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容安馆日札》第三百三十三则(范旭仑整理)  

2008-05-25 15:48:23|  分类: 《容安馆札记》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容安馆日札》第三百三十三则(范旭仑整理) - 钱锺书先生生平与学术研究 - 钱锺书先生生平与学术研究

       陈洪绶《宝纶堂集》十卷,《拾遗》一卷,老莲子无名(名字购,即老莲诗中之“鹿头”也)所辑也。欲为萧散放逸,而才情不副,趣薄意浅,有蓬首垢面之嫌,乏乱头粗服之韵。竟陵体可着色,不宜着水也。绝句差有致。

    毛奇龄《陈老莲别传》:“生平好妇人,非妇人在坐不饮,夕寝非妇人不得寐。有携妇人乞画辄应去。”

    丁野鹤《陆舫诗草》卷四《哀浙士陈章侯时有黄祖之祸》七律,末云:“惊看溺影山鸡舞,始信才多不自谋。”则老莲殆死于非命——岂传闻之误耶?

    毛奇龄《陈老莲别传》:“尝模周长史画,至再三犹不欲已。人……谓之曰:此画已过周……曰:此所以不及也。吾画易见好,则能事未尽也。长史本至能而若无能,此难能也。吾试以文言之……自作家者出,而作法秩然……舍夫论与事而就我之法,曰如是则当,如是则不当,而文亡矣。”

    《书影》卷四云:“陈章侯画梅,故作支离肥白,堵芬木常问之,答曰:须悬五六步看耳。又:余得张萱仕女示陈章侯,章侯曰:君常诮余仕女太肥,试阅此卷,予十指间娉婷多矣”(按余秋室《燕兰小谱》云:“昔陈老莲之画美女,多鸠鹄形,以万壑千岩,其秀在骨,非吴下水乡徒滋柔媚”云云,与栎园说大异)。

    《结邻集尺牍新钞三选》卷十五邹喆与陶庵:“同人共称老莲《秘戏图》奇幻无伦【中略】,不意老莲沦入恶趣乃尔!”

    顾侠君《寒厅诗话》云:“先考功令山阴时,陈章侯曾以诗赠曰:道士庄前吃菱芰,白公堤畔系船楼。老人安稳三年醉,多谢山阴顾邑侯。”

    吴庆砥《蕉廊脞录》卷七载陈悔迟洪绶诗词稿四巨册,多故君亡国之感,往往自称老僧云云,有云:“山河举目非无感,诗酒当前又自如。”  

    卷一《吕吉士诗序》:“余见其诗,直言有中郎语气。余每于试蹶后辄多怨恨悲愁之语,不能如吉士旷观。”按卷四《舟次丹阳送何实甫之金陵》云:“吾才固驽钝,妄想每热衷。连年不得意,饮酒空山中”;卷五《兄以绶见摈以酒船宽大于湖上醉后赋此》云:“阿兄备酒馔,买舫为吾宽。立命唯耽酒,知书慎得官”云云;《湖上饮亢兄酒》云:“吾道无忧喜,此中强自平。譬如不识字,何念及功名”云云;皆可见老莲本非无意进取者。孟远作老莲传,谓兄洪绪戕害之者无不至,而观集中为兄作诗甚多,即此二首推之,孟氏之言似过情实(第二首第七句云“阿兄呼酒至”,卷八《亢老饮予于贞父先生之园》结云“主人可喜是吾兄”)。

    卷二《画论》:“今人作家,学宋者失之匠,何也?不带唐流也。学元者失之野,不溯宋源也。如以唐之韵运宋之板,宋之理行元之格,则大成矣。眉公先生曰:“宋人不能单刀直入,不如元画之疏”,非定论也。如大年、北苑、巨然、晋卿、龙眠、襄阳诸君子,亦谓之密耶?此元人王、黄、倪、吴、高、赵之祖。倪老数笔,笔笔都有部署法律,大小李将军、营丘、白驹诸公,虽千门万户,千山万水,都有韵致。人自不死心观之学之耳。”按参观第二百二十四则青溪论宋元画繁减。

    《太子湾识》:“己丑春正月至吴山,乃山水都会,声色总持,当吾乐忘死时想。吾生虽乏聪明,亦少迟钝。五车不足,百字有徐。书即不工,颇成描画。画即不精,颇远工匠。文即不奇,颇亦【按此字必误,当是非字】蹈袭。诗即不妙,颇无艾气。履非正路,人伦不亏。遇非功勋,醉乡老死。无丝发之德,而蒙上帝之宠眷隆渥,殆过于积德之人。”

    卷三《张宗子乔坐衙剧题辞》:“当进取圣贤,弗以才士能人自画。”按《琅嬛文集》卷一《水浒牌序》即为章侯作。顾苓《塔影园集》卷四《跋水浒图》:“罗贯中客霸府张士诚所,作《水浒传》,题曰‘忠义水浒’。后之读其书者,艳草窃为义士,称盗贼为英杰【中略】。贯中何居焉【中略】至正失驭,甚于赵宋,士诚跳梁,剧于宋江。《水浒》之作,以为士诚讽谏也,士诚不察。而三百年之后,高杰、李定国之徒闻风兴起,始于盗贼,归于忠义,未必非贯中之教也。山阴陈洪绶画《水浒图》,实崇祯之末年,有贯中之心焉。”

