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范旭仑:《钱锺书英文文集》的编辑错误  

2008-04-20 16:04:58|  分类: 范旭仑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年前报上就宣传将结集出版钱先生的英文作品,如今手捧《钱锺书英文文集》(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二〇〇五年九月出版),真是兴奋,可披览未久,即怅恨不已。

        编辑错误有六类。

        第一,底本错误。

        这是最致命的,最令人痛心。大家知道,钱先生爱好,矜惜其名,不示人以璞,爱反复增订旧作。本书的编者看来不怎么熟悉钱先生的作品,也不很了解钱先生作品的研究情况。全书一半篇幅是China in the English Literature of the Seventeenth and Eighteenth Centuries,来自国立北平图书馆英文馆刊《图书季刊》。这篇长文民国三十四年计划出版单行本(三十六年初王辛笛《中国已非华夏》称“最近已在美国由A. Knopf书店出版”),钱先生作了很多增删,如第一个脚注只保留了前三行,第八五页Before we proceed to seventeenth century references to China前有两页重大的增补:Very few seem to have notice that Leigh Hunt was really with the subject of China in European literature云云。题目也改为China in the English Literature of the Seventeenth and Eighteenth CenturiesThree Essays,并作了两页序文(Preface)。补订并非作于《图书季刊》本上,而是重新打印在十六开白纸上,用钢笔校改和润色。手稿本共二百三十六页,今存国家图书馆外文图书子库——实在应该珍藏于善本特藏部。三十多年后,钱先生又作了增订(一九八〇年四月二十六日复姜德明书:“我上月起着手修改三十年前少作──一部用外文写的学术著作。”参看《新晚报》一九七九年七月十七日赵昌春《钱锺书杨绛访问记》:“眼下,他正在用打字机撰写、修改有关外国文学的论文,准备出版一本用英文写作的文集”)。钱先生曾说:“在写作上,我也许是一个‘忘本’的浪子,懒去留恋和收藏早期发表的东西。”为编文集的人可不能“忘本”啊。善本不用用废品,耽误读者犹可,埋没作者的学识文心最恼人。这册文集仅仅Chinese Literature一篇利用了钱先生增补本。钱先生屡屡坚拒搜集旧作,还和翻印《围城》初刊本的出版家打官司,并谓身后有为此者,他“不能如郑板桥之化厉鬼以击其脑,亦唯衔恨泉下”。

        Opening Address to the First Sino-American Symposium on Comparative Literature发表在Cowrie 一九八四年第二期,也有不少修改,如Comparing the Literature and, inevitably,改本作“Comparing the Literature(to borrow the title of Harry Levin's much anthologised essay), and inevitably,又如There are proverbially many ways of skinning a cat or dressing a calf's head,钱先生修订为There are proverbially many ways of skinning a cat, dressing a calf's head or catching a possum。改本优胜,固不待言。还有,这篇开幕词的日期被脱略。

       Classical Literary Scholarship in Modern China中的Time does not permit me to do so,钱先生当时在赠我的本子上亲笔改为Time does not permit me to give a laundry list。钱先生的自存本一定还会有润色处。

       第二,失收。

        此类错误当然产生于编者对钱著及其研究的陌生。序言表示愿意增补重版。The Art of Lying,发表于二十一年《国立清华大学年刊》。二十二年的《国立清华大学年刊》Epilogue也是钱先生的作品。

    国立中央图书馆馆长蒋复璁请钱先生编辑英文馆刊,钱先生就在Philobiblon封面自己名位(EditorC. S. CH'IEN)上面标示DirectorCHIANG FU-TSUNG,并以他的名义写了四篇散文、两篇书讯:In the BeginningHabent Sua Fata LibelliOrientation Towards the OrientThe Minor Poet of the Southern Sung DynastyHsuan-lan-tang Tsung-shu Second SeriesHsuan-lan-tang Tsung-shu Third Series。终刊号上的A Historical Sketch of Chinese Libraries则非钱先生所为。

