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李國濤:錢鍾書與周作人的一次交鋒  

2008-12-23 11:19:17|  分类: 钱锺书学术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作人於一九三二年三四月間應沈兼士之邀,到輔仁大學做了《中國新文學的源流》的演講,共八次。當時的學生鄧恭三,也就是後來成為的宋史專家的鄧廣銘,為這講演做了記錄,記得很完整。周作人校訂這個記錄後,就在北平出版了。所以周作人在這書的《小引》裡還特別提到鄧先生。周作人這書的意見大體是:自古以來,文學就在載道與言志兩派之間消長。五四新文學運動不是憑空而來,這種文學運動在明末就產生,就是主張言自己之「志」,而不載他人之「道」。這也就是後來所謂的晚明小品,它是以公安派和竟陵派為代表的,前一派主要作家有三袁即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三兄弟,後一派主要作家有鍾惺、譚元春。兩派合成,又形成清初的張岱,他的《陶庵夢憶》等著,為後來的散文家推崇。黃裳有《絕代的散文家張宗子》,說的就是他,這已成為一篇名文。  

  且說當時在清華大學讀書的錢鍾書讀到周作人的這部書,就寫了一篇評論,也在同年《新月月刊》發表出來。錢文對周作人著作多有批評,但文章寫得婉轉而理智,多有讚頌之詞,如「那冷冷的語調,和他的幽默的『幽默』」都是他所欣賞的。好像錢先生也很看重這篇作品,收在他的唯一一本散文選集即《錢鍾書散文》裡。錢先生在《答某記者問》曾說過:「一個作家不是一隻狗,一隻狗拉了屎,撒了尿後,走回頭路時常常要找自己留下痕跡的地點聞一聞、嗅一嗅。至少我不想那樣做。」可見他對舊作是嚴格審視的,而這個集子的篇目曾經過錢先生過目,因此我說他「看重」此文。錢先生評論文章用的也是《中國新文學的源流》。我想此文發出後,一定被周作人注意到,因為發出的刊物是名刊,題也引人注目。但是據我所見,似乎周作人沒有很快給予反應。我估計這種態度裡有一種冷漠,也就是說,周並不「看重」此文。事實上他也一直沒有正面回答,沒提到錢氏的文章。一直到一九三六年四月,周作人在《〈梅花草堂筆談〉等》一文裡才順便提到錢先生的意見,但沒有提人名或文名。周的這篇文章是談當時《中國文學珍本叢書》的選目問題。在最後提出四年前錢文裡所提到的一點,即對明代散文家張大復應予一席地位。周文說:「我在數年前偶談中國新文學的源流,有批評家賜教謂應列入張君,不佞亦前見《筆談》殘本,憑二十年前的記憶不敢以為是,今年內復閱全書亦仍如此想。」並說這樣選起來,可以「出現一新的鴛鴦蝴蝶派的局面」,是無聊的事。因為張大復等那些作者是「假風雅」,也就是「山人派」,今人讀多了,是「以瓜子為飯」矣。這裡的回答很決絕。其實這樣的爭論,也算是現代文學界的一個小小的「學案」了,專家應當注意,並說一個是非之見。但是,似乎沒有。   

  前幾天我讀黃裳《來燕榭集外文鈔》,在其《後記》裡讀到關於此事的議論。黃裳一直是周作人文章的喜愛者,他同時又是錢鍾書的好友,對兩方都相知較深,所以他的意見值得向讀者介紹一下。《後記》寫於二○○四年。黃裳說:「(周作人)後來即使被捆在林語堂一起,成為倡導晚明小品的祖師,也還說出過不同的意見。一般讀者不大注意的一次思想上的交鋒,是錢鍾書批評《中國新文學的源流》時,說在歷舉晚明作家作品時,不該漏掉了張大復的《梅花草堂筆談》。周作人作出了回應。認為不應將大米白麵與『不知何瓜之子』的蘇式零食混同看待,不失為清醒的見解,可見其對晚明小品的真知。」黃裳明顯地贊同周作人的意見,而不以錢鍾書意見為是。具體談對張大復作品的評價,當然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是正如黃裳所說,這反映出對三十年代倡導晚明小品的「真知」,此所以值得注意也。 

  文章来源:香港文汇报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