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独行斯世怀风轨——钱锺书先生《阅世》诗读后  

2008-11-24 12:50:59|  分类: 文艺作品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世

钱锺书

阅世迁流两鬓摧,块然孤喟发群哀。

星星未熄焚余火,寸寸难燃溺后灰。

对症亦知须药换,出新何术得陈推。

不图剩长支离叟,留命桑田又一回。

——一九八九年

  

   无锡钱默存先生之诗文,大抵指趣幽微,兴言闳远。其玄莫悟,其妙莫名。盖质以时流,既称晦涩;矧征乎身后,益见支离。摘抉爬罗,可谓居然妄矣;缘情继响,不亦戛乎难哉?惟先生有言,诗眼文心,莫逆冥契。所谓奇而有法,变不离宗。旦暮古今,肝胆楚越者。后之解读“钱著”,端在庄骚之间乎?

   夫以默存先生之博闻辩智,瞠若绝尘。后之学者将欲游彼庑廊,窥其堂奥。小子谊淑师门,碍难无述。兹乃不揣愚陋,强作解人。或者罪之,搪以未必不然之语,其讥固自不免,其咎尚可辞乎?

    

   阅世迁流两鬓摧,块然孤喟发群哀。

  

   起首二字,兼以标题。义山诗最多此法。默存夫子绝谙樊南门径,下笔之间,自然流露。且以“阅世’二字领起全篇,独占地步,最为警饬。易以他题则泛矣。“阅世”典出晋陆机《叹逝赋》:“悲夫川阅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世阅人而为世.人冉冉而行暮.人何世而弗新.世何人之能故.”其意本出夫子逝川之叹,然既经平原一赋,遂道尽千古伤心。使夫子复起,不易斯言矣。故“阅世”云者,盖叹逝之作也。夫逝者维谁,何不直言乎?其所以不为者,盖囿于情势,不得不讳也。盖作者吟咏此诗之际,正当八九春夏之交。时既京师鼎沸,朝野骇疑。而以一身之存亡安危,关系国家民族之前途运命者,九州之大,诚几人欤?此则诗人寄慨之所在也。昔者向秀思旧一赋,欲语还休,戛然而止。最费读者猜疑。惟观“叹黍离之愍周兮,悲麦秀于殷墟”“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影而弹琴”数语,则言外之意,悉在其中矣。迹其情状,盖亦有若如是者乎?

   既云阅世,宁免迁流。“迁流”语见后汉应劭《汉宫仪其二百五十八》:“尔乃远征三边.殊俗之兵.非我族类.忿鸷纵横.多僵良善.以为己功.财货粪土.哀夫民氓迁流之咎.见出在兹.不教而战.是谓弃之.迹其祸败.岂虚也哉.”

   而北朝齐刑劭《并州寺碑》:“自大教迁流.行于中土.希向之士.烟踊波属.恒沙未足为言.积尘所不能喻.皆去出没生死之河.浮沈爱育之海.未有矫然独悟,脱落身名.望彼岸而攸往.泛宝船而利涉.”

   又北朝周释道安《归宗显本一》:“夫厚生情笃.身患之诫遂兴.不悟迁流.逝川之叹乃作.”亦见迁流之云叹逝也。

  块然者,郁积而孤独者也。“块然”见《庄子?应帝王》:“于事无与亲.雕琢复朴.块然独以其形立.纷而封哉.一以是终.”《淮南子?原道训》:“所谓一者.无匹合于天下者也.卓然独立.块然独处.上通九天.下贯九野.员不中规.方不中矩.”又《史记?滑稽列传》:“今世之处士.时虽不用.崛然独立.块然独处.上观许由.下察接舆.策同范蠡.忠合子胥.”又《荀子?君道篇》:“故天子不视而见.不听而聪.不虑而知.不动而功.块然独坐而天下从之如一体.如四胑之从心.夫是之谓大形.”《淮南子?主术训》:“故圣人事省而易治.求寡而易澹.不施而仁.不言而信.不求而得.不为而成.块然保真.抱德推诚.天下从之.如响之应声.景之像形。其所修者本也.”可备“块然”之一解。

   既曰块然郁积,自亦不能无喟。惟所喟者何?试忖度之,或指仲尼之叹鲁也。《礼记?礼运》:“孔子曰:‘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喟而曰孤者何?曰:世莫之与同也。屈子有云:“世溷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离骚》)又云:“曾伤爰哀,永叹喟兮。”(《九章?怀沙》)是有哀于衷,不能无喟也。然世既莫吾知,乃“发群哀”云者,盖“哀民生之多艰”(《离骚》)也。始云块然,再则孤喟,终曰发群哀。所谓一句三叹,极婉转哀切之思矣。屈子复云:“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九章?怀沙》)读诗至此,宜亦如屈子之“长太息以掩涕”矣。

    

   星星未熄焚余火,寸寸难燃溺后灰。

  

   颔联用错综句法,犹杜诗名句“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皇枝。”后世作者多效用之。此处妙在不觉痕迹。“焚余火”可参见《庄子?养生主》:“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溺后灰”语见《史记?韩安国列传》:“其后安国坐法抵罪.蒙狱吏田甲辱安国.安国曰.死灰独不复然乎.田甲曰.然即溺之.”

