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桑 农:“蒲园且住楼”及其它——关于钱锺书的一则札记  

2008-01-21 20:08:45|  分类: 钱锺书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绛先生《我们仨》写到钱锺书1941年夏由湘返沪后说:“我们挤居辣斐德路钱家,一住就是八年。”文章接下来明确提到迁居的,是1949年夏离沪赴京。粗心的读者会得出一个错误的推断,即所谓"八年"是指1941年夏到1949年夏,这整整八年。实际上1949年早春,"我们仨"就搬出了辣斐德路的居所。

关于此事,杨绛《记<宋诗纪事补正>》一文中说得明白:"我家曾于一九四九年早春寄居蒲园某宅之三楼,锺书称为且住楼。"这句话是为了解释钱锺书《<宋诗纪事>补正》题识中"槐聚识于蒲园之且住楼"那句话的。 钱锺书在上海住在法租界的辣斐德路,许多资料都有记载;寄居"蒲园且住楼",提到的却不多。在回忆与钱锺书交往的文章中,提及此事的,我仅见林子清《钱锺书先生在暨大》一例。文中写道:"后来他搬到蒲石路(又名长乐路),我也到那里去过多次。"几种钱锺书传记,虽有说到迁居蒲石路的,都是一句带过。而其依据,大约也只是源于林子清文。最初看到这一说法,因是孤证,也曾产生"回忆是最靠不住的"疑虑,但杨绛《记<宋诗纪事补正>》一文使我释然。钱锺书在蒲石路的居所,无疑便是"蒲园且住楼"了。

辣斐德路即今复兴中路,是位于上海市中心地段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往北不远与之平行的一条街道叫淮海中路,也即当年的霞飞路。抗战时期,杨绛的父亲、姐姐、妹妹就住在霞飞路上的来德坊。钱锺书远在西南联大及蓝田国师期间,杨绛与钱瑗也挤居在那里。淮海中路再往北一点,还是一条与之平行、规模小一点的街道即蒲石路,今名长乐路。钱锺书在辣斐德路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到就在附近不远处的蒲石路去呢?"辣斐德路钱家"原是钱基博、钱基厚两家合租的一幢临街的楼房。钱锺书回上海,与原住在霞飞路来德坊的杨绛、钱瑗一同住进去时,那里已住着钱锺书的母亲、兄弟、叔叔、婶婶、堂兄弟等,一大家子人。"我们仨" 住在半楼梯的亭子间里,门口有一部电话,与方鸿渐住在周公馆的情形相仿。抗战胜利不久,叔叔返回无锡老家。而解放前夕,母亲又去了武汉华中大学父亲处,其余兄弟、堂兄弟早已先后离开。在那个通货膨胀飞升迅猛的年代,"我们仨"独租那么一幢楼房,显然要承受不必要的经济负担。不知是否由于这一原因,才有搬到蒲石路之举?

钱锺书将他所租的"蒲园某宅之三楼"取名"且住楼",和此前将辣斐德路的居所取名"槐聚庑"一样,是出于传统文人的某种僻好,而从所取名称中也可窥见他当时的心态。在"南下与北上"(钱理群语)一片乱纷纷之际,钱锺书也面临"去与留"的艰难选择。"且住"一词,表露了他处于两难境地的内心矛盾和无奈。

  钱锺书在"蒲园且住楼"的事迹,我们现在知道得很少。他那时应该还在暨南大学任教,已由学生变为同事的林子清曾来访,前面已经说过。郑振铎、吴晗来信要他"安心等待解放",自然是此时。在这里,他第一次批阅完了《宋诗纪事》,并写下题识,也就是说,他在此完成了《<宋诗纪事>补正》的原始稿。郑振铎大概也知道此事。他后来让钱锺书选宋诗,怕不仅仅是因为记得"宋诗派"领袖陈衍曾对钱有所褒奖。

