极少数正直知识分子的极可矜贵的志节和傲岸精神。对于先生当年的志尚和勇气,作为他的一个学生和历史的见证人,我至今怀有深切的敬意。”(吴忠匡《先师钱子泉先生学行记》)

“民国三十三年五月,日本之势方炽。自湘北进犯长沙,蹂躏湘乡,寇抄永丰,前锋去蓝田不足百里,而邵阳既陷,蓝田已在敌后。一隅悬寄,人无固志,各机关学校纷纷播徙避寇。蜂骇兽窜,谣诼繁兴,败兵如潮,人情惴慄。亦有荐绅硕彦,国人之望,平日侈言抗战必胜者,至是亦沮志夺魄,结舌噤口。博方旅居蓝田,任国立师范学院教授,而考于兵法,揆诸地理,推乎人事,知蓝田之必无虑。镇扰之必以定,顾人心失依,士气馁索,徒以隳军实而张寇仇,乃剖事折(析)理,为人解谕,哓口瘏音,欲以抚定一方,而口众我寡,终鲜听信。时执端(著者按:杨执端为杨亲彦之次子。)方主《力行日报》于蓝田,而在危不挠,披露战讯以辟谣惑,且著论力陈寇势之已竭,以振垂丧之军声,固已溃之民志。独不以博为迂固,而启蒙振聩,必资同气,时相过从,索博论兵之文揭于报端,日刊三千纸,展转流传,方广垂千里,百馀万人赖《力行日报》为耳目喉舌。湘乡、宁乡以延长沙一带,其已沦陷或逼处火线者,为我政府政令之所不及,而四方风动,一纸传诵,无不资《力行日报》以激我敌忾。七十三军遂延博赴前线演讲,我武维扬,而寇乃不得逞其志,则执端之以也。”(《杨亲彦先生传》)

“日本帝国侵略军一九四四年经长沙市大举南侵,偏师抄寇至湘乡县境内,去蓝田才百许里。前国立师范学院徙于溆浦。余侍先父暂寓安化桥头河。嗣亦到溆浦(钱锺霞《<中国文学史>后记三》)

按:先生此举,在我看来,不啻为“惊天地、泣鬼神”之壮举,诚如忠匡先生所言,是钱基博“生命史上最见肝胆、锐志献身,爱国意识强烈焕发的重要一页”。然而遗憾的是,当年亲历者鲜少记述,或羞于启齿,目前知者更少,故不惮烦引,特为表彰之。另外,杨家兴先生有《纪念钱基博夫子百年诞辰》四首,其四云:“敌来浩气贯长虹,倡导守城志最雄。敦品力行惟夫子,百年日月永当空。”盖咏此事也。

54,国师同事饶孟圭去世,先生发起捐款恤孤活动。

按:《国立师范学院旬刊》第百十五、百十六期“院闻”载《钱基博等先生发起募集饶氏金》:“本院注册组组员饶孟圭先生前因肺病,乞假退休。近以病势沉重,突于五月四日与世长辞,身后萧条,情况极惨。现由钱基博、郭一岑、陶绍渊、朱有、薛志陶、胡昭圣、徐义诸先生,陈安汉校友,余世文同学发起募集金,以恤遗孤而慰幽灵,想募款成绩定可观也。”

9月底,国师全部西迁师生抵达溆浦,随后恢复开学上课。

本年,先生所撰《近百年湖南学风》由湖南蓝田袖珍书店出版。

“一九三八年秋,子泉、默存先生父子应国立师范学院之聘到湖南安化蓝田(今属涟源)教书, 入乡问俗,子泉先生即取湘人耆旧之书,为学生说故事,曾对学生说,爱国始于乡土。笔者回忆,那大约是一九四三年的事情。《近百年湖南学风》写讫,即被当时在国师教书的储安平教授及其夫人端木露西要去,印在他们编的袖珍文库中。那是一种50开的薄本子,土纸印刷,但别致得很,售价之廉,一本大约等于一碗阳春面。”(俞润泉《旧籍重光》)

1945  (民国三十四年 乙酉)  59

1月,先生于抗战期间所作《近百年来湖南学风》一书由求知书店出版。

父亲一九三八年到蓝田前国立师范学院任教,在湖南生活了八年,借阅了许多湖南先贤的文集。《近百年湖南学风》从开始着笔到脱稿的时间很短,但从收集资料看,也可以说很长。全书收十四个近百年内的湖南学者(当时除章行严先生健在外,都已去世)。十四个人的出身、遭遇不同,父亲扣定‘学风’,叙述他们在顺利和不如意时(特别强调在不如意时)对待人生、对待国家、对待事业、对待学问的态度。他们的襟怀,他们的谋虑,他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有很多值得尊重、彰扬。全书用《史记》合传体的形式,以两三个人或以类相从、或互为比较列为一章,但不同于史传,往往详史传之所略,而略史传之所详。十四人中有的是将相达官,有的是名流学者,如本书《余论》所云:‘谈者徒称其博闻多知,罕会其苦心危言。’书中所详的正是足以表现十四人‘苦心危言’之处。《余论》又说:‘太史公原始察终,以史之体为诸子。吾则欲取精用宏,通子之意于传记。’‘张皇湖南而不为湖南,为天下;诵说先贤而不为先贤,为今人。’是父亲写这个小册子的意图。

