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钱基博与国学研讨会会议纪录(2007)  

2009-03-10 09:22:59|  分类: 钱基博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基博与国学研讨会会议纪录(2007

时间:2007320

地点:华中师范大学科学会堂201

与会代表:

校外人员:钱佼汝 钱静汝 刘桂秋 胡鹏林 傅宏星 孔春辉 范立舟 姜晓云 邓志瑗

校内人员:马敏 章开沅 熊铁基 王玉德 丁毅华 范军 曹毓英 程翔章 邹霞 喻枝英 许刚历史文化学院部分博士生 历史文化学院部分硕士生

 

一、开幕式

1、主持人王玉德(历史文化学院教授、院长)介绍会议筹备情况及到会来宾:

本次“钱基博与国学研讨会”自提议之日起便引起了学校的高度重视,得到了老校长章开沅先生亲自参与和马敏校长的特别批示,在整个筹备过程中,各职能部门和相关院系均给予了深切关注和充分配合。尤其是校出版社以超常规的速度完成了《钱基博年谱》一书,无偿赠送给与会代表,并已在昨日上午召开会议启动编撰《钱基博文集》。此外,文学院、计科系无不大力支持。对此深表感谢。历史文化学院的领导班子则把此次会议作为2007年的工作重点来开展:在论文准备上,既发动了一批教师参与,也通过研读钱基博先生的著作论文来调动部分博士生和硕士生积极撰写;此外,筹备组派专人到钱基博故里江苏省无锡市了解当地对钱先生研究的情况,并参观了钱基博故居,故而邀请到了《无锡时期的钱基博与钱锺书》的作者刘桂秋老师出席今天的会议。除少数校外人士以外,今天的会议主要以校内人员为主。会后将以学术论文集的形式精选与会代表的论文。

以上是对会议筹备情况的简介。下面请允许我向各位介绍今天到会的校外来宾。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钱基博先生的孙子钱佼汝先生,原南京大学外文系主任,博士生导师,著名学者,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三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对他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另外还有江南大学的刘桂秋老师、伍大福老师,《钱基博年谱》的作者、傅宏星工程师,无锡钱基博纪念馆的周馆长,湖南师范大学的孔春辉老师,我校钱基博研究的资深学者、《钱基博学术论文集》的作者、华师学报编辑部的曹毓英老师,钱先生在华师的最后一批学生譬如我院的崔曙庭教授等,我校文学院的院长、书记以及各职能部门的同志,对大家的光临表示衷心的感谢!

2、马敏校长致辞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老师们、同学们:

上午好!

今天是钱基博先生诞生120周年的日子,我们欢聚一堂隆重举行钱基博先生学术研讨会,就钱基博先生生平事迹、学术思想的研究开展对话、分享经验、交流成果,意义深远。这次会议是由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先生倡议的,得到了各方面的响应,钱基博先生的亲属钱佼汝先生等人为此专门来到武汉,华中师大出版社也以最快的速度出版了傅宏星先生编撰的《钱基博年谱》。在此,我谨代表华中师范大学向研讨会的召开表示祝贺,向钱佼汝先生以及与会的各位专家学者表示热烈的欢迎!

钱基博先生是我国杰出的古文学家、国学大师。他治学范围极广,博通四部之学,有“集部之学,海内罕对”的美誉,他在解放前撰写了十多部有影响的学术著作,构成了独到的国学体系,一直影响着中国的国学研究。他治学严谨,文风独特,给学界以纯真、朴实、清新的深刻印象,堪称治学育人的楷模。

钱基博先生也是我国杰出的教育家。他从事教育事业44年,先后在小学、中学、大学工作。他以人格魅力垂范后学,甘为人梯、提携后进,培育栋梁,被其弟子称颂为“精神博大,一代宗师无愧,似花工,终生灌园,五洲四海多桃李。” 他还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如教育救国须先重视师范教育的思想,“师范生一枝笔”的先进教育理念,对学生要正面教育的思想等。这些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对我们今天的大学教育和改革依然有重要的指导和借鉴作用。

钱基博先生与华中师范大学具有深厚的渊源关系。他1946年就来到我校前身之一的华中大学任教,把自己的晚年都献给了华中师范大学,为华师中文和历史学科的发展、为华师学术梯队人才的培养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不但教书育人,还关心华师的发展,共为学校捐献了5万余册藏书,230多件珍贵文物,还亲自撰写了《华中师范大学历史博物馆陈列品研究报告》,为华中师范大学历史博物馆的建成奠定了基础。我校历史博物馆现在还保存着钱基博当年给杨东莼院长的报告、开会的记录、关于馆藏文物的说明以及钱基博先生捐献的文物。

钱基博先生是一位耿介的知识分子,他爱国爱党爱民族爱华师,曾经为华师的建设进言,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建言,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高尚情怀,是一位值得我们纪念的学者。

