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錢鍾書先生生平與學術研究

生平 思想 家世 文集 資訊 影像 評論 人物 ……

 
 
 

日志

 
 

陈汝洁:《我们仨》的一处硬伤  

2008-01-21 19:59:05|  分类: 杨绛-家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绛先生的新著《我们仨》有一处硬伤。该书第163页有这么一段话:

……(钱瑗)到外地参加一个极左的全国性语言学大会。有人提出凡“女”字旁的字都不能用,大群左派都响应赞成。钱瑗是最小的小鬼,她说:“那么,毛主席词‘嫦娥捧出桂花酒’怎么说呢?”这个会上被贬得一文不值的大学者如丁声树、郑易里等老先生都喜欢钱瑗。

文中钱瑗所引用的毛主席词句“嫦娥捧出桂花酒”不对。

毛主席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上阕最后一句为“吴刚捧出桂花酒”,下阕第一句为“寂寞嫦娥舒广袖”。钱瑗引用的应是“寂寞嫦娥舒广袖”。杨绛先生在写作时可能出现了笔误,然而,毛主席的《蝶恋花·答李淑一》是一首流传很广的词,《我们仨》这个错句,是应该可避免的。

我读的这本《我们仨》己是北京三联书店20038月第2次印刷本,但愿再次印刷时能改掉这处硬伤。

文汇读书周报2003.09.12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