火既焚余,灰犹溺后。其能未熄,亦云幸矣,所谓难燃,不亦宜乎?古人以“方寸”喻心。如义山“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之句,极写美人芳草之思,读者休以寻常情语放过也。斯处以“星星”“寸寸”渲染群哀,可见所喟非虚也。

 

   对症亦知须药换,出新何术得陈推。

 

   颈联二句最是要害。全诗题旨,至此益以深化。可谓阅人成世,极尽兴亡之喟矣。古人论治国犹治病,良宰如良医。因有上医治国之说。而中医最重辨证施治,对症下药。阴阳五行,经络脏腑,望闻问切之间,因人而异。故证候不同,治方亦异。同病而异证,则同法而异方。一证一方,绝不雷同。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所谓医者,易也。夫能洁静精微而不贼,则深于易者也。故中医无包治百病之言,亦无疗效比例之说。所谓普遍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者,权当海外奇谭,以为语助,固未尝不可。若视为起死回生之仙丹妙药,即予施行。几何不夭阏闭结也?华夏民族历经数千年推衍邅递,其身自有经络脏腑,独成体系。惟以近世三百年迭经夷族蛮种侵蚀冒夺,阴阳失调,火水未济。外压内溃,几至殒灭。其间风诡云谲,变化多端。有非耳目所得闻覩,笔墨所能形容者也。故其证候之繁复巨重,纵扁鹊重生,亦当束手。即先圣复起,岂易云治?故对症无方,出新乏术,当这次第,端的难煞人也!

 

  不图剩长支离叟,留命桑田又一回。

 

  作者自注:放翁《杂咏》:“悠悠剩长身”、《寓叹》之三:“人中剩长身。”“长”同“长物”之“长”,去声。

  盖“长”者,多余之谓也。当年雪芹曹氏云:女娲炼石补天,得石三百六十六,既用三百六十五块矣,剩一无所用,遂弃置人间。于是借托石头之记,演绎荒唐之言。剩长支离叟云者,亦犹此意乎?

  “支离”意寓《庄子?人间世》:“夫支离其形者.犹足以养其身.终其天年.又况支离其德者乎.”

   “留命桑田”语本李商隐《海上》诗:“石桥东望海连天.徐福空来不得仙.直遣麻姑与搔背.可能留命待桑田.”麻姑为古仙女。据葛洪《神仙传》记,后汉王方平降蔡经家,召麻姑至。麻姑谓曰:“接侍以来,已见沧海三为桑田。今海水复清,浅于往昔矣。”后人遂以沧桑喻世道之变化。

    论曰:

   默存先生以百年罕觏之妙姿,丁千古未逢之奇变。复以知穷中外,学究天人。故其见大,其言微;其志悲,其行洁。所谓德者必有言,仁者必有勇。先生外遭巨乱,内寄深哀。凡所放言,每蕴深意,未可以寻常闲语视之也。

   既而神州板荡初平,聋喑待振。赓旧邦之新命,举天步以多艰。考庶绩其未凝,悲彝伦之攸斁;纳百揆时莫序,伤物则之难昭。且以火在焚余,灰经溺后;怜星星之未熄,矜寸寸以难燃。推陈术以出新,此其时也;换旧药以对症,彼何人斯。所幸天监下民,哀恫中国;拨乱反正,惟我胡公①。乃能胆劲心方,不畏强御;夙夜匪解,以起沈疴。讵意骤起风潮,变生肘腋。愁摧两鬓,重感双肩。沈瘵既婴,曾假寐而永叹;维忧用老,遂尽瘁以长勤。天不慭遗,士将安仰。心之忧矣,哀何如之。此则阅世之所由作也。后之览者,得无有痛于斯乎?

    赞曰:

   大哉区夏,义不困穷。因时损益,与道始终。

   拨乱反正,乃有胡公。忧勤献替,元首股肱。

   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一时翕习,四海向风。

   天不慭遗,人失所宗。巍乎高哉,万世景从。

  

  

  注释:

  ①指中共中央前书记胡耀邦同志,下同。

   本文作者乃胡耀邦同志政治观点的支持者.

  

http://www.hybsl.cn/huinianyaobang/huainianwenzhang/2008-10-08/1010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