一个民族的学术思想,是一个民族的精神之光,特定时代学术精英的活动,往往蕴藏着超越特定时代的价值。加强对钱基博先生的学术思想研究,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华中师范大学对钱基博先生的研究已经持续了20年。1987年,华中师大学报推出了《纪念钱基博先生诞生百周年专辑》。后来,华中师大出版社又出版了《钱基博学术论著选》。今年又出版了《钱基博年谱》,还在商议出版《钱基博全集》。这两年,历史文化学院在研究生中开设了研究钱基博的课程,一批研究生对钱基博展开了研究,形成了钱学研究的生力军,对钱学研究作出了新贡献。

目前,学界的研究成果主要涉及钱先生的生平考察、著作整理、文献学思想以及教育改革思想等几个方面。因此,钱学研究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有很大的发掘空间。首先,要加强对钱先生论著资料的收集整理,使之系统化、全面化,这是基础;其次,要加强对钱先生教育思想的研究,这对我们今天的教育改革和教育创新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第三,要拓展研究领域,比如加强钱先生在文献学、文字学等方面学术思想的研究,形成新的研究成果。

钱基博先生学术研讨会在华中师范大学召开,不仅是钱基博先生研究领域专家学者的盛会,也为华中师范大学提供了一个学习求教、交流沟通、展现成果的机会。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本次学术研讨会定将成为一次交流经验、增进了解、加强合作和激发创新思维的盛会。华中师范大学将继续支持对钱基博学术的研究,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推进钱基博先生学术思想研究的不断发展,为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国学做出新的贡献!

预祝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三、章开沅先生讲话

各位来宾,各位专家、学者:

今天是个纯学者的会议。刚才谈到我倡议召开此次会议,感到很惭愧。我在华师已是第56个年头了,人生苦短,没能做的事很多,此时我脑海中又浮现了八个字:“未尽之事,未了之情”。对钱先生的纪念,对其学术的弘扬和美德的推广,皆缘于此。钱先生是抗战胜利后从湖南调到华中大学任教的,我是1951年来此的,所以刚到校就有幸得遇钱先生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真正的国学大师,为人亲切随和。对钱先生的看法我都写在二十年前的《纪念钱基博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专辑》上,限于时间,我今天只谈三个问题:

第一是钱先生在1949年后的表现和遭遇。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钱先生在1949以后是位非常爱国、追求进步的儒者。因为尽管他由于嗓子等问题课上得不太多,但是他对青年教师表现出了无私的关怀,又把自己多年的藏书都捐献给了图书馆,帮助我们成立文物馆。并不是所有的老学者都这样做的。此外他还非常热心政治学习,并不排斥它,热爱共产党,热爱并十分钦佩毛主席,《毛泽东选集》第一期正式出版后,他整整花了十天时间从头到尾逐字逐句地认真研读,而且还做了大量的眉批和笔记。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际上当时对钱先生并没有像对待青年教师那样作政治学习的要求,一切都是他主动做的,对“实践论”、“矛盾论”都有很深刻的体会,这在当时十分不易。1957年是由于他响应党的号召,热爱国家,希望国家一年比一年更好,遂知无不言,事实上也没有言辞过激,然而由于反“右”的深入,大字报逐渐增多。那时钱先生已经病重,于是没有要他参加批评会,他就把自己的意见上交。1962年我因到南通查找张謇的资料,很多人询问我钱先生是否划为右派。经过我的了解和后来核实,钱先生确实未划为右派,只是转达一些批评意见,但是对一个高龄又病重的人这样做也是不人道的。之后,我把江南一带的反应都如实地向学校作了汇报。然而当我要求给钱先生开展纪念活动却未得允许。这是一个悲剧。同时也更能反映出钱先生在任何条件下都无怨无悔地把生命都献给他热爱的国家,献给他视同生命的中华文化。

第二是有关1987年钱先生的百年诞辰学术会议。同样不是我倡议的,是钱先生的故旧,主要是他的学生,特别是蓝田国师的学生们发起的,由于他们跟随钱先生时间最长,故而感情最深。正好和我1962年的心愿一样。1987年由于我任校长,于是召集了那次会议。这次会议十分简单,参与者也是很普通的文教界人士,但是如果没能完成,我的遗憾会更深。

    第三即钱先生与国学的问题。我们丝毫没有把钱基博先生与时下的国学热完全地联系在一起。提倡国学是好事,但是国学热这个现象却值得深思,它是由于“唯上”即只为迎合某个政府官员的提议一拥而上或者商业炒作造成的,很多人没有读过国学入门的典籍却大谈国学,自称大师,十分荒谬。这是一夜暴富心理在国学中的渗透。我们并非一味古板地反对利用媒体、利用浅近、贴近生活的语言去普及国学的知识,引起民众的兴趣或其他生活方面的感悟,这一切都是好事。不能自己做不好就不允许别人做,别人做了就不高兴,酸葡萄心理,这是不对的。应该也感谢有些人在当中做了些有益的工作。但是这却不能代替国学研究。国学研究从注音、认字开始,即小学。因此对待国学一种是更深入的研究就需要更高深的理论,另一种是弘扬传统文化的精神,就需要了解国学常识,做起步工作,这是目前急需的,特别是文科的同学,但是要学会正确去对待。正因为此,今天我们纪念钱老,来追忆逝去的儒者,一位真正的当代大师。

