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范旭仑:野孩子认父母,暴发户造家谱——《我们仨》的创作旨趣(图)  

2008-01-23 17:39:22|  分类: 范旭仑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青年大会,国际国联同志会总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eague of Nations Societies)主办,一九三六年八月三十一日至九月六日在瑞士日内瓦国际联盟大会议厅举行,来自三十五个国家的八百名代表出席。

 

 

       

        《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月刊》第一卷第三期(会长朱家骅,编辑人陈登皞,一九三六年七月)《本会会务消息》云:

   

关于世界青年大会将于九月在日内瓦开会之一切情形,第一期本刊曾有详细之揭载,至我国参加人选一节,本会理事会议曾决议商请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酌派若干留英公费生代表本会出席,亦已志上期会务消息。日前中英庚款董事会函告本会,据云该会教育委员会已议决推荐留英公费学生钱清廉、伍启元、钱锺书三人代表本会前往参加。本会对于该会之推荐予以接受,当即分别去函通知。查钱清廉君为东吴大学高材生,未出国前曾在政教等界服务有年,现在英国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攻法律学,候补哲学博士学位。伍启元君曾肄业于清华大学研究院,现在英国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攻经济学,候补哲学博士学位。钱锺书君为清华大学高材生,毕业后历任大学讲师及著名刊物之编辑,现在牛津大学专攻文学。据伦敦各大学中国委员会之报告,以上诸君皆系好学不倦、成绩甚优,此次代表我国参加国际青年大规模之集会,想必定能为国争光也。

再此次青年大会照章每一国家可派代表三十人,本会为谋雄厚我国代表团之实力起见,特专函本会理事驻法大使顾少川先生,请其在留法学生中亦设法遴选若干人一同前往参加。果尔则我国代表之阵容将更见充实矣。

 

 

钱清廉为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第一届留英公费学生,伍启元第二届,钱先生第三届。十年后三人同是《观察》周刊撰稿人。

        《中央日报》一九三六年九月七日《世界青年大会开会我国国联同志会派代表参加》(引自《全国学术工作咨询处月刊》第二卷第九期)略云:

   

我国国际国联同志会早接总会邀请参加之通知,经长时间之筹商,已派定留欧学生钱锺书、钱清廉、伍启元、王海镜、刘汀业、何德鹤等,组织代表团,团员总数在三十人左右,均系我国留学欧洲各地之优秀青年。

 

同日《大公报》约节作“我国国联同志会派定留欧学生钱锺书等组代表团”云云。《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月刊》第一卷第五期《本会会务消息》亦云:“据国民社九月一日电,我国代表团除本会正式派遣之钱锺书、王海镜等六人外,连同其他自动参加者共三十人。阵容整齐,颇为各国人士所称道。”

伍启元《参加世界青年大会的观感》(《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月刊》第一卷第七期,一九三六年十一月)略述会议的经过,中云:

 

八月三十一日晚九时,世界青年会议在国际国联同志会总总会长(Henri Rolin)主席之下举行了开幕式……九月一日上午举行第二次大会,由各国代表演讲各该国青年之特质及其动向。我国代表团之演讲稿由钱清廉起草,由陆璀宣读。

 

        周荣德译《世界青年大会经过》(《学生与国家》半月刊第二期,北平市学生救国联合会编,清华大学出版,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有云:

   

中国代表团由二十人组织而成,代表下列团体:中国国联同志会,中国驻国联代表,巴黎中国领事,伦敦国家自卫同志会,中国学生联合会,中国杂志新闻社,华侨民族解放联合会,女青年会,救国同盟会(陈铭枢将军所领导),上海文化界救国联合会,和中国学生救国联合会,及由中央政府所派的伦敦留学生数人。中国学生救国联合会的代表陆璀女士,是唯一由国内直接来的代表。驻法负责国民党员王君,为巴黎中国学生联合会代表,被推为此次大会主席,并决定全国学联会代表应向大会作一报告。于大会末次会议时,王君代表全体中国代表作一极动人的演说。

 

 

 

巴黎中国书报社《中国代表团参加世界青年大会报告书》(收入《陶行知全集》第十二卷,四川教育出版社,二〇〇二年九月):

 

        中国代表团出席大会的共二十人:由法国赴会者有王海镜、徐寿轩、朱伯奇、何德鹤、刘汀业、王、王静如、陈柱天,由英国赴会者有胡秋原、侯雨民、钱锺书、钱清廉,伍启元、杨季康(女),由中国直接赴会者有陶行知、陆璀(女),由美国赴会者有蔡葵(女),由瑞士赴会者有谢劲健、潘济南、王冷樵。团长王海镜,法文秘书朱伯奇,英文秘书钱清廉,中文秘书陆璀。

   九月一日上午,第一轮大会,听取各国代表报告各该国青年运动之现况。陆璀代表中国向大会作五分钟的报告。

   九月二日下午,第一组讨论如何加强国联使成为更有效的国际和平组织时,中国代表王海镜发言。

   九月三日下午,徐寿轩在第二组作“中国最近经济及社会的动态”的发言。

   九月四日下午,中国代表团招请各国代表茶会,王海镜、陆璀均有演说。

九月六日,中国方面推选王海镜、陆璀为国际青年代表大会委员会的委员,大会闭幕时,王海镜登台代表亚洲青年发言。

 

