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范旭仑:《钱锺书手稿集》的编辑失误和出版失信   

2008-03-29 13:28:48|  分类: 范旭仑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打钱锺书先生住院归天以来,钱先生著述的整理出版没有一种不是错误百出的,像《槐聚诗存》、《石语》、《钱锺书杨绛散文》、《钱锺书散文》、《钱锺书集》,署名“钱锺书著”的《宋诗纪事补正》更是荒谬绝伦。这些印刷品的编者出版者,不称职,不负责;扫尽读者的兴趣,也破坏了原作的名誉,简直是钱锺书著述遭受的灾难(详见《钱锺书评论》、《为钱锺书声辩》、《钱锺书研究集刊》)。没想到影印出版的《钱锺书手稿集》,也能大面积错简。

    已印行的是钱先生的读书日札,原稿二十三册,七百馀则,每则之首标以序号。《钱锺书手稿集》把原稿第十二册(第五百七十三至第六百四则)混入第八册后(第三百五十八至四百则),误植第九册(第四百一至四百五十二则)于第十三册(第六百四至六百三十六则)前。第八十七则被插在第七十九则前。第一九一页是第二七五页之衍。第一五五五页亦重出。另有三页(二五九三、二五九五、二五九九)颠倒。

    《出版说明》称“各卷的次序由杨绛女士亲自审定”,但我们不敢相信杨绛女士如此糊涂,连稿本上明白标明的次序号都分辨不清明。杨绛女士自然会犯错误,像在《序》里信笔虚构“《容安斋日札》”、“容安斋居士”,又如:“《管锥编·毛诗正义》六十则,共一百九十四页,而日札里读《毛诗》的笔记二则,不足十七页”。这“共一百九十四页”钱先生是不会知道的,钱先生自己审定的本子共一百零四页。而《容安馆札记》的“一则”往往就是一种书。“不足十七页”更是算计错了,第七百七十则及其续第七百七十一则共四十五页,加上续补的第七百九十三则,统共五十页。《楚辞补注》、《周易正义》的页数也全数不对。看《序》“日札共二千多页”,可知手稿的两面并不等于影印的一页。当然,这种比较和计量徒劳无益。

    出版者不为阅读者着想,不照手稿的大小、色彩印制(如第一八八页边栏上的字即不可辨识)。手稿本来就密密麻麻,又点窜涂乙,而字有大有小,行草间出,中西并存,很难认识。再加上许多地方缩印得太小,尤其是第七百七十一则以后,看起来愈发费劲。假使开本不能阔大,那版心总可以扩张的,中看不中用的版式也是可以废弃的。

    看编辑者在作者照片下标出的“创作《围城》时的钱锺书。1938”,虽然不可遽言出版者对钱先生连粗浅的了解都谈不上,至少也表示责任编辑的不负责任。而那个署名“商务印书馆编辑部”的《出版说明》,则无遮掩地显露主事者的欠缺文化、不讲逻辑。

    小说集《人·兽·鬼》竟遭魔咒,变成“散文集”。

    “所读包括经史子集、小说院本、乡谣俚语野史等”。“小说院本”与“经史子集”分庭抗礼,或许不愁没话讲;而“野史”居然跟“乡谣俚语”亲密无间,则太不伦不类了——“野史”毕竟也归属于“史”呀。

    “包括哲学、语言学、文学、文学批评、文艺理论、心理学、人类学等各个领域乃至通俗小说、笑话、百科全书等”。真是匪夷所思的“笑话”:“文学批评、文艺理论”竟是独立于“文学”之外而与哲学、心理学同级等量的“各个领域”;“通俗小说”“乃至”算不得“文学”;“笑话”和“百科全书”也可以平“等”并“包”。

    《序》中的“饱蠹楼书记”落了个关键的“读”字——“饱蠹楼读书记”,“多病意倦”也给弄成“多病意懒”。就凭这么粗率的手眼,编辑还要大胆宣称把钱先生“小部分打印笔记则将排印出版”,天哪,可饶了钱先生罢!

    目录好像是临时补上去的,一点儿用都没有。假使编辑“有志读书求知”,就应该将每则标立目次,以便翻检;在“商务”之馀,怎么也尽点儿编辑的本分啊。这儿等“第一卷”于“第一册”,而至少在钱先生的观念里,“卷”是意义单位,不就是印刷工厂制造出来的“册”的替代字。

    《钱锺书手稿集》统共排成四十册,本来说好了二〇〇三年全部出完(《文汇读书周报》二〇〇三年一月二十四日),可是至今只发行了三册。想来不会卡在宣传部门,莫非印书者嫌它无助于务商?果真如此,可不可以和继承者好好商量商量,请献出《钱锺书手稿集》的稿酬作《钱锺书手稿集》的出版费用?好在钱先生所有稿费都给捐给清华大学作奖学金了。能施恩于学生,想也无妨让利于书商而行惠于读者的。看到这家印书馆卖了好几十万册《走到人生边上》,心想这下可好了,钱先生稿本总该续印了,可眼巴巴还是望不到边儿。想想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深恐赶不上后三十七册的出版,或者瞧着它只好眼睁睁地发愣。恳切希望出版者实践其“对文化积累和文物保护的责任心”,赶紧出齐《钱锺书手稿集》。也吁请遵照原稿的原样影印,可别像前三册那样缩小、那样不分青红。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