最后我有个建议,下次我们可以召开无锡二钱的学术会议,因为此二人同有着全面系统的教学经历,真正的国学大师,视学术为生命。邀请两岸三地甚至海外的学者来共同参加。举办这样的会议可以激发更多的人来研究真正的国学大师、研究真正的国学。

四、钱佼汝先生发言

钱佼汝先生是钱基博先生三子钱锺英的儿子,和祖父一起先后两次生活四年多,且皆居住于华东村14号,第一次为19471948年,在祖父的直接监督下上小学,1948年随母至缅甸与在仰光工作的父亲团聚,中缅建交后,钱锺英先生在上世纪50年代高涨的爱国热潮中送子归国,钱佼汝先生遂于1954年回到武昌的祖父身边生活,一直到1957年秋钱基博先生过世。钱佼汝先生在会议上讲述了当年与祖父生活的片断以及祖父鲜为人知的生活习性,给研究钱基博先生提供了一手资料。

据钱佼汝先生回忆,钱基博先生体质虚弱,并从其父口中得知祖父便血之症,平时也常见祖父头疼等疾,并以钱基博先生与友人的通信因病请子代笔佐证。尽管身体不适,钱基博先生却勤于保健,无论冬夏都在黎明时分起床,用冷茶漱口润眼,温水洗脸,随后做健身操,有“揺头摆尾去心火”等。生活上钱基博先生十分简朴,一年四季长袍在身,餐桌上鲜见大鱼大肉、全鸡全鸭,恐饮食上营养不全面为导致钱先生健康状况不良好之主因。另外钱基博先生鲜为人知的嗜好也是终身唯一的爱好为喜养猫,认为其性格温顺,活泼可爱,24小时与猫形影不离,同桌而食,同榻而眠。和祖父生活的这段时间里,钱基博先生的勤学精神给钱佼汝先生留下最为深刻的印象。无论严寒酷暑都一如既往地孜孜不倦地读书写作。每天早晚高声诵读典籍,上下午写作,这个规律一直保持到病重时。他认为诵有别于读,好文章坚持要上口吟诵。在传道授业上,钱基博先生既对学生倍加爱护,也是严格有加,用生动的例子和浅显的道理对学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做人当在第一位。教学上讲究方法,因材施教,每个环节紧紧相扣,从要求学生预习、课堂讲解、示范文章、布置作业、批改作业直至最后的点评,都一丝不茍地完成,评分标准科学客观,决不姑息迁就。钱基博先生的书房里所悬挂清代书画家的对联“克子克孙先克己,成仙成佛且成人”,正是其一生道德文章的生动写照。

1957年是钱基博先生生命中最灰暗的一年,他在巨大的政治压力和沉痛的家庭不幸的双重打击下离开了人世。钱先生毕生关心民生,忧国忧民,热爱祖国,决不是“双耳不闻窗外事,埋头只读圣贤书”的迂夫子。早在25岁时就为无锡食盐问题二度上书,分析贩卖食盐的利弊。九一八事变后,又致书信于汪精卫等人,提出“蒋介石北上,张学良用武力收复东北,用实力援助马占山,坚持日本无条件撤军,绝对拒绝日本在东三省自由剿匪……”等六点要求,并告执政者如果一味违反国民意愿,民众可不纳税、不承担供贷甚至采取罢工罢课等行为。这种敢于直言进谏的精神可敬可佩。1957年钱基博先生的夫人因病而丧失记忆对先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三子全家归国后便同女儿钱锺霞携母返回故里,钱基博先生遂在汉口二子家养病,是年夏天后病情急转直下,不能进食,秋天便离开了人世。葬礼极其简单,只有武汉的亲属和朋友参加,外地的亲友都未能赶来。遗体入棺后便当场上铁皮,运往无锡,丧事由三儿媳和女儿操办。

钱佼汝先生表示将尽最大努力搜集整理钱基博先生的文稿,为《钱基博全集》的出版提供资料。

5、钱锺书纪念馆周馆长发言

钱锺书纪念馆在钱氏老宅的基础上修建而成,于2002年正式对外开放,老宅总体占地面积为四亩八分,目前对外开放其中的一半,另一半市委市政府正在协商准备开放。自开放以来,每年接待23万慕名而来的游客。当前纪念馆急需一手资料来丰富馆藏,提升内涵。欢迎各位专家学者到无锡参观。

 