    卷四《写竹》:“我庸常人欤?一叹三对镜。呼儿速取酒,我将愁至病。无酒速取绢,写竹言孤性。不赠知我人,赠者必酒圣。画岂佳者哉?胡为人所竞?爱我孤性乎?孤性不可敬。动静与世违,烦言不能竟。卷画且大酣,桐树月初映。”

    《归来》:“风雨长江归,都无好情绪。乃读伯敬诗,数篇便撤去。酒来不喜饮,人问不欲语。忧乐随境生,处之易得所。冒雨开篷观,红树满江墅。觅蟹得十螯,痛饮廿里许。”

    《丁亥人日至奕远蒋氏山庄示余新诗索和》:“雨雪当新春,大慰我忧【疑幽字之误】独。喜无春阳累,摇荡我心目。有时少晴霁,老鸦在修竹,蝴蝶在梅花,鸜鵒在溪浴。心事如惊湍,送怀无书读。故人来邀予,摄衣趋坳曲。示予新春诗,君亲泪扑簌。或有赏景光,或有悦草木。或伤人间世,或伤时运促。或用大声抒,或用吞声哭。披发渡河人,结轖无声续。予怀君已写,无声写短幅。”按老莲笃于故国旧君之思,诗中数及之。如卷五《且止》(五律)八首,卷九《夜雨》(七绝)二首,《梦见先帝泣赋》三首,皆卷二《太子湾识》所谓“不忠不孝之心发面赤耳热”者。卷二《买书记》谓“身为秀才,不敢僭收皇帝所藏之书。灯市见《吴草庐外集》,有文渊阁图书,商之于友而后买。”其严于名分如此,非狂生也。

    卷五《寄自超》:“自超曾约我,必过小庵来。竹下当茗饮,枫间把酒开。扣门闻远出,坐水久低徊。尚复相期否,此诗故一催。”

    《岁前三日》:“陆陆过三日,匆匆尽一年。新闻曾未博,旧得已茫然。既好游山矣,兼之贪酒焉。暂于此际悔,不觉复如前。”

    《示招予饮者》:“酒徒作佛事,市脯与园蔬。”按共四首,均戒杀生,此第一首结句。“市脯”者,《楞严》卷六“五净肉不见不闻为我杀”之意也。

    卷八《自笑》第二首:“文词妄想追前辈,画苑高徒望小妻。”按《静志居诗话》谓其妾吴净鬘亦善花草,殆此之谓耶?

    《自萧山归见女口占》:“人门迎我无娘女,躞蹀前来鼻自酸。多病定垂兄嫂泪,不驯应失侍儿欢。新裁绵服虽无冷,旧日慈心犹虑寒。且逐小姑斗草去,那堪含泪把伊看。”

    卷九《清明第二日》:“寒日清明雨里过,登山临水太蹉跎。吾生得意唯山水,都不由吾得意多。”

    《失题》:“桃花马上董飞仙,自剪生绡乞画莲。好事日多常【还】记得,庚申三月岳坟前。”按《明诗综》卷七十仅录此首,题作《赠伎董飞仙》,谓是亡友海盐教谕金焘所诵。毛西河《报周栎园书》谓老莲二十三岁女妓载酒邀作画,此诗实录。同卷有《梦故妓董香绡》,云:“长安梦见董香绡,依旧桃花马上娇。醉后彩云千万里,应随月到定香桥。”即飞仙也。

    《梅雨》:“枫溪梅雨山楼醉,竹坞香茶佛屋眠。得福不知今日想,神宗皇帝太平年。”按《池北偶谈》卷十二载此诗,第二句“屋”作“火”,第三句“清福不知今日忆”,当是渔洋改定,“忆”字胜“想”字,馀则不如原句之真朴。《能改斋漫录》卷十一:“农桑不扰岁常登,边将无功吏不能。四十二生如梦觉,东风吹泪洒昭陵。”韩子苍云:“此诗题于寝宫,不著名字”云云。可参观。

    《自遣》:“看书过了始看山,山看移时书复看。两事可能无一否,可怜都在小窗间。”

    《病中寄家信》:“门外车音杂马嘶,床头送客数行啼。只书病症三分去,也把平安二字题。”

    《独步》:“外六桥头杨柳尽,里六桥头树亦稀。真实湖山今始见,老夫行过更依依。”按“真实”用《涅槃经》、《杂阿含经》、寒山子诗,言“树枝叶脱落,惟真实在”之语。

    《清明》:“欲补清明去踏青,未知晴雨就床听。不闻滴沥空庭响,听得空中鸽试翎。”

    《拾遗》《作饭行》。按抒写鬻画易米,儿稚不能果腹之感。

    《写心集》载老莲尺牍数首(如与黄须弥云:“人世好传人死,此杀心盛也”云云),似此集未收入,待校。

  评论这张
 
阅读(5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