还有一篇文字,不应该漏掉,那是一首以"蒲园且住楼"为题的七言律诗。我指的不是《槐聚诗存》编入1949年唯一的一首《寻诗》,而是被编入1943年的《古意(袷衣寥落卧腾腾)》:

袷衣寥落卧腾腾,差似深林不语僧。

捣麝拗莲情未尽,擘钗分镜事难凭。

槎通碧汉无多路,梦入红楼第几层。

已怯支风慵借月,小园高阁自销凝。

署名"赵玉山"的《<槐聚诗存>勘误》一文中早就指出,这首诗"原作'寓蒲园且住楼作',又作'蒲园且住楼作'"循此线索,我查到两篇文章。一是许景渊的《从钱锺书先生学诗散记》,一是潘小松的《钱锺书先生旧诗抄并志》。两文均转录了《古意(袷衣寥落卧腾腾)》全诗,前者题名为《寓蒲园且住楼作》,后者题名为《蒲园且住楼作》。许景渊所据是"先生频年惠示";潘小松所见是海外华文期刊《新土》上的"影印手稿",是钱锺书70年代末访美时抄送木令耆的。钱锺书抄诗赠人时,可能多抄或少抄了一个"",两次都抄错了标题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这首诗既然是"蒲园且住楼"时期所作,写作的年代便应是1949年早春至夏秋之交的那段时间。

那么,在《槐聚诗存》中,这首诗为什么会被编入1943年呢?

杨绛《记钱锺书与<围城>》中有这样一段话:"他写过一首七律《古意》,内有一联说:'槎通碧汉无多路,梦入红楼第几层',另一首《古意》又说:'心如红杏专春闹,眼似黄梅诈雨晴',都是寄托当时羁居沦陷区的怅惘情绪。"这里提到的两首《古意》分别是《槐聚诗存》编入1943年的《古意(袷衣寥落卧腾腾)》和《古意(珰札迢迢下碧城)》。钱锺书"羁居沦陷区"应该是1941年至1945年间。

  前后连起来看,经过是这样的:先是钱锺书两次将这首诗抄送于人,题为"蒲园且住楼作",也即确定为1949年的作品;再是杨绛公布其名为《古意》,认定为1941年至1945"羁居沦陷区"时期写的;最后是《槐聚诗存》收录,编定为1943年所作。

<槐聚诗存>序》中说:"因助余选定推敲,并力疾手写。"杨绛先生不仅手录了《槐聚诗存》,而且帮助钱锺书作了"选定推敲"的工作。现在看来,这"选定推敲"不仅包括篇目的取舍、字句的推敲,大概也包括标题的修改、系年的确定。

另外,关于《古意(袷衣寥落卧腾腾)》及《古意(珰札迢迢下碧城)》等,我基本上认同许景渊文中转录《寓蒲园且住楼作》后的点评:"此诗藻思芊眠,风神独绝,殆有玉溪馀韵乎?"杨绛《<代拟无题七首>缘起》中也说:"君曾与友辈竞拟《古意》,乃不能为吾意中痴儿女代作《无题》数首耶?"可见,钱锺书的《古意》应属于李商隐《无题》一类的诗。而准确地说,《古意(袷衣寥落卧腾腾)》中的主要意象,是直接源于李商隐《春雨》一诗的。若要说它们与"沦陷区"有什么关系,一般人从字面上恐怕很难看得出来。

附记

本文写成后,见《开卷》2003年第9期刊出戈革《他们仨》一文,附有钱锺书手书《蒲园且住楼遣怀》一诗的影印件,其诗句与《古意(袷衣寥落卧腾腾)》同。戈文说:"现查《槐聚诗存》,此诗在第八三页。但那里的题目是《古意》,而此处的题目则用了《蒲园且住楼遣怀》。这肯定是一则值得拈出的掌故,相信后之究心钱学者定能注意及之,而我所藏的这张纸条,也将成为可贵的文献矣。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