二、学术发言

上午

主持人:刘桂秋

1、曹毓英(华中师大)《堠山钱氏家谱、家学与家风》

回忆了当年求学时对钱先生的感受,并且对先生在1957年的政治处境作了解释,确认曾内定为“右”派,是一个悲剧。此外曹老也谈及当年所经历的召开钱先生学术讨论会以及编撰钱先生著作的经过,同时讲述了钱先生编撰文学史的特点,提出只有发扬钱先生的治学精神,才能真正地研究国学。

2、范军(华中师大)《谈谈〈钱基博全集〉的编程》

范军对于作为出版工作者能为弘扬钱先生学术思想、传承国学出力感到荣幸。在当前学风市风普遍浮躁的情况下,商业出版热火朝天,学界出版渐如严冬的情况下,认为华师人对传承钱先生的学术思想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搜集和出版钱先生的遗著、发扬钱先生的精神,责无旁贷。出版社穷尽资料,尽可能地使钱先生的文稿著作现于世。希望学校能对百年历史上的学术大师钱基博、张舜徽等更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挖掘和深度研究,在总体规划、宏观协调的基础上,以项目和课题招标的形式分别组织和编纂这些大师的评传、年谱、专题论集、研究资料汇编等等。

同时他还希望能够在钱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之际,推出完整的《钱基博文集》以及相关的论著研究资料汇编。

3、孔春辉(湖南师大)《钱基博在国立师范学院》

作为前身是国立师范学院的湖南师范大学校史研究人员,孔春辉老师递交了这篇论文,并对不少人认为国立师范学院即是蓝国师范学院的说法进行了澄清。

4、伍大福(江南大学)《钱基博文史教育述评》

老师谈了作这篇文章的由来和经过,认为研究钱先生的文史教育能有助于高校文科教育,并能从中对高校教学实践有所裨益。

5、崔曙庭(华中师大)《回忆钱老给我们讲授中国古代史》

崔老作为钱先生最后一批学生之一,深情地回忆了在1956年毕业留校执教后听钱先生讲授中国古代史的经历。钱先生讲课从不照本宣科,而是列出详细的提纲,从不因为是给青年教师讲课就不作充分准备,可惜详尽的笔记皆在文革中毁于一旦。钱先生的工作态度和教学情景五十多年过去了依然历历在目。另外,钱先生讲课必结合实物和文献。每次给青年教师授课毕,就带大家到校文物室和省博物馆结合文物授课。这是一个创新。特别是他的教学精神很值得教育工作者学习。此外,教学过程中还会结合时事和现实来讲述。总之,钱老授课使人受益很深,令人半个世纪也终难忘怀。

6、程翔章(华中师大)《钱基博与中国近代文学》

老师作为近代文学的研究者,发现钱基博先生与近代文学有着莫大的关系,遂决定选题。撰写论文过程中发现钱基博先生在近代文学史的建构过程中作出了重要贡献,与此相关的资料较容易搜集。另外,作为文学家,他的作品散见于当时的报刊上,难以查询。后来程老师在台湾的一家网站下载到了他的小说集,于是就这方面阐发了自己的看法。程老师由衷希望各方共同努力,为促成《钱基博文集》早日出版,

7、傅宏星《关于钱基博年谱的若干问题》

傅宏星先生作为一名工程师,出于纯兴趣研究文史,由于原先研究钱锺书先生的关系从而得以接触钱基博先生的文章,为钱老的人格风范所吸引,于是开始《钱基博年谱》的编撰。由于工作的关系可以在各地辗转搜集资料,尤其在无锡的大半年对其完成钱老年谱特别有帮助。此外,傅先生也坦言自己从未到过湖南湖北,在资料搜集上尚显不够,希望专家学者多提宝贵意见,将来有机会能够修订。同时他也期望编撰此书能给钱学研究者提供基本的参考资料。

 

 

下午:

主持人:许刚

1、王玉德(华中师大)《钱基博:一代国学大师》

主要谈关于华师国学研究方面的想法。关于国学热,目前华师有两种态度,一种是“人取我弃”,另一种则是要尽快成立国学研究中心。对此我们究竟该如何应对?答案是肯定,即国学研究要开展。刚落下帷幕的两会上,代表热议国学。中国人大校长纪宝成提议要把历史学、文学、文献学合并为与一门国学并列的学科。教育部对此曾有过调查,我持否定意见,我主张把国学置于历史学科下成为二级学科。从当前国家的高层教育领导人来看,他们主张发展国学。从全国高校发展国家的整体态势来看,北方如北大、人大、北师大都在兴办国学,南方如厦大也成立了国学研究院。中部在长江流域目前还未开展。华师是研究国学的福地,有国学研究的基础。历史文化学院现设有中国历史文献学会,并开设有历史国家级精品课,还有几位国学大师如钱基博、张舜徽、杨东莼,此外,政法学院、文学院都有从事国学研究的学者。故而华师有研究国学的基础,但是目前的研究工作开展还很不够。例如对我校国学大师的研究便明显不够,如《张舜徽年谱》尚未问世,更谈不上《张舜徽评传》。对于钱基博先生的研究我们正在启动,这次会议如果有什么成果的话,其一就是邀请到了国内专家和钱先生的亲属,为大家研究基博先生搭建了一个平台,其二就是启动了一批生力军,几年后或许就有人崭露头角,甚至有人会专门有人从事钱基博先生的研究。对于国学研究,华师在国学方面有基础的几个院系应当联合起来,目前这方面工作尚缺乏整合力和整体计划。此外华师研究国学还必须形成自己的学术特色。时下中国钱基博先生的研究重心主要是集中于无锡和武汉两个地方,而遗憾的是目前无锡却很少有人关注钱基博先生。而就华师而言,凭原有的基础和研究队伍是完全可以成为国内研究钱基博的重镇。对此首要的是做资料方面的工作,通过档案、报纸挖掘并辨析材料;此外我们发现已出版的关于钱基博先生的资料论著存在不少问题,为此还应当做好分段、断句、检句方面的工作;最后我们主张在比较中开展对钱基博先生的研究,如钱穆、钱基博的比较研究,三钱的比较研究,都将为钱基博的研究打开新局面。我们将秉承章开沅老先生不走市场化道路的倡导,扎扎实实地开展国学研究,在长江流域和中部形成自己的特色。

2、丁毅华(华中师大)《钱基博先生与华中师范大学珍藏文物》

严格地说我的文章是一篇纪念文章,一是出于对钱老的崇敬之情,我与钱老虽无任何交往,但从其赠送图书、文物之举以及故交对他的怀念足以体现老一辈知识分子的优秀品质,令人敬仰如山。二是觉得钱老有值得我们研究的地方。可归纳为人品和学问。对于中国知识分子来讲,最重要的无非是这两点。就人品而言,我觉得最值得研究的是中国近百年来知识分子在激烈动荡的时代背景下,他们的命运、心态以及为人处事的道德标准变化。过去尽管有君子也有小人,但是作为主流的始终不管上至君主下至平民,为人处事都有基本的道德标准,是是非非都有明确的界线。但是这几十年来,确实存在一些让人不敢认同和值得反思的事物。所以从钱先生的身上,对照自身,不难发现需要弘扬传承何物。这才是纪念老先生最好的方式,也是我们将来复兴中华、开创新局面必不可少的一步。就学问而言,钱老先生如同大海般丰富,而且质量上乘,相比而言我尚处在边缘。从钱先生身上,我们这些年来的的确确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易中天论三国、于丹谈论语这些现象的出现恰恰说明了很多人不愿意读典籍,只满足于所谓的专家以漂亮的面孔出现以讲故事的方式传递所谓的“国学”,享受精神快餐。长此以往,古文就会遭到拉丁文、希腊文的下场,极少有人能读懂了。所以国学这种中华民族非物质的传统文化怎样才能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值得深思。所以我觉得今天的会议十分有必要,希望通过这次会议大家能够互通有无,保持联系,共同致力于钱学、钱基博的研究,把我刚才所提的问题进一步深入。最后,非常感谢《钱基博年谱》的编撰者傅宏星先生做了艰辛的工作,今天的与会代表都对此书做了高度的肯定和赞赏。另外,我还有个小小的建议,是否能从学术严谨的角度出发,考虑给此书加上《初编》二字或若干年以修订本的形式出现,毕竟现在钱基博研究的工作刚刚启动,给人以正式定本的印象可否再斟酌。愿同傅先生交流!

3、马树华(青岛海洋大学)《钱基博文化观浅议》

来到华师之后才对钱基博先生有所了解,也被其博大精深的学问和高尚的人品所深深吸引。文化观代表着一个人的文化价值取向,秉承什么样的文化观念是学者立身治学的思想根本,是衡量其学术视野和学术向度的坐标。钱基博先生虽没有专门系统地阐述其文化观念,只有一些散见于各类著述中的片断的议论,但他对于文化的思考却很精深。我将其概括为以下几点:民族文化情结异常浓厚,有文化保守主义的倾向,但绝不主张复古;他反对盲目欧化,但又不排斥西方文化;他在文化与国家的关系上态度明朗,反对脱离国家立场的文化观念。我认为这种态度对其一生治学有着指导作用,一个人的文化观坚定就不会随波逐流。个人认为要想将钱先生的国学思想有客观的认识和评价的话,应当将其置于民国时期整个学术环境中考察,和同时代的文化泰斗作比较研究。我的文章中包括了民族文化观和中西文化观两部分,请大家批评指正。

4、笪浩波(湖北省考古所)《钱基博的时代精神、民族气节及师表风范》

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是因为不敢妄言国学,所以试从时代精神、民族气节及师表风范来探寻钱先生何以终成一代大师,我的文章主要从守本趋新的时代精神、同仇敌忾的民族气节、教育固本的师表风范来阐述,也希望从中学习来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5、汤红兵(井冈山干部学院)《试论钱基博的国学分类思想》