        陆璀《第一届世界青年大会》(《晨星集》,人民日报出版社,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云:

   

中国代表团由留法学生、巴黎中国书报社的代表王海镜先生担任团长。由于我是唯一参加了一二九运动并直接从国内派出来的学生代表,所以就公推我代表中国青年在大会上发言。大会从八月三十一日开始,在落成不久的国际联盟大厦举行……大会选举并产生了“世界青年大会委员会”(World Youth Congress Committee),王海镜先生和我当选为理事……在大会期间,中国代表团还作了不少工作,例如将《维护远东和平意见书》征求各国代表签名,签名的达三百馀人。中国代表团又于九月四日下午举行座谈会,招待各国代表和新闻记者。王海镜先生主持并致词后,即由我介绍中国学生抗日救国运动的情形。

 

陆璀九月一日的发言《中国青年为保卫祖国独立与世界和平而奋斗》收入《晨星集》,自注:“这个发言稿是中国代表团共同拟定的。全文登载在一九三六年九月十日的巴黎《救国时报》上。”《救国时报》为中文。

比勘当时的报道与当事人的记载,“礼法岂为我辈设”,“为文身大不及胆”,《我们仨》当二语而无愧——

 

不记得是在伦敦还是在巴黎,锺书接到政府当局打来的电报,派他做一九三六年“世界青年大会”的代表,到瑞士日内瓦开会。代表共三人,锺书和其他二人不熟。我们在巴黎时,不记得经何人介绍,一位住在巴黎的中国共产党员王海经请我们吃中国馆子。他请我当“世界青年大会”的共产党代表。我很得意。我和锺书同到瑞士去,有我自己的身分,不是跟去的。锺书和我随着一群共产党的代表一起行动……“世界青年大会”开会期间,我们两位大代表遇到可溜的会,一概逃会……重要的会,我们并不溜。例如中国青年向世界青年致辞的会,我们都到会。上台发言的,是共产党方面的代表;英文的讲稿,是钱锺书写的。

 

        ——世界青年大会非“政府”行为,代表代表团体,不代表政府。中国代表团是由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选派的;钱锺书是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的代表,通知钱先生开会的是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的的信函,不是“政府当局打来的电报”(杨绛《杨绛生平与创作大事记》亦谓“钱锺书是国民党政府特派三代表之一”)。又按《我们仨》未记会议日期,《杨绛生平与创作大事记》也不提,倒记“会址在联合国大会堂”——是一九四五年十月成立的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末?

        ——“王海经”之“经”讹;王海镜是中国国民党党员[],是巴黎中国学生联合会的代表。

        ——另一个“上台发言的”清华大学学生陆璀是中国学生救国联合会的代表,也不“是共产党方面的代表”。发言稿是钱清廉起草代表团以中文拟定的,谁说“英文的讲稿是钱锺书写的”!

        ——代表不代表政党,中国代表团里压根儿就没有“共产党代表”。杨季康的与会,想来无外乎“自动参加”以“充实阵容”。作《我们仨》者一个代表没的说[],孙猴子样变出“一群共产党的代表”,从黄土抟人以来怕没有这样创造的奇迹。三年前流布译作《共产主义是不可避免的么》者[],当“共产党方面”给“国民党政府”“大围剿”时,当“共产党代表”“很得意”个啥呢?“一句谎言说过三次就自己也信以为真的”,所以《杨绛生平与创作大事记》就有了“我莫名其妙地当了共产党方面的代表,派我的人名王海经,同行有好几位共方代表,买车票等等都有照顾”。《我们仨》第五章为了宣泄对婆家的积怨宿恨,谤伤公公“天真得不识时务”,捏造“他为国民党人办的刊物写文章,指出蒋介石不懂兵法而毛泽东懂得孙子兵法,所以蒋介石敌不过毛泽东”的神话;这儿反其道以行,认国民党党员作共产党党员,还“得意”地把自己妆扮成“共产党代表”。在这个年头儿,这还算不得识时务的俊杰末?

        “远来的和尚会念经”,说远年事的老人会撒谎,原是常事,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

 [] 参看《吴玉章回忆录》第一八三页(中国青年出版社,一九七八年十一月):“我们的代表为了扩大统一战线,把表面看来似乎左倾一点和比较与我们接近一点的国民党分子王海镜推入大会主席团,谁知这位王海镜后来竟反对我们的代表在会上讲话。”一九四〇年六月法国沦陷后,王海镜“被德军逮捕关入集中营,从此杳无音信”(李明欢《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旅欧华侨》,《华侨华人历史研究》二〇〇一年第四期)。

[] 有一名陈子谦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论钱锺书”,“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实际影响”“对建立具有我们民族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美学体系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咬嚼津津后,“附言我与‘我们仨’”,追钱瑗“火线入党”的“家庭渊源”,原来是——“在娘肚子里”当“党代表”。

[] 刊于《新月》第四卷第七期,一九三三年六月发行。《记我的翻译》委诸“我在清华做研究生时”“叶公超先生要考考钱锺书的未婚妻”“叫我翻译”,真能胡诌瞎扯。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