“本书初版在蓝田印成,当时正处在抗战的艰苦阶段,因而纸张粗劣,字迹漫漶,我一直珍藏着。‘文革’初期,它被当作‘四旧’销毁了,我无限惋惜。现在岳麓书社居然寻得了一个初版本,重新付印,让父亲的遗著得与世人见面,我很感谢。四十多年前我作过校对,现在又作一次校对,使我沉浸于回忆中:寒风之夜,李园四周万壑松涛在响;西侧一室,桔黄的灯焰摇晃着,父亲在灯下一笔一笔认真地写这本书稿。四十多年了。(以上节录自钱锺霞《近百年来湖南学风·校读后记》)

“储先生因出书心切,又因受‘袖珍文库’每本单价的限制。《学风》被分为上、下册,各册印数又不一,学者不便,一九四四年湖南桥头河求知书店一个青年出版家龙良臣先生,印其全帙,为三十二开本,亦为土纸。”(俞润泉《旧籍重光》)

1月,先生再次为抗战将士讲解《孙子兵法》,并深入结合近代中西军事观点和二次大战中的战例(尤其是苏联卫国战争的胜利)对孙子军事原则予以发挥,颇多新见。

按:增订本《孙子章句训义》附录之《孙子今说》一文所载:“一九四五年一月,钱基博讲于湘中前线大庸军次,凡两日,每日两小时。听者五百余人。”

4月中旬,日军败相已成,但仍狗急跳墙,妄图占领芷江飞机场,确保铁路畅通,减轻空中威胁,并调集精锐沿湘黔铁路大举西进,一路烧杀抢掠,攻占湘乡的谷水、潭市,七星一带已隐约听到炮声,气氛十分紧张。一些难民和政府机构纷纷转移,国师拟再迁湘西浦市。

“1945年夏,日寇有由邵阳西进的趋势,危及国立师范学院所在地的溆浦(学院于1944年秋由蓝田迁驻溆浦)。茂如师筹划将学院再迁湘西浦市,他老亲自到重庆向国民党政府教育部申请搬迁费。黄季顺《廖茂如师轶事数则》

去年五月,博避寇安化之桥头河,日寇大举来犯,而湖南省执委陈大榕、省立一师校长熊梦飞两先生,欲振作前线就颓之军心民气,而以组织《湖南日报》就商。”(节录自194665日《致翔凤先生书》

按:中国方面,亦派重兵三十余万人参战,其主力部队是第四方面军王耀武全部兵力和第三方面军一大部,据守雪峰山天险,展开了湘西雪峰山会战。那场惨烈之战在溆浦龙潭镇境内打了二十八个昼夜,日军始终未能越过龙潭半步。双方一直在弓形山南面的鹰形山(战后改名英雄山)、红岩岭、青山界、车岩岭一带激战。最终,入侵龙潭的日军五千多人,被歼二千多人,俘获五百多人,此为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战,史称雪峰山大捷

8月,日本天皇颁布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在湖南战场,距龙潭不到二百公里的芷江城郊七里桥,中日两军派出代表,商谈受降事宜。

按:与此同时,为了纪念雪峰山大捷中阵亡的国民党将士,国民政府拨款在龙潭的弓形山上,修建烈士陵园,祭奠七百多位壮烈牺牲为国损躯的英灵。国民政府自蒋介石以下几十位党政要人和各界名人题字纪念。蒋介石题字:精忠贯日月。时任国防部长的何应钦的题字是:将军之勋烈兮,猗欤休哉千秋。

按:王耀武将军随即代表国民政府敦请先生为烈士陵园撰写纪念碑文,曰:“彼狡者寇,坠我百城,百城可坠,众志不可倾。龙潭寸隘,屹不我争;逐隘之屵(),我敢愤盈。成师以出,誓死不生。刈寇如草,曾不闻声。寇血既沥,我尸亦横,敛骸山巍,以聚英灵。国殇雄鬼,化为长庚。千秋万岁,仰莫与京。”

本年,为老友长沙曹典球先生《猛庵诗文集》作序。

按:曹典球(1877—1960),字籽谷,号猛庵,湖南长沙人。早年就读长沙时务学堂,积极参加戊戌维新运动。后任教湖南高等实业学堂,1908年任该校监督,创办矿业、土木、机械、化学、铁路等工科专业。辛亥革命后,曾任南京政府教育部主事、北京政府教育部秘书。1916年回长沙参加反袁斗争,次年任湘雅医院董事长。1923年创办文艺中学。1926年任湖南教育司长。1931年后任湖南省教育厅长兼湖南大学校长。1934—1935年代理湖南省政府主席。抗日战争胜利后,任湖南大学中文系教授。1949年参加长沙和平起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湖南省军政委员会顾问、省政协常委、省文史馆副馆长等职。

本年,“雪峰山大捷”之后,先生始赴转移到湖南溆浦的国立师范学院任教。

按:参见1945101《国立师范学院旬刊》第百二十一期“院闻”载《名教授继续在校》:“部聘教授孟宪承先生,浙大一再来电延聘,史地系教授李剑农先生,湖大亦多方罗致,皆经廖院长及有关系主任恳切挽留,本期起仍在本院任课。国文系钱基博教授当去岁蓝田形势紧张时,不肯作避难之举,现经本院一再敦促,业已来。本学期起,仍在本院执教。以上诸教授素为同学所爱戴,闻此消息,莫不欢逾恒。”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