钱基博先生令人高山仰止,治学最可贵之处在于会异见同,条其流别,以通伦类。我对他的国学分类思想颇有感悟。对于国学的定义,钱先生以“国”字立意,认为这是国性之学,认为“必自觉国性之有不可蔑”和“必自觉国性之有不尽适”。这两点态度对我们是很有启发意义的辨证性观点。另外我谈下对当前国学热的看法。我认为重视国学、追逐国学只要方法得当也未尝不可。此外,钱先生以“六类”分国学的思想很独到,过去一直采以经、史、子、集四分法。可以指导我们今后在涉猎国学时有指导意义。第三点是以“义数之辩”析国学。钱先生引用“人文主义”和“古典主义”来分析国学之演变。总之,我将钱先生的国学分类思想概括为“以民族性解国学、以六类分国学、以义数之辩析国学”,作此文以明先生提倡学惧致用之人文主义学风、弘扬国涟,振兴民族的治学之志。对于钱先生的研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愿与大家一起努力。

6、姚峰(湖北经济学院)《钱基博教育思想研究》

先生一生大部分从事教育事业,我便选择了这个题目,我的文章分为五部分,首先,师范教育是一个民族崛起的脊梁,钱先生认为中国近代之所以被世界列强所蹂躏是因为中国人普遍性的没有形成有耻、有节、勇武的中华精神,原因恰在于没有良好教育的引导,办教育的重点就是办师范教育,以便教化更多的民众。第二,教师应贯彻兼容并包的教育理念。三、非常重视爱国主义教育。钱先生终生爱好国学,把儒家经典看成是中华精神的缘源,以身体力行为莘莘学子和抗日志士作了楷模。四、强调教师的选拔和培养。钱老对教师认识、定位和选拔打上了韩愈的烙印。五、教育者应有献身教育的精神。从教育方面回忆了钱先生的一生,不足之处请各位指教。

7、刘国旭(南阳大学)《钱基博的舆地学思想——兼论晚清地理学发展》

我主要从舆地思想来剖析钱先生,并由此探讨地理学在晚清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一、舆地之学是中国传统地理学的重要组成,对舆地的重视是中国的传统,钱先生在其著述中多有表达。二、钱先生在《中国舆地大势论》中的观点与今天西部大开发的观点不谋而合。三、在近代西方地理环境决定论传入中国后很受欢迎,并用来解释一系列问题,遂得了一些错误的结论,从这里不难发现近代中国知识分子在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面临着尴尬的处境。

8、李文涛(华中师大)《钱基博经学思想研究》

先生的著作十分难懂,但读完之后又会感觉其思想体系的博大精深。仅仅从经学思想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研究钱先生首先要从文本上进行,要注意他的“变”与“不变”,注重其在早、中、晚三个人生阶段的变化。其次是比较研究,即把钱先生放在各个朝代中去比较,这是我觉得更有难度的。鉴于此,我认为对钱先生研究最重要的文本和宏观两方面相结合的研究,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对其思想、地位作出客观的评价。

9、肖海燕(华中师大)《论钱基博的〈庄子〉研究》

我的方向是道家文化史,所以结合自己的方向选择这个题目。钱先生自幼熟读经典,对《庄子》的研究,主要集中在1926年,并已认识到道家思想在中国学术史上的重要地位。钱先生治学尚会通,也是他研究《庄子》研究的最大特点,主要体现在会通前人庄学研究的成果、会通先秦诸子之学和会通《庄子》的思想三个方面。从钱先生的《庄子》研究中,我们能深切感受到他对传统论的满腔热情和对学术至高境界的不懈追求。这也是他在国学研究方面成就如此之高的重要原因。

10、吴俊(襄樊八中)《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谈钱基博和教育》

钱基博先生博古通今,学而不厌,甘于淡泊,全心投入教学实践,注重教学方法,积极推行教改,我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唯有以此为范,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才是对钱先生最好的缅怀和纪念。

11、谭春玲(华中师大)《浅析钱基博父子两代知识分子间的代际发展》

我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是基于学术史,学界关于父子俩各自研究的文章很多,而对于二者比较研究却很薄弱。我认为对此进行研究还有很大拓展空间。我的文章主要通过“三不朽”为路径分三部分来研究两代人。首先在“正德修身”:典范上,基博先生是高尚道德的捍卫者,终生致力于教育,提倡诚信正直的人格精神,自觉自愿地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接受改造,并非如海外所说是中国知识分子接受思想改造是被迫的,是政治运动的产物。锺书先生最基本的感情就是诚挚的爱国之情。第二是“功业”与“志业”:取舍。面对大时代的挑战,基博父子对“功业”与“志业”作出了取舍,皓首“志业”,这是两代知识分子对待周遭生存环境时的一种自然选择。第三是“立言”传承:“发展”,父子两代鸿儒,学识各有风范,基博先生通达古今,锺书先生面对中国的发展,能用世界意识重审中国文化。总之,只有将钱氏父子的为学为人,放在二十世纪的大背景下考察,才能更平实地权衡他们的分量,基博先生是受人尊重的国学大师,锺书先生是世界仰慕的“文化昆仑”,两代知识分子一者立足于中国,一者立足于国内,这是家庭代际间的发展,也是中国走向世界的明证。