       The China Critic第七卷第二十号Unedited Biographies栏未署名的小品“George T. Yeh(叶公超)”,很可能出自钱先生手笔。

        钱先生序徐燕谋所编两部选本:Foreword to Modern English Selections for College StudentsForeword to Selected Modern English Essays for College Students,也未为收录。

        不算书信,钱先生的英文作品想必还有一些——总感觉海外报刊会有钱先生文章。钱先生《休谟的哲学》“评者曾在一篇讲怀疑论的英文文章中,把休谟的意见概括为三点”云云,《补评英文新字辞典》“有位在中国大学当教授的美国人编了一本极畅销的教科书,我曾写篇书评”云云,这两篇犹待发掘。二十四年十一月出版的《清华同学会总会校友通讯》第二卷第九期介绍钱先生,有云:“其英文作品散见《中国评论周报》及《中国英文季刊》”。“中国英文季刊”不知英文名是什么,中文名叫“英文中国季刊”的The China Quarterly没有钱先生的东西。周策纵说:“钱锺书在欧洲留学的时候,曾经用英文发表过一篇文章,介绍中国的回文诗。多年前,芝加哥大学英文系有位资深美国教授,听说我对回文颇有研究和创作,特别复印了钱的那篇文章……这次我把这事告诉了钱锺书,问他有什么看法。他说也没有什么新意见了。”(见汤晏《民国第一才子钱锺书》第八页)邵绡红《我的爸爸邵洵美》称钱先生曾主编China Daily Tribune(《自由论坛报》)。尚待考证。

       第三,篇目错误。

        OnOld Chinese Poetry”应该作OnOldChinese Poetry,看正文就会了然。另外,这篇文章应排在Great European Novels and Novelists后面。

         The Mutual Illumination of Italian and Chinese Literature应作The Mutual Illumination of Italian and Chinese Literature  A Big Theme: Some Small Instances,集中把A Big Theme: Some Small Instances另立作小标题了。

         Correspondence: To the Editor of Philobiblon似乎未安,因为作者本人就是PhilobiblonEditorEditor改作Reader庶几名正,作To Mr. Paul E. Burnand亦可。又按这本文集序文称钱先生是editor-in-chief of Philobiblon,不确切。Philobiblon是钱先生一人所编,雇用了二三位助手。序又称Philobiblon是文学季刊(literary quarterly),大误。Philobiblon全称Philobiblon A Quarterly Review of Chinese Publications,中文名是《书林季刊》。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G. Dudbridge(杜德桥提供的资料)作为标题,好像不妥。此篇非注莫解。也许不该编入。

        A Speech by Qian Zhongshu。不懂干吗单单在这篇题目上加署作者姓名。又“(即1932916)”宜植诸脚注。又按本文集名用现在的拼法,不典雅,序文又把Ch'ien Chung-shu误作Ch'ien Chungshu

    Critical NoticePhilobiblon的一个栏目,编者将那里的三篇书评分别标目为Critical Notice ICritical Notice IICritical Notice III。如依此例以贯之,发表在The China Critic书评栏中的Great European Novels and NovelistsMyth, Nature and IndividualA Critical Study of Modern Aesthetics,亦当标目为Book Review IBook Review IIBook Review IIIBook Note IBook Note II,原文都作A Book Note

       第四,误注来源。

         编者注了文章的来处,可几乎没有确切的。第一篇的注是“From Tsinghua Weekly(《清华周刊》),XXXV1931),pp.9399。《清华周刊》是中文刊物,必欲用英文名,合该如此这般:“《清华周刊》(Tsing Hua Weekly)”(清华大学英文名是Tsing Hua University,而这本文集序文讹作University of Tsing-hua)。之后两篇亦误。“XXXV”是卷次,第三十五卷,为什么不进一步标明期号呢?

