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孙勇进:钱锺书与金庸  

2009-01-13 14:44:54|  分类: 钱锺书学术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晚上,几个学生枉顾蜗居,闲谈间,说起了刚逝去不久的钱锺书。其中一位学生说道:感觉上,觉得钱锺书的学问,不及金庸的雍容华贵。

  我笑了笑,道:说起学问,其实真正渊博的是钱锺书,金庸的学问,比起钱锺书,那可差得十万八千里了。

  学生颇觉吃惊,不过话题并没有展开。其时我病体恹恹,再加已近夜半,学生们又聊了几句,便告辞了。

  灯熄了,我没有立即入睡。锺表在静夜中滴答地响着。岁月流水一样过去了,不知不觉,又是一年。一九九九年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这静夜的小屋里。我望着室内静夜中的某处虚空,长长地出了口气,感慨不已。快到二○○○年了,时近世纪末,二十世纪的中国留下了多少话题,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而于我这无用书的内心深处,沉涌的是对逝去的古老文化与传统的深深伤悼与追怀。

  于是又想起了钱锺书与金庸这个话题,也许该与学生们好好聊一聊。

  说金庸的学问和钱锺书相差十万八千里,那是文人喜夸张的积习所致,但老实地讲,金庸的小说我喜欢读,可金庸的学问我并不佩服。金庸的武侠小说的确包罗甚广,天文地理,琴棋书画,医卜星相,诗词歌赋乃至煎熘烹炒,无所不包,其中有些片断,如《射雕英雄传》中黄蓉为洪七公烧制“好逑汤”“玉笛谁家听落梅”一段,《笑傲江湖》里祖千秋向令狐冲讲论杯与酒的一段,均堪称神来之笔,这几处笔墨,的确称得上雍容华贵。

  不过,总的来看,金庸小说对文化传统虽涉猎甚广,但其实博而不深,做到这一步,并不是极难。早在金庸住在渣甸山的时候,就有一个350平方米的大书房,楼下还有书库,储藏有几万册书,背靠这样丰富的文化矿藏,再加上金庸自己也确实能勤读慎思,所以要在小说里古今中外地征引,并非难事,只是当今中国作家有学问的少,甚至不学无术,不比五四一代多身兼学者与文人,所以衬得金庸格外鹤立鸡群。

  不过金庸小说中的学问是不能太当真的,比如《射雕英雄传》中写到一灯大师的书生弟子让黄蓉猜其身世的诗谜,谜底为“辛未状元”,而历史中的大理国,从来没有过科举考试,是不会有“状元”这种说法的,这首谜语诗以及书中此处关于《论语》“暮春者,春服既成”的调侃,还有那首嘲讽孟子的诗,都是从古代的文人笔记中搬来的。后面黄蓉与樵子唱的几首《山坡羊》,都是元代张养浩的作品,还有书中威风凛凛的丘处机,在历史上也不是抗金英雄,恰恰相反,他是在金国朝廷的支持下传教的,北京的白云观,就与此有观,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看。再如《碧血剑》里面写到温仪回忆和金蛇郎君成婚,温氏三老来诱骗金蛇郎君时,赫然写着三老“穿了长袍马褂”,在明末浙西的乡村中,怎么可能有人穿长袍马褂?《天龙八部》写到了鲜卑文字,但历史中鲜卑族也并没有文字。至于金庸在《射雕英雄传》后附的《成吉思汗家族》和《碧血剑》后的《袁崇焕评传》,用学者的标准来衡量也谈不上如何高明,《袁崇焕评传》里甚至还有不少错误。要之,金庸可称当代作家中的一流学者,当代学者中的一流作家,但绝对够不上一流学者,是否能算一流作家,那也很难说。金庸的小说,多数堪称大手笔,精彩的笔墨极多,但破绽也不少。比如《天龙八部》中乔峰打死阿朱一段,可说是全书中悲剧的震撼力仅次于乔峰之死的段落,是全书情节发展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但这段情节漏洞不少,经不起推敲。乔峰为什么要打死阿朱?是因为马夫人告诉他段正淳是三十年前带领中原武人伏击他父母的“带头大哥”,所以乔峰才误杀来为段正淳替死的阿朱。但是段正淳这一年又多大?书中告诉我们五十不到,那么三十年前他能有多大?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做中原武人的首领?身为一帮帮主的精明的乔峰怎么会被这种话骗过去?并且,他又刚刚目睹过段正淳与段延庆比武,明知段正淳的武功远不如自己,有什么必要一见阿朱假扮的段正淳就痛下杀手而不擒住盘问?这些地方不能自圆其说,乔峰后面古希腊英雄式的抗争命运的悲剧不就全都落了空?一部作品,在大关节上出了毛病,这可就比较麻烦了。这样的毛病,在金庸的作品中不算少,所以金的武侠小说从文学的角度是否像某些人说的那样登峰造极,还是先不要忙着下结论。

  现在再回过头说钱锺书先生。钱锺书的文学作品不多,声名最著的《围城》无疑十分出色,它的语言漂亮之极,处处流动着透彻人生世相的智慧,不过似乎还不能就此认定钱是一流的小说家。但如果论学识,那么钱绝对可称得上是泰山北斗式的超一流学者。钱才学的渊博浩瀚与深邃,非此片纸可尽道,只记得初读钱的《管锥编》时,震骇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滚来滚去的只有一句:“烛火岂可与日月争辉乎!”这是《三国演义》里曹操问徐庶“君与孔明比何如”时徐庶的回答。说句不怕见笑的话,自己原来一直认为读了很多书,挺了不起,看了钱的《管锥编》,感觉岂止是终生不能望其项背,而是如对泰山北斗,那时才真正深深明白了什么叫高山仰止,如果说愿给钱锺书先生去看大门,那绝不是夸张。可是,钱锺书先生终于驾鹤而去了,去年十二月底的一个上午,听一位同事进办公室说了这个消息,怔了怔,接下来心底涌起了深深的惆怅,还有几分茫然。斯人已矣!这样的学者百年内还能再出一个吗?随后的一个星期天,电话铃响,拿起话筒,传来了家乡吉林那边的朋友的声音。钱锺书死了,你知道了吗?我知道了。

那边又道,听了这个消息,心里咯噔一下。我长长地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转过年来,读到了《文汇读书周报》上美国学者余英时的悼念文章,直读得唏嘘不已,文章的结尾道:“默存先生(指钱锺书)是中国古典文化在二十世纪最高的结晶之一。他的逝世象征了中国古典文化和二十世纪同时终结。但是历史是没有止境的。只要下一代学人肯像默存先生那样不断地勤苦努力,二十一世纪也许可以看到中国古典文化的再生和新生。”

    是的,也许可以看到中国古典文化的再生和新生。钱锺书和金庸,可以看作二十世纪中国的两大文化景观。钱的才学展现了中国古老文化传统的博大与深邃,而金庸的作品,尽管有这样那样毛病,但毫无疑问,其在总体上以其独特的方式极为充分地展示了、雄辩地证明了古老文化传统的巨大魅力与意义。新的世纪来临了,中国的经济要振兴,古老的文化与传统也会再生吧!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