12、孔祥增(华中师大)《文化两昆仑,史林闲思谈“二钱”——钱基博与钱穆》

同时代学者和文化人相互之间的情感交往与学术交流,是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鉴于学术界对钱基博与钱穆两位学者缺乏必要的关注和比较研究,笔者就此略作探讨。本文以“二钱”之间的交往为主线展开论,从其家族关系、相似的家学渊源背景、具体的交往实践、共同的教学之路等方面,利用联系对比的视角展现两位学术大家的学问与人生。

13、涂耀威(华中师大)《辨章学术,牖启途辙——钱基博经典要籍解题著述发徽》

我在此谈一下我和钱基博研究的因缘及我写这篇文章的背景包括我的一些看法。我们文献所在整理20世纪文献研究史的时候把钱基博先生整理成文,而且定位较高。从那时开始,我们就对此作了比较全面的研究。基于此兴趣,我对武汉有关钱基博的材料进行了查找,发现资料还是很多的,但是却很少对外开放,所以我不敢写关于钱先生的大作,既怕拔高他又担心低估他了,这对他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利于学术研究的。研究钱先生就必须要从学术层面来挖掘从而来印证他是国学大师,从横向和纵向两个角度,放在历史中比较研究。希望关于《钱基博文集》等资料尽早成文,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关注钱基博研究并参与其中这对更好地评价他、传承他有很好的作用。

14、刘琼(华中师大)《钱基博社会公益事业述论》

选择这个题目是因为我在接触资料的过程中发现钱先生不仅学识渊博,致力于教学,还关心社会,热心于公益。我在形成文章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困难,比如数字不太容易考证。我的文章主要包括钱基博关注社会公益事业的思想来源、钱基博对社会公益事业的参与、钱基博对与社会公益事业的特点。钱先生致力于公益事业对我们当今的文化人关心社会、贡献社会有着很大的启发。

15、田君(华中师大)《钱基博先生〈治学篇〉析论——兼与张舜徽先生之比较》

就从两方面谈钱先生的学术品格。一为“为人之学,为己之学”。钱先生终身治学纯粹是为了完善自身。当今治学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为了其它目的来做学术,学术工具论,这是表层的,第二个层面就是把学术真正当成学术来研究,这是比较端正的,第三个层面即是先生的层面把做学术当成安身立命之所,即“君子之学”,这是当今最缺乏的。我们不可能要求当下所有人都做到第三个层面,但是可以尝试排除把学术当成工具的做法,这在当下我认为是有可操作性的。通过努力可以把做学术的动机更纯正些。钱先生的君子之学体现在他有独立的人格,而不随波逐流。这也是先生为己之学的一个方面。我要谈的第二个方面是“及于利而利人,及于达而达人”。在完善自身的基础上推而广之,通过教学来启示后学,惠及他人。这是甘为人梯的精神。此外,钱先生系学术于国命,为此专门写了(增订新战史例)《孙子章句训义》和《欧战兵学演变史例》。

16、沈丽娅(华中师大)《钱基博与〈孙子章句训义〉》

钱基博先生在抗战时期研讨兵学,成书《孙子章句训义》也是其一生的亮点之一。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一是因为感于钱先生系于国命而成书,同时也因为该书在孙子学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以往对此关注较少。二来结合专业方向中华民国史选择了成书于抗战背景中的《孙子章句训义》。作为民国时期孙子学研究中的一部力作,《孙子章句训义》及后来刊出的增订本不仅在题解、注释、训诂上呈现一定的文献学特色,同时也引入了西方近代军事理论和两次大战的具体战例对《孙子兵法》作出了近代意义上的诠释,和同时代的蒋方震、萧天石一起为整个孙子学研究开辟了新境界。书中所体现的抗战军事思想既在战略上注重持久战,也在战术上强调运动战。故而,这部书又有着鲜明的时代感,通过对《孙子兵法》的分析论证了抗战胜利必然性,为“经世致用”的充分体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钱先生的的成就已不完全限于文学、文献学与教育学的范围了。同时该作的问世也是其生命史上最见肝胆的重要一页。

17、胡悦晗(华中师大)《从〈现代中国文学史〉看钱基博的民族主义思想》

我想就以上专家和同学的发言谈下个人的三点感想。第一是关于近代中国国学的内在理论,这是由中学到西学再到新学、国学这样概念过渡的过程。关于中西学在近代有四种观点,分别为西学中源说、中西同源说、中道西器说、中体西用说。以后五四之后才出现国学一说。第二是关于国学与民族主义之间的内在联系。二者是一个相辅相成的概念。第三是钱基博与民族主义和国学这两个事物的关系。在当时全盘西化和中华复兴必须得靠民族文化两种思潮的对立下,钱基博并没有参与这样的文化论争,作为另一位国学大师王国维在他的时代也是如此。所以鉴于此,我个人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是否可以就这一方法把二者作一个比较研究。