       第四篇注的是“The Chinese Critic(《中国评论家》),VI1933。首先,ChineseChina的错误。其次,The China Critic的中文名叫《中国评论周报》,先后由胡适、蔡元培题署,就影印在封面上。再次,上文还肯注明文章所在的页码,这次连页码都省去了。第二七页的注甚至连卷次都不标。以下五篇皆误。

    Quarterly Bulletin of Chinese Bibliography(《中国图书季刊》)”(第八二页)。这个刊物的中文名是《图书季刊》。

Chinese Year Book(《中国年鉴》),1945(第二八一页),应作:“The Chinese Year Book 1944-1945(《中国年鉴 19441945》),1946

    录自Philobiblon七篇文章的来源注得都不认真。前三篇一律作“11946)”,实际后两篇应作“21946)”、“31946)”,第四篇应注“41947)”。后三篇却光注卷次。这个刊物没有总页码,理应注明期号。

    第五,擅自改动原文。

    整理古旧籍最忌讳的就是自作主张改动原文。China in the English Literature of the  Eighteenth Centuries中的许许多多段落都是编者擅自分割的,如第一四六、一四九、一五〇、一五一、一五五、一五八页等处。第三〇四页将德文Januar改成英文January。第五二页居然将两处and易为“和”。第一一页otherwiseeither的妄改。

       第六,排印错误。

        错误远超出行业标准的许可限度和读者的忍耐力。这儿只能略举几例。

    错字。如第八页 campanion companion之误。第二四页infalllibleinfallible之讹。第三二页coto之谬。第四〇页prelacesprefaces之舛。第七二页Wen Yuen NingWen Yuan-ning之讹变。第三六四页itsefitself之讹。第四〇四页Do SanctisDe Sanctis之误。第三二五页“pp. 206305应作“p. 206p. 305。第三九七页“干”、“鸾风”、“缘”、“老人”是“千”、“鸾凤”、“绿”、“老大”的错误。当然别指望编者能改正原本明显的误植,如第三八三页的“曳”。“Pragmatism and Potterism”初刊本排印错误不少,钱先生当时特意发表勘误,编者不知,沿误传讹。

    书名错误。第二六页“学术”、第四二页“适可齐记言记行”、第三一七页四处“癸已类稿”、第三一八页“郁冈斋笔尘”、第三六四页“大般涅磐经”,正确的是“《学衡》”、“适可斋记言记行”、“癸巳类稿”、“郁冈斋笔麈”、“大般涅槃经”。第三一八页“张尔歧《蒿庵闲话》卷一姚椿《国朝文录》卷四《应为谦天主论》”应作“张尔歧《蒿庵闲话》卷一,姚椿《国朝文录》卷四应撝谦《天主论》”。第五二页应作“《山谷诗集·子瞻诗句妙一世乃云效庭坚体故次韵道之》”、“《鸥堂日记》记李蓴客语”。第三六五页“《妙法连华经信解品》”为“《妙法莲华经·信解品》”之误。未加书名号的如第六二页“离娄”、第三六五页白居易的四个诗题。

       脱文。如第三三一页注四脱首字See。第二八二页Ezra前原有The truculentAmericanPoet

        符号错误。如第四一页See后衍冒号,第二八三页“of a group”衍引号。第七〇页“已别”云云不可施加括号,而第二四〇页的中文均应在括号内。

         未作斜体者,如第九页Selections from the Works of Su Tung-P'o,第六四页out,第三〇四页Zeitgeistes,第三五二页epistrophe。误作斜体者,如第一八页Spring-time,第二〇页Fairyland Visited,第四二页The

        有字号该大不大的,如第一八页“Again”。有字号该小不小的,如第八三页小序的后半。第一四〇页下半的字号猛然增大。

        应大写未大写者,如第二页pragmatism。不当大写而大写者,如第二九六页Illicit

        误提行的,如第三四页The行,此类甚夥。第三〇〇页“因病得闲殊不恶”及其译文原本是提行独立的。

       文中另起一段的引文与上下正文有的隔开一行,有的不隔,殊不划一。

       但愿出版家能听取采用这里的指正,将不合格产品召回,好好重新编辑出版《钱锺书英文文集》。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