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范旭仑:《现代中国文学史》率取近人成说   

2008-08-13 10:25:09|  分类: 钱基博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老觉得钱子泉《现代中国文学史》民国二十五年九月增订本《白话文》章[]“自适《尝试集》出诗体解放”以下一大篇为钱默存先生捉刀,因裁笔与前面不同,又因“文学不在白话与非白话”和“斯文一脉,本无二致”是钱默存先生向来持论如此(详见《与张君晓峰书》又《中国新文学的源流》、《近代散文钞》、《中国文学小史序论》、《中国诗与中国画》)。近日翻看《光华大学半月刊》,竟一下子揭开了“诗体解放”的老底儿。

    《光华大学半月刊》第三卷第九十合期出版于二十四年六月,是“庆祝本校成立十周纪念特刊”,钱子泉《十年来之国学商兑》之后是周澂的《十年来之中国文学》。《十年来之中国文学》解题后有三章,“一诗歌”,“二小说戏曲”,“三散文”。《现代中国文学史》全采前两章,各损益一节——

周文:

 

自《尝试集》出,诗体解放。一时慕效者,竞以“新诗”自号!惟胡适亦谓“中国诗界,定有大放光明的一个时期”。(《五十年来之中国文学》)闻者骇走,长老虽疑,愧未知新。乃有渡重洋,读西文,且与适友善者,独能不欺其心,起作诤友!如任鸿隽、梅光迪、胡先辈,而胡辞尤鞭辟入里,辨析毫芒。(详见《学衡》)然而适则负气自强,(适为《东方杂志》作《逼上梁山》)未肯降心相从也!厥后新体之诗……

 

钱书:

 

自适《尝试集》出,诗体解放。一时慕效者,竞以新诗自鸣。适乃作豪语曰:“中国诗界,必有大放光明之一时期!”又谓:“少年新诗人之中,康白情、俞平伯之起最早!自由诗之提倡,白情、平伯之功不少!白情只是要自由吐出心里的东西,而平伯则主张努力创造民众化之诗;假如吾人以此读平伯之诗,则不能不谓之失败!平伯之诗,往往索解不得,何能民众化!”夫以“有什么话,说什么话,话怎么说,就怎么说”之白话诗,而云索解不得;此可知深入显出,文学别有事在;而不在白话与非白话也!厥后新体之诗……

 

周文:

 

最近林语堂善幽默,谋诸同好,号曰《论语》,三年未已。去岁更为“小品文”之提倡,有《人间世》之刊行。

 

钱书改作:

 

既以普罗文学不容于政府,而幽默大师林语堂因时崛起,倡幽默文学以为天下号;其为文章,微言讽刺,以嬉笑代怒骂,出刊物,号曰《论语》,而周树人、徐志摩、郭沫若、郁达夫之流,胥有作焉。一册风行,学子争诵,其盛况比于《新青年》。更进而为小品文之提倡,有《人间世》之刊行。

 

    润饰处如“而周树人者,世所称鲁迅,周作人之弟也;其论文体,则以欧化国语为建设;而朱自清则品之曰”,周文原作“而鲁迅则欧化国语为建设。朱自清又论之曰”。“今则又学古以为新矣”后尚略却周文“且也胡适于民十二年”云云百馀字。

    周澂,字哲肫,武进人,小钱子泉六岁而师事之[]。《十年来之中国文学》作于自光华大学附中国文教员升任光华大学国文系教授数月后。三年后,周澂随同钱子泉入湘,任国立师范学院国文系副教授(《围城》里的历史系副教授顾尔谦的原型当是国文系副教授张贞用)。

    钱书本名《现代中国文学史长编》,是部记传之作。“史体述而不造。史文而出于己,是为言之无徵。”章学诚约定的“文史通义”,钱子泉自序《韩愈志》已引而称之,还为它阐明了一下,例如司马迁为苏秦、张仪、范睢、蔡泽作传,几全采《国策》而成——“神明变化,何嫌剽袭?”《韩愈志》亦“镕裁成书,别出机杼。文词尽非己出,而神明依然故吾——昔贤可作,傥不以剽袭为讥乎?”《现代中国文学史长编》例言又申《文史通义》“著述与比类”之论,自以“长编”为“比类”:“但掇拾排比诸公之行事及言论,叙次之以系统”;“叙事贵可考信,立言蕲于有本”。知者也看出钱书“裁量得失,率取近人成说,鲜下己意,则史之体例宜然”(姚鹓雏《读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边声月刊》第一卷第二期,二十七年十月)。昧者则谬采虚声:“子泉先生这部书,好就好在持论之直与资料之富”[]

虽然,《现代中国文学史》长篇累叶据用《十年来之中国文学》而了无只字声谢,教人心里老不痛快,反正再不敢武断为钱默存先生代笔了。

 

---------------------------------------------------------------------

[] 附带一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二〇〇四年十月翻排岳麓书社一九八六年五月本,脱落第五〇三整整一页。上海书店出版社二〇〇四年八月、二〇〇七年四月翻印的是初版;东方出版社二〇〇八年一月的底本是上海书店出版社版。

[] 《无锡新报》十二年六月一日载其《复止潜先生书》,称“止潜吾师尊鉴……学生周澂顿首”。参看钱子泉致章士钊书(《甲寅周刊》第一卷第二十六号,十五年一月九日):“独武进周君哲準相谓曰:‘师文雅澹不如桐城,而雄警过之’(师之一字,乃周君撝谦之称,实非弟子)。”

[] 刘衍文《钱基博先生轶闻》(《寄庐杂笔》第三二八页)。刘衍文《黄秋岳与梁众异》抄《现代中国文学史》“有杜韩之骨干”云云及“其诗植骨杜韩”云云,赞叹:“子泉老先生工文而罕为诗,抑扬时贤,毫不苟且。评此二人之诗,着墨虽不多,而评价亦非同一般。”(《寄庐茶座》第五七页)假使得知这“非同一般”的“评价”“毫不”“非同”于“时贤”——全袭汪国垣《光宣诗坛点将录》(《甲寅周刊》第一卷第八号,十四年九月五日;《青鹤》第三卷第五期,二十四年一月),刘衍文的“着墨”必“不多”“苟且”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