18、刘双(华中师大)《淡泊明志,宁静致远——钱基博人格魅力解读》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是我很喜欢的八个字,当我在拜读曹先生的大作时发现很多地方着墨于这八个字,在百年诞辰纪念专辑上也发现钱先生的后辈和学生们用这八个字来形容他,又作为晚辈不敢说引先生为知己,内心却十分激动。后来我又四处搜集了这方面的相关资料就尝试地作了这这篇文章来表达对钱先生的爱戴。上午在听了很多专家谈到钱先生生活简朴、教学孜孜不倦的业绩后更是仰慕。联想到当今也确实还有一些像钱老先生那样的人民教师在致力于国学研究,让当代年青不致于空虚,同样让我感动。

19、张佩佩(华中师大)《忠肝义胆,学人楷模——抗战时期钱基博的爱国情怀》

当我接触钱先生的资料后,为其学问和人品所感动,但水平有限,没能深入分析他的著作,则选定这个题目。钱先生一生都在圣贤经典的指导下严谨修身,在人格上、道德上追求完美,抱着经世致用的宗旨孜孜以求对社会有所贡献,一生都表现出极高的爱国热情。尤其在民族存亡之际的抗战时期,时时处处都尽显爱国情怀。我的文章分为三部分,第一“甘担救世任勇负师保职”:钱先生有着深厚强烈的责任心、使命感和忧患意识。推崇经世之学、经世之人,经经世致用的思想内化为具体的行动,为抗战服务。重视师范教育;第二“谈兵诚献计书生赤子情”,给学生开兵课,给士兵讲兵学,并著译兵书,为报纸撰文。第三“訾躯图国振浩气贯长虹”。此外,我也谈下对国学的认识。我认为国学时下可分为两部分。比如于丹的谈论语,都是民众需求的体现。这是大众化的国学。另外,专家也应提高自己的水平,不能流于世俗化,否则不仅降低了国学的层次,对大众也不是提高。其次是专业化的国学。专业领域的国学从事专门的研究,以提升国学的水平,并与大众化的国学相交流,这样两个层次相得益彰,对于国学的普及和提高是一件好事。

20、王丽明(华中师大)读《<国学文选类篡>总叙》

今天我主要谈谈钱基博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历史使命感。通过对《<国学文选类篡>总叙》的分析,体现了钱基博先生对国家命运、民族前途和后学者的深切关怀。

21、周英姿(华中师大)《钱基博语文教学改革之先驱者》

先生在语文教学中的改革思想和改革实践对今天有着很大的借鉴意义。他既在传统文化的传承上作了大量的工作,也有独特的作文教学思想包括选题、指导、批改、讲授课文。通过几十年的教学实践总结出的语文教学方法和他的语文教学思想,值得我们今人学习和借鉴。

22、温敏(华中师大)《关于钱基博的一则教学新史料》

由于觉得自身水平太浅,难以深入理解钱先生的论著,就从挖掘资料入手,发现了这一则新史料,题为《钱基博教授本年授课计划——开〈史记〉、〈四子书〉、〈韩文杜诗〉三课》,通过对这则史料来分析钱基博先生开课的计划以及当时的其他情况。

三、会议总结:王玉德

关于本次研讨会共有以下几个特点:

1、它是一个纪念性质的会议。因为本次研讨会召开于钱基博先生诞辰120周年之日,农历二月初二,我们在这样的日子来纪念他是非常有意义的。在纪念的过程中不仅缅怀了钱先生,同时也深受教育,学习钱先生治学为人。

2、它是一个纯学术的会议。诚如章开沅先生所言,本次会议没有任何商业气息,也没有政治味道。研讨会共收到四五十篇论文,选题之广泛出人意料,有些是回忆性文章,有些是习作,有些是考证与研究,深具学术性。

3、它是一个紧凑的会议。我们利用一整天的单位时间来召开这次会议,与中央提倡建设节约型社会相符。

4、此次会议让青年研究生走上了研究钱基博的道路,既有八十多岁的老学者出席,也有四五十岁到六七十岁不等的专家莅临,但大多数由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参加。特别是硕士生的论文质量有望超越一个高度。此外绝大多数研究生也是第一次出席这样较为正式的学术会议,也是在会议上首次发言,对于他们今后从事学术研究有了很好的开端。

本次会议为钱学的研究和钱基博的研究促成一个新的提升,这也是大会的初衷。希望与会代表能继续为宣传国学共同努力!衷心感谢钱基博先生的家属百忙之中到会,也对所有到会的专家和工作人员表示诚挈的谢意!

 

(沈丽娅记录并整理,未经发言人核对,谨作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1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